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怜香惜玉
    “不过,离夜,你干嘛要去探寻这些人?虽然一起去东海之滨,可未必是一路的。”红莲继续问道,一上银船,他们两个就比较紧张这些人。

    一条路的人有很多,不一定最后都是去一个地方的人。

    离夜合上双眼,慵懒道:“一般精神力强的人,都是炼药师。”

    剑寻也说了,这次东海之滨那个拍卖会都是药材。

    红莲一僵,心里的疑惑瞬间消散,久久只有才吐出两个字,“厉害!”

    那还是低调好了,都是炼药师的话,容易起冲突,在离夜这里,冲突就更容易了,虽然它也不知道为什么。

    黑洞内,银光闪烁,来回穿梭,它们速度极快,肉眼只能看到一道道像流星的银光,在黑暗中划过。

    剑寻见离夜回到房间一直没出来,也觉得无趣,找了一间房间,然后就躺了下去。

    一路上基本没有再发生其它意外,银船上出奇的寂静。

    早上银船的人没有出来看究竟,离夜他们也没有再走出过房间,大家就这么平安无事,一直到东海之滨。

    直到银船停下,船上的波动停止,船上的人才有了动静。

    离夜打开房门,剑寻也刚好走出来,两人相视一看,一同往外走去。

    “怎么样,那些……”

    离夜竖起食指,悄声放在嘴边,让他别多说话。

    看了一眼身后,她加快速度离开,两人很快走下银船。

    刚走进广场,海风迎面扑来,带着淡淡的咸腥味。

    这这里的广场,不比临天大陆任何一个空间传送的广场人流少。

    两人不急不缓走进人群,看身后的人没跟上来,离夜才停下。

    “怎么了,干嘛这么小心?”剑寻好奇问道,这段时间,他除了感觉到,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笼罩,就没其它感觉了。

    他娘的,总算是知道了,银船上的那些人,根本就是炼药师!

    “你要是知道,从上船以后,我们的一举一动,就在他们的监视下,想不想砍了他们?”离夜双手抱臂,斜视了一眼剑寻。

    然后扭头看去,目光落在刚才他们走出来的通道上。

    “当然会!”剑寻神情严肃,原来那笼罩在身上的精神力,是用来监视他们的。

    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拥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还对他们如此防备。

    “要砍人小爷会砍,还没动手,就是还不能砍。”离夜淡淡道,终于看到从通道中走出来的人。

    这是……

    “这个我知道,我又不傻。”剑寻满头黑线道,除了中临都有点弄不懂规矩,其它地方,他混得还算如玉的好吗?

    炼药师,盯着他们。

    见离夜不说话,剑寻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当通道几个人走出来,他眨了眨眼睛。

    “这几个人是……”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不是人眼熟,是他们的衣服眼熟,尽管没有穿炼药师的外袍,可那衣服的确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是曾经炼药师公会,丹家的人。”离夜回答道,便收回了目光,没有再看。

    丹家的人,消失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出来了。

    “这件事我有听说过。”剑寻点点头。

    毕竟离夜每一件事,总觉得惊天动地泣鬼神,自从邪尊大召天下,说她是天穹峰的尊王妃,就什么事都被挖出来了。

    比如一年前在炼药师公会,那一场炼药师比试,以及后面,她直接就灭了一个炼药师家族,貌似是为了她的一个徒弟。

    反正他也是听说,具体情况是什么样子的,还不太清楚。

    “不过,暂时放过他们,毕竟……”呵,留着他们还有用。

    看样子,第五家族的人也盯上这次的拍卖会了。

    “离夜,你别走啊,丹家的人怎么了?”剑寻急忙跟上去,她还没说清楚呢。

    丹家的人敢用精神力监视他们,不想活了吧!

    就算是炼药师家族,没了炼药师公会,他们能蹦跶到哪里去?

    “丹家的人没什么,有问题的是丹家背后的靠山。”第五家族,剑寻听到这四个字,只怕都要大惊失色吧。

    靠山?

    剑寻郁闷了,离夜这是在卖关子啊,不道德的啊!

    说话别总说一半留一半,丹家怎么了?

    “离夜……”

    听到剑寻郁闷的声音,离夜停下脚步回头。

    “你很久没回去了吗?”没回外界家族。

    “你的意思,他们的靠山,是外界家族!”剑寻愕然了,居然还有人在临天大陆建立起了势力!

    难道是!

    想到前段时间天穹峰的事,剑寻脸上划过了然。

    第五家族!

    丹家的靠山,是第五家族!

    妈呀,第五家族这是要做什么,先是出兵围攻天穹峰,又是丹家!

    外界家族和临天大陆,从来都是不相干的啊,现在第五家族这样,不是违反了当初定下的规定!

    剑寻匆匆跟上去,急忙问道:“离夜,你是知道什么的,对吗?”

    知道第五家族为什么会这样,知道当日第五家族围困天穹峰的真正理由。

    他们后面听到的,有各种版本,完全不知道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知不知道不重要,先去找拍卖会的具体位置在哪里,然后找个地方住下。”知道,她怎么会知道第五家族想要做什么。

    曾经到现在,只怕北宫家族的每一个人,都想知道,第五家族想要做什么。

    “也好。”见离夜不愿多说,剑寻也没再问。

    这件事的确是很大,第五家族已经把手伸到了临天大陆,外界家族的各个家族,是不会允许他们这样的。

    不能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一旦他们出手,平衡就一定会被打破。

    离开广场,两人往东海之滨以北的方向走去,看着那座耸立的高楼,他们才停下脚步。

    “离夜,大概就是这里了。”不会错的。

    “没有招牌。”的确是够神秘,没有招牌,连猜的方向都没有了。

    这个拍卖会,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认识方白拿出来的玉牌,可又不是外界家族的势力,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可以住在对面。”方白指了指身后,他们后面就有住的地方。

    “就住在这了。”离夜转身往后走去。

    对面的话,那就刚刚好,不用走太远的路。

    离夜前脚踏进那座高楼的大门,就看到几个人走上二楼的房间,而他们正是那几个丹家的人。

    果然没错,他们也是为了这次拍卖会来的。

    “两位客官,里面请,小店还剩最后两个房间。”店里的人迎上来,笑盈盈道。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们店里的生意不是一般的好。

    而且来的客人看起来都不简单,都是一些高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要了!”剑寻立刻道,最后两间了,幸好来的快!

    “好咧,楼上请!”那人赶紧在前面带路。

    “慢着!两间房,分我们一间。”客楼外几位妙龄少女走进来,她们穿着清一色的白色衣裙,宛若仙子下凡。

    她们眸光傲然,带着几分冷冽,气质冰冷,脸上仿佛这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大字!

    她们刚走进来,就立刻吸引了酒楼里每一个人的注意,眼眸中闪过一道道惊艳。

    随即,眼角余光看到书生打扮的少年,他们立即移开的目光。

    亲娘啊!

    这个男人,居然比这一群女人长的还好看!

    “不分!”剑寻想都没想回答。

    笑话,让他和北宫离夜一间房,就算是送他一百万两黄金,他都不干好么!

    先不说北宫离夜如何,就是他们家那个男人,邪尊,就已经够让他喝一壶的,哪怕他没做什么。

    “公子,你不考虑一下吗?”为首那个少女右手边的人眯起了双眼,眼眸中危险尽露。

    他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就不能挤一挤,反正大家心照不宣,来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谁也别为难谁,各让一步不就好了!

    “带路。”剑寻也懒得再跟她们废话,直接对接待他们的人说道。

    这完全不是考虑不考虑的问题,就算她们有点美色,可和离夜比起来,那差远了,无法让他痴迷,再说了,和美色比,命才是最重要的!

    “是!”那人立刻应道,往楼上走去。

    尽管这几个姑娘挺好看的,不过凡事有个先来后到。

    最近来他们这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不好惹,他不能因为几个女人,得罪了这两位大人。

    不过真的是,没有地方住了!

    客满!

    “喂,你们两个,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吗?”说话的人走出来,指着剑寻。

    算什么,好歹她们这一路过来,每个人对她们都客客气气的,这两个人怎么这样,完全无视他们的存在!

    她的话刚落下,酒楼里就响起各种声响,笑喷的,诶呛到的,掉落筷子的,滑下椅子的……

    “噗!”

    “咳咳!”

    “啪!”

    “靠~”

    一时间,酒楼里上演着各种滑稽的姿势。

    可没有一个人站起来,他们看了看离夜,又看了看那几个少女,摇了摇头。

    没法比啊!

    就算是怜香惜玉,有这个男人在,她们都暗淡了,谁还会理她们是谁。

    不过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在比自己更好看的人面前说,不知道怜香惜玉吗?

    然而往楼上走去的人,并没有停下,仿佛没听到她们说话一样。

    几个少女站在门口,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紫,半点都没能缓过气。

    “走吧。”为首的人终于说话了,冷漠的声音,宛若冰川雪水流淌而过。

    “师姐。”这个地方离那个拍卖会是最近的,有什么意外,她们也能及时知道,再说这附近,除了这一家,也没有其它什么住的地方了。

    “无需多言。”被人看的笑话还不够吗?

    尽管那个背对着他们,书生打扮的男人没有转身,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可他们两个,明显就是不把她们放在眼里。

    今天奇怪的是,酒楼里没有人帮他们出声,反而觉得她们是一场笑话。

    “是。”那个人尽管不服,可是听到自家师姐这么说了,也只能咬牙把话全部咽下去。

    别让她遇到这两个人,否则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走!”

    门口的人正如来的时候,又这么高调的离开,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不得不佩服那姑娘的勇气,不过也是,那几个姑娘应该没看到那个美男子。”

    “虽然同为男人,可我也不得不服啊,那的确是美!”

    “要是换上女装,肯定比这几个女人好看多了。”

    “啪!”

    “你不是废话,男装都比她们好看,更何况是女装!”

    酒楼里议论纷纷,说完以后,大家都笑了起来。

    “看来大家想的都是一样的啊!”

    “来,干杯干杯。”

    酒楼里有着前所未有的热闹,大家欢声笑语,和刚才沉闷的气氛,完全不同。

    走到三楼房间,离夜和剑寻还能听到楼下的声音。

    剑寻神秘一笑,凑到离夜面前挤眉弄眼。

    “离夜,大家都期待你穿女装。”那天他去玄机城的时候,离夜好像传的就是一件女装,不过样式简单,不仔细看,看不出来是女装还是男装。

    不愧是离夜,连穿女装都让人猜上一猜。

    “哦。”离夜单音应道。

    “就这样?”他还以为离夜会回答其它的,答案他都想了好几个了。

    “不然呢?”离夜反问,“你敢看?”

    剑寻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最后闭上,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为了自己的眼珠子,他还是悠着点。

    现在还在临天大陆,家族的人再三交代,在临天大陆,万事小心,千万不要起不必要的争执。

    再有就是纳兰清羽,这个人,可是连外界家族都畏惧三分。

    临天大陆的人,能走到这样的,目前为止,还只有纳兰清羽一个。

    “两位大人,你们的房间在这里。”带他们走上楼的人恭敬道,指了指面前的两个房间。

    “知道了,没有什么吩咐,你们就不用上来了,这是这几天住在这里的房钱。”剑寻拿出一块银子,递给那人。

    “谢谢,谢谢客官!”这么多,住一个月都够了!

    离夜推门而入,然后直接把房门关上。

    看着关上的房门,剑寻张了张嘴,最后摇了摇头,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走到房间后,离夜立刻找了个地方坐下,精神力往四周延伸而去。

    很快,精神力将整座酒楼笼罩,酒楼里每一个角落,有任何一丁点动静,她都会知道。

    很长时间过去,离夜才睁开眼,眼中闪过光亮。

    “丹家的人在二楼,这次拍卖会,的确是来了不少人。”其中灵尊就来了好几个,灵皇,灵王这些都有。

    更多的,是炼药师!

    “谁!”

    离夜的精神力刚刚撤走,酒楼里变成传出一声暴喝,这一声,震动四方!

    坐在房间里,听到那一声怒叱,离夜心里咯吱一响。

    “被发现了。”果然高手很多,不小心都不行,不小心就会被发现了。

    不过听那人的口气,应该不知道是她,既然不知道,那就当做没有听到。

    现在这个时候,走出去的人,那才是真傻。

    这一声暴喝,让酒楼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大口喝酒吃肉的人,纷纷停下动作,不解看向对方。

    发生什么事了?

    然而时间一点点过去,也没有谁走出来,酒楼里一直都没有动静,他们鄙夷一啐。

    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虚张声势。

    就在所有人以为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二楼突然一个黑影坠落!

    “砰!”

    黑影重重甩在地上,都能听到骨裂的声音。

    “怎么回事?”

    所有人纷纷站起身,往黑影坠落的地方看去。

    下一刻,另外一道身影从上面飞落而下,走到摔在地上的那人身边。

    “我靠!”

    “这是怎么了?”

    “好像很刺激啊!”

    “会打起来吗?”

    众人眼中闪过光亮,期待着一场精彩的对决!

    “妈的,刚刚是不是你!”粗暴的声音吼道,一脚踩在地上的那人身上,骨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啊!”

    痛苦之声在酒楼响起,地上的人痛得全身都缩成一团了。

    “真狠!”

    酒楼围观的人缩了缩脖子,他们不敢想象,那一脚踩在自己身上,该有多疼。

    两道身影悄无声息走到三楼走廊,俯身看着下面。

    当地上的一幕映入眼帘,离夜嘴角一抽,感情不是她被人发现,是丹家的人被人发现了。

    “离夜,我还以为……”

    “闭嘴!”离夜扔给剑寻一个白眼。

    “这个人的确是够狠的。”剑寻靠着走廊栏杆,笑盈盈道。

    第五家族的爪牙,多死两个,也没什么。

    “丹家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离夜单手负在身后,看着从二楼冲出来的几个人。

    果然是灵尊!

    “住手!”一道身影飞身而下,想要阻止那个大汉的举动。

    灵力凝聚,周围滚动起极大波动!

    “喂!你们两个才住手!”

    “在东海之滨,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外来人放肆!”

    “打算把这座客楼也给毁了吗?”

    酒楼的人,每一个人重重拍着桌面,站起身。

    他们要打,也要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只可惜,已经战意浓浓的两个人,哪里会听他们的。

    就在这时,一声威严叱令响起。

    “统统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