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八十章 不用太客气
    &lt;/&gt;    强大的威压笼罩而下,整个酒楼的气氛,瞬间变得压抑!

    紧接着,一股力量从对战两人中间直冲而下,眼看着就要打起来的两个人,被这股力量震退!

    两人身影摇晃,脚步踉跄,整个人往后退去。

    高大的身影上面落下,双手负在身后,冰冷的眸光扫视着他们二人。

    后退的两人同时停下,不满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不等丹家的人出声,那个主动出手攻击的人,就已经先开口了。

    他们打的好好的,关他什么事,多管闲事!

    “凭什么,你以为为什么你们能住在那座高楼的对面?”这次来的人,还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一来就出手!

    那座高楼!

    他是那座高楼的人!

    酒楼里的人很快醒悟过来,看着中间那个中年男人,多了几分戒备。

    灵尊级别的高手,还是那座楼的人,看样子不简单。

    “原来如此,我认了!”那股长相粗犷的男人重哼一声,飞身走向二楼。

    古云曰: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了这么个混账,失去进那座楼的资格,不划算。

    丹家的人脸色阴沉,抱了抱拳,“告退

    。”

    原来这里也住着那座楼的人,天下没有绝对的巧合,那座楼的对面刚好是客栈,原来是早就预料好的。

    酒楼里其他人,见他们两个离开,脸上的表情一僵,然后笑了笑,又重新坐下。

    连闹事的两个人都认了,他们还是别凑热闹了,听说这次有不少好东西,他们可不能因为这样,而导致最后不能进入拍卖会。

    看来这次进来这座客楼的人,都是拍参加拍卖会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

    男人见周围恢复正常,漠然收回目光,往楼上走去。

    就在他走到楼梯之时,眼睛看到三楼走过的背影,心里泛起疑惑,脚下步伐却没有停下。

    那两个人,是名单里的人?

    离夜和剑寻走进房间,走到圆桌前坐下。

    离夜拿起桌上的那一杯茶,否到嘴边,耳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离夜,那个人上来了。”剑寻皱起眉头,他们又没闹事,怎么会来三楼。

    离夜无语看着剑寻,淡淡道:“我们光明正大来的,又没偷又没抢,你担心什么?”

    就算是偷了抢了,哪又如何,照样能理直气壮。

    “据说,这次拍卖会,还有名单。”剑寻讪讪说道。

    “名单!”离夜提高了声音。

    “嘘!”

    “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离夜压低声音,要是有名单,他们还能跟上次一样,走进拍卖会?

    “不过我有玉牌,不怕。”剑寻拍了拍胸口,没事的,上次拿出玉牌也没什么事。

    离夜表示怀疑,上次的是玄兽,这次是丹药,情况能一样吗?

    在风启大陆那次,是有固定的时间举办,这次是完全不固定的,虽然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消息。

    “叩叩。”

    敲门的声音响起,一个身影走到了门口。

    “你自己去。”离夜指了指外面。

    “没义气。”剑寻叹了口气,起身往门口走去。

    房门打开,刚才一楼的那个男人,站在了门口,语气恭敬,却是开门见山。

    “二位也是来参加拍卖会的?”

    剑寻也不多说,直接拿出玉牌递出去。

    中间男人接过玉牌,眉头紧锁,看了一眼玉牌,又看了看剑寻。

    “你是外界家族的人。”那种语气,不是询问,已经是肯定了。

    剑寻嘴巴微张,很快冷静下来,“是

    。”

    “知道了。”中年男人把玉牌还给剑寻,转身离去。

    持有这块玉牌的人,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在拍卖会,一直设有贵宾席,就是接待他们这些,拥有玉牌的人。

    剑寻拿着令牌握在手里,看着那人走远的背影。

    离夜手撑着头,斜视着剑寻,“人也已经走了,有什么事关上门再说。”

    这么呆滞的表情,看上去真的很傻。

    剑寻立刻把门关上,眨了眨眼睛,惊奇道:“离夜,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知道风启大陆有那场拍卖会吗?”

    离夜扔给剑寻一个白眼,她当年都不知道拍卖会,又怎么会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玉牌也好,消息也好,都是我们家族一个老头告诉我的,就连这次也是。”他会来这里,完全抱着怀疑的态度。

    不过那老头好像真的什么都知道,每次看到他神秘的笑容,就觉得毛骨悚然。

    “所以,他也知道,在风启大陆那次拍卖会,最后的关键,会透露一个消息?”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道。

    这要是和上次的一样,就不知道这次最后那个消息是什么。

    上次是神器出世,她在那个地方,得到了混元圣鼎的另外一半,将混元圣鼎合二为一。

    若是这一次,那会是什么消息?

    “对啊,他说这次也有,不过和上次的不同,据说和炼药有关,所以这次拍卖的药材,都异常的珍贵,有些可能连你都没听说过。”根据上次的消息来看,他还是比较期待这次能听到什么。

    离夜心里泛起疑惑,剑家有这么个老头,的确是挺奇怪的。

    “算了,反正也不关我事,我又不是你们剑家的人。”离夜摆了摆手,不在意道。

    知不知道也无所谓,她只想看看这次拍卖会有什么药材。

    “无聊。”剑寻收起玉牌,走到一旁。

    离夜还真是什么都不好奇,让他都没法说下去了。

    “不过离夜,等到了剑家,我觉得你们可以见见,反正那老头挺怪的。”总是一脸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没兴趣。”离夜淡漠扔出三个字,起身往房间外走去。

    “哎,你去哪?”剑寻见他离开,急忙叫道。

    “隔壁房间,没有事不要来找我,有事更别来找我。”离夜说完打开门走出去,然后走进隔壁房间。

    剑寻随手一挥,打开的房门立刻关上,然后他翻身躺到床上。

    “那我睡觉好了。”反正还要好几天。

    这次也不用提心吊胆了,完全可以参加这次拍卖会

    !

    离夜回到隔壁房间,拿出盒子,拉开盒盖,白色光芒闪过,她就消失在了房间,紧接着盒子便自动隐形。

    站在柔软的草地上,离夜刚想走进谷里,就听到哀嚎的声音。

    “好无聊啊,人类!”

    在离夜走进空间的瞬间,菩提树也知道她来了,发出哀嚎嘶吼。

    就它一个在这里,真的好无聊啊!

    离夜回头,看向种着菩提树的方向,冷声道:“闭嘴!”

    “你来这里是干嘛来了?”菩提树好奇问道,她很少会进来,不过每次进来,都会拿不少好东西。

    比如说药材什么都,她拿的可都是上等!

    这个空间,完全已经被她变成了一个药园子!

    “最近要参加一个拍卖会,打算炼制一点尊品丹药。”离夜走进山谷,从是储物手镯拿出盒子。

    无花果树的树苗生机勃勃躺在中间,她拿出来,白色藤蔓立刻飞到她面前。

    “拿去把它种好。”藤蔓会选好最好的地方中下无花果树,她完全不用担心这些。

    藤蔓蹭了蹭离夜,然后卷过无花果树的树苗,很快便消失了。

    “尊品,你可是炼制过帝品的炼药师好么!”炼制尊品,那会不会有点暴殄天物!

    离夜满头黑线,蹲下身体采了一株药草,才说道:“归心丹的药材,我整整找了三年!”

    费了多少心血!多少人帮忙在找!

    三年时间,她连完整的两份药材都没找全,有些珍贵的,还是勉强才凑够一份!

    还有还灵丹的药材,找的时间比这还长,到现在都没找齐!

    “这也是,最重要的,你也没有其它帝品丹药的药方。”菩提树应和道。

    这年头,炼制帝品丹药也没那么容易。

    就算出了帝品炼药师,没有药材,那也没办法。

    虽然普通的药材帝品丹药也需要,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两种,珍贵到从来没听说过的那种。

    当年就是知道这个,它才会让这个人类去找归心丹的药材,没想到她真的成功了!

    离夜选择沉默,说她没有帝品丹药的药方,那是假的。

    丹神诀已经有好几个了,尽管看上去没归心丹那么厉害,可毕竟是帝品,就算在普通的帝品丹药,那也是在尊品之上!

    把需要的药材收齐,离夜就开始炼制丹药。

    火焰燃烧,药材一种种被炼化,然后成形,完全成为丹药。

    她速度极快,炼制出的丹药,可以说已经是尊品丹药中最完美的,这样的丹药,即便不是帝品,拿出去,也会有不少人争着抢着要

    。

    菩提树在离夜炼药后也沉默了下来,只是静静看着,然后在心里一阵阵惊叹。

    毕竟这样的炼药,这算是第二次看到,第一次尽管比这还震撼,但它心里的震惊完全不比第一次少。

    时间一点点流逝,离夜周围的药瓶数量也逐渐增多。

    剑寻站在门口,伸出头想要听听房间里的动静,可半天也没听到什么。

    看了看楼下浩荡的队伍,他皱起眉头。

    今天就是拍卖会开始的日子,离夜不会是忘记时间了吧?

    就算是忘记时间,她也该在房间里,怎么听动静,房间里是没有人的?

    “离夜,离夜!”剑寻拍门叫道。

    “叫什么叫,离夜说了,先等着!”不满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那一听完全不是离夜的。

    剑寻微微一愣,也没有再出声,走到三楼栏杆前,看着下面。

    中年男人一直站在酒楼门口,看着一个个人走进对面的高楼,前几天还寂静无比的高楼,今天已经是门庭若市。

    人还真多呢!

    中年男人将一个个人送进对面拍卖会的楼里,这边客楼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他看了看周围,发现三楼上还有人,才走了过去。

    “拍卖会快要开始了。”他在一楼走过,仰头看着栏杆前的剑寻。

    他们要是再不去,就赶不上了。

    剑寻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不好意思,我朋友暂时有点事。”

    离夜应该有急事,不然也不会让契约兽出来。

    不过从气息看起来,这和他听说过那些,离夜拥有的契约兽好像不同啊!

    “随便你,反正拍卖会也没有限定进入的时间,错过了什么,那就是你们的事了。”中年男人长袖一挥,转身离去。

    他们要如何,是他们的事。

    看着离去的人,剑寻摸了摸鼻子,他们这是被嫌弃了么?

    虽然说是有点不守时,但是这也不是他们愿意的不是,谁会想要迟到!

    “看来拍卖会的人不喜欢人迟到啊。”

    一股清香飘入呼吸,剑寻眼中闪过光亮,猛地转身。

    双眼落在离夜身上,他伸手指着,一脸激动,“原来你是在!”

    炼药!

    “走了,参加这种拍卖会,有钱还是不够的

    。”钱,丹药,灵诀,神器……

    各种值钱稀有的东西,都要准备一点。

    不巧,这些东西,她这里都有一点。

    “哈哈哈,离夜,我突然有点期待这次拍卖会了。”要是离夜把尊品丹药一拿出来,那绝对是震惊全场啊!

    “少来。”离夜往楼下走去。

    什么样子她不管,不过希望里面有她想要的。

    中年男人刚回到拍卖会这边的高楼,就看到离夜他们两个走过来,眼中闪过惊讶,却没有表露出来。

    “二位,里面请。”

    他恭敬俯身,面带微笑。

    离夜和剑寻相视一看,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进去。

    刚走进拍卖会,立刻就有人迎上来,刚想说话,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开口了。

    “这两位是贵客,带他们去贵宾席。”

    迎上来的人面不改色,微微俯身,“二位,请跟我来。”

    贵宾席?

    离夜看向剑寻,她记得上次他们好像也是在贵宾席。

    剑寻没来之前,她都已经忘了这么件事,是后面慢慢才想起来那次拍卖会。

    他们一直走到二楼,便被带到了一个独立的坐席,坐席周围以珠帘隔断,前面那段突出了一点,中间则放了一张圆桌子,桌子上放着各种茶点。

    “二位,就是这里了。”

    “好,去吧去吧。”剑寻摆了摆手。

    离夜走到前面,俯身看去,四周早已是一片灰暗。

    至于他们站的这个地方,好像布置了什么东西,有微弱的光芒,坐在里面能看清楚对方,不过外面的人看不清楚里面。

    “喂!”

    两人身后突然响起声音,几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面露不满。

    剑寻皱起眉头,迎了上去,“有事?”

    “你们两个好像没有请柬啊,道明的头是不是被门夹了,让你们进来!”以前的拍卖会没说那么多,这次的要求了请柬!

    没有请柬想进来这里,还站在贵宾席,就是不行!

    “你们是拍卖会的人?”剑寻眉头皱得更紧。

    “那是当然,我们要不是拍卖会的人,怎么会来找你们,赶紧的,有请柬把请柬拿出来,没有请柬,滚蛋!”废话那么多干嘛!

    “请柬,你们问我要请柬是吧,我……”

    “废话那么多干嘛,扔出去!”离夜双手负在身后,身影笔直傲立,语气狂霸到让人发指

    。

    扔出去!

    剑寻眼前一亮,立刻对离夜竖起了大拇指。

    好主意!

    “混蛋,你们说什么!?”

    “砰!”

    那人的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踹了出去,穿过珠帘,倒在隔壁贵宾席。

    听到“混蛋”两个字,剑寻就卷起了袖子,可他还没动手,就看到面前一道身影闪过,下一刻,和他说话的人,就不见了。

    而刚才还站在珠帘外面的离夜,此时正站在他面前。

    他嘴巴微张,看向离夜,呆滞了。

    这一路上他见离夜挺斯文的,就连看到丹家的人,都那么低调,还以为最近离夜改性子了。

    “拍卖会的待客之道,也不过如此,让你们的负责人来见小爷!”离夜指着面前惊呆的几个人,冷声道。

    几人猛然回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怎么,也要让小爷送你们一程?”离夜脸色一寒,继续道:“滚!”

    那几个人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然后拔腿就走。

    拍卖会的人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站了起来,可惜,在这昏暗的地方,他们除了听到声音,就再也看不见其它。

    拍卖楼暗处,三个不同方向分别坐着三个人,九人听到这里的动静,精神力立刻袭来。

    感觉到精神力波动,离夜稍稍抬眸,强大的精神力在她周围震开!

    九股力量,立刻被反弹了回去!

    九人迅速睁眼,在这股力量震慑下,他们身体不禁往后倒去。

    怎么可能!

    那个小少年,居然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

    眸光转动,离夜转身看向拍卖会不同的三个地方,嘴角勾起笑容。

    上次五个,这次九个,实力强了,人也多了。

    “果然,还是有人啊。”剑寻轻啧道。

    “不管他们,他们暂时不会动手了。”离夜撩起衣袍,在圆桌旁坐下。

    剑寻赶紧坐到他旁边,眼中闪烁光芒,他好奇开口,“离夜,你不是说,路上要低调吗?”

    离夜挑眉,不冷不热问道:“现在我们是在路上?”

    剑寻嘴角一抽,的确不是在路上,“所以,就不用低调了?”

    “等会来的人,要是再不讲道理,来一个揍一个,不用太客气。”离夜嘴角微微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