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八十七章 要小爷说两次?
    &lt;&gt;&lt;/&gt;

    看到他们惊恐的模样,剑寻双手交叉在胸前,戏谑看着离夜。

    “哎呀呀,离夜没想到提起你,会有这么大动静。”这动静简直是……惊悚!

    看看,看看!

    这一个个的,好像是看到鬼一样的表情,不对,应该是像看到死神,即将没命的表情。

    听到离夜的名字,仿佛是听到惊天噩耗啊!

    离夜没理会剑寻的调侃,看着茶楼里的人,大步走进去。

    她走到茶楼中央的位置停下,一手叉腰,一手踩在矮椅上。

    “啪”的一声,她拿出吾邪重重放在桌上,冰冷的寒意四散,鞘中宝剑,仿佛随时会冲出来。

    维持着滑稽动作的众人,脸皮一抖,惊悚看着离夜。

    这这这,这是要干嘛!

    “小爷问什么,你们就答什么,要是听到半句假话,你们就给这座茶楼陪葬!”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震慑四座!

    强大的气势,如滚滚巨浪,往四周汹涌而去,笼罩在每一个人身上!

    陪葬!

    众人心里一颤,急忙起身,恭敬面对着离夜。

    “少城主请说。”

    “我们一定知无不言!”

    “绝不会有半句假话!”

    他们一个个抬起手,竖起三根手指,指天发誓状。

    “首先,玄机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紧闭城门,她暂时也不能硬冲进去。

    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相视一看,一脸懵逼,北宫离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都不知道,他们就更不知道了!

    “不知道。”众人摇头,他们真不知道玄机城发生了什么,要是知道,就不会坐在这讨论了。

    “那这几天发生了什么?”玄机城一定发生了外人不知道的事。

    发生了什么?

    他们歪着头,皱眉细想,然后表情一阵了然。

    “对了,那天,我看到一道笔直的光从玄机城里面冲上了天!”

    “什么是笔直的光,明明就是玄机城上面,乌云惨淡好吗?”

    “胡说,我看到的是炎炎烈日!”

    “耶,那为什么我看到的是一个大美女从天而降?还没落进玄机城,然后就消失在半空中了。”

    “我看到的是……”

    “我看到的……”

    茶楼内,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每个人说的都是不一样的。

    说完以后,每个人都是一脸懵逼看着对方,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脸恍惚。

    不可能啊,他们看到的明明是这些,怎么会每个人的都不一样?

    他们一脸不解,离夜听到这些,心里的一些想法,却愈发坚定,看向窗外玄机城的方向,她皱起了眉头。

    就知道,那把剑,肯定会出事的。

    “离夜,到底怎么回事?玄机城怎么会出现这么怪的事情?”剑寻好奇问道,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发生什么事了?

    离夜瞥了一眼剑寻,拿过吾邪,往门口走去。

    “你们家不是兵器大家族,难道不知道?”离夜冷声反问,剑寻不是铸造师,他从小接触这些,难道会不知道。

    兵器,是兵器!

    脑海中略过无数种可能,最后他摇了摇头。

    “离夜,兵器会出现这些情况的可能,那可就太多了!”一把好的兵器,会出现无数种可能。

    离夜看着剑寻摇摇头,淡淡道:“果然,知道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剑寻听到前面半句,本来还非常满意点头,可后面半句,他脸色啪的一声掉下来,无语看着离夜。

    她这个时候还不忘损人,那应该就是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剑家会用云砂打造兵器吗?”韩陆那把剑,他最后还是控制不住。

    可问题是她不会打造兵器,这要怎么控制?

    “云砂啊,用啊,不过很少,太珍贵了,而且那东西……”剑寻的声音戛然而止,他震惊看向离夜。

    “你是说,这是有人用云砂铸造的兵器!”疯了吧!

    那东西,最多只能用来辅助,怎么可以打造兵器!

    离夜转身看向身后,茶楼里听到他们两个谈话的人,还在一头雾水的想着,见她突然转身,身体本能往后面跳开一步,伸手捂住耳朵。

    他们什么都没听到!

    “今天就饶过你们,滚!”离夜冷声呵斥。

    酒楼里的人,听到那个字,仿佛听到了上天巨大无比的恩赐,撒腿就跑!

    剑寻看着他们逃走的速度,摇头轻啧,“中临都,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以前只是听说的地方,现在完全见识过了。

    唯一的感受就是,这个地方真的很乱,非常乱!不是一般人,根本走不出这里,别看你实力,在中临都混,完全不是有实力就行的!

    离夜回到刚才的位置坐下,看着门外,眼角余光扫视了一眼身后。

    侧门处,几道惊慌的身影,兢兢战战伸头过来,看到离夜,又立刻把头收了回去。

    清冷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又带着不可忤逆的命令。

    “去叫风腾,小爷要见他。”

    暗处的人,猛地睁大双眼,诧异看着离夜。

    北宫离夜是怎么知道的,这里是……

    “怎么,要小爷说两次?”离夜的声音,瞬间冷了不止一倍。

    “是,小的这就去!”侧门外的人立刻往外跑去。

    奇怪了,他们楼主刚从玄机城走出来没几天,北宫离夜是怎么知道楼主出来了,还知道这茶楼是宣风楼的地盘,楼主就在这里。

    不说楼主,就是这里是宣风楼的地盘,糊了宣风楼的人,其他人不知道啊!

    剑寻走到离夜旁边坐下,看着周围,问道:“你怎么肯定,这里也是宣风楼的地盘。”

    从上次就感觉到了,离夜和宣风楼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她在宣风楼的地位,都可以免费自由行了,怎么可能一般。

    “中临都没有几家茶楼,中临都的人也不爱喝茶,中临都的茶楼,说的都是流言蜚语,而这些,和宣风楼不谋而合。”离夜一连说出三点。

    走到门口的人听到这些,顿时满头黑线。

    “我说北宫离夜,你就不能当做不知道吗?”非得这么劲爆,全部说出来!

    风腾从外面走进来,扔给离夜一个白眼,走到她对面坐下。

    居然孩子到他就住在茶楼,早知道就早点离开了,也不会让她算这么准。

    “你离开玄机城,到底什么情况?”要是那把剑的话,应该前几天就会有动静的。

    风腾叹了口气,拿过桌上没用过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

    “你离开中临都以后发生的事,当天玄机城地面就开始震动,然后所有人就时不时出现幻觉,我觉得太惊悚,就出来遛弯。”说着,他给自己灌下一大杯茶水。

    想到那些,他到现在还毛骨悚然的。

    “说重点!”离夜满头黑线,绕了这么多。

    “重点就是,我刚遛弯想回去,刚走到城门口,就被一股力量反弹回来然后就看到幻觉了,最后,玄机城与世隔绝!”谁也进不去,谁也出不来。

    以至于,到现在他这颗好奇的心,都想知道玄机城发生了什么。

    “离夜少城主,不然让我帮忙吧。”他绝对帮!

    “你可以,现在立刻马上回宣风楼总部了。”离夜皮笑肉不笑道。

    对于一个八卦的男人,还有一个买消息的势力,她认为玄机城的事被他知道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喂,不带这样的!”让他回去,这怎么行!

    “怎么,你还想到玄机城溜溜弯?”离夜挑眉,语气变得危险,“不然,让你再多住一年半载怎么样?”

    风腾想到前段时间的事,摸了摸鼻子,“我先回去了。”

    又是这招!

    他就奇怪了,临天大陆,很久都没出现过毒师了,北宫离夜又是怎么学会制毒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是绝对不想全身臃肿,脸像猪头一样,在玄机城住上十天半个月,这样,绝对不划算!

    太可怕了!

    打了冷颤,风腾加快离开的速度。

    剑寻坐在一旁,看着风腾匆匆离开的背影,嘴巴微张。

    他十分好奇,宣风楼楼主,会害怕在玄机城住,又不收他的钱,不过离夜这变态说的话,还是小心点好。

    “现在怎么办?要杀进去吗?”不杀进去,里面的人就该全部被迷惑了。

    谁都有心魔,谁都会幻想美好,迷失在其中,那就完蛋了。

    “杀就不用了,进去是要的。”现在,也只有硬闯进去了,不过会很麻烦。

    事关玄机城,就算是麻烦,也要闯进去!

    “那就走吧。”剑寻起身,看上去有点兴奋。

    他可是很久都没这么刺激了,兵器的世界,有个时候更加好玩。

    “看你的样子,很熟练啊。”兵器家族那么多兵器,会经常发生一些事。

    玄机城才刚刚建立不久,所以一些危险的兵器,特殊的兵器是禁止打造的。

    只打造一些较好的,常用的,足够玄机城自己用,还有对外交易。

    韩陆用砂矿打造兵器,这是谁也没想到的,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是,好歹我也是兵器家族的人。”尽管他比较喜欢当灵师,不喜欢当铸造师,对于兵器的事,他知道的不比最优秀的铸造师少。

    “既然这样,那就走吧。”离夜站起身,虽然麻烦了一点,玄机城的事还是要解决。

    “好。”剑寻放下杯子,也跟着站起身。

    两人往玄机城的方向走去,那股强势的迷雾之力,变得越来越浓烈。

    走到城门下,她从储物手镯拿出令牌,这次没有让令牌自行飞去,而是直接甩向空中。

    玄机城周围,立刻涌起力量,一层无形的光屏出现,笼罩四方!

    “这建造,简直太奇妙了。”居然以阵为防,就算有高手想要强行冲进玄机城,那也是完全没有可能!

    不过麻烦的是,里面发生了点什么事,自己进去,也很麻烦。

    透明玉珠在离夜手上浮现,手结变化,玉珠飞向九天,将整个玄机城覆盖。

    “伐天玉阵——启!”

    无形之力张开,从中心旋转飞出,玄机城上,那层光屏,立刻和伐天玉阵合二为一!

    “妙!”剑寻惊叹,原来还能这样!

    “进去吧。”离夜松开手结,往里面走去。

    刚才笼罩在周围的力量,此时完全消失,玄机城就和平常无异。

    玄机城附近的人,看到两人走进,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这些天,他们想要靠近玄机城,探听一下里面发生了什么,可不管是天上地下,总有力量阻止他们。

    结果北宫离夜一出现,轻轻松松就进去了!

    “果然玄机城不是随便谁都能进去的。”

    “北宫离夜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玄机城的?”

    “玄机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肯定有好戏看,别走别走!”

    ……

    围观的人一脸幸灾乐祸,期待着玄机城接下来发生的事,他们也巴不得出现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