<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九十六章
    &lt;/&gt;    剑寻和第五漪衣这时才匆匆走来,感觉到那窒息威压,看到满地狼藉,两人脸色骤变。

    “前辈息怒。”剑寻走到离夜身边,满头大汗。

    他看向离夜,有种想叫祖宗的冲动。

    跟着离夜走一段时间,他觉得心脏都承受力都强了不少。

    “离夜,你就不能客气一点?”剑寻小声道,这可是他们剑家的前辈,连族长都要给三分颜面的!

    离夜满头黑线看向剑寻,一脸狂汗道:“我什么都没做!”

    他说不打就不打了,反正也杀不了,打下去不过是浪费力气,明明只是这样!

    剑寻一脸狐疑看着离夜,仿佛在无声的说,你要是没做什么,这满地狼藉怎么回事,前辈又是谁招来的?

    离夜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不信就算了。”

    要真做点什么,他以为只是这么简单的狼藉?别逗了好么!

    “离夜!”

    见离夜走远,剑寻叫道,可走在前面的人,依旧头也不回,剑寻叹了口气,看了看怒火滔滔的几个人,有点郁闷。

    第五漪衣走过来,面色一沉,从未对族人发火的她,第一次发火了!

    当然,这些离夜都不知道,她已经走出了这里,往僻静的方向走去,一路跟着她的气息,也越来越明显。

    从刚才好像就有一股力量牵动着她,故意让她往这边走,等反应过来,已经走到这里了。

    脚步停下,她双手负在身后,身影傲立在走廊旁边,看着远处。

    这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人,最近剑家应该会有很多客人才对,一看就是有人故意引她来这里的。

    “你把我引到这里,能不能说说这是哪里?”清冷声音散开,冰冷寒霜。

    头顶一个轻叹的声音响起,就看到一抹黑影飞跃而下。

    黑影迎面扑来,离夜立刻闪身后退,灵力从身体里暴涌而出,震动四周空气,直逼扑来的黑影。

    “砰——”

    两股力量撞在一起,发出轰然巨响,余力震开,掀起浪潮,往四周翻滚而去!

    然而翻滚的力量,刚震开不过百米,又卷动了回来。

    看到余力回旋,离夜的镇定自若,飞身往上空走去,灵力笼罩身体周围,将余力阻挡,涌向她的余力,瞬间消散。

    精致容颜上,眉头蹙起,陌生气息从身后袭来,吾邪瞬间出现,锋利的刀刃出鞘,往来人刺去

    !

    “小女娃娃,别啊!”

    着急的声音响起,冲过来的瘦小身影连忙倒地,躲开离夜的攻击。

    对方就这么倒在地上,也不管形象如何,就躺着不肯起来了。

    当地上的身影映入眼帘,离夜眼皮一抽,反手将吾邪剑收回剑鞘,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帅气无比!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佝偻老人,脸上布满皱纹,一头凌乱的发丝,半黑半百,好像几百年没有梳过了,他就那么躺在地上,一脸我就不起来的表情。

    “你引我来这里做什么?”离夜冷冷问道,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老人见离夜直接问,气炸呼呼从地上坐起身,“我只是想看看,什么人能在我的威压下,行动自如!”

    没想到就是个小女娃娃,还以为是什么绝顶高手!

    不过貌似好像,这小女娃娃的实力也不弱,还有她的兵器……

    老人干脆从地上爬过,小心翼翼走到离夜身边,想要伸手去碰触吾邪。

    吾邪剑一声嗡鸣,剑气震开,将伸过来的手弹开!

    刺痛袭来,老人吃痛皱起了眉头,收回手放到嘴边吹了吹。

    “痛死了,痛死了!这把剑一点都不可爱!”杀伐之剑!

    他那双历尽沧桑的眸子,缓缓抬起,是认真注视着离夜,透着探究。

    “杀伐之剑,你能控制它,难怪了。”就算她收敛了,还是能感觉到她身上不可忽略的杀气。

    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宛若王者般的强大气势,以及收敛却无法忽略的杀气。

    小女娃娃,不简单啊!

    离夜垂眸看着坐在地上的老人,眉头轻挑,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意。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看吾邪?”她蹲下身体,看着老人。

    “我是为了你,想看看什么人能躲过我的威压。”吾邪,这把剑叫吾邪。

    不愧是杀伐之剑,名字都是这么的……杀气重重。

    “老头,就算你实力比我强点,可你知不知道,小爷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玫瑰红唇缓缓上扬,勾出邪魅的弧线。

    剑家的前辈,剑寻也对他客客气气的,身上总有一点好东西吧?

    她觉得,吾邪可以再强点。

    某剑家前辈要是知道,自己引过来的将是一个大麻烦,会不会后悔自己刚才做的蠢事。

    “可是我要是不承认,谁会知道我们见过?”某人直接耍起了无赖。

    离夜眯起双眼,眼睛深处闪烁出危险的光芒。

    “信不信不管你躲到剑家哪里,我要找你,一定能找到

    。”他说没见过就没见过?

    想撇清关系,可不是这样就能撇清的。

    剑家前辈嘴巴微张,本来想反驳,可想到刚才,自己一下子就被发现了,就有点不确定了。

    这小女娃娃,能掌控杀伐之剑,肯定是有本事的。

    考虑了一番以后,老人放下手,一脸肯定,“我就是没见过你!”

    没错,只要死咬着这句话,那就行了!

    “好。”离夜点点头,然后站起身,走到走廊栏杆旁坐下。

    老人见她不走,反而坐下,甚至没有在勉强自己,一脸狐疑,从地上爬过,慢慢走到她身边。

    “你干嘛不走了?”干嘛坐下了?

    红唇嘴角双双上扬,离夜露出一个无比完美的笑容。

    “这里是剑家外人不能进来的地方对不对?”她问道。

    “那是!”老人应道,不是他,她根本走不进来这里!

    见老人答应,离夜心里的石头就放下了一点,本来还不确定,还在犹豫,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了。

    “我是来参加剑家兵器排名的,做多我在这里坐几天,总有人发现我不见了,到时候,我还要说什么吗?”她无害笑问道。

    既然这是里他管着的地方,自己在这里这么多天,没有被他发现,那就太奇怪了!

    老人嘴角阵阵抽搐,看着离夜,眸光重新太高了。

    这小女娃娃,看上去不大,心思真是太缜密了,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就想到应对他的方法了,最可恶的,是他无言以对!

    以前的小家伙们,看到他以后,哪个不是逃之夭夭。

    甚至有些人指着他,大叫见到鬼了。

    不只是外家的人,就连剑家自己人都这样,可她不但不怕,还跟他玩起了心眼。

    “小女娃娃,你不怕我吗?”他注定不能站起来。

    “老头,别转移话题。”离夜鄙夷看着坐在地上的人,他完全站不起来。

    剑家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不只是有点奇怪而已。

    实力不凡,却无法的让自己行动自如,像这样的强者,不应该啊。

    “你想怎么样?”没错,是他引她来的。

    事到如今,承认有能怎么样,他就承认了!

    “小女娃娃,你的剑,应该可以更强吧?不然我们打个商量,把你的剑提升一下,然后你就当没见过我?”他是不能出来见人的。

    家族明令,他只能躲在暗处,不能现身

    !

    “怎么,你不能见人?”离夜问得一针见血。

    老人:“……”

    这小女娃娃太不可爱了,比她的剑还要不可爱!

    “只说这件事。”老人满头黑线,不要说其它,说其它的东西,他是不会答应的!

    好奇心啊好奇心!

    这多年了,居然想见这个小女娃娃,看看什么人能避开他的威压,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

    “老头,你这是为了掩盖什么?”离夜笑道,然后点点头,“要是为了掩盖,也行。”

    本来就是为了吾邪,不过倒是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那,给我看看……”老人伸出双手,笑眯眯道。

    离夜垂眸,睨视了一眼老人,只看到寒光闪过,吾邪出鞘,下一刻便落在了老人脖子上。

    “喂喂喂!”她这是干嘛!

    “我给过你机会的。”离夜淡淡道,脸上的笑容消失,周围散发着寒意。

    从他一出现,眼睛就盯着吾邪看,从来没有移开过!

    就算再怎么爱剑成痴,比如她师父萧水寒,也不会这样盯着一把剑看。

    就算他是剑家的人,是剑寻尊敬的前辈,身上有点好东西,可他把主意打到了吾邪身上,就是不行!

    老人看着离夜,淡定如常,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不得不再叹息一句,真是个心思缜密的小女娃娃。

    剑家那些老东西培养的天才,没有一个能有她这样缜密的心思。

    “好,那我就杀了你!”离夜不想再说什么,挥剑就要割断了他的喉咙。

    就在这时,一股强力席卷而来,罡风呼啸。

    离夜不得不转手挥剑,去砍断飞旋而来的罡风!

    瞬时间,躺在她面前的老人在罡风卷动下,飞向梁上,坐在那里。

    “小女娃娃,被你戳穿了呢,不过你真不是一个好骗的小女娃娃。”他都表现的那么自然了,甚至那会心里想的,都是一些让他苦恼的事。

    甚至不知道那里露出了马脚,就让她看出来了。

    “你想要吾邪?”他的目的,就是吾邪。

    和第五家族的人对战,她用的是冰绝,后来把冰绝还给了罗刹,所以他才会知道,冰绝不是她的兵器。

    “我想要拿你的剑看看,打造出一把一样的。”老人笑了起来,可惜啊,被发现了。

    若是打造出这样的一把剑,他何愁大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