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是不是嫌少?
    海夏皱起眉头,双眸注视着离夜,语气淡漠了不少。

    “你这是威胁?”想要威胁他束手就擒?

    “小爷从不威胁,你若是不信,可以试试,看小爷能不能做到。”威胁,那也太无聊了。

    海夏慢慢往后靠,整个人倚在椅背上,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看着离夜,想要看穿她这话的真假。

    客厅里一片沉默,方白坐在那,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离夜任由海夏看着,就像是没看到他的眼神一样。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紧张,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变得清楚了。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海夏终于有了动静,收回目光,叹了口气,“离夜,我并不想参与争夺。”

    只想让中临都海家好好的,保持现况就好了。

    尽管这样很难,但他在尽力保持,不想和任何人争夺。

    “那是你一厢情愿。”离夜直接指破。

    不想参与争夺,想法是很好,不过这种事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在临天大陆还是中临都,又或者是海家。

    海夏想要独善其身,完全没这个可能。

    海夏苦笑点头,“的确是一厢情愿。”

    独善其身,与世无争,对这个世界来说,本就没有可能。

    顿了顿,海夏又说道:“我暂时还没想好,给我点时间。”

    离夜说的是时间不多,不是没有时间,他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看看要怎么办,该怎么办。

    家主把海家交托给了他,他接下了,为了自己日后的安全,让他和海家彻底断绝来往,他做到了,可不能让中林都海家,在他手里断灭。

    这一脉的人,现在都看着他,依赖着他。

    “可以。”离夜应道,她说过,可以考虑,只是时间不会很多。

    “我只是不想海家覆灭而已。”只是这儿简单的要求罢了。

    “小爷知道。”就是知道,才会和他来谈判。

    海夏是不会看着中临都海家覆灭的,这点她很清楚,不然她也不会随随便便走进海家。

    “海夏,对不起。”方白一脸愧疚。

    他是方家的人,可也只是方家的旁支,尽管是炼药师,可他在家族的地位,还不能撼动族长和长老的决定。

    “我知道你的难处。”海夏摆了摆手,方白在方家是什么样子的,他还是知道的。

    像这些一流家族势力,不都是这样,有用的就要握在手上,没有的嗤之以鼻。

    离夜坐在那,手撑着下巴,看着他们两个客套的样子,无语摇了摇头。

    她觉得有必要现在就走,反正给海夏考虑,又不是守着他考虑。

    一道身影匆匆从外面跑进来,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心里一惊,然后大步走到海夏面前。

    “家主,外面有个男人说要找离夜公子。”话刚落下,那人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总觉得那个人来这不善,明显就是来找麻烦的。

    “那我就先走了。”离夜二话不说站起身,往外走去。

    找她的,知道她来海家,还找来的,也只有剑寻了。

    “离夜,你就这么走了?”方白站起身,跟着走出去,这才刚来,凳子还没坐热呢。

    离夜看了一眼方白,继续往前走去,“不然在海家陪你?”

    “好……”方白刚想点头,但是想了想,要是门口的那人是邪尊,那怎么办!

    “还是算了。”他立刻改口。

    为了自己的小命,他还是稳妥一点比较好,虽然他很想离夜留下来,请教她炼药这方面的事。

    “那就不用送了。”离夜看了一眼方白,大步往前走去。

    看着走远的人,方白站在原地,叹了口气。

    当年第一次遇到离夜的时候,又怎么会想到,几年后的现在,站在她身边,已经需要仰视了。

    “海夏,我觉得你不需要考虑。”方白若有所思道,要是离夜的话,他还是很支持的。

    从中临都那么多势力,想动玄机城,却被离夜一一扫平就可能看出,她是一个多护短,记仇的人。

    这么一个护短的人,中临都海家在她的掌控下,海家是不敢轻易动的。

    “离夜的确是最好的选择。”海夏走到方白身边,看着离夜消失在眼中。

    可是,他还没想好。

    “知道你在想什么,好好考虑,我还有事,先走了。”方白拍了拍海夏的肩膀,快速离开。

    本来就是有事要做,看到离夜来了,才走回来的。

    离夜在那人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门口。

    门口的护卫好不容易站起身,看到离夜走出来,脚下一软,又跪了下去。

    “离夜公子饶命!”

    他们知道错了,要是知道她是北宫离夜,就算是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那么放肆!

    离夜刚走出来,就看到跪在地上的人,眼角一抽,然后直接无视。

    走出海家门口,映入眼帘就是一把巨剑。

    剑寻本来是背对着海家门口的,听到这动静,立刻转身,那叫一个汗颜。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离夜这才离开自己实现多久,居然已经……她到底做了什么?

    “离夜,这……”

    离夜耸耸肩,双手摊开,随意道:“小爷什么都没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