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玄机城内讧了?
    &lt;&gt;&lt;/&gt;

    丹家长老见离夜直接秒杀灵皇,脸皮一抖,一阵抽搐。

    难怪第五家族的人,都奈何不了北宫离夜。

    灵尊!竟是灵尊!

    不只是初级,应该已经到了巅峰!

    二十二岁的巅峰灵尊,就是在第五家族,他都没有见过啊!

    当然了,也许会有,只是他没有见过而已,毕竟他不了解第五家族,甚至都没有深入过。

    “你去,你去!”丹家长老推着身边守着他的灵尊。

    他不想死,谁要去谁去。

    可不能因为第五家族的事,打伤自己的性命,不值得,这太不值得了!

    “是!”那个灵尊应道,直接冲了上去。

    他身上灵力暴涨,每走一步,四周都掀起滚滚陶浪!

    罡风宛若凌厉刀刃,飞向离夜!

    蓝色剑气铺天盖地,冰冷的杀气席卷而来,杀伐之力,劈向那个灵尊!

    “砰!”

    两股力量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巨响!

    惊骇之力,朝四周掀去,周围房屋,轰然倒塌!

    那个灵尊立刻飞身往空中走去,将周围的力量,巧妙化解。

    “移形换影!”

    只见离夜身影瞬间挪动,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吾邪剑对准他挥落!

    什么!?

    那个灵尊惊骇,急忙停下,往旁边移去。

    可惜,他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离夜的速度,锋利的刀刃,寒霜刺骨的剑气,迎面扑下,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肩上,立刻出现一道狰狞的口子,伤痕深可见骨,鲜血涌出,往四周飞溅,宛若天空上,绽放的朵朵红花。

    剧痛袭来,他身影没有稳住,往下坠落而去,然而离夜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紧随其下!

    丹家长老看到自己的护卫都受伤,打了一个冷颤,目光看向四周,想要找机会离开。

    为了一件小事死了不值得,为了别的家族的事死了,更加不值得!

    走!

    拿定的主意,丹家长老看着周围,脚步一点点挪动。

    然而,他才刚走出一步,高大身影就出现在了他身后,诡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就像是被点了穴一样,愣在原地,一脸惊悚。

    “长老,这是要去哪里?”剑寻走到丹家长老身后,双手抱臂。

    他当自己是死的吗?

    离夜是厉害,他也不能忽略的好么!

    以为这样就能离开,做梦呢吧!

    丹家长老心里直打鼓,慢慢转身,看向身后,艰难吞了吞口水,“阁下,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这个人,好像是北宫离夜的同伴,差点忘了,北宫离夜还有同伴,难怪她会那么放心,感情是还有一个人在这里。

    逃不掉了么?不,他绝不能死在这里,一定要离开这里!

    “剑寻,没必要留活口!”冷酷而又残忍的声音从空中笼罩而下,席卷着这一方天地!

    说话间,离夜又是一剑回挥落,砍在那人身上。

    她看上去一点都不着急,让眼前的人死,只是一剑接着一剑,制造他身上的伤口。

    一直这样,就连那个灵尊也变得恐慌起来,他看着离夜,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而面前的人,尽管绝美,可更像是提着死亡之刃,夺人性命的死神!

    剑寻听到离夜的话,看着丹家长老的双眼,都了几分杀意。

    既然离夜都这么说了,他当然不会客气,是不大想和第五家族的人闹出矛盾,可他杀的又不是第五家族的人。

    而且啊,他杀的不过是一个炼药家族的长老,和第五家族有什么关系,第五家族什么时候和临天大陆的炼药家族有牵扯了。

    对,没错,就是这样的!

    “哇,离夜,你到了东海之滨,居然不来找我玩!”惊呼的声音响起,一道强大的劲力从空中劈下!

    对准的对象,正是丹家的那个长老!

    “喂!你谁啊,跟我抢!”剑寻挥手,灵力从手臂中挥出,在天空划过一个大弧线,朝着那飞旋力量飞去!

    “嘭——”

    两股力量猛烈撞在一起,震耳欲聋声音,惊天动地!响彻四方!

    余力飞旋,往四周散开,瞬时间,又一片地方,被夷为了平地!

    “轰——”

    大地再次猛烈晃动起来,万物完全是毁灭性的倒塌!

    “妈呀!快跑!”

    围观的人,看到毁灭之力,席卷而来,转身撒腿就跑!

    听到身后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逃走的人忍不住往后看,看到身后毁灭的狼藉,还在不断蔓延,他们恨不得多长两条腿出来。

    蓝色剑气又是一剑挥下,霸道而又强势,凌厉刀锋,将空气削割成了块块碎片!

    “黄泉冥刹诀——黄泉怒!”

    刀光剑影,在空中飞旋,周围气氛,顿时变得阴沉起来!

    罡风呼啸,仿佛成了阴鬼的叫唤,杀气伴随着死气,将这个世界渲染!

    刀锋剑刃一道道坠落,那个灵尊,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节节后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只见离夜双目中闪过杀意,最后一道刀锋,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紧接着,他脖子上就出现了一道整齐的血痕,随即,鲜血飞溅,犹如雨下洒落!

    离夜转身,看着底下动荡,眸光注意到,想混进人群,逃走的丹家长老。

    只见她立刻飞身而下,眨眼已经走到了那长老面前。

    “你……”北宫离夜!

    “还记得乔家吗?你们丹家,会成为第二个乔家!”她冷声开口,手臂挥动,吾邪剑穿插而过。

    利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响起,长剑穿过了丹家长老的心脏!

    他双眼睁大,看着离夜,一脸的不敢置信。

    他也是有灵皇的实力,可在北宫离夜面前,竟变得不堪一击!

    乔家的下场!

    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当年破灭的乔家,他全身一颤,惊悚看向离夜。

    张了张嘴,他沙哑低沉问道:“为什么?”

    乔家被北宫离夜灭了,是因为他们抓走了齐暮,而且用各种手段折磨,他们丹家并没有做任何事情。

    “到了地狱,你自己去问丹骨,他做了什么。”话落,离夜漠然把吾邪从他身体里拔出来。

    鲜血溅开,散落满地,离夜身上却不曾沾染一滴!

    丹家长老皱了皱眉头,身体软软倒下。

    丹骨长老,丹骨长老做了什么?

    不,他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不管丹骨长老做了什么,都是为了丹家好。

    “北宫离夜,第五家族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

    丹家长老疯狂大笑了起来,可惜,还没笑几声,便没了声音。

    离夜弯腰拿过他挂在腰间的坠子,漠然起身走开。

    还在纷争中的剑寻和欧阳,见离夜解决了一切,两人相视一看,嘴角一抽,这才分开。

    该死,本来他们想要动手的,结果还是让离夜动手了。

    “欧阳,你怎么来了?”离夜双手抱臂,看向欧阳,他不是应该在准备百年盛会么?

    最近临天大陆都没什么大势力的人,一流势力,二流势力,三流势力,都纷纷没了动静,要不是这些势力还矗立着,不知道还真以为他们消失了。

    百年盛会啊,能不忙么?

    连邪尊大人都特地回天穹峰准备,不能跟她去剑家参加兵器排名。

    “我这不是听说你来了。”过来凑凑热闹,就知道有她的地方,一定热闹。

    “你别这种眼神,剑寻,我们回去吧。”再回一趟玄机城,然后就能去剑家了。

    加上赶路的时间,兵器排名开始之前,就能到剑家了。

    “嗯。”剑寻没有多说什么,算算时间,他们的确是该走了,不然就赶不上家族的兵器排名了。

    他是没什么,家族比试反正一年一次,今年没赶上,还有明年,离夜可不能错过,这次他最期待的,就是离夜的兵器,会是第一名。

    都还没回去,他就有点小期待了!

    “喂,离夜,不带这么玩的,这方圆几百米,可是你损坏的。”欧阳汗颜叫道,就这么走了!

    离夜头也不回走去,手里的东西往后一扔,细小的红色弧线从空中划过。

    欧阳连忙接过,看到落在手里的东西,他眼中闪过光亮。

    尊品丹药!

    尊品丹药对一流势力可能不算什么,可是关键这是北宫离夜的尊品丹药。

    在临天大陆,各个尊品炼药师炼制出的丹药,多少都流出了一点,偏偏离夜的,是一颗都没有!

    可能就连炼药师公会,都没有多少私藏。

    “走吧走吧,我会处理的。”欧阳笑呵呵道,有丹药就好,他就满足了。

    欧家后面赶来的人,没看到对战的人,只看到满地尸体,还有傻笑的欧阳,顿时一阵寒颤,走到一旁开始清理现场。

    真心不懂,少主在想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这些人要是知道,欧阳得到了一颗,北宫离夜的丹药,只怕他们比欧阳还要激动。

    离夜和剑寻没有再停留,直接从空间传送到达玄机城附近。

    等再回到中临都,又已经过去一天了。

    两人还没回到玄机城,就感觉到玄机城内外,紧张的气氛。

    “离夜,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玄机城里面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内讧?离夜会允许自己的手下内讧?

    “不会是内讧。”离夜果断回答,看着完全封闭的玄机城,她没有着急回去,而是走动附近茶楼。

    刚走进茶楼,迎面扑来的,就是各种吵杂之声。

    “最近玄机城里面出了事,和外界完全断绝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喂,你有没有探查清楚,玄机城出了什么事情?”

    “听说了吗?最近玄机城出事了。”

    “北宫离夜不是在,出了事,有北宫离夜操心,管你什么事。”

    “就是因为北宫离夜在,出了大事,那才好玩。”

    听到那些议论,离夜心里一沉,扭头看向玄机城的方向,皱起眉头,果然出事了。

    看到玄机城完全封闭,就知道是出事了,不然奇叔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你说,会不会就是因为北宫离夜……”

    “猜得不错,可能就是因为北宫离夜,要不然这么长时间都没事,她一回来就出事了。”

    ……

    议论还在不断,还在继续,如潮水般扑来。

    剑寻站在离夜身边,一脸不满,看了看身边的人,心里便有了主意,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离夜,你说请我喝茶,就来这么个破地方!?”不满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在茶楼传开,传进在场每一个人耳中。

    “哗啦——”

    “砰!”

    “啪!”

    紧接着,茶楼里各种声音响起,掉落杯子,茶水倒在身上的,还有被开水溅到的,更有的,直接跌下了椅子,坐到了地上。

    每一个人,都艰难吞了吞口水,脖子僵硬,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当门口的身影映入眼帘,看清楚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

    “砰砰!”

    “啪!”

    茶楼里,又是一阵骚动。

    坐着在椅子上的,滑到了地上,滑到地上的,身体一软,半趴在了地上。

    顿时间,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抽干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

    看到那抹身影,他们仿佛看到了死神靠近。

    谁能告诉他们,北宫离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题外话------

    最近家里有点小纷争,有点影响心情,码字慢了,更新也跟不上,某甜会尽快调整心情,恢复正常更新,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