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九十四章他们不认识这个人!
    &lt;/&gt;    离夜的身影,在七人之间穿梭,所到之处,站在那的人,都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上!

    “砰砰砰!”

    又是几拳响起,倒地的七人,又飞了起来,往一个地方飞去。

    “嘭嘭嘭——”

    一个个重重摔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

    从离夜出拳后,他们几个,就根本没看清楚离夜站在哪里,也不知道离夜下一刻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七人全部倒地,像罗汉似的叠在一起,痛苦不已的叫唤,却再也站不起来。

    白色身影缓缓落下,青丝随着衣袂在风中飞舞,这一幕,美得不可方物!

    然而那七个人,看到离夜从空中落下,却全身打颤,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快速往后挪。

    可惜,他们七个人叠在一起,除了摇晃几下,连半点挪动的痕迹都没有。

    娘啊!

    让他们走吧,这姑娘,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这么可怕!

    罗刹身体僵住,看着叠罗汉一样,堆在一起的七个人,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他默默站直身体。

    “罗刹,把他们七个倒挂起来。”离夜双手抱臂,垂眸睨视着脚边躺着的人。

    “是。”罗刹听到命令,立刻走了过去,抓过最上面的人,然后翻了翻储物袋,拿出铁索,绑住他们的双脚。

    倒挂!

    七个人脸色瞬间惨白,挣扎地更加厉害了。

    “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子是什么人,告诉你,我们公子是剑家长老的孙子!”

    “你敢这么对我们,长老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

    “你好大胆子,好大胆子!”

    ……

    七人奋力嘶吼,希望听到他们家主子的名声,离夜会放过他们。

    想着背后的靠山,他们的语气也更嚣张起来了。

    只可惜,离夜别说理他们,连看都没不曾看过他们一眼。

    铁索一个串着一个,罗刹抬头看了看上空,发现旁边有一颗大树,脚尖轻点地面,他飞身跃起。

    “啊——”

    “不要!”

    “放我下去!”

    ……

    慢慢的,嘶吼之声变成呐喊的呼救和求饶。

    他们好歹是剑家的人,就被人这么掉在这里,要是有人路过看到,那也太丢人了。

    而且他们公子,已经被踢的鼻青脸肿,要不是他们跟着公子一起来的,只怕都认不出来,这个人是公子了!

    离夜慢步走到被北宫奇揍的男人面前,垂眸睨视着他。

    “剑家的人,那又如何?”她冷声开口,神情冷漠。

    地上还在挣扎的人,听到这话,身体猛地僵住。

    她说什么,好大胆子,敢藐视剑家!

    “你……”

    “离夜!”剑寻一路找来,终于看到了离夜,随即树上挂着一串人,还有北宫奇脚下的人映入眼帘,他怔在原地。

    不会吧,他这才多久没有看到离夜,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这打的是谁啊?

    剑寻蹲下身,看着准备装死的人,不过那人看到剑寻后,立刻睁大了双眼,面露兴奋。

    “剑寻,快救救我啊,我是剑莽!”那人朝着剑寻伸手,一脸痛哭流涕。

    终于,终于看到自家人了,亲人啊!

    啥!?

    剑寻一脸惊吓,连忙跳开,抬头看着离夜,惊悚指着地上……完全面目全非的剑莽。

    “你们打的?”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离夜这才出来多长时间,就把人揍成这样了,揍的人还是剑莽!

    “嗯,我揍的。”离夜点头直认不讳。

    剑寻摸了摸鼻子,走到离夜身边,轻咳一声,“他爷爷是剑家长老。”

    地位还不低,这要是……

    “他说过,不过,那又如何?主动动手的人是他,别说是他,就是他爷爷,小爷也照打不误

    !”离夜说的霸道而又嚣张。

    淡然的神色,眼前的事,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

    剑寻:“……”

    好吧,他知道离夜就是这样的,可是很难交代啊。

    还有这剑莽,他什么样谁不知道,离夜今天一身女装,只是揍他一顿,没让他断子绝孙就不错了。

    “你就不能少给我找点事?”剑寻皱眉看着剑莽,一脸不满。

    剑家排名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到时候来的美人更多,他要是每一个都想带回去,早晚死绝!

    听到剑寻的话,剑莽差点气晕过去。

    明明是他找公道的,怎么剑莽最后还帮着这个人说话了!

    “离夜,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次吧,就当我欠你人情。”剑寻嘿嘿笑道,一脸好商量的模样。

    人情?

    “你上次那个,还没还清。”离夜笑看着他,他用那么多人情来换,知道代价吗?

    再说,今天的事,她没打算用一个人情还清一切。

    剑寻皱起脸,对啊,他差点忘了,上次的人情都还没还,现在又来一个。

    “那你还是动手吧!”对离夜,还是不要欠太多人情,不然会死的很惨的!

    可能到最后,被离夜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奇叔,带上人,我们去剑家族长那。”剑家长老的孙子又如何,不放过就是不放过。

    去族长那!

    四个字落入剑莽耳中,他身体一僵,然后就被北宫奇提了起来。

    “不不不,我不要去!”剑莽连连摇头,他不想去,不要去。

    他只是想调戏调戏姑娘,没想过要闹到族长那去的,这直接去族长那,简直是人间惨剧啊!

    “去不去,由不得你。”话落,离夜已经往回走去了。

    剑寻站在后面,看着被北宫奇拉着走的剑莽,一阵肉疼,他觉得,剑莽这一去,就相当于是废了。

    大厅里,凌家的人已经到了,然而还没开始说什么,剑俎就看到刚才离去的三人,气势汹汹走了回来,而且他们手里,还拉着一个人。

    第五家族的人原本缓和的脸色,在看到离夜他们后,又皱了起来,表情还有几分不满。

    而另外一边,刚才离夜他们所坐的位置,坐着凌家的人。

    凌家人中为首的男人,在看到走进来的三个人后,脸色露出震惊,然后他的目光,就直直落在北宫奇身上。

    是他

    !景澈!

    第五景澈!

    他想要起身走过去确认,却发现景澈在走进来后,明明看到了他,却宛若陌生人一样。

    想到这是剑家,他才有忍住激动和冲过去的冲动。

    剑俎指着被北宫奇扔到面前的人,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了?”

    这个人穿着他们剑家的衣服,应该就是剑家的人,怎么会被打成这样。

    北宫奇走出来,目光锐利,直视着剑俎,没有半点畏惧之意。

    “我们还想问问这就是剑家的待客之道?我们家少主,不过刚刚走出去就差点被你们剑家的人绑走,族长是否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不急不缓的话语,清晰传进大厅每一个人耳中!

    北宫奇的话刚落下,第五漪衣就站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连夜儿的主意也敢打!

    “少主?”剑俎疑惑,随即想了起来,眼前的是人北宫离夜,是少主,那也是北宫家族的少主。

    少主!

    “怎么,难道堂堂剑家,就想敷衍了事,以我的性子,他本来是一具尸体了。”冷扫视了一眼地上的人。

    要不是剑寻突然出现,她现在也许已经动手,把他变成尸体了!

    风启大陆也好,临天大陆也罢,还是说这里是外界家族,她想要动手,不管地点,身份,只想自己痛快!

    自己都不痛快了,还管这些做什么!

    剑俎脸色阴沉下来,看着离夜,眸光中闪烁出几分危险和不悦。

    任何一个家族族长,听到外人说,要对自己的族人斩杀,谁也不会高兴。

    他抬眸看向门口站着的剑寻,示意让他进来把话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感觉到剑俎的目光,剑寻轻咳一声,才从门外走了进来。

    “族长,他是剑莽。”相信这两个字,族长就会很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剑莽做的事也不是一两天了。

    以前因为他爷爷的身份,族长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他可碰上铁板了。

    离夜,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族长最好还是不要袒护,不然,他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身为族人,他也该袒护剑莽,可他也是离夜的朋友,再说,他一直很不齿剑莽一直以来的做的事。

    剑莽!

    两个字入耳,这下不用再说什么,明白的人也不只是剑俎一个。

    剑家人挑了挑眉头,便收回了目光,眼神看向别处。

    见他们沉默不语,离夜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冷,她缓步走过,垂眸看着已经被打到半死不活的剑莽,对准他的身体,一脚踩了下去

    。

    “啊——”

    惨烈的叫声突然响起,在大厅里传开。

    剑家的人狠狠一跳,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就看到离夜一脚踩在剑莽身上。

    “北宫离夜,你!”剑俎站起身,气得浑身发抖。

    他是剑家的族长,她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就对剑家的人出手!

    “把他带来这里,只是给剑寻一个面子,如果你剑家族长不管,我可以自己来!”离夜抬起眸子,看向面前的人,眸光中没有一点温度。

    强烈的气势散开,笼罩在整个大厅中,浓浓杀意,离夜毫不遮掩!

    看到离夜的直接动脚,第五家族的人先是一惊,然后心里冷笑。

    她把这里当成是什么地方了,临天大陆,还是那个被遗忘的小地方,让她作威作福,也没有人能治她?

    外界家族,可不是她能够随便放肆的!

    她以为自己什么身份,在这里放肆,在剑家的人面前打剑家的人!

    不同于第五家族,凌家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离夜他们就这么走进来,还带着一个人,然后直接揍人。

    他们完全不像第五家族那样,有机会分析,从离夜和第五家族的对话中,猜测到他们的身份。

    剑家的人都站了起来,看着离夜,眼中明显带着怒意。

    “好你个小辈,简直放肆!”就算她身份不凡,现在也不是第五家族的人,就算是第五家族的人,也不能随便打他们剑家的人。

    “放肆?那我还真比不了你们剑家。”离夜的脚没有从剑莽身上挪开。

    剑莽大声嚎叫,满脸痛苦。

    “姑娘,我错了,我不该调戏你的,不该想要轻薄你!”以后看到这个姑娘,他一定躲得远远的!

    太可怕了,太痛苦了,他都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就快要窒息了!

    剑莽这话一出,剑家的人脸上便浮现出尴尬,难堪。

    他们刚才还指责别人,现在剑莽就承认了,这不是在打他们的脸,说他们多管闲事!

    大厅里的剑家人,长袖一挥,转身离去。

    他们不认识这个人!

    剑俎慢慢坐下,张了张嘴,看向离夜。

    黑眸闪亮,宛若黑夜中的星辰,可是……却没有一点温度,剑俎心里不禁咯吱一响。

    ------题外话------

    幸好最后一分钟赶上了,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