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血祭!?
    &lt;&gt;&lt;/&gt;

    城门缓缓打开,离夜和剑寻他们,一路上通畅无阻!

    然而他们刚踏入城内,迎面而来一阵热潮,热潮直冲脑门,他们脚下一顿,停了下来。

    火海无边,在一个巨大火池旁,剑寻眼睁睁看着烈火将自己包围,火焰在他周围熊熊燃烧,将他吞没。

    跟那个时候一样,不管他怎么呼喊,都没有人出现,没有人会救他,没有人会理他。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的!

    “好热……”剑寻摇头,面露挣扎。

    不!

    剑寻,吾之契约者,这不是那个时候!

    沉闷的声音,从脑海深处传来,带着与生俱来的威压,将一切驱散!

    不是?现在不是那个时候?

    剑寻泛起疑惑,这个声音很熟悉,对了,当年最后他也是听到这个声音,也是这个声音。

    当年!

    对啊,他现在是在玄机城,不是在剑家,那不是现在发生的事!

    脑袋昏昏的剑寻,终于想恢复了一丝清明,双眼睁开,看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他奋力挣扎。

    这是玄机城,不是那个时候!

    眼角余光看到旁边的人,离夜站在那,也是一动不动,眉头紧皱,脸上露出几丝不情愿,明明也是在经历痛苦的事情。

    离夜,离夜也被幻境迷惑了吗?

    诡异的声音,在耳边绕之不去,身体像是被沉入海底,五官被海水淹没,她无法呼吸,无法呼救,更不能挣扎。

    “你是两家的孩子,拥有着两家的血脉,生来就该万人崇敬,可我不愿有人挡住我的路。”

    “第五雪见的确是聪明,就算你还只是这么小,就已经开始教你逃匿之术,你也学的很快,可惜,逃不出我的手心!”

    哪巨大的五指伸来,离夜双眼睁大,心里涌出从未有过的恐惧。

    那是死亡,死亡的降临!

    瞬时间,画风变了!

    大笑的声音响起,那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她记得很清楚。

    “从今天开始,我会将你培养成,最出色的杀手!”

    从她有记忆后,做梦总会听到这个笑声,听到这句话,不过,每次她并不是害怕,而是拿起刀刃,找到声音的主人,将他斩杀。

    他每死一次,她心里就会畅快一分!

    最终,她终于找到了这个人,也就是最后一次的任务,她为自己而做的任务!

    身上的钳制力一点点减弱,离夜睁开双眼。

    前面半段,是这个世界的记忆,第五雪见,她听见了,是有人跟她说娘教了她什么。

    后面半段,是她有记忆以后,总是记得的事。

    两段记忆,两个世界,她却清楚感觉,那的确是发生在她身上的。

    从药界开始,在遇到一些事的时候,就会听到一些声音……

    剑寻满头大汗,奋力挣扎,终于他冲破枷锁,找到了一丝理智,反射性跳到离夜面前。

    “离夜,不要去看,那都是自己经历过的最痛苦,最抗拒的记忆!”不能去想,不能去看,否则会无法自拔的!

    听到耳边的呼唤,没有焦点的眸光,一点点恢复光亮,离夜回过神,映入眼帘就是剑寻着急的模样。

    “我没事。”这样的幻觉,还影响不到她,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剑寻看着离夜淡然,身上没有半点凌乱,他无语了。

    这样的变态,真不知道担心她做什么,她怎么可能有事嘛!

    “云砂的威力,居然这么大!”他们才刚进来,就差点中招了,后面怎么办?

    还有,他们都这样了,里面的人肯定更加啊。

    离夜拔出吾邪,松开手,让它漂浮在空中。

    没有离夜的掌控,吾邪飞向空中,在空中盘旋,冰冷的蓝色剑气笼罩而下,方圆百米,瞬间被杀气笼罩!

    “吾邪,找到那把剑。”离夜沉声道。

    只要找到那把剑,大家就会清醒过来,然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幻境会破灭,玄机城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吾邪剑发出一道嗡鸣,在空中旋转了一圈,直接往玄机城深处走去。

    就是那个方向!

    “那是铸造兵器的地方。”还没完成吗?

    “看来这把剑还没有炼制完成。”剑寻若有所思道,兵器还在淬炼。

    “走。”离夜往前面走去。

    既然还没有完成,那就在完成之前阻止!

    两人快速走去,转眼走出百米之外,身影很快出现在玄机城深处。

    滚烫灼热的气息扑来,两人才放慢了脚步,而吾邪剑,就盘旋在不远处上空,怎么样也不愿意走了。

    “就是在那里了。”剑寻指着吾邪盘旋上空的地面。

    “吾邪,回来。”离夜伸出手。

    不远处的吾邪,立刻飞回,落在了离夜手中。

    将吾邪收起,他们才又继续往前走,越是靠近,那股想要困住他们的力量就越强烈。

    就是不愿意让他们靠近,就是想让他们跟着沉迷。

    “锵!”

    清脆的声音从深处传来,两人相视一看。

    这个时候,还有谁会在铸造兵器的地方?

    “是韩陆。”兵器还没有完成,他会铸造师,对于这些非常清楚,所以他不会放弃,一定会被把这把剑打造完成。

    “那个铸造师吗?”剑寻心里一紧,眼皮阵阵跳动,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铸造师的疯狂,他见过不止一个,尽管有些铸造师,能有理智应对一切,可有些就不行了,到最后兵器还没有成,那就是……

    “快走!他会血祭这把剑的!”

    不是用别人,就是用自己,总之,在见完成之时,一定会见血!

    听到剑寻的话,离夜也就明白了。

    在师父的书上,有些铸造师会控制不住自己,越好的兵器快要完成,他们就会越紧张,迫不及待想让兵器快点完成!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有人血迹刚刚完成神兵利器!

    兵器在出世之时就饮血,最后一定会成为绝世神兵,可代价,太大了!

    冲进溶洞最深处,看到那如火龙的火河,剑寻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火河!

    这会不会太夸张一点了,玄机城铸造兵器的地方,简直都快赶上他们家了!

    “锵!”

    敲打的声音又响起了一声,震动着周围。

    离夜大步走过去,就看到埋头不停敲打兵器的韩陆,在他周围散落着一堆废铁,而那把剑,就在他面前。

    该死!

    离夜咬咬牙,看着那把剑,它还没完成,气势已经非常雄厚,也许是因为韩陆对它的期望就是如此。

    剑气笼罩着韩陆,要是贸然靠近,不用韩陆自己祭剑,这把剑也会先夺走韩陆的性命。

    “少城主,我就知道你会赶回来的,现在我才明白,你和邪尊,为什么都那么提醒我,可当时,我竟还那么自信。

    不过,我现在也很自信,自信能打造出一把超凡的兵器,虽然比不上你的吾邪,可也一定是世上难寻。

    北宫奇大人,用的是玉箫,不是剑器,真是太可惜了,不然就可以让他拿着这把剑,去参加不更年期排名的比试了。”

    韩陆背对着离夜,一下接着一下,敲打着手里的兵器,好像永远不会停下去似的。

    “韩陆,你别着急,兵器一定会成功的,你一定会打造出你所满意的兵器!”离夜皱眉劝道,这劝人,她还是第一次,真有点不习惯啊。

    韩陆摇摇头,传出轻轻淡笑:“我知道会成功,还是我是非常满意的,可是现在不是最满意的。”

    他打造出来的兵器,他比谁都清楚,它需要什么,他跟更清楚。

    “可是……”

    “我来!”剑寻拍了拍胸口,“你只是现在不满意,经过打造淬炼,你的兵器,一定会非常厉害!”

    看,他就说铸造师都是疯狂的,不要命也要系那完成一把绝世好剑!

    可是自己都快要死了,留下这些兵器,有什么用?

    “不会的,这位公子,你是剑家的人,自然就该知道,它现在需要什么。”韩陆突然放下手里的锤子,走到火河边。

    血,它一直在呼唤,它需要血。

    “韩陆,你就不怕它成为凶剑吗?”离夜沉声道,目光在周围扫视,眉头越皱越紧。

    这里到处都是火海,完全看不到尽头,也没有落脚的地方。

    那要怎么样,才能阻止韩陆,他要是从这里跳下去,那把剑是完成了,可他自己也会没命。

    他是师父带来的铸造师,他要是跳下去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我查过,云砂这种矿石,只会让人产生错句,不会成为凶器。”凶器也许那只是个噩梦,但对他来说,能流传下去,便好!

    离夜和剑寻相视一看,心里同时叹了口气。

    韩陆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心寻死的人,能救一次,救不了第二次,除非这把剑完成!

    可要完成,难啊!

    专门的铸造师都不行,和更何况他们两个门外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的才能帮到忙。

    “剑寻,你以前见过怎么炼制兵器吗?”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道。

    他们也可以试试,毁了也就是一把兵器。

    她那个败家的师父,都不知道扔了多少兵器了,问扔出去以后,他还会说,那只是我不要的垃圾。

    简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