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事啊!
    &lt;/&gt;    守在一旁的红莲,见他们走远,并没有立刻跟上去,它在等待九幽魂火出现。

    白色火焰在这时冲出风昊的身体,火焰立即燃烧!

    气息断绝的风昊,被异火反噬,他的身体狠狠颤动了几下,然后便瘫软了下来。

    一团白色火光飞上空中,想要飞身离开。

    主人死了,它便是自由之身,不用在被人类困住,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可惜,还没飞出去,那一朵血红色的莲花,就挡在了它的面前。

    “别逃了,跟我走吧。”红莲难得霸气了几分。

    九幽魂火颤动了几分,转身后退,刚转身,红莲又走到了它前面。

    不管它往哪个方向,红莲都将它围堵,它连一步都离开不了。

    “在本大爷面前,你能逃到哪里去?”红莲嘿嘿一笑,尽管它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火,但却知道九幽魂火在怕它。

    既然是这样,它就不用客气了!

    九幽魂火突然增强火焰,火焰如一面墙壁,在空中熊熊燃烧。

    “你敢!”一声呵斥响起,带着强大的压迫!

    刚刚崛起的九幽魂火,瞬间又恹了下来。

    “走吧

    。”红莲高傲道。

    它可是堂堂红莲,敢在它面前动手,好大胆子!

    九幽魂火没有办法,只能跟在红莲身边,往离夜他们走远的方向飞去。

    天地间,强盛的金色光芒,急速而下,猛然冲进盒子中!

    瞬间,周围万物变化,万物生机勃勃的大地,变成了戈壁沙漠,那棵庞大的树木,完全不知所踪。

    银光闪过,盒子飞回到离夜手里。

    “非常好。”离夜满意接过,“现在带我们离开。”

    盒子再次飞向空中,漂浮在九天之上。

    除了纳兰清羽,第五炎泫和北宫奇他们四个,惊奇看着木盒。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菩提树说它是独立空间,看起来一点都不像,现在还能为他们引路!

    感觉很厉害的东西!

    红莲飞身而来,带着九幽魂火到离夜面前。

    “离夜,搞定了,我没吃它。”尽管它很想试试,不过没次看到异火,就总有个声音在说,不能吃,不能吃。

    既然不能吃,那就不吃吧。

    没有危险还好,要是有什么危险,那不就麻烦了!

    “齐暮。”离夜叫道。

    “师父。”齐暮立即应道,迅速闪身走到离夜身边。

    “握住它。”离夜指了指九幽魂火。

    啥!?

    齐暮惊呆了,师父要把九幽魂火给他!

    可是,可是他不一定能掌控住九幽魂火啊,这东西是异火,他有点不自信。

    “不要迟疑,握住它,不要畏惧它,压制它!”离夜冷声道,他这样怎么能行!

    见离夜那么严肃,齐暮脸上的犹豫立即消散,它坚定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他伸出手掌。

    红莲对着九幽魂火,命令道:“过去!你要是敢烧死它,我就弄死你!”

    说到做到!不信它可以试试!

    九幽魂火一颤,迟疑飞到齐暮手上。

    它刚才还为得到自由而欢呼,可惜不过眨眼的功夫,它又要失去自由。

    齐暮感觉到滚烫袭来,脸色惊变,想要收回手,可想到离夜的话,他又咬牙坚持下来。

    师父说了,决不能退!

    不就是异火,风昊能够掌控,他也可以

    !

    掌控着火焰,灼热迅速笼罩全身,齐暮感觉自己像掉进火海一样。

    不,这比掉进火海艰难一百倍,一千倍!

    痛!

    全身就像是被焚烧了一样,很痛!

    这比他以前经历过过哪些困难的事,更为恐怖,无法言语!

    可是齐暮知道,他这样还算是轻的了。

    有师父在,这火焰不敢下重手,否则异火的温度,在这么没准备的情况下,早就把他烧成了灰烬!

    炼药师为了得到异火,他们愿意花费十几年,几十年的时间做准备。

    他现在都遇到了,想就没道理半路而非!

    想到这里,齐暮就更坚定心里的想法,绝对不能放弃!

    火焰在齐暮手里燃烧,紧紧粘着他的手,他的脸都已经接近扭曲,身影也慢慢蜷缩。

    几个人站在一旁,看到他痛苦的样子,却也无能为力。

    得到异火,就必须要承受这些,谁也无法帮忙。

    “啊——”

    齐暮终于忍不住了,放声嘶吼!

    可他依旧坚挺,没有半点放弃的打算。

    司南看的一颗心都揪起来了,咬了咬牙,闭上眼睛不再去看。

    唉,平常有什么事情,他可以帮大人处理,这种事,他是处理不了,也代替不了的。

    只有大人咬牙坚持下来,后面得到的,就会更多!

    “离夜,你还真忍心啊?”红莲凑到离夜身边小声问道,这也太痛苦了。

    “你可知道,同样是尊品炼药师,拥有异火和没有异火的区别?”离夜冷淡反问道,现在这么做也是为了齐暮好。

    异火难得,既然遇到了,那就该咬牙坚持下去。

    “知道。”红莲默默缩了回去。

    跟在离夜身边这么长时间,这点它还是知道的。

    拥有了异火,炼药师炼出的丹药,就会更纯粹,弄不好,还能提升丹药等级。

    这个炼药师以前或许在很艰难的情况下,才能炼制出尊品下等,拥有了异火,也许就能轻轻松松炼制出尊品中等!

    这就是拥有异火,和没有异火的区别!

    “夜儿,这些事碎掉的青铜盾。”纳兰清羽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把碎掉的青铜盾捡了回来。

    这毕竟是上古的东西,尽管是碎了,若有人把它重新打造出来,还是可以和以前一样。

    “放你那吧,等师父他老人家回来以后,让他动手试试

    。”离夜嘿嘿笑道。

    师父尽管没说,但她也能猜到,玄机城里最厉害的铸造师,是他!

    要不是这样,他哪里可能找到这么多铸造师,还让他们听命令。

    纳兰清羽点头扔进储物袋中,眼角余光看到齐暮痛苦的样子,眼眸中一片冷淡平静。

    北宫奇走到第五炎泫身边,轻咳一声,“大哥,你放心吧,上古之地,就算是家族的人,也没那么容易找到。”

    大嫂一定会没事的,大哥现在没事,火凤就一定没事。

    他们之间是本命契约,一损俱损。

    “嗯。”第五炎泫皱眉点头,他还是不放心。

    “大哥,邪尊的事,你还是冷静一下。”北宫奇又说道,然后忍不住笑了。

    第五炎泫扭头看向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夜儿有你这个父亲,你不也有岳父。”貌似这个岳父还不好缠,上次他带来的信,那内容到现在他都没忘记。

    果然啊,老爷子很在意这件事。

    第五炎泫:“……”

    听北宫奇提起“岳父”两个字,第五炎泫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

    好像,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啊——”

    齐暮半趴在地上,脸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满头大汗,全身赤红。

    “貌似快了。”红莲若有所思道。

    不得不说,这师徒都不是一般人,齐暮竟然忍了下来。

    九幽魂火能够焚烧任何东西的灵魂,齐暮之所以这么痛苦,身体上又没什么事,其实是这火焰,淬炼的是他的灵魂,而不是*。

    当然了,异火不同,淬炼的方式就会不同,这是异火对他们的一种反抗,也是一种考验。

    总的来说,还是反抗,不过这次的话,算是考验!

    要知道,齐暮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接手九幽魂火的!

    烈焰焚烧灵魂之苦,几个人能忍受!

    白色火焰飞闪而过,钻进齐暮的身体。

    “啊!”

    齐暮又是一声尖叫,双眼瞪大,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那种感觉。

    看到火焰飞进齐暮身体,离夜皱起了眉头。

    这应该是最后一步了!

    过了这一步,就会没事了,异火就会承认他

    。

    坚持住!

    “还真是不容易。”北宫奇还是第一次在坚持上,对齐暮叹服。

    不过,如果不是这股拧脾气,认死理的性子,只怕他也不会成为夜儿的徒弟。

    以夜儿的性子,是不会轻易收徒弟的。

    时间一点点流逝,齐暮除了时不时痛呼一声,已经再也不能做其它。

    他就这么倒在地上,身体上虽然没有力气,但他依旧坚定,想要掌控异火!

    异火和他,相互争斗,这一场无形的交锋,谁先妥协,便是输了!

    烈日炎炎,躺在地上的齐暮身上,火焰的温度,一点点减弱。

    直到最后消失,齐暮也彻底昏厥了过去。

    “司南,把他扶起来,我们走。”离夜皱紧的眉头,在这一刻终于展开。

    成功了!

    “是。”司南急忙点头应道,匆匆走到齐暮身边,看到他一脸疲惫,脸色苍白,便叹了气。

    大人也是不容易,能坚持到现在,得多痛苦。

    几人走向天空,早就在空中盘旋已久的盒子,便往前走去。

    在盒子的带动下来,他们往羽化之穴出口走去。

    他们匆匆回到想石人面前,如巨山一样的石人,便转身看向他们。

    挡在外面的人,见他们走出来,周围顿时响起了吵杂。

    “出来了,是不是得到了什么?”

    “就算得到了什么,你敢动手抢吗?”

    “他奶奶的,老子一直进不去,这一趟不是白来了!”

    “看来羽化之穴,也不是什么人说进去,就能进去的,一切还得随缘。”

    “放你娘的屁!”

    ……

    那个说话文绉绉的人,立刻就被众人围观,他差点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看到盒子出现在面前,两个石人才开口道:“你们可以离开了。”

    无形的漩涡出现,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旋转而起。

    看到那旋转起的漩涡,众人都惊呆了。

    他们幻想过无数中离开的方法,可从没想过,真正离开的方法,居然会是这样!

    看他们完好的出来,羽化之穴明明就没什么危险嘛!

    这算什么!

    把他们挡在外面,进去的人,不但是得到了好东西,还会被送走

    !

    他娘的,都是一起来的,这待遇,也相差太大了!

    几人相视一看,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大步走了进去。

    就在要离开的时候,司南停下,看了一眼身后,“公子,不等罗刹他们了吗?”

    “放心,他们会出来的,别担心。”

    都已经进去了,哪里有不出来的道理。

    其实羽化之穴里面,并没有什么危险,她去了两次都没遇到什么。

    也正是以内羽化之穴没有危险,所以才会让石人守在这里,不让人轻易靠近。

    “北宫离夜,带上我们!”

    “别走啊!”

    “别……”

    其他人伸长手大声叫道,别走啊,就算是走,好歹也带上他们啊。

    他们不能去羽化之穴,又不能离开这里,这算什么!

    看着人家一个个离开,拿了一样又一样好东西,然而他们只能看着!

    可惜,不管他们怎么叫,离夜他们已经走远了,走出去了。

    冰川之上,几道身影豁然出现,傲立九天!

    在冰川上等着的人,看到出现的身影,正想要冲上去,可当他们看到那一抹白影,便犹豫了。

    邪尊!

    是邪尊他们!

    他娘的,怎么出来的人是邪尊啊!

    邪尊在这里,他们怎么抢,怎么敢抢!

    可是,他们也总不能问,邪尊,你们得到了什么,要是有多的话,给我们一点吧。

    这么问,想找死吗?

    先说邪尊不会给他们,就算拿出来了,他们也没命去哪。

    蠢蠢欲动的势力,看到是他们,又安分了下来。

    邪尊在这里,他们还是冷静点。

    进去那么多人,不抢邪尊,还能抢其他人,只要不遇上一流势力,基本上就没什么事。

    这些守株待兔的人不知道,进去羽化之穴的人,二流势力根本就没留下多少人,还有散修者就更少了。

    好不容易闯过了那一片死亡地,结果后面还有一关在等着他们,他们还是进不去!

    离夜低头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人,看向纳兰清羽,“天穹峰其他人在哪里?”

    这里人太多,不过要等罗刹他们,也不能走太远。

    这些人守在这里,如狼似虎,就是想捡便宜,为了从羽化之穴带出的东西,他们一定会不择手段

    。

    现在还安分站在那,只是被清羽给震慑住了,不敢动弹而已。

    “在上次那个绿洲。”纳兰清羽回答。

    那个地方,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路程。

    “那就随便找个地方,有邪尊大人在,他们还敢不让地?”离夜强势道,怎么看怎么像土匪样。

    纳兰清羽挑眉,无奈一笑,“夫人要在这里休息,他们自然要让。”

    冰冷眸光扫视下方,眼中笑意瞬间冷却,他冷声道:“滚!”

    他家夫人要的地方,他们敢不让?

    冷冽如冰的呵斥响起,威压从空中笼罩而下。

    站在地上的人,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反射性往后退去。

    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惊恐,完全不敢忤逆纳兰清羽。

    他们心里更多的是泪,又不敢哭出来。

    邪尊,你宠自家王妃,不带这么宠的,这是他们的位置,他们的!

    “司南,把齐暮放到冰层上躺着。”这样的话,齐暮很快就能醒过来了。

    “是。”司南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

    不得不说,邪尊简直……太宠公子了,呃,小姐!

    公子要做强盗,邪尊一定是打头阵那个,把东西抢回来,公子连数都不用数,直接用就好了。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第五炎泫,没有说什么,拉着纳兰清羽往下走去。

    父亲的身份,第五家族的人还没有察觉。

    既然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还是不要有太多交集。

    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五家族的毛病,他们特别喜欢查她身边出没的人。

    在天穹峰那件事以后,她就知道了这点。

    不然第五木兮和第五火烈,他们怎么会那么清楚自己周围发生的一切,还有风昊也是这样。

    第五家族的人,见她和父亲走的近,就会知道他是无间修冥的冥王,很快就连他的身份一快被挖出来。

    她担心的不是第五家族挖出什么,担心的是娘在上古之地,遇到第五家族的人,他们对她说一些乱七八糟的。

    上古之地,又是那里么!

    ------题外话------

    昂昂,来迟的祝福,大家七夕快乐!

    单身狗表示,默默上班,默默码字,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