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七十章 小爷不收你钱
    &lt;&gt;&lt;/&gt;

    离夜他们走出众人视线,才停下脚步,手捂着胸口,轻咳了两声。

    “夜儿。”纳兰清羽搂住她,眉头紧蹙。

    眼中闪过寒光,杀意加重。

    血盟!

    “没什么事,没缓过来而已。”离夜摇摇头,血液突然不受控制,又突然恢复正常,身体有点不适应。

    血盟,不愧是一流势力。

    心里悬起的石头才落地,他轻轻点头,眼中寒光散去了几分。

    “送你回玄机城后,我得回天穹峰。”百年盛会要开始了,最近还有很多事要做。

    至于血盟,别的不说,未来四个月,它就休想安宁!

    “嗯。”离夜应了一声。

    “银翳,让留在绿洲的人回去,你不用回去,先去玄机城。”纳兰清羽下令道。

    “是。”银翳应道,飞身离开,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走吧,回玄机城。”

    一行人飞身走去,转眼已经走出百米,很快消失在这一片蓝天之下。

    在临天大陆以外的地界,昏暗的房间内只有一个身影,却响起了两个说话的声音。

    “你又损失了一个天才,还是最接近帝品的天才。”含笑讥讽的声音响起。

    眼看着一个个天才夭折,他对一个后背却还是无能为力。

    北宫离夜!

    始终不明白,当年她为什么能活过来?

    明明当时已经确定断气,可第五雪见抱走了以后,又苏醒了过来。

    为什么?

    “接近,接近有什么用,毕竟还差一步,接近那一步的天才,家族不只是那一个。”只要有时间,培养一个天才有什么难的。

    关键是,要用这些天才,换北宫离夜的命,那才值得!

    “怎么,你有什么办法了?”

    “请她来一趟第五家族如何?”

    “你觉得她会过来?”

    “她一定会过来的,北宫雪见当年知道的那些,只是冰山一角,关于北宫家族的事,她们不是很想了解么?”

    “没错。”

    诡异的笑声响起,从房间里回荡,外面无论如何,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五天时间,他们终于看到了玄机城的城门。

    看到他们几个走回来,行人纷纷让道,不敢太过接近。

    他娘的,小祖宗又回来了!

    最近还是少来这里的好,谁知道哪天得罪了小祖宗,到那时连命都没了!

    月媚走在离夜身边,见周围的人看到他们,就活像是看到鬼的表情,那叫一个无奈。

    她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被人看到,无比惊悚的表情。

    “北宫离夜,你说你到底做什么事,让他们这么害怕?”月媚叹息问道,简直是……已经人见人怕的地步了。

    北宫离夜的人缘这么差?貌似也不是那样啊。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离夜耸耸肩,他们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和她没关系。

    没趣!

    月媚撇了撇嘴,往前走去,看到那高耸的城门,不禁叹息,这居然是一年建成的!

    这还是她第一次到玄机城,这么近距离看玄机城,如此宏伟的城池,难怪中临都那么多势力都想得到,就连血盟,都把玄机城列为重点夺取的地方。

    “来者何人!”

    月媚刚靠近,一声大喝便从城墙上传下来,高大的身影站在城墙上,俯瞰着下方。

    “北宫离夜,你们这会不会太欺负人了。”月媚轻哼一声,看向身后。

    她才刚刚靠近,什么都还没做就被发现了,要是真做点什么,那还得了!

    离夜白了一眼月媚,叹息摇头,然后从储物手镯拿出一块令牌。

    令牌脱离掌控,往城墙上飞去,就在这时,城门上“玄机城”三个字,涌动出一股力量,和令牌呼应。

    “咔嚓~”

    笨重的大门有了动静,缓缓打开,令牌才又飞回到离夜手上。

    “不愧是兵器王国的国王!”月媚叹息道。

    这样的铸造,也只有他能做到!

    玄机城!

    不管是临天大陆还是风启大陆,玄机城都是萧水寒建造的,这些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萧水寒当年拿着兵器行走的时候,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否则以他以前的名气,加上他嫌弃扔掉,别人却视若珍宝的兵器,得有多少人慕名而来!

    他若说自己是天下第二的铸造师,谁敢说自己是第一!

    “我师父已经不动手打造兵器了,走吧。”离夜淡淡回答,迈步走进去。

    “所以我说可惜嘛。”月媚跟上去。

    这要不是自己去了一趟风启大陆,可能就跟临天大陆的人一样,不知道萧水寒就是当年那个人。

    两人并肩走进去,纳兰清羽走在后面,看向月媚的目光,始终冰寒。

    月媚当然也感觉到那渗人的目光,但这次,她没有退开!

    他们两个每天都在一起,自己偶尔离近一点怎么了!

    没错,就是这样的,只是冷一点而已,月媚,挺住!

    想到这里,月媚又淡定了,平静走在离夜身边,无视身后的目光。

    “北宫离夜,你他娘的终于回来了,本大爷都等了你好多天了!”

    “还有我也是,我也等了好多天了!”

    两道身影冲过来,走到离夜面前,伸手就要去抱,可当他们看到离夜大一身打扮,动作就停顿了。

    女……

    啐!差点忘了,他们一直认识的那个北宫离夜,是女的!

    感觉到冰冷视线,夙南轩和兰御风缩了缩脖子,自觉往旁边后退了几步。

    还是小心为妙,小心为上策!

    “你们干嘛?”离夜狐疑看着他们,又出什么事了?

    “不是,你赶紧把玄机城接手吧,我们真不想管了。”夙南轩一脸郁闷,管玄机城这种事,他真的不合适。

    “你想我如此翩翩美少年,老是在玄机城待着,也不像话啊!”兰御风那叫一个自恋陶醉。

    离夜:“……”

    她扭头看向北宫奇,无声问道:为什么是他们两个在管?

    “咳咳,夜儿,我也是看他们刚好有空。”北宫奇淡然道,露出招牌笑容。

    没错,就是这样的!

    月媚扯了扯离夜的袖子,凑到她耳边问道,“翩翩美少年?”

    这人虽然长的还不错,但在纳兰清羽面前,他竟然还如此自信!

    真是太不容易了!值得鼓励!

    “无视。”离夜淡淡道。

    “怎么能无视呢?”兰御风不干了,走了过来,“虽然比不上他们俩,好歹我也是有姿色的!”

    他无比风骚理了理自己的刘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离夜:“……”

    纳兰清羽:“……”

    月媚:“……”

    众:“……”

    姿色,哪个男人会用这两个字,来评价自己?

    “离夜,你带我去住的地方吧。”月媚郑重问道,拉着离夜离开。

    “邪尊,你是现在回去,还是等会再走?”北宫奇走到纳兰清羽身边。

    “等会再说。”看看夜儿让银翳他们来做什么。

    “这样……”

    两人边走边说,一直到不见,也没见北宫奇再又下文。

    “春秋,你们跟我来吧,我再帮你们好好检查一下,司南,来帮我。”齐暮若有所思往玄机城里面走去。

    春秋他们一行人立刻跟上,头也不回往前走。

    夙南轩脸色一僵,急忙叫道:“齐暮大人,我也来帮你!”

    所有人相继离开,留下兰御风一个人站在原地。

    萧瑟寒风从身后拂过,透着几分凄凉。

    “你们这群没义气的!”兰御风双手叉腰,指着离开的人大声叫道,然后看向旁边巡视的护卫。

    护卫感觉到他的目光,立即加快步伐,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靠!

    兰御风郁闷了,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混蛋!

    重重一哼,兰御风转身离开。

    大门在他们离开后慢慢关闭,城内恢复安静。

    离夜把月媚安排后,就被北宫奇叫了走了,这让月媚郁闷的。

    “算了,建立一股势力是很忙的。”新建的势力,需要不断扩展,否则就会被吞噬。

    这些年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更何况是北宫离夜。

    “奇叔,怎么了?”两人走在玄机城内。

    “夜儿,中临都海家的事你要怎么解决?海夏现在是海家家主,方白也在海家。”北宫奇皱眉问道。

    整个中临都,都一点点落到了玄机城的掌控下,唯独海家和影门,一直没有动手。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离夜淡漠说道,中临都必须是要掌控的!

    不过海家的办法,应该不用那么极端。

    “是你去走一趟,还是让他们走一趟?”北宫奇又问道,尽管他有一定的主意,不过离夜也有自己的主意,还是问问比较好。

    离夜想了想,过了一会才回答,“等过几天我自己去。”海夏现在也很困惑,他也需要一个支持者。

    他们的目的基本上一样,海夏想要掌控的是海家,而她想掌控的是中临都,不同的是,海夏想成为海家家主,让海家彻底换血,而她不会让中临都有任何变化。

    “也好。”夜儿亲自去,比较有把握。

    “影门呢?”北宫奇轻咳一声。

    影门是玉隐的势力,应该不用多动了吧?

    “这个就不用管了,玉隐会自己送上门来的。”红唇缓缓上扬,勾起一个完美弧线。

    玉隐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一定会主动送上门来。

    “也是,他就算不想也没办法。”北宫奇摸了摸鼻子,讪讪说道。

    有大哥在,玉隐还能干嘛?

    “奇叔,你去告诉罗刹,让他把萧十一放到冰室。”死气入体,先冰封一段时间再说。

    想要解决死气,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北宫奇应道,然后离开。

    离夜看了看周围,玄机城一片宁静,仿佛没有什么事发生。

    “该去看看宣风楼楼主了。”她轻轻一笑,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看到那宁静的院落,她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就是一张紫青的脸,下一刻,她就笑喷了。

    “我说风腾楼主,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怎么才消肿啊?”按道理,应该已经散去淤青了才对。

    风腾躺在院子里软椅上,见离夜走进来,就笑喷了,嘴角一抽,把连扭到一旁,露出一个极为受伤的表情。

    还说呢,还说呢!

    也不看看这张脸变成这样,是谁害的,她居然还笑。

    “安啦安啦,这几天我会在玄机城,然后把你医好。”离夜走过去,手放在他的肩上,精神力蔓延到他身体经脉的每一个角落。

    毒已经基本上清除,明明已经没事了嘛!这张脸,很快就会消肿的!

    “你从羽化之穴出来了?”风腾好奇问道,这么快吗?

    感觉羽化之穴才出世半个月,他们居然就出来了。

    “也没什么,就出来了。”离夜耸耸肩,轻描淡写道。

    “你当我傻吗?”风腾白了一眼离夜,那可是羽化之穴,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你傻吗?”离夜笑盈盈反问。

    “废话。”他要是傻,那就真的相信了!

    “所以,就这样。”离夜退开,双手负在身后,继续道:“你的脸,应该是有点后遗症,这丹药我是第一炼制。”

    不然不会变成这样,看来是哪里出了问题。

    风腾手一抖,无声看向离夜,她开玩笑的吧!

    “你这也是在骗我的?”风腾张了张嘴,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这么真挚的表情,像是在开玩笑吗?”离夜无害眨了眨眼睛,她看上去,像是开玩笑?

    轰——

    风腾仿佛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激动的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竟坐了起来。

    中毒以后,他身体就一直发软,完全没有力气,平时一直躺着,不过现在的他,显然没发现这件事。

    “那我怎么办!”风腾尖叫道,他可是中毒的人!

    堂堂宣风楼楼主,成了这样,他还怎么出去见人!

    “可以继续在玄机城养着,小爷不收你钱。”离夜一本正经道,住在玄机城是很贵的,看看月媚就知道。

    他白住这么长时间,就不收他钱了。

    风腾差点吐血,这不是重点好吗?

    “我是想问,我的脸怎么办?”他要是一直这样,他该怎么办?

    “小事,过一段时间,它会自己消失的。”虽然是后遗症,但是没有多大问题,毒素已经清楚,这淤青也会散的。

    风腾差点奔溃,过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那是多久?

    “齐暮最近年轻了不少,你可以去找找他要几颗丹药。”离夜若有所思道。

    “不早说。”风腾蹭蹭蹭站了起来,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看到飞速离开的人,离夜一阵轻啧。

    “离夜啊,你确定他这是全身无力?”红莲飞出来,看到走远的人,叹息道。

    就算是一个正常人,不用灵力,用跑的,速度也没这么快吧。

    “都说毒已经解了,他每天躺着,是该多活动活动,不然这脸上的淤青,一年都不会消。”离夜大步走出去。

    红莲飘在原处,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一阵汗颜。

    离夜刚才,不会是故意那么说的吧?

    要不是离夜这么说,估计那谁死都不会站起来!

    “离夜,等等我。”红莲急忙追上去。

    走出风腾的住处,离夜便往炼药的院子走去,走到门口,就看到齐暮又一次为他们一个个检查。

    她慢慢走过去,看着齐暮聚精会神的样子,嘴角弧线加深。

    齐暮过的很纯粹,他不会想其它,一心只想把丹药炼药,成为最杰出的炼药师。

    以前是,现在也是,从未变过。

    “没问题啊。”齐暮挠了挠头,一脸不解。

    可要是没有问题,师父会让他们到玄机城来吗?

    “我让他们来,是他们在羽化之穴消耗不少精力和体力,他们到这里,可以用丹药恢复一下身体。”离夜见齐暮一脸纠结,不急不缓说道。

    啥?

    齐暮抬起头,看向离夜,更纠结了。

    “齐暮,你现在已经很好了,凡事要相信自己的判断。”离夜继续说道,他现在存在的问题,就是对自己的判断,不怎么自信。

    齐暮慢慢起身,挠了挠头,“我知道了。”

    离夜无奈一笑,他这样,哪里像知道了。

    “算了,等你去历练了,顺便把炼药师的一切从头开始也好。”可能是他飞跃的速度太快,才会造成这样。

    闭关两年,出来的时候,从神品炼药师,跨越到尊品,这速度的确有点快了。

    “好。”齐暮重展笑容。

    师父刚刚说历练,也就是说他可以出去历练了!

    “你给他们一些需要的丹药。”只需要这样便够了。

    “知道了师父!”齐暮点点头。

    “你们几个明天就能回去。”百年盛会要开始了,天穹峰也应该忙起来了。

    “是,王妃!”几人齐声应道,然后彻底松了口气。

    吓死他们了,还以为真的出了什么事。

    “离夜!离夜!”

    夙南轩风风火火从远处走来,大声叫道。

    “怎么了?”看到他的样子,离夜皱起了眉头。

    “有人送来请柬。”夙南轩气喘吁吁。

    “请柬?谁啊?”她这才刚回玄机城,就有人知道她回来了?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夙南轩拉着离夜,往外面走去。

    齐暮拍了拍身边的司南,眼睛看着离夜他们离开的方向,大步追了上去,“这里交给你。”

    交给他!

    司南傻眼了,什么叫交给他?

    “可是大人,我真不会啊!你等等我!”他赶紧追上去。

    天穹峰的人愣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阵阵凌乱。

    谁能管管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