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她只是去送礼的!
    “所以……”离夜双手摊开,看着剑寻。

    “你想要什么?”剑寻挫败问道,算了……

    “先记着。”离夜挑挑眉,靠着窗边,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容,斜视着高楼外面。

    要什么,她暂时也不知道,目前来说,她并不却什么。

    “好,那先记着。”剑寻点点头,记着就记着吧,记着总比现在给好。

    要是离夜说出来一件,他给不出的东西,没有的东西,那该怎么办!

    “鱼来了。”离夜指了指窗外,一行人从对面高楼走出来,都没看一眼周围,匆匆离去。

    剑寻立刻站起身,看着走远的人,眼中闪过光亮。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话还没落音,他已经飞身跳出窗口,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在剑寻离开的瞬间,空气中闪过波动,白色身影一跃而出。

    那一双眼睛,直直盯着离夜胸前,一道寒光射来,它身体一僵,立刻离开目光,落在她面前的桌上。

    “你出来干嘛?”离夜看着趴在桌上的小白。

    小白一脸正气凛然,忿忿不平道:“主持公正!”

    离夜扔给它一个白眼,慵懒说道:“你所谓的公正,就是把那些药材让我变成丹药,然后全部落进你的肚子。”

    公正,这当然再公正不过了。

    它吃到了丹药,她没有得到药材,对方也没得到药材,真的好公正!

    “嘿嘿,看出来就不要这样嘛。”小白笑眯眯看着离夜,它就知道,一出来,离夜就知道它要干嘛了。

    手指敲打着的桌面,看着小白,离夜若有所思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剑寻拿回来的那些药材,说不定是我不需要的。”

    不需要的药材,炼制丹药给小白吃,那也没什么。

    听到离夜这么说,小白反倒是警惕起来,“你想做什么?”

    为什么它有一种寒风阵阵的感觉,离夜谈条件的时候,是最可怕的!永远不知道她会开什么样的条件!

    “也没有,只是想让你们三个之一去一趟上古之地。”离夜若有所思道,目光也逐渐深邃。

    虽说父亲去了上古之地,但她始终不放心。

    溟途那个地方,始终是太过危险了。

    “你想让我去?”小白满头黑线道,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应该出现,现在这样,不但丹药吃不到,还要出一趟远门。

    唉!它实在是不想离开离夜,不想距离丹药太远啊!

    “你已经出来了。”就是想让它去看看。

    上次它引起兽潮,自己还没跟它算账呢!

    好好的走崛域森林,结果就是被玄兽追杀,一路追杀!

    “那先给点补偿。”没有丹药,不去,绝对不去,一定不去!

    “你可以不去,我也可以让九婴和敖金去……”

    “我去!”不等离夜说完,小白泪眼婆娑道,它知道,后面半句,一定跟丹药有关。

    虽然离夜说,一招不会用两次,但同样的招数,在它身上都不知道用过多少次了,偏偏自己就吃这一招!

    简直是……

    唉!

    难得有点爱好不是,感觉自己就折在这点爱好上了。

    “去吧。”离夜拍了拍小白的头,笑眯眯道:“放心,我会给你备好丹药的。”

    这还差不多!

    小白眼中闪过光亮,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

    “不对啊,离夜,你走过药界的时候,不是得到了很多丹药?”貌似还有灵诀,丹诀什么的。

    “你忘了,我跟炼药师公会可是三七分。”离夜凉凉说道。

    丹药什么的,肯定是给炼药师公会了,她只给自己留下一些值得研究的。

    “你不是在第三层还是第几层得到什么寒诀,冰封印?”它记得,那是灵尊灵诀。

    “你记得可真清楚。”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小白。

    何止是清楚,简直是有什么东西,它好像了如指掌了一样。

    “在去外界家族的时候,把寒诀修炼了吧。”小白提议道,最近它不在她身边,有点不放心。

    小白一脸担忧叹息,好像它去上古之地,是多大的事情似的。

    空气中两道波动闪过,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眼中露出不满,双双瞪着它。

    “赶紧滚!”稚嫩的声音响起,九婴那张可爱的脸上染上薄怒,他指着小白吼道。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离夜还有它们在呢!好像它小白走了,它们就不会保护离夜一样。

    “我以为你是来挽留我的。”小白一脸惋惜,继续道:“不然你跟我一起走也行。”

    去上古之地找个伴,也是极好的!

    敖金无语看着小白,眼角阵阵抽搐,磨磨蹭蹭的,它不就是不想走么?

    “离夜,它们都出来了,不如打个商量,让我们三个打一场,谁输了谁去!”小白眼中是绽放出光彩。

    眼角抽搐,离夜闭上眼睛,抓过小白,往楼下扔去。

    “滚!”九婴和敖金的看到扔出去的小白,异口同声吼道。

    它自己被离夜挑选上了,还有把它们两个拖下水!

    上古之地,又不是什么值得纪念的地方。

    “没良心啊!”小白在外面指控道,然后飞身离开。

    算了,说什么都没用,最后还是得自己回去,又要回一趟上古之地。

    除了传承,那个地方,应该没有哪头上古之兽想要回去。

    为了不毁坏那个地方,那里对它们的限制太多了,简直是出入都不自由,稍微做点什么,就会有一个守护者在耳边不听唠叨。

    “你们两个是出来送行的?”手撑着下巴,离夜看着九婴和敖金。

    没想到,它们三个感情这么好。

    “你想多了。”九婴转身,消失在房间里。

    “我没那种心情。”敖金摸了摸鼻子,也转身离开。

    送行,算了吧!

    这要是其它契约兽能奈何小白,早就冲出来了,不用它们两个。

    在走出来那会,他们就已经听到,契约空间里磨牙的声音。

    嘴角弧线扩大,离夜见它们回到契约空间,扭头看向街道,当药典中一道身影走出来,她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这个人,看起来很眼熟啊。

    她站起身,飞跃而下,宛若翱翔九天的雄鹰!

    走在前面的人并没有发现离夜,她就这么一路尾随而去。

    等到剑寻拿着东西回来,离夜早已经人去楼空,连一点线索都没留下。

    “混蛋,这家伙去哪里了?”他握了握手里的玉盒,还想着离夜来,肯定会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太过瘾了,没想到在中临都可以这么过瘾。

    以前他不愿意来中临都,就是因为这里太乱,家族的人也不准他来,就怕暴露身份,毕竟外界家族的人,是不允许自由行走临天大陆的。

    不过现在倒是有点后悔了,早知道中临都是这样的,他就应该早点来!

    “来人。”剑寻打开门,往外叫道。

    很快边有人走上来,笑盈盈看着他,“公子,有什么吩咐?”

    剑寻皱眉,指了指后面,“跟我一起来的公子呢?”

    “公子已经走很久了。”那人如实回答。

    “什么!?”走了!

    这算啥,这算啥,一起出来的好么,说好了带他出来玩的,现在一个人先走了!

    “你们收钱了吗?”剑寻鄙夷道,不会是没收钱,就放北宫离夜走了吗?

    那人含笑摇摇头,语气谦和道:“那位公子,不需要给钱。”

    笑话,楼主早就把离夜公子画像给他们看了,现在宣风楼没有不认识离夜公子的。

    楼主说了,离夜公子以后进宣风楼,不管问什么事都免费,要他们做什么免费,就算是住下,也是免费!

    至今,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离夜公子居然有这种优待!

    “那我也走了。”剑寻摇头叹气,好吧,这些人,不需要收钱,难怪离夜直接就走进来了。

    她小子在中临都居然混的这么好,到这么个地方来,都不用收钱的。

    走了几步,剑寻又停下来,“她往哪边走的?”

    还是要追上去看看,问问她为什么一个人先走了,就算是遇到有好东西的人,她要追上去抢,不是应该留个线索什么的?

    那人保持着形象,微微笑道:“公子若想知道,一千两银子。”

    凡事问宣风楼消息的人,都要收钱。

    剑寻:“……”

    为什么是这样,他想知道为什么?

    北宫离夜明明不用收钱,可他为什么要收钱?

    “我跟那位公子是认识的。”剑寻解释道,他们一起来的,真的是认识的!

    “请!”那人做出请的姿势,直接下逐客令。

    没钱还想问宣风楼要消息,别说没门,连窗户都没有。

    靠!

    剑寻差点泪流满面,好歹他也是和北宫离夜一起来的,为什么这待遇,这差别,就如此之大呢!

    深吸了好几口气,剑寻忍住暴走,拿出一张水晶卡。

    “三个问题,一,为什么北宫离夜不用给钱,二,她往哪个方向走的,三,她在追什么人?”不就是钱么!

    那人笑盈盈接过的水晶卡,不急不缓道:“一,公子的特殊待遇,是楼主有令,二,离夜公子往东边的方向去了,三,是从药典里走出来的几个人。”

    说完,那人转身离开,过了一会,才又走回来。

    “三千两银子。”他把水晶卡还给剑寻。

    剑寻思索着他的话,走到窗边,看着东边的方向,然后飞身而下。

    东边方向,追着人去了,谁啊?

    难得看到北宫离夜盯上猎物,那可得好好看看,去的早,说不定还能看到一场好戏,精彩绝伦的好戏!

    想到这里,剑寻加快了速度,一路往东边飞奔而去!

    离夜一路跟着那个人走出人群密集的地方,走到中临都极少的树林中。

    看到那人的侧脸,离夜不得不叹息,真像!

    “看他们这走的方向,应该是去海家。”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道。

    去海家么?

    红唇弧线上扬,笑容迷人而又好看。

    走在树林间的几个人,突然停下来,看了看周围。

    “你有没有觉得后背发凉?”其中一人不解问道,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感觉?

    “你也感觉到了?”是有那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也是!”

    几人惊愕,心里顿时警铃大作,看向周围。

    都说中临都乱,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假,他们这一路,已经遇到不少人了,抢劫的,偷窃的,杀人的,挑战的……

    没有走进来之前,谁会想到,中临都居然是这样的!这比想象中有过之而无不及!

    离夜走过丛林间,看到他们警惕的样子,飞身走过。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要速战速决!

    她飞身跳跃而过,身影瞬间出现在空中,强大的力量从他们头上笼罩而下!

    感觉到突然来的力量,几人大惊,抬头看天,当空中身影映入眼帘,他们立即凝聚灵力,出手反击!

    “寒诀——冰封印!”

    流动的空气瞬间凝结,以离夜手掌为中心,冰冷气息往周围散开,四周凝结成冰,方圆十丈,宛若腊月冰雪之地!

    反击的几个人,动作才到一半,然后便发现自己身体的僵硬。

    他们立刻凝聚出的灵力,想要将冰寒逼退,然而冰寒之力的速度,比他们想象中更快。

    寒意很快爬上他们身上,他们只觉得身体沉甸甸硬邦邦的,就像是冰雕一样。

    心里咯吱一响,看到那一抹飞落下来的身影,以及绝色倾城的容颜,不禁睁大眼睛。

    世上,居然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要真比,也只有天穹峰的邪尊,纳兰清羽和这人一较高下了,当然,那是容貌上。

    几十米之地,瞬间冰封住,几人僵在原地,除了眼珠子能动,其它地方都是僵硬。

    他们就像是被点了穴似的,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一双眼睛瞪着走来的离夜,像是想要在他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离夜稳稳落在地面,看着被冰封住的几个人,满意点点头。

    “第一次用,还不错。”谁说她没有修炼寒诀的,一直都有修炼的好么,只是没有用过而已。

    灵尊灵诀,是不错的东西的。

    第一次用效果不明显,还是把他们都冰封住了。

    几个人听到离夜这话,睁大了双眼,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这个书生打扮的人,是把他们当做练手的对象了吗?

    张了张嘴,几人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连嘴巴都被冻住了。

    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什么古怪的招式!

    离夜看了他们一眼,在储物手镯找了一遍,然后皱起眉头,转身离开。

    冰冻住在原地的人,看到她走远,睁大双眼,在嗓子眼呐喊。

    不会吧,不会吧!

    这个人,就把他们几个扔在这里了,这会不会不太好!

    没过一会,离夜就走了回来,手里还多了树藤之类的东西。

    看到那些,几个人瞬间又睁大了双眼,看着离夜,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现在他们要是能出声,早就尖叫了。

    “不用这么看着小爷,要不是你们还有用,小爷早就把你们杀了。”离夜无视着他们的目光,漫不经心道。

    她走到第一个人面前,看着他那张脸,点了点头,“不错,是挺像海夏的。”

    这一句话落,几人眼睛睁得更大了,这次是露出比看到鬼还要惊悚的目光。

    暴露了!

    这个人一路跟着他们,不是因为要拿他们练手,而是一早就看出来了,他们的是海家的人!

    不动声色跟着他们,不动声色困住他们,一直就是为了现在!

    他们差点吐血,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算计他们也就算了,还绑他们,绑着他们去干嘛?

    把他们绑起来后,离夜退开一步,打量地看了他们一眼。

    都是灵皇,的确,派人到中临都,灵皇就足够了,可惜,那是以前。

    离夜伸出手,火焰手指尖燃烧,她拿着那一点火光,从他们身体周围晃了几圈,周围便立刻开始解封。

    解封本来是一件好事,不过离夜用了最暴力的办法,用火烤!

    冰与火的交替,几个人发现自己,才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公子,你到底是谁啊?”舌头软了以后,几个人立刻问道,差点哭了。

    他们好端端走着,就算是海家的人,他也不该绑他们,他们和海夏没关系,海夏已经被逐出海家了。

    “你们来中临都,是为了杀海夏吧?”离夜不答反问。

    海家的人这个时候来中临都,还真想不出其它理由。

    他们几个嘴皮扯了扯,把眼睛移开,不去看离夜。

    没错,他们就是来杀海夏的。

    现在中临都的海家不在掌控,只有杀了海夏,他们才有可能掌控。

    说是把中临都海家驱逐,可毕竟海家的一部分,还是中临都这最关键的一部分,他们还是要拿回来的。

    见他们没说话,离夜漠然收回眸子,拉扯着树藤,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

    本来还想着,要怎么去见的海夏比较合适,现在这样不就刚刚好了。

    拿着这么一大份礼物,她也有了谈条件的筹码。

    也许海夏不吃这套,不过不急,还有四个月的时间,他们慢慢来!

    至于这次,她只是去送礼的,没错,她就是去送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