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到底是谁呢?
    空中对战的两人,不经意间看到这一幕,春秋脚下一滑,一股强力笔直飞来!

    “砰!”

    灵力落在他身上,他后退了好几步。

    “停停停,我输了。”他揉着胸口,看着下面的两个人,一脸郁闷。

    这次输不能怪他!北宫离夜和邪尊两个人,也太刺激人了,光天化日啊!

    罗刹收起冰绝,刚硬轮廓,一脸冷漠。

    “还有没有人?”尽管来,他都奉陪到底!

    梦寻欢他们张开嘴巴,不敢置信看着春秋,一脸懵逼。

    春秋的实力,明明在罗刹之上好吗?怎么可能会输,不该啊!

    “我靠,春秋,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放水了!”飞聂指着罗刹,那叫一个郁闷。

    春秋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沉默走了下来。

    他们知道什么,知道什么!

    要是突然看到那么劲爆的一幕,肯定也跟他一样的反应,不过罗刹怎么能那么平静呢?

    “我反正是输了。”春秋耸耸肩,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好找借口和理由的。

    梦寻欢他们纷纷扔白眼,也只能无奈叹息。

    输了就是输了!

    按照他们的规矩,这还算好的了。

    第六殿出手,向来较真,只要不死,伤多重都可以,所以说这次,还是比较手下留情的。

    玄机城中不少人看到罗刹,那跃跃欲试的心情,一点点平静下来。

    春秋统领都打不过,他们哪里会是对手?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反而更迫切想和罗刹打一场!

    对战还在继续,相拥的两人却已经分开。

    “若是提前完成,为夫会去找你的。”纳兰清羽微微笑道,手指轻点了一下离夜的鼻尖。

    实在是不想和夜儿离开太久,更担心她离开视线,就会做出什么惊天壮举,让自己也受伤。

    “好啊。”离夜笑盈盈应道。

    手臂收回,负在身后,纳兰清羽深深看了一眼离夜,转身离去。

    “走!”

    背对着他们两个的几个人,听到这一声,才纷纷回头,大步跟上去。

    经过离夜身边时,他们停下,异口同声叫道:“王妃。”

    离夜应了,他们才匆匆忙忙跟上纳兰清羽的脚步。

    一行人走向九天,飞身离开,很快便消失在了天边,再也不见踪影。

    直到再也看不见以后,离夜才收回目光,往回走去。

    那对战交锋,她不担心,总会有结果,他们下手也会留情,有谁受伤了,还有齐暮在,不会有什么事。

    回到炼药的院子,这里已经空无一人,恢复原本的平静。

    她关上房门,走到软垫上盘腿坐下,拿出一张白纸,上面写了密密麻麻字。

    “还灵丹还差三种药材。”离夜仰头叹了口气。

    归心丹都找了三年才找齐,还灵丹的时间貌似更长,结果到现在都没找齐药材。

    不过幸好,离宫有琥珀露,不然还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东西。

    “以后炼药,必须要对方准备药材,小爷只炼药!”离夜哼了一声,把药方收起来。

    那三种药材,分别是龙参,千年火灵芝,凤凰梧桐木!

    这三种药材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还是丹神诀上寥寥记录的几笔,不然她都不知道世上还有这几种药材。

    不过其中最容易找的,应该就是凤凰梧桐木了。

    据说是火凤浴火重生时做站的梧桐木,凤凰重生,枯木逢春,那时的梧桐木,是最好的药材!

    至于龙参和千年火灵芝,火灵芝可以想象,龙参真的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敖金,你们龙族有没有龙参?”离夜一筹莫展,已经开始问敖金这么无聊的问题了。

    尽管知道龙参,不一定和龙族有关系,她还是问了。

    “你上次去吧?”敖金汗颜问道,不是和龙有关的东西,龙族都有的。

    人类乱七八糟的起名字,他们龙族是无辜的!

    “算了,白问。”离夜往后倒去,躺在软垫上,手指松开,任由那张纸落在自己脸上。

    龙参,到底什么?

    闭上眼睛躺在软垫上,离夜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很快便沉沉熟睡了过去。

    龙参……

    睡梦中,她想的还是龙参。

    空中对战已经到了白热化,一开始还有很多人围观,逐渐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不打算挑战的,也就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不过对于结果,他们心里已经差不多有数了。

    到现在,罗刹依旧守着擂台,谁也没把他打下来。

    在这样的车轮战下,还能坚持下去,就算罗刹输了,他们也会敬佩他!

    对战一直到了晚上,罗刹的气息已经凌乱了,还是坚持下去。

    “算了,你赢了你赢了。”

    “我反正是玩不过你。”

    “不打了。”

    ……

    原本想要挑战的众人,纷纷摇头离开。

    还打什么打,罗刹坚持到现在,他们就算赢了,也胜之不武。

    就冲着罗刹这份坚持,他们也不想再打下去了,别到时候赢了,把罗刹累倒,那就麻烦了。

    “司南,把这颗丹药拿给他。”齐暮拿出一枚丹药递给司南,然后双手放在身后,一摇一晃离开了。

    天都黑了,好饿!他要去找吃的!

    北宫奇轻笑点头,转身离开,罗刹赢了,这一场比试,也有了最后的决断。

    不过,以后要是比试,还得另外改善,这么多人打擂台,就跟车轮战一样,太累了。

    月媚早就离开了,这样的对战,一开始看还很有意思,慢慢的就累人了,看着都累,更何况是一直在打的人。

    对战结束,玄机城恢复平静,罗刹走下来,所有人都围了过去。

    “罗刹,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这么能坚持。”春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吧,现在他服气了。

    输了,输了,真的输了。

    这要是他打,未必能坚持这么久,虽然其中不缺灵王,但还有不少第六殿的灵皇冲上去了,一个个这么消耗,他也是比较吃亏的。

    “还好吧。”罗刹疲惫一笑,是他们手下留情了,要是再继续下去,他就未必是对手了。

    司南钻到众人面前,把丹药递了过去,“赶紧把这个吃了,难得我家大人这么主动把丹药交出来。”

    想让他们家大人交出丹药,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然,还有一条路非常容易!

    只要公子一句话,大人肯定分分钟交出来,可惜,走公子这条路,比直接找大人,还要难!

    “谢谢。”罗刹接过丹药吃下去,一股暖流顿时从丹田散开,洗礼着身体的疲惫。

    真舒服!

    “好了,结果都出来了,大家就散了吧。”韩陆走过来呵斥旁边的护卫。

    护卫立刻散开,然后就去巡逻了。

    “韩陆大人,还是这么严肃。”留香摇摇头,一脸无奈。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夙南轩摆了摆手。

    所有人闹哄哄的说着,相伴离开,月色下,笑声传出很远很远。

    这也许是玄机城建立以来,最热闹的一晚。

    翌日清晨,阳光折射进房间,离夜立刻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才又放软身体,慵懒动了动。

    “叩叩。”外面敲门的声音响起。

    “谁?”离夜慢慢坐起身,膝盖曲起,手随意搁置在膝盖上,另外一只手撑在地上。

    “是我。”北宫奇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她住的地方没有人,就来这里找找,没想到她真的在这里。

    “比试结果出来了?”离夜想了想才问道。

    “是罗刹赢了。”北宫奇回答道,语气中带着笑意,仿佛早就料到了结果。

    离夜挑眉,没想到罗刹还坚持下来了。

    “奇叔,你拟一个比试方案吧,想昨天这样的比试,玄机城可以多来两场。”离夜低头看了看自己皱起的衣服,还是决定不开门了。

    等会出去,还是换了衣服,洗漱过后再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北宫奇应道,计划已经有了雏形,很快就能用了。

    “有奇叔在,我也就放心了。”这些年,要不是他们,她也不能这么放心到处走。

    “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离夜应道。

    门外轻缓的脚步响起,北宫奇很快便走远了。

    他走远了以后,离夜才起身走到里面的房间,等再次出来已经洗漱了,还换了衣服。

    她经常在这里炼药,在这里的时间,比在自己房间还多,萧水寒就在这里给她准备另外一个房间,可以休息洗漱什么的,也在这里准备了换洗的衣服。

    “去看看萧十一好了。”话还没落音,人已经走出房间了。

    冰洞前,寒意扑面而来,红莲稍稍提升温度,让离夜身体保持暖和。

    不过就算红莲不这样,这点温度对离夜来说,也没有任何影响。

    走进冰洞,她就看到齐暮站在冰室,一脸纠结看着昏迷过去的萧十一。

    “怎么,看出什么来?”离夜走过去,目光触及到萧十一额头上的一团黑雾,然后也皱起了眉头。

    萧十一这家伙,到底拿了什么东西,怎么出现这种情况!

    所有的死气,现在全部聚集到他的头上,要不是躺在冰室了,低温让冻住了死气,他现在说不定连命都没有了!

    “师父,再这么下去,萧十一肯定会死的。”齐暮一张脸拧巴在了一起,肯定会死的!

    “喂喂喂,别这么消极。”响亮的声音在冰洞响起,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离夜和齐暮都是一愣,低头往周围看去。

    没有人啊!

    “我去,小丫头,你不会就把我忘记了吧,好歹我在玉瓶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又一声响起,语气中透着不满。

    不可爱的小丫头,居然把他给忘记了,好歹自己也是帮过她的。

    离夜闪过光亮,迅速从空间拿出玉瓶,玉瓶中坐着一个小人。

    “你又想弄什么幺蛾子?”离夜眯起双眼,到现在他都还没交代自己的身份。

    “我是无辜的!”灵体见离夜把玉瓶拿出来,迅速站了起来。

    当初他在那片空间好好的,突然她个小丫头,和第五家族的小子就闯进来了,谁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他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就是连为什么会在这里,中间发生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老实交代,你到是谁?第五家族的人?”离夜指着玉瓶。

    玉瓶里灵体低头想了想,然后抬起头,一脸迷茫纠结。

    “我也不知道。”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又装傻!

    离夜抬起手,就要摇晃玉瓶,里面立刻传来声音。

    “别别别,别这样,我知道怎么救他!”他是来帮忙的,不能这么对他!

    “噢?”离夜停下动作。

    “需要找个人,把死气渡过去,这样就没事了。”灵体急忙说道,只有这样,这个人才能活过来。

    不过这小丫头,总不会用别人的命,来换这个人的命吧。

    “闭嘴。”离夜随手一扔,又把玉瓶扔了回去。

    反倒是齐暮,双眼泛着光亮,激动道:“师父,这的确是个办法。”

    把死气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萧十一不就有救了!

    “这个办法我早就知道了,不过萧十一的死气,全部聚集在头上,必须要一点点化解,不能强行抽出来,也不能渡到别人身上。”离夜解释道。

    所以说那个灵体,说的全部都是废话,没用的废话!

    “师父,你不是有生命之源吗?比如试试用生命之源化解?”齐暮提议道,他想来想去,也只有这办法。

    如果不用这个办法,不出五天,萧十一肯定会没命。

    横竖是死,不然铤而走险,说不定还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其实他最好奇的是,师父的生命之源从哪里来的,他从未见师父拿出来过,可师父的确是有,还给了他一点。

    不过师父不说,他也不能逾越问那么多。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化解的话,时间会很慢。”别说一个月后要去剑家,就是四个月后的百年盛会,也未必能化解完。

    “你去门口守着。”离夜想了想,扶起萧十一。

    这几天能化解多少就化解多少,去海家不着急,至于那个拍卖会应该还没那么快开始,不然剑寻早就着急了。

    “是!”齐暮立刻应道,转身往外走去。

    离夜扶起萧十一,让他盘腿坐下,她靠在冰床上,目光落在他额上的那一团黑雾。

    手掌伸出,放在他的额头,她闭上双眼,探视进去。

    在他的身体里,那一团死气,始终环绕不去,不过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正常来说,死气进入身体,就会开始腐蚀人的身体,先是灵力,再是五脏六腑。

    可萧十一的身体里,一点异样都没有,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要不是那团黑雾在,都要怀疑,其实他根本没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离夜松开手,心里泛起疑惑。

    死气要是对萧十一的身体没有妨害,也就是说他五天过去也不会有危险,只要没有变故,他只会永远沉睡,不会有什么事情。

    不过这真的是太奇怪了,这种事,还是第一次看到。

    貌似丹神诀里,也没有记录这样的特殊例子。

    “还是说,真的要像灵体说的那样,找个人把他身上的死气渡过去?”不可即便是这样,普通人也不行啊。

    离夜的眉头又打起了结,看着萧十一,她陷入沉思。

    这种情况,好像曾经也见过一次。

    虽然不是死气,两者的情况也不同,但意义也差不多,最后还是控制了。

    她记得是风启大陆的人,这件事还是在日月殿发生的,是什么人来着?

    一定是四国的人,不可能是日月殿的人。

    日月殿的人要是这样,她肯定会补一刀,而不是去救人。

    可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