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天怒!
    &lt;&gt;&lt;/&gt;

    离夜他们刚走出十米,便坠落无数黑影。

    “砰砰砰——”

    黑影坠落在地上,掉在地上的人发出呻吟,后面坠落的人,急忙停下。

    吓死了!差点就要摔下去了!

    纷纷离开的各方势力面前,都倒下了一层人,就连离夜他们面前,也有人呼叫呻吟。

    突然间,天空上,乌云密布,死气笼罩。

    “咚——”

    乌云浮动,空中敲打起沉闷之声,宛若古老的钟声一般。

    听到动静的人,猛地抬头看去,看到骤变的天色,他们慢慢停下脚步,往空中看去。

    “这,这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怎么从上面掉下来了,遇到了什么?”

    “你们,天上的乌云有动了!”

    ……

    所有人看着那急速挪动的乌云,它们同时往一个方向凝聚笼罩。

    最后,乌云在一个地方停下,众人的目光随着乌云笼罩的地方看下去,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他们心中大惊。

    就连一流势力的人,看到这些动静,都立即停下,看向正要离开的人。

    不对,一定有鬼!

    所有人的目光,都笼罩在一行人身上,而他们正是离夜和纳兰清羽!

    倒在他们面前的一堆人,看到天上的乌云,往这边盘旋,心里一紧,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二话不说站了起来,一溜烟往后面退去。

    太吓人了!

    沉甸甸的乌云,像是要坠落下来,总有种天塌压倒在身上的感觉!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先走微妙!

    天地变化,肯定不是因为他们,他们从未走进过羽化之穴,还是到了最后,被羽化之穴甩出来的!

    就不能让他们走着出来,被甩出来真的是太丢人了,不过现在已经这样了,脸都丢光了。

    天空上乌云密布,离夜皱眉抬头看天,沉重的压迫笼罩在她身上。

    纳兰清羽无声伸手搂住她,却没有再做其它。

    天地威压!

    是夜儿把菩提树带走,惊扰到了天地,还是因为她炼制出了帝品丹药?

    “北宫奇。”纳兰清羽叫道,眸光看向空中,面带寒霜。

    不管是什么,他家夫人的事,天说了可不算!

    北宫奇立刻回神,从纳兰清羽手里接过离夜。

    “你……”

    “无事。”纳兰清羽微微一笑,轻描淡写说出两个字,便凌空往上走去。

    众目睽睽之下,白衣男人迎着飓风,走向空中。

    狂风肆意,吹打在他身上,青丝随着衣袍,在风中摇曳飞舞。

    “奇叔,我没事。”离夜站直身体,红唇上扬,注视着走向空中的身影。

    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大惊。

    “这是想要干嘛?纳兰清羽不要命了!”

    “天地威压他都敢直接迎上去,就算是人,也不能和天作对啊!”

    “疯了么?一定是疯了!”

    和天作对!

    纳兰清羽还真是敢!

    可这天地威压针对的是他,还是纳兰清羽,又或者是他们之间的什么人?

    总之,他们这些人一定有问题!

    都是从羽化之穴出来的,说不定得到什么更好的宝贝!

    想到这里,众人眼中露出贪婪,眸光闪耀出光芒。

    就连走开的一流势力众人,又收回了步伐,重新看向纳兰清羽和离夜。

    他们,一定从羽化之穴拿走了什么!

    九天之上,高大身影站在其上,全身灵力涌动,散发着强大的银光。

    只见他双掌将灵力凝聚,强大的力量倾斜而下,笼罩着大地。

    风云席卷,天地之间,翻滚起滚滚波涛。

    罡风惊涛骇浪般掀起百丈,以排山倒海之势滚动四方,震动天地!

    “九天穹诀——天怒!”

    天怒!天怒!天怒!

    “轰隆隆——”

    “噼里啪啦!”

    天地震裂,强大的力量,往空中席卷而去,乌云密集的天空,在这股强力之下,硬生生砸开了无数到裂痕!

    刹那间,天崩地裂,山河倒塌之声轰然而起!

    天地如同席卷气了惊涛骇浪,狂风骤雨倾盆而下,砸落大地,发出骇然之音!

    天地动容,苍穹震动!

    天怒!

    日月颤!苍穹震!万物惧!

    千里冰川上,看到这一幕的人,惊悚无比,只觉得头皮发麻。

    天怒!

    九天穹诀!天怒!

    震天动地,撼动苍穹!

    这,竟然是人的力量,连天地都可以撼动!

    纳兰清羽这个男人,到底还有多少实力是他们不知道的!

    从未见他真正出手过,就算是有人见过,只怕也已经死在了他的手里!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九天穹诀里面,应该没有天怒吧?貌似一直见他只用过四招!”

    “你个蠢蛋,没有天怒,纳兰清羽怎么会用!”

    “难道纳兰清羽一直都没有使用过这招!”

    “用,你能接住这一招?”

    众人脸色一僵,然后摇了摇头。

    接住,如今连天地都在颤动,更何况是他们,人哪里比的过天。

    难怪啊,纳兰清羽敢迎上去!

    尼玛,他们要有这种实力,哪里还怕天啊!

    就在这时,强大之力从空中笔直落下,强力笼罩!

    感觉到这股力量的人,脸色惊变,迅速后退!

    “嘭!”

    那股力量落在地上,大地震震,千里冰川之力,爆裂开无数深不见底痕迹!

    无底深渊暴露在眼前,宛若道道壕沟,狰狞可怕!

    天空,大地,风声嘶吼,仿佛是天地发出的怒叱之声!

    纳兰清羽冷冷收回手,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指着天空,薄唇轻启。

    天空上,响起冷漠如冰的一个字!

    “滚!”

    听到那个字,离夜囧了。

    邪尊大人这不是在处理,完全是在挑衅嘛。

    不过邪尊大人是谁,一定能够解决的!

    瞬间,飓风狂舞,在他四周强势回荡席卷!

    这些天地形成的巨力,仿佛想要将他撕碎,来抵消天地之怒!

    然而天地间的身影,不管那巨力有多强大,从他身边而过,都自行绕道,除了衣角和墨丝舞动,身影连半点都没挪动!

    倒抽凉气的声音四起,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睁大双眼,惊的嘴巴都不知道合拢。

    他奶奶的!

    这可是天地威压啊!

    他纳兰清羽不要命了,指着天,指着天说“滚”!

    那可是天,天好吗?

    “他这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北宫离夜?”方栖梧悄无声息走到音非身边,低声问道。

    在这些势力里,他也就和音非一起大逃亡了几天,还算认识,也只能来问他了。

    别多想,他要是有第二个选择,绝对不来找音非搭话。

    每次遇到这家伙,一定没什么好事!

    “你问我,我问谁?”音非白了一眼方栖梧,脚步挪动,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继续道:“你离我远点,天生犯冲的家伙。”

    要不是他,自己会遇上天王蚂蚱,要不是他,自己会闯进那个血海!

    “不管是他们两个谁,还是天穹峰,玄机城,又或者是月媚,他们之间,肯定有个人,在羽化之穴得到了什么,这是连天都不允许的。”独孤胤喃喃自语道。

    那是拿走了什么?

    月媚戳了戳身边的梦寻欢,低声问道:“北宫离夜和纳兰清羽谁干嘛了?”

    这都是什么情况,天地威压突然出现了,突然就这样……

    “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梦寻欢摇摇头,一脸懵逼。

    她还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

    “奇叔?”留香凑到北宫奇面前。

    北宫奇沉默不语,注视着空中,一脸担忧。

    因为什么?

    是菩提树,还是帝品丹药?

    天空上,又一股强大力量,从空中倾斜而下,直逼他而去!

    站在地上的离夜,突然感觉到身上一松,压迫在她身上的威压之力,消失了!

    她看向空中,目光落在纳兰清羽身上,皱起了眉头。

    紧接着,她立即飞身走上去,迎向那股巨力!

    随着她提步走上,奇怪的是,刚才笼罩的那一层威压之力,竟然一点点减弱了,就连飓风也在减少。

    耶?

    离夜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周围根本没有什么威压之力,身体还很轻松,半点事情都没有。

    刚才笼罩在她身上的威压,好像突然完全消失了。

    随着离夜一步步走上,空中掀起的飓风慢慢停下,灰暗的天空,一点点恢复正常。

    “清羽,怎么会这样?”离夜走到纳兰清羽身边,疑惑不解道。

    刚刚天地威压,还对她那样,怎么转眼就又换了一种态度,翻脸也太快了点。

    纳兰清羽眉头紧锁,淡淡道:“它震怒应该是因为菩提树。”

    菩提树在夜儿这里,甚至把它移走,就算是老天知道了,也会发怒吧。

    毕竟从上古遗留下来的菩提树,只有这么一棵了。

    “那突然对我停下攻击,难道是因为……”离夜欲言又止。

    她现在是帝品炼药师,可以说是目前,临天大陆上唯一一个帝品炼药师!

    “就算是天,也要忌惮。”纳兰清羽含笑道。

    帝品炼药师,目前为止没有出现第二个,夜儿要是出事了,第二个帝品要到什么时候?

    所以,就算是天,也要忌惮,不敢对夜儿出手。

    说是忌惮,更不如说是宠爱。

    天地宠爱着世上,目前为止唯一的帝品炼药师!

    帝品出世!普天同庆!万物欢腾的一幕,那可是不假的。

    万物都如此了,天地又怎么会不高兴。

    几万年来才出现这么一个帝品炼药师,就注定了,会成为上天的宠儿,就算她挪走菩提树,也会看在帝品炼药师的身份上,不会对她真做什么。

    两人相视一看,没有再说下去,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了。

    远处正要离开的一行人,看到这边没事,才松了口气。

    玉隐看着这边,张了张嘴,正想叹息,变态这两个字,想到第五炎泫,立刻就老实了。

    他觉得,要是在公子面前说北宫离夜的坏话,自己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走。”第五炎泫大袖一挥,转身离开。

    他必须要去一趟上古之地,看看雪见是不是在那里,看到她,自己才能放心。

    几人匆匆跟了上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千里冰川之地。

    就在他们离开的那一刻,天空乌云散去,裂开的大地合拢,一切都恢复正常,完好如初,就像是刚才那一切,都只是幻觉。

    离夜和纳兰清羽飞身走下,月媚赶紧迎上去,正想问发生了什么,周围就一阵骚动。

    原本离开的人,此时全围了过来,把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围住。

    什么情况?

    月媚环视周围,看着围过来的人,心里警铃大作。

    “各位,不是要走吗?”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走过来的人,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龙族噬血洞窟的时候,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吗?现在还敢围上来。

    “走之前,有事情想问问邪尊和尊王妃。”一直沉默不语的海家,走了出来,看着离夜。

    比起邪尊得到了什么,他们更相信是北宫离夜得到了什么。

    邪尊那么宠自己的王妃,就算是得到了什么,若这样东西适合北宫离夜,他也会毫不犹豫给北宫离夜。

    “想问中临都海家吗?不好意思,小爷跟海夏不熟。”离夜冷淡道。

    海家那人脸皮一抖,一阵磨牙。

    她什么不提,偏偏提起中临都海家,中临都海家,已经被海家除名了!

    “不是!”那人咬牙切齿说出两个字。

    不熟,不熟你会知道海夏?

    海家的人在心狠狠一啐,鄙夷看着离夜。

    她居然能这儿理直气壮说,和海夏不熟,当他们傻子么!

    “海泉,你说你直接切入正题不就好了。”欧阳鄙夷道,然后笑嘿嘿看向离夜,“离夜,他们就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动静,当然,我也想知道。”

    这么大的动静,只怕没有几个人不会好奇,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与你们无关。”离夜瞥了一眼欧阳,他想知道就要告诉他?

    “再不滚开,本尊不介意大开杀戒!”纳兰清羽冷声开口,这样里三层外三层被人围着,真是碍眼。

    冰冷的杀气散开,站在周围的人缩了缩头,看到纳兰清羽宛若一尊杀神,面无表情站在那,不少人有了退意。

    尽管他们好奇,可更要紧的是自己的小命,他们又不是一流势力。

    一流势力在邪尊发怒的时候,最起码还能自保,说不定还会联手,到最后倒霉的是他们。

    欧阳摇头叹气,算了算了,离夜不拿出来,他就不看了。

    看了又怎么样,到时候受打击的是自己!

    这就是个变态啊!

    “邪尊,若是至宝,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又何妨?”无殇走出来,冷冷看着纳兰清羽。

    冰冷无情的声音,宛若一座冰山,毫无情感。

    “即便是至宝,关你们什么事?你们还能夺走不成?”纳兰清羽冷声反问,傲慢的语气中带着不屑和轻蔑。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句话,七彩之色不停在脸上交替。

    蔑视,赤果果的蔑视啊!

    可他们,竟无言以对。

    就算是至宝,他们还能夺走不成?

    音非笑眯眯走出来,傲然昂首,“若是至宝,抢抢又如何?强者为胜,强者为尊!不如打一场如何!”

    好东西,谁都有争夺的权力!

    纳兰清羽刚想要出手,离夜拉住了他,“我来。”

    刚才那一击,他消耗太大,外人看不出来,她还是能看出来的。

    “好,如此,便夫人来。”纳兰清羽微微一笑,往旁边挪了一步。

    离夜无语瞪了一眼他,红唇却勾起了弧线。

    月媚站在一旁,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顿时满头黑线。

    这两人……太气人了!

    离夜走出一步,冷淡看向挑衅的音非,“音非少主,听说无际黑海有一头暗之天龙马,你直接把它叫出来吧,这样才有意思。”

    暗之天龙马!

    周围众人差点暴走,嚣张,太他娘的嚣张了!

    她北宫离夜一出来,就直接挑战人家无际黑海的守护兽,暗之天龙马!

    好歹是上古之兽好吗?

    知道离夜契约白泽的人,听到这句话,哑然失笑。

    暗之天龙马,她这是想来一场天敌对决么?

    音非脸色慢慢阴沉下来,注视着离夜。

    她好大口气,一出来,就想挑战他们无际黑海的暗之天龙马!

    见音非不说话,离夜继续道:“音非少主,不会是还没有契约暗之天龙马吧?”

    她听说,暗之天龙马不会和无际黑海的人形成本命契约,所以契约者死了,暗之天龙马最多只是沉睡,一直等到适合自己的人出现,它再次苏醒,与其形成契约。

    “北宫离夜,你就那么想见识暗之天龙马?可惜,想要暗之天龙马现身,你的契约兽必须是上古之兽白泽,这样,才够资格。”音非恢复淡然和冷静。

    上古之兽白泽,她有吗?

    暗之天龙马说过,白泽不会和人类契约,永远不会!

    “噗嗤!”

    音非的话刚落下,齐暮就笑喷了。

    “哎呦,师父,他……”

    离夜看了一眼齐暮,他立刻收起了声音,双肩颤抖往旁边走去。

    不行了不行了,居然有人跟师父说,你的契约兽,必须是上古之兽白泽。

    就是这么不巧,他家师父的契约兽,还真就是上古之兽白泽。

    不是白泽,他家师父也不会叫让你把暗之天龙马叫出来啊!

    知道真相的人,纷纷把头扭到一旁,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古之兽,白泽啊……

    ------题外话------

    唉~最近某甜有点坑,这不是奥运开始了,然后时不时刷微博,码字就慢了,然后觉得这届奥运会,大天朝好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