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云杀!
    &lt;/&gt;    韩陆握着剑,面露凶煞,杀气腾腾看着离夜。

    他说过不愿意任何人毁掉自己的心血,说过很多次了,这些人类,为什么要阻止!

    谁敢阻止它出世,谁敢!

    “离夜,这个人救不下来了。”剑寻沉声道,这是他们现在必须认清楚的问题。

    离夜要执意救人,可能会连累整个玄机城,孰轻孰重,她该知道。

    “我知道。”救不了了,韩陆已经开始血祭这把剑,一旦血祭完成,他手里的剑冲了出去,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决断是必须的,因为一个人毁灭整个玄机城的事,她决不允许发生。

    双手指间变化,浮在玄机城上空的玉珠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离夜面前。

    “伐天玉阵——困锁!”

    四周无形之力,往中间聚拢,强大阵里压缩而来,形成巨大波动。

    波动在空气中荡开,周围气流都随之逆转!

    这一方天地,就被伐天玉阵困锁住,除非控制住那把剑,否则这里的人,谁也走不出去!

    “你前面我后面。”剑寻往旁边走去,他的手,握住了一直未曾出鞘的剑柄。

    只见他稍稍用力,剑刃脱离剑鞘一点,紧接着就传出……

    “嗡”的一声!

    刹那间,在洞窟以外,天地动荡罡风席卷,汹涌波涛!

    吾邪剑在震动,杀气浓浓,有着前所未有的激烈!

    看着剑寻拔出的巨剑,离夜紧握吾邪,控制着它狂躁的举动

    。

    尽管如此,她还是能感觉到,在那把巨剑出鞘的时候,吾邪很激动,想前所未有的激动,就是当年风启大陆玄机城那把剑,也没让吾邪这么激动想要一战。

    剑家的兵器,果然不同凡响,看来这次剑家兵器排名会很有趣,毕竟剑寻手里先这把,只是剑家的兵器之一。

    剑寻提着巨剑,感觉到冰冷的杀气袭来,他看向离夜,然后目光落在她手里的吾邪上。

    “离夜,我就说吧,我们之间,肯定会有一战的。”

    现在不只是他这么想,就连离夜的兵器都是这么想的!

    “当然会打一场,可能还不只是一场,难道你不会参加剑家兵器排名?”到时候,他们总会遇上的。

    “那现在就合作合作让它们熟悉也好。”剑寻笑道,看着已经蓄势待发的韩陆。

    被兵器控制的人,就相当于已经血祭,自己打造的兵器,就算不能完全掌控,也不要被兵器所控制。

    萧水寒他打造了那么多名剑,那么多兵器,唯一没有握住的,应该就是离夜手里这把吾邪。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让吾邪控制自己的心魂,只是握不住它而已。

    兵器也会选主人,它有了骄傲,有了脾气,打造它的人不能让它折服,就不能掌控它!

    “吾邪说,它不愿意。”离夜提剑,朝着韩陆砍去!

    蓝色剑气散开,吾邪涌动出强大的杀气,滔滔气势横扫四方!

    “你的剑到底是怎回事?”剑寻也攻了过去。

    尽管知道吾邪剑的一些事,但大部分他还是比较好奇,当年到风启大陆,吾邪剑就很出名了。

    “锵!”

    一剑砍下,吾邪剑直劈韩陆头顶,然而却被韩陆抬手,以手里的兵器挡下!

    剑寻又是一剑落下,韩陆立刻推开离夜,反手挡住剑寻的攻击!

    被一股无形之力推开的离夜,身影飞旋,再次进攻!

    韩陆咬牙,他全身被烈焰融化的不成样,可他动作比以往更灵敏,实力也强了不少。

    这样的他完全就不是他,而是一个被剑控制的,即将成为祭品的铸造师!

    “哪怕是松开也好啊!”剑寻咬牙,可是那把剑,紧紧粘着他手,就像是镶嵌如骨髓了一样!

    完全没有办法,那也只能有一个办法!

    杀!

    在两把剑的压迫下,韩陆放声吼叫,剑气袭来,他身上的力量,再次强大!

    离夜眯起双眼,看着这样的韩陆,她不再犹豫。

    趁着剑寻牵制住的那把剑,她松开手,彻底让吾邪释放自己,展现全部的实力

    !

    隔空控制着吾邪,她手掌一推,吾邪便从一个方向发起了进攻!

    利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响起,在焦臭的洞窟里,血腥味散开。

    “嗡!”

    “嗡!”

    “嗡!”

    三把剑同时发出嗡鸣!

    蓝色剑气横扫四周,飞向最顶点,强大杀气笼罩而下,其余两把剑,立刻安静了下来。

    那一刻,吾邪就如同剑中王者!

    然后就看到剑寻的巨剑,也跟着飞向空中,剑尖对准韩陆手里的剑!

    三剑争锋!

    “果然还是比不上。”剑寻摇摇头,都不用家族排名比试,现在这结果就出来了。

    三把剑争锋,在气势上,离夜的吾邪剑就已经赢了。

    就算是不甘心,那也没有办法,就是输了!

    不过还好,那把还没完成的剑,现在也老实下来了,不像刚才那么的蛮横,敢在他们两个的兵器面前的嚣张猖狂!

    “哐啷~”

    韩陆手里的兵器脱落,掉在地上,剑气一点点减弱。

    刚才的气焰,转眼全部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它静静躺在地上,要不是这满地狼藉,还有遍体鳞伤的韩陆。

    是人看到一定会忽略掉落在地上的剑,认为它只是一把普通的废铁,因为它实在是太普通了。

    没有任何花纹图形,看上去就像是大街上卖的那种普通兵器。

    “咳咳!”韩陆跌倒在地,奄奄一息,已经恢复了神智。

    他含笑轻抚着身旁的剑,淡淡笑道:“少城主,我并不后悔,就算知道是这样,让我在选择一次,我也会选择打造它。”

    这样的兵器,铸造师一声能打造一把,就已经是天大的幸事,搭上自己的性命又如何!

    “嗯,我知道。”离夜淡淡应道。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执着,而韩陆,只想打造出一把,绝世好剑!

    “可是我不能给它找主人了,所以,想麻烦少城主一件事。”韩陆轻轻抬头,看向离夜。

    当年他们并不服气,一个从未见过的黄毛小子,出现就是他们的少城主,谁会服气。

    可这么些年,他们早就心服口服,也非常信任少城主。

    “你说。”离夜皱眉。

    “让它自己挑选主人。”它已经吸了他的血,完成了最后一步的淬炼,而它会给自己,找一个很好的主人

    。

    “好,我会把它放在玄机城中央的位置。”只要是它挑选的主人,她不会阻止。

    “谢谢。”韩陆嘴角含笑,面目全非的他,笑起来有几分狰狞。

    他轻抚着剑身,喃喃道:“你就叫云杀可好?”

    “嗡~”

    地上的剑震动了几分,好像在回应韩陆的话。

    “同意了吗?那好,你就叫云杀,云杀,云杀……”轻喃的声音越来越细小。

    韩陆靠在剑身上,嘴角含笑,眼角落下一滴晶莹的液体,然后他闭上双眼。

    那一滴泪,落入云杀剑刃之中,转眼消失,这一幕就连离夜也没看到。

    微弱的气息,细小的再也抓不到,最后完全消失!

    韩陆就靠在剑上,沉睡了过去。

    火河掀起浪潮,扑打在韩陆身上,连同他和剑一起吞噬,没入火河之中。

    蓝色剑气闪过,吾邪回到离夜面前,在她周围旋转了几圈,然后便回到了剑鞘。

    空中悬挂的巨剑,在吾邪入鞘的一瞬,自行回到剑鞘中。

    周围那异常的力量,在一点点减弱,压抑的气息,消失不见。

    “嗡!”

    就在这时,火河里,被火焰包裹的长剑,笔直飞出,冲上空中,火焰一点点褪去,剑身寒光四射!气势汹汹!

    它展露着自己锋芒,仿佛是要昭告天下,它的出世。

    离夜脚尖轻点,飞身走到空中,凌空而行,抓过那把剑,转身便回到了原处。

    看着手里模样平淡无奇的长剑,要不是那雄厚的剑气,只怕不会有人看上它,更不会有人去要它。

    她端详着剑身,在剑身上,两个字映入眼帘——云杀!

    “不错,这把剑,一出世就有智灵。”的确是一把好剑,真想拿去家族比试排名,让大家都知道这把剑。

    没有任何人打造,剑身就雕刻出名字,这就像是在回应刚才那个铸造师的话,它很满意这个名字。

    它,就叫云杀!

    把它放到家族排名比试上去,这绝对不会是这个铸造师想要的,他是想让云杀,自己找主人。

    “是一把不错的剑,就不知道,日后谁会是它的主人。”离夜握紧剑柄。

    既然答应了,她就会把兵器放到玄机城中央,让云杀自己挑选主人。

    自己挑选主人,这才有意思不是。

    “哇!这发生了什么

    !?”

    “怎么会这样?”

    “发生什么事了?”

    吵杂之声响起,离夜看了看四周,发现还没收起伐天玉阵。

    手结变化,瞬间,伐天玉阵就被收起了。

    透明玉珠出现在她手里,她反手微转,玉珠已经消失不见了。

    “走吧。”离夜对剑寻说了一声,两人往外走去。

    刚走到外面,就看到笼罩在玄机城上空的那团灰暗,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而远处,北宫奇匆匆走来,面带着急,仿佛有什么急事,当他看到离夜和剑寻,脸上划过惊讶。

    在他们面前停下,北宫奇指了指里面。

    “发生什么事了?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就像是做了一个梦。”梦里,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韩陆死了。”离夜平静开口。

    死了!

    北宫奇皱起眉头,神色紧张,“为什么?”

    他不是兴高采烈的说,兵器就要完成,还说到时候让自己看。

    “因为他打造出的兵器,需要血祭才能完成。”剑寻沉声开口,然后叹了口气。

    铸造师亲自血祭兵器,这可不常见。

    血祭!

    北宫奇脸色一白,低头看着离夜手里的剑。

    他听说过血祭,可从未见过。

    “奇叔,收拾一下玄机城吧,我去找找他们,顺便交代一下。”韩陆总归是师父找来的铸造师,她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回来,交代他们,让他们把事情告诉师父。

    北宫奇点点头,神色一点点恢复,看着狼藉一片的四周,眉头再次紧皱。

    这几天过的迷糊,完全不知道做了什么,好像玄机城还动起了干戈,有些人自相残杀了。

    现在的这些事,不会都是兵器弄出来的吧,要是这样,这把剑就有点可怕了。

    离夜一路走过,看着玄机城的狼藉,眸光越来越深沉。

    “看来这次,玄机城损失惨重。”剑寻看了看周围,若有所思道。

    何止惨重,不是受伤就是重伤,要不是没有人死,还真以为到了自相残杀的修罗场。

    云杀还没完成,就已经弄成这样了,现在完成,要是遇到了真正的主人,该是的何等锋利!

    ------题外话------

    上传晚了,希望能审核,希望能审核,希望能审核,阿米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