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夜大小姐?
    &lt;&gt;&lt;/&gt;

    精致的五官,宛若雕琢而成,在那无瑕的容颜上拼凑,完美的无可挑剔!

    青丝梳着简单的发髻,如瀑发丝笔直垂在身后,过腰及臀,微风轻拂,发丝随风起舞。

    只见她一袭白色的广袖长裙,精致而又华美的长裙,包裹着那玲珑有致的身体。

    腰间佩戴着一颗透明的玉珠,随着她走动,玉珠会荡开细微的光晕,散落在她周围。

    缓步走出房间,阳光散落在她身上,照映着那白皙,弹指可破肌肤,溢彩流光,隐约浮动,这一幕,看上去是那般的不真实,恍惚间,会让人错以为是神女从天而降!

    与生俱来的气势以她为中心,朝外散开,每走一步,空气都会随着颤动。

    “这样可以了吗?”离夜在他们面前停下,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

    去见个剑家族长,还得洗漱干净,换见衣服,麻烦。

    见她家老头,她都没这么隆重过,说不定还会特意抓一把灰往身上抹,气炸那老头。

    “何止是可以。”剑寻呆呆回答,简直是好到不能再好了!

    “不错。”北宫奇微笑点头。

    貌似这也是他,真正见夜儿穿女装,在玄机城那些,说是女装,其实跟男装没多大差别。

    这些年她穿男装习惯了,觉得女装麻烦也就不怎么穿。

    “时间有点长。”剑寻的手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看离夜只是换了件衣服,随便梳了发髻,就已经有这种效果了,这要是再稍微打扮一下,啧啧,该是什么样子的?

    离夜扔给剑寻一个白眼,这样已经算不错了。

    女装什么的她很少穿,不过在天穹峰倒是经常,不过那是有清羽在,她自己根本都不用怎么打理的。

    “走吧,你不是说你们家族长等着急了。”离夜指了指前面,可以走了。

    剑寻一怔,迅速转身,“你不说差点忘了!”

    他们族长那个暴脾气,要是去晚了,真的会跳脚的!

    几人往剑家迎客厅的方向走去,长廊水榭,小桥流水,花园假山,以及排排高楼叠嶂。

    这仿佛是走在一个神秘的世界,简单的建筑,将剑家以内事物,与外界完全阻隔,又形成一个全新,以自家为圈的另一个世界!

    “每一个家族都是自辟一个空间,每个空间并不相连,只不过有特殊通道,可以四处行走。”北宫奇走在离夜身边,为她仔细解释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离夜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听着。

    奇叔说的这些,只是都这个世界,最基本的认识。

    “每一个空间相差的距离,也有……”

    “你居然知道。”剑寻扭头看向北宫奇,面露惊讶。

    难道离夜和这个人,真的是外界家族的人?

    不然怎么在走过交界处的时候,主灵之力不排斥他们,甚至是拉着离夜往里面走,就像是看到自家孩子。

    被剑寻打断,北宫奇也没有再说,沉默走在离夜旁边。

    沉寂的气氛一直到迎客厅,才一点点消失,几人远远在门口停下,看着迎客厅里,现在坐着的人。

    “离夜,是第五家族的人。”剑寻回头看向离夜。

    他记得离夜和第五家族之间,是有恩怨的。

    “嗯。”离夜应了一声,看向剑寻,继续道:“第五家族的又如何,他们在这,难道我就不进了?”

    “也是。”剑寻大笑道,第五家族的人会来,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没料到的是,回来的第一天,就遇上了第五家族!

    他们继续往大厅走去,欢声笑语,也逐渐清晰。

    “漪衣小姐能来,老夫自然高兴。”苍劲有力的声音传来,语气中透着沧桑深沉。

    “是我们家族有几个不服气的小辈,想来拼出一个排名,漪衣只是带他们来。”轻柔的声音,宛若流水一边,动人好听。

    “漪衣小姐谦虚了。”剑家族长看着第五漪衣身后坐着的人,微眯起了眼睛。

    小辈,的确是小辈,可这实力……完全不容小视!

    全都是巅峰灵尊!

    如今外界家族,随随便便拿出来的小辈,就是巅峰灵尊的家族,也只有第五家族了。

    第五家族这次到底想做什么,十年前也没见他们带这么多人来。

    大厅里,其它剑家的人,也是这般心思。

    不过在脸上,他们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面带微笑。

    “族长,我回来了。”剑寻“及时”走进大厅,粗声笑道。

    剑家族长本就有点不愿再和第五漪衣说下去,看到剑寻回来了,眼睛深处闪过一抹喜悦,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你小子,也知道回家了!”剑俎重哼一声,语气虽然不满,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责备。

    剑家其他人看到剑寻,更是高兴,要不是碍于第五家族的人在这,早就冲上去了。

    这小子,终于回来了!

    总往外面跑,也不知道回家!

    “离夜,你也进来吧。”剑寻看向身后,对着门外招了招手。

    离夜!

    第五漪衣身体一怔,若不是面纱遮住了她的脸,此刻大厅里所有人,都会看到她错愕的表情。

    她缓缓转身,看向大厅门口,白色身影缓缓走来,迈步之间,与生俱来的气势,没有丝毫遮掩,朝四周散开。

    第五家族的人,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不禁好奇看去。

    当那一抹身影映入眼帘,所有人顿时一脸惊艳,呆滞看着走来的人。

    好美!

    简直不是凡尘人啊!

    剑俎从剑寻对外招手,就看了过去,当那一抹身影映入眼帘,看清楚离夜的脸,他脸上划过惊愕,猛然看向第五漪衣。

    这孩子……难道是!

    看着第五漪衣的目光,以及眼中的惊讶和喜悦,剑俎立刻就明白了,这孩子,真的是!

    像,真的很像!

    简直是结合了那二人所有的优点,完美的有点不真实。

    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剑俎才问道:“你是?”

    “晚辈北宫离夜!”离夜抬眸,直视着剑俎,他的灵尊威压涌向她,她也丝毫没有低头,弯腰。

    北宫……从未听说过。

    “北宫离夜?你们谁听说过北宫这个姓氏?”剑家人中传出一声询问。

    北宫?

    没听说过。

    剑家的人一脸迷茫,第五家族的人听到这个名字,却敏感了起来。

    北宫离夜这个名字,第五家族其他人也许不知道,可族长特别告诉过他们,说过关于北宫离夜的一切。

    以前,现在……

    原来她就是北宫离夜!

    “你就是剑寻提过的,杀伐之剑的主人吧?”剑俎把话题移开,假装没听到这话。

    第五家族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从来没想过,剑寻带回来的人,杀伐之剑的主人,会是……她!

    那个孩子,从她出世,就是万人瞩目,那时所有人都想着,待她长大,其它家族就更显得没落了,然而不到一年,就发生了那件事。

    若不是她很像她的父母,他也不能一眼就看出来,毕竟那两个孩子,的确让人难以忘怀。

    可他们的孩子,更让人难忘怀。

    丝毫不受他威压的影响,甚至敢直视他的目光,毫不畏惧,也毫不胆怯。

    “对啊。”剑寻笑道,忍不住伸手搓手臂,进来后气氛就怪怪的。

    她就是!

    第五家族的人还一脸迷茫,听到“杀伐之剑”的剑家人,已经是一脸激动。

    原来,她就是!

    他们还在奇怪,剑寻怎么带个姑娘回来,原来是那把剑的主人,他们可从没听剑寻提起,那把剑的主人,是个姑娘!

    “你们呢?”剑俎看向离夜身后,当看到那一头白发的北宫奇,放在椅子扶手的手,不禁一抖。

    第五景澈。

    随即剑俎惊讶的心,就冷静了下来,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只是心里泛起的疑问,却一点点扩散,不但没有减少,以可观的速度扩大!

    “北宫奇。”

    “罗刹。”

    两人语气平常,没有半点波动。

    “你不是北宫奇!”第五家族众人间,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站起来,皱眉看着北宫奇。

    他不是,怎么可能是北宫奇!

    北宫奇走进来的时候,不少人觉得眼熟,只是那一头白发,让他们很陌生,也没再细想。

    现在第五家族的人站起来,说对方不是北宫奇,甚至还有几分激动,他们再次去想眼前这个人在脑海中的记忆。

    “鸣溪!”第五漪衣沉声呵斥。

    站起来的那个人,脸色微变,才缓缓坐了下。

    离夜始终没有去看第五家族的人,站在那,周围散发着冷淡的气息,仿佛对一切都毫不关心。

    “你们,坐下吧。”剑俎指了指另外一边的空位,心里暗暗叹息。

    这都是什么事,他们剑家的兵器排名比试,怎么有种演变成了,他们第五家族的内部矛盾纠纷?

    剑寻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他带来的人,她是什么身份。

    离夜和北宫奇走到一旁坐下,罗刹绕过桌椅,站到离夜身后。

    看着第五家族的人,离夜没有任何情绪,宛若看到陌生人。

    会被认出来,他们早就预料到了,没有什么可惊讶的。

    这次是兵器排名比试,拥有上好兵器的,各种年龄段的人都有,第五家族的人,一眼认出了奇叔,这才是正常的,没有认出来才叫不正常。

    想必第五家族老早就交代了他们,让他们知道了一些,曾经的天才,做了愚蠢的事,看到这些天才,就要替家族清除!

    剑寻走到剑家人所坐的位置,规规矩矩坐下。

    “族长,我们还要见什么人吗?”剑寻皱眉问道,族长完全可以让他们回去的好么,不用留在这。

    气氛太尴尬了,总觉得第五家族的人,就会冲上来。

    “嗯,凌家的人。”说话间,剑俎看向北宫奇。

    可他神情冷淡,仿佛没听到自己说的,剑俎不禁有些失望,二十年过去,他早就不是那个听到凌家人就跳脚的年轻人了。

    凌家。

    剑寻撇了撇嘴,凌家嘛,根本就不用他见的。

    “景澈,这次凌烽也会来。”第五漪衣柔柔开口,以前他听到凌家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凌烽,然后就会去找。

    他每次这样,当年整个外界家族都传遍了,他也不在乎,就因为曾经输给凌烽半招。

    不过正是这样,他和凌烽的感情才会很好。

    北宫奇心口一跳,随即冷静下来,轻嗯了一声。

    若是其他人,他不会理,可第五漪衣不同。

    就像是水芙,他可以不认第五家族任何人,也不可能不认水芙和三姐。

    凌烽,他终于拿到那件兵器了么?可惜,他已经不想要了。

    “二位会来,还真是出乎意料,还以为你们永世都不踏入外界家族。”坐在第五漪衣旁边的男人,冷冷看着北宫离夜,丝毫不隐藏眼中的杀意。

    离夜对上他的眸子,嘴角勾起,露出淡淡笑意。

    “阁下是我们肚子里的蛔虫吗?”冰冷的话语,宛若寒冰,带着浓浓的讽刺。

    那人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最后只能重哼一声。

    “牙尖嘴利!”

    若不是现在在剑家,岂会让她如此狂妄!

    “比不上阁下的自以为是。”离夜慢慢靠在椅背上,慵懒轻笑。

    他磨了磨牙,不知道该再说什么,总觉得说什么话,都会被她还回来,最终他才闭上了嘴巴。

    硝烟在大厅里蔓延,剑家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头摸了摸鼻子。

    气氛,有点,太那什么了。

    虽然这是他们家,但是还是沉默比较好,太沉闷,太尴尬了,也有躁动,总觉得两边随时会开战!

    剑俎一阵狂汗,突然觉得,让他们留下,不是什么正确选择。

    这两边的关系,比想象中更……

    “夜儿,你想不想出去走走?姑……我带你去好不好?”第五漪衣柔和笑道,就和当年一样,丝毫没有变化。

    离夜皱眉,抿了抿嘴,才说道:“不用了。”

    她的话刚落下,剑寻应和点头。

    就是就是!

    他都跟离夜说好了,等会去见那个老头,怎么能跟第五家族的人出走。

    话说,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怎么觉得自己懂了一点,又不是完全懂?

    “漪衣!”那个男人出声叫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她那么客套做什么,现在她面前的人,是北宫离夜,而不是第五离夜!和第五家族,没有任何关系!

    “风云,风昊是你侄子,不是我侄子!”第五漪衣,面露不满,同时看向离夜。

    风云是风昊的叔叔,风昊死在他们手上,第五风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再加上族中的命令……

    风昊,难怪。

    离夜把玩着腰间玉珠,嘴角笑意加深,眼中的寒霜也多了几分暖意。

    风云蠕了蠕嘴,心里燃起怒意,眼角余光看到离夜,目光中闪过一抹阴冷的笑容,“你说什么呢,我只是想提醒你,第五家族的风景就不错,不如叫她一起去第五家族。”

    到底第五家族,一切可就由不得她了。

    第五漪衣看向第五风云,眼中也露出警告,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自己是不会带离夜去第五家族的,走进第五家族,他们怎么可能还会让离夜出来!

    “也的确该回家走走,不是吗?夜大小姐。”第五风云像是没看到第五漪衣眼中的警告,笑盈盈看向离夜。

    回家!?

    剑家的人,敏锐察觉到这两个字,他们眼中闪过诧异,同时看向离夜。

    回家?大小姐!

    什么情况!?

    不是北宫离夜吗?

    她和第五家族是什么关系,明明气氛那么紧张,第五风云还叫她大小姐!

    对了,她身边的人,不就是第五景澈,他说自己叫北宫奇,他能改名字,那他身边的人,也能该名字。

    北宫离夜,离夜……夜?夜大小姐?

    外界家族里能让风云叫一声小姐的人不多,第五家族中就更少了,可他居然叫北宫离夜,大小姐!

    不是小姐,是大小姐!

    那她的身份,不就是!

    ------题外话------

    呃,昨晚没写完,今天早上才没上传,来晚了一点,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