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外界家族!
    &lt;&gt;&lt;/&gt;

    北宫奇摇摇头,不确定道:“不能确定。”

    只是曾经听说过,可没有人能证实,除了大嫂从来没有人进去过,不过大嫂也没跟他提过。

    也许大哥知道,可大哥现在不在这里,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到时候再说吧,不知道会不会有时间,百年盛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离夜若有所思道,最近的确是没什么时间。

    中临都挤上二流势力,也能暂时松一口气。

    “也好。”北宫奇应道,这次去外界家族,的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兵器排名的比试,每一次的时间长短,都不同的。

    “我去找找南轩和兰御风,然后去看看萧十一,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随时能去外界家族。”离夜走出房外,轻轻笑道。

    北宫奇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便离去了。

    看着北宫奇离开,离夜往另外一边走去,走到一处院子,大老远就能听到哀嚎的声音。

    “夙南轩,你大爷的,就不能轻点!痛!痛!”

    “闭嘴!”呵斥声响起。

    呃……

    走到院门口,离夜满头黑线看着院子里发生的事。

    见他们丝毫没有发现她的到来,她双手抱臂,轻咳一声,“两位,能现打扰一下吗?”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两个大男人衣衫不整……

    原本坐在一起的两人,听到这话,身体一僵,然后飞速退开,两人距离直接拉开了一丈!

    “离夜,不是你想的那样!”夙南轩急忙否认,妈的,他的清白!

    离夜含笑走进来,眨了眨眼睛,“我想什么了?”

    从头到尾,她可什么都没有说过。

    夙南轩一阵语塞,看着离夜一脸悲愤,他瞪向兰御风。

    都怪他!

    擦药就擦药,非得拉着他到这里来,说什么不想让人家看到他受伤的丑态,啊呸!

    兰御风半边脸,看到离夜走过来,连连后退。

    “离夜,你别过来。”他现在不能见人的,绝对不能见人!

    离夜无语看着逃离的兰御风,蹲下身体,手搭在膝盖上。

    “脸受伤了,你们为什么能做到衣衫不整?还是两个人?”她笑盈盈问道,太可疑啊太可疑。

    夙南轩:“……”

    兰御风:“……”

    她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可什么都没有,绝对没有,肯定没有!

    不要想多了,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绝对的!

    “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离夜一本正经点头道。

    夙南轩和兰御风差点喷血,他们还什么都没说呢。

    “我身上也受伤了。”兰御风说的有些艰难,还是开口了。

    真的是受伤了,没有其它什么。

    “对啊,离夜,他的伤很奇怪,不管怎么擦药,吃丹药,伤口好了一会,又会裂开!”夙南轩走到离夜身边蹲下,指着不远处的兰御风。

    这简直是太奇怪了,不然兰御风也不会叫他到这里来。

    “噢?”离夜挑眉,看着兰御风,“把手放下来,看看。”

    兰御风立刻摇头,太丑了,简直无法见人!

    还是不要看了,真的不要看了!

    “不看你的伤,怎么治你的脸,难道你想让它溃烂?”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兰御风,她只是炼药师,不是神。

    受了伤总要看看,不看怎么知道用哪一种药?

    溃烂!

    两个字击落兰御风心里,他立刻收回了手,脸上一道血痕暴露在空气中。

    “你看看,就是这个。”怎么样都好不了。

    离夜走过去,看着他受伤的脸,生命之源在她指尖流动,流窜到兰御风脸上的伤口,一股锐利的气息,立刻从伤口飞了出来!

    那股力量看起来虽小,但却很有威力,飞向离夜,离夜迅速凝聚出灵力,将它拍碎,然后它彻底消失。

    夙南轩看到这些,忍不住惊叹,疑惑问道:“离夜,那是什么?”

    “剑气,在云杀快要形成的时候,你是不是出现在火洞附近?”离夜又拿出一颗丹药递给兰御风。

    兰御风脸上闪过惊奇,激动道:“你怎么知道!”

    神了!

    “身上的也是这样吗?”离夜挑眉,垂眸扫视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没有!身上的已经好了!”兰御风立刻摇头,为什么他觉得,离夜笑的好渗人!

    离夜起身,看向夙南轩,“你呢,身上的伤,好了没?”

    “好了。”夙南轩一愣一愣的,离夜居然知道!

    “这就好,不过你们也别在这里,嗯,打情骂俏了,去战帮一趟,把苏老叫回来,你们暂时留在那。”玄机城暂时还是要有主事的才行。

    原本有韩陆,他能打理的很好,现在韩陆死了,只能找苏老了。

    至于为什么不找春秋他们,还是算了,那些人听到比试,人都没影了!

    话刚说完,离夜便起身离开,没有给夙南轩和兰御风说话的机会。

    他们看着离夜走远,一脸无奈。

    什么叫“打情骂俏”!

    他们没那种嗜好,没那种嗜好!

    不过他们还是很快听离夜的,身上的伤好了,就离开了玄机城,往战帮走去。

    苏老第二天就回来了,大致交代了一下,又让春秋他们这段时间,必须留在玄机城,离夜才放心离开。

    离夜刚离开不久,玄机城上空便走过了红色身影,身穿红袍,手持红伞的男人,从天而落,洒脱的气息,让人总觉得,是神人临世。

    看到空中走过的身影,玄机城外的人傻眼了。

    “靠!等了这么久,没看到玄机城发生什么变故,还把萧水寒等回来了?”

    “还是说,刚才我们看大北宫离夜离开,是真的!”

    “他娘的,总有种又被耍了的感觉,简直是错过了大事!”

    ……

    其他人不禁也惋惜了起来,一脸叹息。

    可不就是错过了大事,早知道萧水寒和北宫离夜都不在,那就是玄机城防守最弱的时候,这个时候进攻玄机城,便是最好的时机!

    现在,现在什么都没了。

    萧水寒走入城中,就发现城里气氛不对,他顺着气息走去,走到城中央,目光落在插在一堆乱石之上的长剑。

    “不错。”他点点头,的确是把好剑!

    “城主!”

    巡查的护卫看到萧水寒,都完全惊呆了!

    “快,告诉几位首领,城主回来了!”不少人急忙往周围跑,把这个好消息传散开来。

    看着那把剑,萧水寒走了过去,一股劲力袭来,这把剑阻止他靠近。

    灵尊气势翻滚而起,他强势走了过去,在那股力量下,他走到了剑的旁边。

    指尖顺着剑刃滑下,割开一道伤口,鲜血顺着剑刃滑落。

    奇怪的事,剑身周围的那股压抑的气息,竟一点点回收,逐渐减弱,最后,最后再也不见!

    萧水寒又从储物袋拿出一样东西,他打开瓶盖,手指尖便沾染了一滴鲜血,他将那一滴血,轻轻按到剑身上。

    剑身周围闪过一道红光,那一滴血瞬间消失不见,一股更强的力量从剑里震慑而出,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快到让人来不及抓住。

    众人走来,就看到这一幕,他们不自觉停下,看着萧水寒的举动,他们总觉得,萧水寒是在做一件,无比神圣的事。

    铸造师们看到,只是面露惊奇,最后什么都不说。

    将这一切做完,云杀身上的气息完全收敛,它就静静插在那,如同一把破铜烂铁,就算是送出去,也不会有人要。

    可谁有会知道,这把剑,是连萧水寒都称不错的绝世好剑!

    留香蹲在一旁,好奇看着萧水寒。

    “城主,你这是在干嘛?”这举动,看起来非常奇怪。

    萧水寒站起身,手上动作微转,手中红伞,便消失不见了。

    “只是将它封印,绝世好剑,锋芒太露,不是一件好事。”既然它生来就平凡,不如就让它再平凡一点。

    封印!

    “好好的剑,怎么就封印了?”梦寻欢也不懂了。

    “等它找到了主人,滴血认主后,封印就会解除,麒麟血会加大剑的威力。”萧水寒难得仔细解释。

    也许对铸造兵器的事,他一向都这么仔细,一丝不苟!

    “麒麟血!”飞聂差点没尖叫,刚才那一滴,感情是麒麟血!

    “云杀。”萧水寒抚着剑身,轻喃道。

    “是韩陆铸造的,不过他……”

    “嗯,我知道。”萧水寒冷冷打断。

    铸造出这把剑,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它出世时,必定已经饮过不少血,也要过人命了。

    他很期待,这把剑的锋芒,再次展露世间的那一刻。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能成为它的主人!

    “夜儿呢?”萧水寒皱眉,夜儿还没回来?

    “离夜去外界家族参加兵器排名比试了。”春秋回答。

    兵器排名。

    萧水寒轻咬着那四个字,脸上突然绽放出笑容。

    好,他很期待,夜儿让吾邪,走到巅峰之处!

    而在早已经走到千里之外的离夜,看着周围的变化,以及脚下飞速流过的风景,微微皱眉。

    “离夜,要是用平常的方法,走到交界处,肯定要用很长时间,像现在这样,就不需要多久。”剑寻轻咳一声,解释道。

    慢慢走的话,时间上是来不及了。

    “我没事。”离夜摇摇头,她只是在想,中临都要有这种传送阵,会很挣钱!

    传送阵的速度,比传送空间的还快,日行万里,都不为过。

    “前面就快到了。”剑寻兴奋道,终于回家了!

    “嗯。”离夜应了一声。

    随着周围景色变化,离夜能感觉到,空气中灵气越来越浓郁。

    只是路过之地,就有临天大陆,一些稀少地方才有的浓郁灵气,要是真到了外界家族,那个是怎么样的。

    外界家族在修炼这方面,一直比临天大陆要强。

    以前只知道是他们的血脉问题,现在看来完全是,毕竟这里的灵气,比临天大陆浓郁的不止一点半点。

    “离夜,到了!”剑寻指着前面。

    离夜顺着剑寻指着的方向,远远就看到“外界”两个字悬挂在空中,一股无形的阻力迎面扑来。

    那股力量,先是抗拒着她,不过好像很快发现了什么,又如同一双大手,包容着她,拉着她往里面跟深处走。

    剑寻看着从离夜周围绕行的力量,不禁睁大双眼。

    他从来没见过,那股阻力,会自行绕开的!

    果然是变态!

    可,到底是为什么?

    凡事皆有因,他不信真的是离夜变态,才会这样。

    北宫奇看到,只是皱了皱眉头,随即露出笑容,便往前走了。

    拥有两种血脉之力的夜儿,对于外界家族,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哪怕是第五家族的血脉之力被封印了,四散在空气中的微薄主灵阻力,还是能感觉到。

    北宫家族,当真以前是外界家族,可为什么会到了风启大陆,又怎么会,整个临天大陆,外界家族,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的确是太奇怪了!

    “走过那两个字,就是外界家族了。”剑寻双手负在身后,也变得正经了起来。

    他们速度放慢,走过那两个字。

    罗刹走在最后面,感觉到那股威压,脚下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他却咬牙坚持了下来,举步维艰,跟在离夜身后。

    “罗刹,没办法,这是要你自己坚持的。”剑寻叹了口气,没有谁能帮他。

    “嗯。”罗刹点头,他知道。

    “不过你居然没事。”剑寻若有所思看向北宫奇。

    按理说,只要不是外界家族的人,走过这里,不管再强的高手,都会感觉到阻力,他却像是回家一样。

    离夜就更不用说了,她绝对是家里的宠儿!

    北宫奇没有回答,静静走着,看着面前的一切。

    一些记忆,仿佛又随着这些走过的路,一点点苏醒过来,愿意记起来的,不愿意记起来的,如潮水般汹涌而至!

    “奇叔。”离夜扭头看着北宫奇,不要再想了。

    她知道奇叔这个时候再想什么,可想起来,只会徒添烦恼,不会改变任何事。

    “知道。”北宫奇应道,甩头把那些甩出脑海。

    是啊,想起来又如何,即便是后悔,也不能再改变什么,什么都不能改变!

    一道华光从面前展现,离夜看去,就看到剑寻额上,一把栩栩如生的剑,一笔一划的勾勒着,逐渐成形。

    到了么?

    这是,一股震力袭来,眼前的万物,都在改变,刚才还毫无人烟的地方,瞬间,出现了上百人。

    看到剑寻后,他们面露激动,然后集体跪了下去。

    “恭迎公子!”

    他们单膝而跪,整齐磅礴的声音,在这一方天地响起!

    公子?

    离夜挑眉,若有所地点头。

    也是,剑寻的身份,怎么会简单,肯定是拥有在家族中公子令的人。

    “起来吧。”剑寻额角滑下一滴冷汗,他看向离夜。

    离夜不会怪他,一直没告诉她吧!

    “先回去吧,我们梳洗以后再去见族长。”剑寻吩咐。

    “是!”所有人站起身。

    “离夜,可以走了。”剑寻汗颜道。

    “好。”离夜跟着他走去,看着脚下的江水山河,苍穹大地,她第一次觉得震撼。

    这里,是和临天大陆完全不同的地方,是很多年前,主灵强者开辟的另一个空间大地!

    拥有着世间存在的万物,甚至比世间存在的更好!

    这世上,只有主灵强者,才能做到如此!

    走进这里后,阻力和压力就消失了,罗刹完全能跟上他们。

    很快,一行人消失在了天边,往远处古老排排高楼走去。

    当那气势磅礴的高楼映入眼帘,他们甚至来不及惊呼,就被带了进去。

    一处院中,剑寻换了在剑家所穿的衣袍,整个人看上去,气质完全不同了,加上他额上的栩栩如生的图腾,他身上比平常,多了几分威严!

    剑寻依旧是简单的素衣长袍,银发随着衣袂飞舞,他身上有了几分平常没有的潇洒气质。

    唯独没变的,就是罗刹,该如何还是如何,固执,死板,没有任何变化可言。

    他们眼巴巴看着紧闭的房间,他们都等了好久了,可是还没看到离夜。

    “离夜,你要不要快点,族长不喜欢等人啊。”剑寻着急道。

    “谁让你们剑家规矩多。”房间里传来不满的声音。

    “吱嘎~”

    房门缓缓打开,白色身影一点点显露,当身影完全呈现,院中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题外话------

    昨天某甜居然忧郁了!忧郁的后果就是没码字,整颗心都是沉甸甸的,唉,家里的破事太多…

    今天这章更晚了,更新应该是第二天早上,大家早安噢,么么哒~

    ps:离夜终于到了外界家族,嗯嗯,那白色身影,就是恢复女装啦!真正的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