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是北宫离夜手里的!?
    &lt;&gt;&lt;/&gt;

    “离夜,我根本没有在那个人类身上,感觉到暗之天龙马的气息。”白泽鄙夷道。

    这个人类,根本就没契约暗之天龙马!

    “噢?”离夜挑眉,还没有契约吗?

    “想要契约暗之天龙马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是天敌,同样的也非常了解对方。”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上古的时候,它们一见面就打架,没有谁比它们更了解对方。

    “九婴,我都不知道,小白和暗之天龙马那么熟。”离夜笑着对另外契约空间的九婴开口。

    九婴顿时满头黑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像在期待什么。”

    这种事,它早就知道,不用离夜说。

    “没什么。”离夜含笑回答。

    九婴这么冷静,不好玩。

    “有这样的好事,可不能让你独吞,你说是吗?音非少主?”寒雨笙慢步走出,含笑注视着离夜。

    真是个美人啊,难怪邪尊对她如此宠爱。

    音非重重一哼,瞥了一眼寒雨笙,什么事这个女人,都喜欢凑热闹。

    “北宫离夜,你把我们血锋大人怎么了?”血盟的人相视一看,走出来一个,厉声呵斥道。

    血盟大人说是找到办法对付北宫离夜,结果他人没回来,北宫离夜还是好端端的。

    这让他们相信,血锋大人一点事情都没有?

    “还有我们云帆公子和容菲菲小姐。”浮云殿的人好像怕错过什么似的,急忙走出来。

    有好东西,他们当然不能错过!

    墨家的人蠢蠢欲动,可是想到齐暮,又想到离夜的身份,才忍了下来。

    “我说你们还真是,离夜都说了,想要见识见识无际黑海的暗之天龙马,何必这么着急凑热闹呢?”欧阳双手抱臂,皮笑肉不笑道。

    他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怕音非打赢离夜,夺走那件还不知道是什么的至宝。

    见他们冲出来,音非不满了,现在是他和北宫离夜在说话,他们走出来算什么?

    音非刚想再次开口,立刻就被人拦下。

    “公子。”

    拉住他的人眉头紧皱摇头,让他别再说了。

    趁着寒雨笙,血盟和浮云殿的人,公子还能下台。

    “干嘛?”音非没好气问道,干嘛拉住他。

    要打就打,他就不信了,北宫离夜还能真的召唤出白泽来!

    那人叹了口气,走到音非身边,凑到他耳边小声开口。

    “公子,相传当年崛域森林动荡,是白泽出世,很多人都去了上古之地,都看到白泽和北宫离夜形成契约!”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让公子再说下去的原因。

    再说下去,北宫离夜真的把白泽叫出来,然后让公子把暗之天龙马召唤出来怎么办。

    公子目前还不能契约暗之天龙马,也就是说,暗之天龙马根本不在公子身边。

    什么!?

    音非愣在了当场,北宫离夜,契约上古之兽白泽!

    契约了!

    见他们都围了过来,气势汹汹找自己算账,离夜笑了。

    笑容满面,眸光冷如寒冰,“血盟,浮云殿,你们凭什么来找小爷要人?你们的人,小爷怎么会知道他们在哪里?”

    先是要杀她,现在他们势力的人又来问自己要人,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我……”

    “还是说,你们的血锋大人,你们的云帆公子和容菲菲小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离夜轻描淡写问道,针针见血,字字珠玑!

    血盟和浮云殿的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紫,支吾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们怎么知道!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们大人,公子,小姐都去找了北宫离夜。

    可这要怎么说,光明正大说我们家大人,公子,小姐是去杀你了!

    这不是给纳兰清羽,还有北宫离夜一个杀他们的理由。

    青云门,分分钟就被他们给灭了!

    血盟和浮云殿,即便不像青云门那样,可北宫离夜和纳兰清羽要留下他们的命,是分分钟的事。

    两股势力的人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也只能把所有的话咽下去,退到一旁。

    见他们不说什么了,离夜看向其他人,“今天小爷就把话放在这,说小爷得到至宝的人,大可以来夺,可不论是谁,踏出一步,小爷就不会对他手软!”

    铿锵有力的话语,在这一方天地震动,击落进每一个心里!

    强大气势,朝外散开,蔓延至方圆百米!

    一时间,大部分人只觉得身上像压了一座巨山,透不过起来。

    实力强的人,虽然好点,但在这股震慑下,脸上也露出了惊讶。

    蠢蠢欲动的人群中,在这股强势威压下,打消了念头。

    三流势力已经完全放弃,他们根本不敢想,怎么样赢北宫离夜,更何况北宫离夜身后还有一个邪尊。

    二流势力尽管有一部分人放弃,还是有不少人跃跃欲试,想要夺走那件还不知道是什么的至宝。

    炼药师公会,完全是在等,等离夜处理完事情,他们还有事要说。

    以离夜在炼药师公会的地位,他们是断然不会去抢离夜的东西。

    离宫只是守在一旁,看这里的变故,他们好出手帮忙。

    蛇人部落和冰蛟一族,早在出来后就离开了,这里并没有它们的人。

    其它一流势力的人,完全没有退意,离夜灵尊威压虽然惊人,但他们更得到至宝。

    散修者,还有其它的一些势力,完全已经是看好戏的状态。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血盟目前为首的人,最先走出来,不屑看着离夜。

    倒要看看,北宫离夜到底有什么实力!

    “退!”

    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将离夜他们重重包围的势力,立即往后退去。

    高手对战,他们还是看着就好。

    不过,这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他们还以为一开始和北宫离夜打起来的,肯定是会是音非,结果音非到后面,半句话都没说。

    暗之天龙马,难道音非还没有契约到暗之天龙马?

    事情要真是那样的话,那可就好玩了。

    在那个震惊消息下,终于回过神的音非,目光阴沉,脸上黑的都能滴出墨汁来了。

    暗之天龙马!

    那是他能契约就契约的吗?

    若是契约到了暗之天龙马,他又怎么会被困在龙族的的噬血洞窟。

    暗之天龙马也拥有龙族血脉,上古之兽,震慑噬血洞窟的龙族,是肯定的事!

    可是,他没想到,北宫离夜竟然真的契约了白泽!

    这件事,是他说出那句话以后,属下告诉他的!

    上古之兽白泽,暗之天龙马说,那头绝不可能契约人类的上古之兽白泽,还是契约了人类!

    两道身影站在天地间,灵力在他们身体周围涌动,强势而又霸道。

    四周空气猛烈撕扯,这片空间在不停扭曲,仿佛随时就会碎裂。

    血盟的人提前发起进攻,双手合拢,身体周围涌出一层血雾。

    “血销之魂!”

    灵力伴随着是血雾,很快便将周围笼罩,到处都呈现在一片朦胧之中。

    手臂重重跳动一下,离夜眼中闪过惊愕,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就在这时,手掌再一次动了起来。

    但是,那完全不是她操控,好像是身体是自己动起来的!

    这是什么?

    离夜想要凝聚灵力阻止,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由自己控制,像是被人操控!

    不能凝聚灵力!

    “血之刃!”

    血盟的人看到这种情况,得意一笑,立即发起进攻。

    血雾中,红色刀刃凝聚成形,穿梭而过,一股脑全往离夜飞去!

    不计其数的刀刃飞来,离夜想要挣开束缚,却发现完全无能威力。

    怎么回事!

    “奇怪了,攻击都快到面前了,北宫离夜怎么不躲?”

    “不是她不躲,是她完全动弹不得,这也是血宗的一种本事,不外传的绝学。”

    “是血盟的那个人,让北宫离夜动弹不得!天呐!”

    ……

    让一个人完全动弹不得,让灵尊高手动弹不得,那是什么样的!

    灵尊高手都动弹不得了,哪里还能还手,哪里还有还手的可能!

    离夜艰难扭头,环视了一眼飞向自己的血红刀刃,眸光一寒,在刀刃扑到自己身上前,红唇轻启,离夜冷声叫道:“吾邪!”

    “嗡!”

    一道蓝色光束从离夜身上展现,直冲云霄,只看到剑花缭乱,那些眼看着就要全部飞向离夜的血红色刀刃,瞬间散落在地上,完全不堪一击!

    杀气铺天盖地,杀伐之力笼罩,像是要肃杀天下一般!

    那是!

    四周围观的人,看到血雾中的吾邪,眸光睁大,脸上露出惊愕。

    那把剑,是杀伐之剑!

    上面浓浓的杀气,满满的杀伐之意!

    这把剑,应该没有人能掌控才对,应该没有人能够掌控!

    “我靠,这是什么剑!看起来很厉害啊!”

    “不知道是什么剑,可是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件兵器,都来的危险。”

    “那种感觉,就像是只要靠近它,就会被它斩杀,而它非常喜欢那种畅快厮杀!”

    这,到底是什么剑!

    这样的剑,怎么可能被人掌控!

    它会听到主人的呼唤出现,挡下攻击,甚至是出手攻击,明明就是拥有了器灵!

    都这样了,怎么还可能屈服人类!

    “这会不会是当年那把?”方栖梧问着身边的老者,一脸严肃。

    老者摇摇头,一脸沉重,“不知道。”

    是不是当年那把,谁能知道,当年见过那把剑的人,都已经死了。

    他也只是听说而已,当年有人拿着剑在临天大陆放言,谁能让这把就是兵器臣服,掌控在手里,便唔条件把剑送给那人!

    一开始当然没有什么人,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没过多久,各方势力的人,都为那把剑而去,再然后,就没有人回来过。

    没有人知道那把剑叫什么,只知道那是把杀伐之剑!

    血盟的人,刚刚还沾沾自喜,在招式被化解后,就笑不出来了。

    只见他脸色阴沉,再次进攻。

    “吾邪,诛神剑式!”

    长剑飞旋,瞬间十把一模一样的剑出现在眼前,它们无法分辨真假,每一把都是真的!

    剑花缭乱,在天地间展开,直逼那人而去!

    “北宫离夜!”只见血盟那人一声呵斥,四周血雾波动。

    站在原地不能动弹的离夜,在这一声命令后,竟然移动了身影,往吾邪前面走去!

    “吾邪!收!”

    离夜冷声呵斥,眸光冰冷到了极点。

    飞向离夜的吾邪,立即停下,漂浮在面前,它周围散发的杀气,越来越浓郁。

    愤怒,它在愤怒!

    “邪尊,师父她……”

    一旁围观的齐暮着急了,这是什么情况,好像师父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啊!

    “不用担心。”纳兰清羽淡淡说出四个字,然后便笑了。

    “好。”齐暮点点头。

    邪尊说不用担心,师父应该就没事了,他也就放心了。

    “北宫离夜,你完了!”那人见离夜背对着他,大笑了起来,紧接着飞身而起!

    离夜低头思索,看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周围的血雾。

    身后波动越来越大,她脸色也紧绷起来。

    四周的人屏住呼吸,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看着进攻和静止原地的两道身影。

    北宫离夜,北宫离夜就这么完了?

    这也太那什么了吧!

    这么长时间,北宫离夜走了那么长时间,多少人死在她手里!

    结果这么简单就搭在了血盟手里了,早知道这样,他们早就派人去血盟,花多少钱都可以,只要他们能杀了北宫离夜就行!

    紧张的气氛,就连空气都凝结了。

    眨眼间,那人已经出现在离夜身后,距离她不过一丈。

    离夜看着周围红色血雾,脑海中一个激灵。

    是血!

    她迅速抬头,咬牙转身面向血盟的人。

    血盟的绝招,都是和血有关,其中肯定有操纵血的。

    “哼。”离夜冷冷一笑,瞬时间,周围笼罩出一层无形屏障。

    屏障形成球形,离夜站在中间,身体那不由自主的动作,瞬间消失。

    剑鸣之声响动四方,蓝色剑气划破长空,吾邪剑出现在离夜手上,只见她飞身跃起。

    目光落在血盟那人的脖子上,飞速走过,下一刻,就走到了那人面前!

    随即剑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响起,吾邪便那人背后飞出!

    “唔!”

    那人停下脚步,低头看向胸口,那个地方,出现了一个偌大的血窟窿,而他要斩杀是人,早已消失无踪,不知道去了何处!

    “怎么会!”

    他震惊至极,明明已经控制了,怎么会这样!

    “砰!”那人应声倒地,潺潺鲜血,在冰层上流淌开来。

    随着鲜血流失,那人的气息也在变弱。

    “下一个。”离夜提起吾邪,用剑指着旁边围观的人,他们敢抢东西,就要有留下命的准备!

    然而四周寂静,每个人都是一脸懵逼,震惊无比。

    逆转了!

    就在最后一刻,倒下的不是北宫离夜,而是血盟的人!

    他娘的,白高兴了,他们还以为北宫离夜死定了!

    血盟也就这样,都已经压制了北宫离夜,都不能在这段时间里,把她杀了。

    果然啊,北宫离夜哪里是那么容易死的,不然也不会走到现在。

    想到这里,周围的人心里,竟涌出了几分畏惧。

    特别是看到满地鲜血,以及离夜手里的沾满鲜血的长剑,杀气腾腾,冰冷寒霜!

    见离夜平安无事,齐暮他们几个,顿时松了口气。

    刚才真的是太刺激了,就差一点!

    “邪尊果然是对。”司南叹息道,所以一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出手,原来早知道公子一定会没事。

    也是了,邪尊怎么会拿公子开玩笑。

    松了一口气的几个人,没有发现,宽松袖子下手掌,早已经凝聚起灵力,知道离夜无事,才收了回去。

    在外人看来,纳兰清羽只是面无表情看着,他什么都没有做!

    “怎么,你们不想要至宝了?”离夜见他们不动,靠近一步。

    不敢了吗?

    离夜靠近一步,周围的人有种后退一步的冲动。

    可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北宫离夜对付的不一定是自己,他们才忍住没有后退。

    没有人再走上来,每个人都只是站在那看着,也不愿退去。

    见他们全都不动,离夜漠然收起吾邪,动作一气呵成,无比帅气!

    “走吧。”她回到纳兰清羽面前。

    他们不打就算了,她也没打算在这里再浪费时间。

    没有人敢跟上去,也没有人再敢阻止。

    那种情况,北宫离夜都能逆袭,而且还是一招秒杀!秒杀!

    他们自认没这个能力,去对付北宫离夜,更何况夺走她手里的东西。

    众人叹息,一个个转身散场,想到自己在这里半天,都是自嘲一笑。

    “那把剑……”沧眀一直站在原地,不管炼药师公会的人怎么呼叫,他都没有回神。

    离夜公子手里的剑,很眼熟!

    “那把剑,叫吾邪,沧眀长老,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欧阳推开面前的人,瞬间走到沧眀面前。

    吾邪!听起来就很厉害!

    吾邪?

    沧眀张了张嘴,脸上的表情,一点点转化为惊愕,那个角落被遗忘的事,一点点苏醒。

    “那不就是当年那把,引得各方势力前去相争的剑,可是,不是说这把剑,连剑的铸造者都无法掌控吗!?”

    什么!?

    离开的众人猛然停下脚步,全都看向沧眀。

    剑的铸造者都无法掌控的剑,是北宫离夜手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