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中临都,还能这样?
    &lt;/&gt;    对了!

    是那次,在玄门,西陵诺!

    西陵诺那次是控制不了自己,身体里有股力量冲击!

    那是一股没有智慧的力量记入西陵诺的身体里,所以才会有那种情况,可是并没有昏迷。

    萧十一是被死气攻入,现在这样完全是昏迷状态。

    西陵诺的情况,丹神诀还有记载,萧十一的情况,丹神诀完全没有任何记载。

    还是不同……

    把萧十一平躺放在冰床上,离夜凝聚出生命之源,逼入萧十一的身体。

    聚集在他头上的死气,迅速蔓延到身体里,抵抗进来的生命之源。

    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在萧十一身体里,发起激烈的对战!

    看着萧十一的脸色,离夜很快就放弃继续进攻,将生命之源撤了回来。

    “不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离夜转身离去。

    还是要再想办法,用生命之源和死气硬碰硬,萧十一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别到时候死气没逼出来,他却先死了。

    走出冰洞,笼罩在身体周围的寒意便立即褪去

    。

    “师父,怎么样了?”齐暮好奇往里面看,这么快就解决了吗?那师父真的是太厉害了!

    离夜摇摇头,叹息道:“不行。”

    虽然她现在是帝品炼药师,但是没找到病况,也不能随便出手。

    “那怎么办?”时间一长,萧十一不死也死了。

    齐暮一张脸拧巴在一起,那叫一个纠结。

    萧十一不好,他怎么出去历练,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了。

    “他目前没什么事,你要是想出去历练,也是可以的。”离夜仿佛知道齐暮想要说什么,平淡开口回答。

    萧十一基本上没什么事,那些死气目前来说不会伤害他,只要一直这么保持下去就行了。

    “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看着萧十一。”什么原因都没找到,他必须要好好研究一下。

    看看能不能通过这段时间,找到所谓的原因。

    “都可以。”离夜应道。

    “师父,我们边走边说吧。”齐暮指了指前面,站在这里,凉飕飕的。

    “可能最近一段时间我都不会在,只要萧十一没什么动静,你最好就不要去动他,除非有十足的把握。”离夜叮嘱道,往前走去。

    十足的把握!

    齐暮抬头看天,十足的把握,那也太……

    “师父,我一定不动!”那东西是死气,师父说的没错,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还是别去动的好。

    “我也没什么好告诉你的,你还需要自己去寻找。”萧十一的状况,她也没想明白,也不知道怎么跟齐暮说。

    希望这一趟出去,能想到原因。

    “师父,不然去找冰蛟一族问问,当时他们抢的是什么东西?”齐暮提议,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找到原因,那也就简单多了!

    离夜轻轻一笑,停了下来,“它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在离开北漠冰原以前,她就让人去问过了。

    尽管一开始不肯合作,后来还是很听话的,问什么就说什么,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那不叫问。”红莲小声嘀咕。

    直接让小八到千里冰川之地,走进人家老巢,把蛟王揍了一顿,人家怎么可能不听话,不听话就是暴揍一顿!

    “我明白了,师父,我会找到原因的。”师父一直那么忙,萧十一的事他来解决就好了。

    虽然不能去历练,能帮师父解决麻烦,那也是很不错的!

    “好。”离夜点了点头,大步往前走去

    。

    齐暮并没有跟上去,犹豫了一下,再次跑进冰洞。

    看着昏睡的萧十一,他双手叉腰,一脸郑重严肃。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不管是什么东西,他都会找出来,到时候,哼哼!一个都不放过!

    离开冰洞,离夜刚回到主城,就被韩陆拉走了。

    看到炎炎火洞,她伸手擦了擦额上细汗,刚刚是冰,现在是火,还真是一天时间要经历冰火两重天。

    “少城主,你看看我这把剑。”韩陆兴致勃勃拉着离夜,指着火炉中淬炼的宝剑。

    宝剑笔直才插在火炉里,被烈火焚烧,不停淬炼。

    离夜皱起眉头,根据记忆中看过,萧水寒交给她的笔记,一点点端详那把剑。

    第一眼,那把剑就冲击出一股巨力,燥热扑面而来,灵力凝聚成形,挡在面前,才拦下那灼热温度。

    “是把好剑。”这还没有完成,就已经有这么猛烈的攻击了。

    听到离夜这样评价,韩陆眼中闪烁出亮光,“少城主真的这么觉得吗?”

    “当然。”离夜点点头,尚未完成就如此了,若完成该有何等威力!

    韩陆一下子仿佛信心爆棚,心里悬挂的石头也落下了。

    连少城主都这么说了,那就好,那就好。

    “邪尊来的时候,其实也这么说过。”韩陆憨笑,挠了挠头。

    “清羽,他到这里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韩陆立刻点点头,眼中闪烁出奇异的光芒,“是啊是啊,邪尊昨天来了,一进来就说这是把好剑。”

    没想到,邪尊也懂兵器!

    少城主和邪尊,都是一样厉害的人!

    “好好淬炼,等师父回来了,让师父看看。”说话间,离夜迈步离开。

    铸造兵器这方面,她只是按照师父以前的笔记,知道一点点。

    韩陆笑呵呵站在原地,对了,城主回来,他也要城主好好看看。

    “对了。”离夜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头又看了一眼火炉中的剑,“你打造这剑的原料是不是云砂?”

    “少城主,你怎么知道!”厉害啊,一眼就看出来了。

    果然是!

    离夜皱起了眉头,继续问道:“清羽除了说剑好之外,还有没有说什么?”

    云砂造剑!

    “还说让我意志力坚定一点。”他没懂那是什么意思

    。

    “你以前听说过云砂吗?”意志力坚定一点,是因为会被迷惑吗?

    韩陆摇摇头,窘迫道:“就是没听说过,才用云砂打造,不过云砂好像使用有限制,我跑了好几趟,才要足够造剑的份量。”

    他还想问问,为什么会这样,用云砂打造剑,比一般的矿石来的容易,而且兵器还更好。

    “你是一定要继续下去的对吧?”离夜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看着火炉中淬炼的剑,眸光变得深邃。

    “是啊。”韩陆应道,怎么能半途放弃。

    “那你小心一点,云砂会扰乱人的心智,不要被它迷惑了。”这把剑的威力很强,迷惑人心的力量,应该也更强。

    云砂是吸收天地间,那一点点幻象之力形成的矿石。

    份量少,也很少有人听说,有大量云砂矿石的地方,容易出现幻境。

    玄机城会有,是师父说,云砂虽然会形成幻象,但是蕴含着其它矿石不可挖掘的力量,不可以拿它当原料打造兵器,不过可以当辅助,增强兵器的威力。

    也就是因为这样,云砂才会限制使用,没想到他居然一点点储存了起来,打造了一把以云砂为原料的兵器。

    让一个铸造师半途放弃自己打造的兵器,那完全不可能,现在能做的,就是提醒他。

    韩陆轻嚼着离夜的话,心里泛起疑惑,漫不经心应道:“少城主放心,我会小心的。”

    话还没落音,他就往火炉旁走去,全神贯注把心思放在剑的身上。

    离夜还想说什么的,看到他这样,也就没有再说下去。

    走到门口之时,另外一个铸造师刚好走出来,看到离夜,恭敬无比的叫道,只差没跪下去。

    “少城主,您来这里是为了……”

    “应微,这段时间,你多照看一下韩陆,要是看他靠火炉太近,立刻阻止他。”别到时候剑打造出来了,韩陆成了这把剑开封的人。

    所谓开封,就是见血!索命!

    应微虽然不解,但还是应道:“属下明白。”

    又说了几句,离夜才有离开,看着平静的玄机城,嘴角微微上扬。

    这种平静的日子,在她这里可是很少见的,突然闲下来了,还觉得有点不习惯。

    玄机城的事,从建成以后,她除了出点力气,找点矿石材料什么的,管理这方面真的很少插手。

    现在玄机城这儿平静,别的实力也不敢再来找茬,她基本就没什么事要做了。

    这才闲了两天不到,她就这么无聊了。

    “离夜。”

    背着巨剑的身影站在城墙上,看着走来的离夜,叫了一声

    。

    听到叫唤,离夜扭头看去,就看到剑寻站在城墙上,笔直傲立。

    “有事?”

    “你是不是也觉得有点太闲了?”剑寻皱眉道,每天到处奔走,突然停下来,有点不习惯了。

    离夜揉了揉手掌,点头应道:“是有点。”

    “不然我们打一场?”剑寻立刻走下来,跳到离夜面前。

    他等这天很久了,一直没有和离夜真正打过一场,现在可以试试!

    这可是他很久以前的心愿,跟她打一场,决胜负!

    “不要。”离夜撇了撇嘴,直接拒绝。

    尽管她无聊,可也不想好好的平静日子,跟他大家,要是看别人打架,那还不错。

    “问题是那什么,拍卖会,还要五天才开始,这次会举办好几天,前面两天,完全我们不需要的东西,后面才是珍品!”剑寻郁闷看着离夜。

    再这么下去,他都快发霉了,真的太无聊了!

    “你这么不着急,看来就是在这附近了?”离夜挑眉,五天后,就算加两天无聊,那也是七天后。

    时间不算长,不过剑寻不着急。

    剑寻嘿嘿一笑,故作神秘点头,“没错,就在这附近,一天就能到!”

    不然他早就拉着离夜走了,哪里还会在这呆着!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看着剑寻,“你真的无聊吗?”

    “你不觉得无聊吗?”他们可都是“大忙人”,突然这么闲下来,不无聊才怪。

    等拍卖会完了以后,大概就能回家了,时间上刚刚好。

    手指指了指剑寻,离夜转身往回走,“等着。”

    啥?

    剑寻愣在原地,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嘴,他就在这里等着?

    烈日当空,剑寻等了半天,都没看到离夜走出来,一阵郁闷。

    那家伙不会是耍他的吧!

    一直到一抹青色身影走出来,剑寻愣住了。

    “离夜!?”他惊奇看着走来,一身书生装扮的离夜。

    平常离夜穿的,基本上是蓝色和白色的衣服,样式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其中精致绝伦,这一件,也是白色的衣服,不过上面却绣着栩栩如生的竹子。

    再加上她高高束起的发丝,突然放下来,书生装扮,仿佛就连气质都变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那眉宇间的桀骜不羁,以及那狂傲嚣张,不过倒更有几分竹子的高风亮节。

    这么一看,就是个美书生嘛

    !

    “你这是……”剑寻指了指离夜这一声,这是要干嘛?

    “不是无聊,换一下装扮,咱们出去走一圈,找点事做。”说着,离夜往外走去。

    在中临都走走!

    剑寻立刻跟上去,连忙点头,“那可真是太好了,早就听说中林都是整个临天大陆最没有法则的地方!”

    拳头就是硬道理,说什么都没用!

    “喂!”娇媚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透着几分不满。

    离夜停下脚步,叹了口气,又是她!

    “月媚宗主,你就是来躲东方白衣的,所以就不用跟我们出去了吧?”离夜转身,皮笑肉不笑问道。

    她换装是为了低调,不让人家认出来,要是带上月媚,完全是暴露行踪。

    “不是,我看你这么忙,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我随时会离开玄机城。”月媚满头黑线看着离夜。

    这混蛋啊!

    多少人巴不得她跟着去,北宫离夜这小子,老是嫌弃她!

    “噢?”离夜挑眉。

    “我要去找找,当年是谁算计我。”月媚忿忿道,现在越想越气。

    当年年少无知,就这么被坑了,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在日月殿白干了那么多年,还不能杀了欧阳圣那个白痴。

    要不是北宫离夜,她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临天大陆,回魅宗。

    “慢走。”离夜说完,头也不回往玄机城外走去。

    月媚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的背影,觉得好笑又觉得好气。

    她就不能表现出一点不舍,好歹认识这么多年,不过这才是北宫离夜吧。

    “也许真正的北宫离夜,只有纳兰清羽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摆了摆手,月媚往回走去,她这辈子,是不想去琢磨北宫离夜了。

    已经有一个让她头疼的了,北宫离夜这是更难缠的。

    离夜和剑寻走出玄机城,特意找了一条隐蔽的小道走出去,没有让人发现是他们。

    两人站在街上,看着远处,一动不动的,要不是人来人往,还真以为时间是静止的。

    “离夜,你说这是不无聊的,哪里不无聊?”剑寻汗颜看向离夜,难道他们就在这里看人来人往,走来走去?

    要是这样,那还不如在玄机城睡大觉!

    “等着。”离夜挑眉,大步走了出去,目光在街上扫视了一圈,她飞身而过。

    “砰!”

    街上走地好好的人,一拳就被离夜砸懵了,躺在地上直抽搐

    。

    只见离夜一脚踩在那人身上,纨绔十足笑道:“把东西交出来,爷就不杀你。”

    那人来不及呻吟,更没时间去理疼痛的地方,二话不说,立刻把储物袋拿出来,递给离夜。

    “全部,全部在这里!”

    离夜结果那一枚戒指,这才挪开脚。

    那人得到自由,迅速爬起来,飞奔走远,那惊恐的模样,活像是被鬼追了一样。

    剑寻站在原地,看到这一幕,然后就石化了,萧瑟寒风从身后拂过。

    这不是抢劫么……

    虽然离夜是玄机城少城主,但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么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抢劫,真的好吗?

    离夜笑盈盈走过来,拿着那人的储物袋回到剑寻面前。

    “就是这么干!”

    这样,不就不无聊的!

    剑寻囧囧看着离夜,讪讪问道:“离夜,你这么抢,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离夜反问,有什么好担心的。

    “被群殴!”当然那些人不会是离夜的对手,可抢的人多了,他们联手群殴怎么办?

    “要是有那种情况,那就杀了。”离夜冷淡回答。

    杀?

    剑寻更囧了,这算是他们先招惹人家的吧?

    “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中临都的法则,你看看,我就这么抢了,现在发生什么了吗?”离夜双手抱臂,看着剑寻。

    剑寻猛然回神,扭头看了看周围,脸上划过惊讶。

    是啊,离夜刚才都那么做了,周围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大家就跟没事人一样!

    “在中临都,强就是法则,抢东西这种事,就跟吃饭一样。”离夜耸耸肩,转身往前走去。

    这个地方非常好,所以她不想改变什么。

    掌控一个地方,不需要改变它,让它继续这样,就挺好的。

    若是要改变,那相当于把中临都全部换血,到那时的中临都,就该伏尸百万了。

    “喂!把东西交出来!”

    旁边一条街上,熟悉的一幕,落入剑寻眼中。

    他不自觉停下脚步,看着那些霸道无比的人,一群人围着一个,抢着那人的东西。

    他惊得下巴差点脱臼,早已是目瞪口呆。

    中临都,还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