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普天同庆!
    &lt;&gt;&lt;/&gt;

    “轰——”

    响雷震天,贯穿九天!

    山河崩碎,响彻苍穹!

    万里天空,宛若滚滚天河,浪潮滚动,以排山倒海之势,肆意狂卷!

    天空之下,狂风起舞,苍穹万物,都是一阵强烈悸动!

    天地之间的动静,就像是一场雀跃的欢呼!

    万物在狂喜,为这万年来的等待,奏出一场浩瀚磅礴的乐曲!

    “成,成功了!”

    菩提树语无伦次,激动的它,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言语,更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

    它只想和苍穹万物一样,和它们一起狂呼,雀跃!

    几万年没有成功的事情,今天,它亲眼看着成功,是亲眼所见!

    上万年来,都不曾见过的帝品,今日,再次出世!

    出世了!

    真的出世了!

    帝品,是帝品!

    “成功了……”

    齐暮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完全傻掉,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他只知道,成功了!

    师父成功了,那是帝品!

    师父是几万年来,临天大陆第一个帝品炼药师!

    帝品!

    “大人,你说,成功了!”司南不敢置信走到齐暮面前,双眼睁大。

    “当然!当然!”

    齐暮狠狠点头,当然是成功了,师父当然会成功!

    司南呆在了原地,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

    成功了!

    帝品,帝品丹药!

    “大哥!”北宫奇热泪盈眶,早已是热血沸腾。

    夜儿成功了,成功炼制出了帝品!

    “嗯。”第五炎泫欣慰看着离夜,双眸看向离夜,疼爱和自豪由心而升!

    成功了,她成功了!

    天地惊雷,遍布九天之上,天地异象,久久无法停歇!

    远处之地,纳兰清羽听到头顶响动,抬头看天,冰冷的眸中,一点点变得柔和。

    成功了么?

    真的做到了,做到了呢!

    几万年来,第一个帝品炼药师!

    风昊看到天地变化,只觉得这些动静刺眼,没有喜悦,对他来说,只有愤怒。

    药界以后,他已经是最完美的尊品炼药师,他以为,即便是北宫离夜,自己也能比拟,毕竟他们都通过了那个地方,走到了最深处。

    此时此刻现在,他才知道,北宫离夜得到的,远远比他多!

    帝品,她已经是帝品炼药师!

    帝品!几万年来,第一个帝品炼药师!

    “不,不!”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一定不会是这样的!

    “风昊,你好像没这个机会阻止了。”帝品已出,已成了定局!

    定局!

    风昊在青铜后,踉跄后退了几步,面色呆滞。

    帝品了!

    帝品丹药已经出了,真的出了!

    四周寂静,他已经无法阻止什么,再也不能阻止!

    菩提树中,赤色红丹挣脱混元圣鼎,跳出火焰,笔直飞奔而出!

    红莲凝聚成形,挡到丹药面前,红丹直接冲破,往外面冲去,就连红莲,都阻止不了!

    “怎么可能!”红莲惊呼。

    冲破了!

    连它都挡不住帝品丹药!

    离夜迅速起身,脚步踉跄,后退了好几步,她才站稳。

    看向冲出的丹药,她立刻用精神力锁住!

    飞窜而出的丹药终于停下,却还是在拼命挣脱,想要逃过离夜的掌控。

    精神力收紧,丹药一点点回收,离夜手掌张开,赤色丹药终于飞回到她手中。

    在丹药握在离夜手里的那一刻,万物皆寂!

    刹那,时间仿若停歇,万物静止!

    下一刻,一层金色光芒笼罩在离夜身上,疲惫的身体,在金色光芒的洗礼下,得到完全的恢复。

    “这次这么主动,还真是少见。”离夜走出菩提树,脸上的倦意,已经完全消失。

    菩提树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笑话,现在它还是沉默,以它那些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缺点,惹到这个人类,不把归心丹给它怎么办?

    看着面前菩提树,离夜张开手掌,用精神力锁住丹药,把它递给菩提树。

    菩提树上,迅速伸出树藤,抓过红色丹药,快速回收!

    齐暮急忙站起身,看到菩提树的举动,走到离夜身边。

    “师父,它……”

    就这么给它了!?

    “没事。”离夜含笑摇头,菩提树她是一定会搬走的,地方她都想好了。

    在空间里,最近好像又多了一块地方,那个地方刚好没什么东西,把菩提树种在那里,最好不过。

    兴奋中的菩提树,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在离夜的算计之中。

    “可,那是帝品!”几万年来,第一棵帝品丹药,就给一棵树吃了!

    不对,树怎么吃丹药的,它为什么要吃丹药!

    菩提树上,一层金光照耀,光芒洒落四周,为大地镀上了一层金色光芒。

    金色笼罩之处,枯竭的万物复苏。

    就像是被生命之源洗礼而过,绿地,百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土壤中冒出来,茂盛绽放!

    绿茵从里到外往周围扩散,一点点洗礼着这一片枯竭的荒原。

    微风摇曳,树上那一层金色之光再次洒落,炼制帝品丹药已经消耗严重的天地灵气,再次在天地之间流转!

    万物恢复生机,苍穹覆盖灵气,每一处地方,都是生机勃勃!

    “靠!他大爷的,我终于恢复了……”菩提树的声音,戛然而止。

    明明都恢复了,怎么它还会说人类这种骂人的话!

    不该啊不该!

    这不是人类的恶习,它怎么还会有!

    离夜笑眯眯看着菩提树,就知道会这样。

    归心丹能让菩提树回归本心,让它恢复以前,不受那些影响,可它忽略了一件事。

    几万年来,它早就已经习惯了人类的恶习,这些东西,可不是一下子能改过来的。

    也许它以后会改过来,现在还是不行。

    “菩提树,看来你的归心丹,也不是那么厉害。”离夜含笑摇头,双手抱臂,笑看着菩提树。

    “我自己都知道了。”早就听出来了。

    离夜挑了挑眉头,不愧是恢复本心的菩提树,对于自己这些,已经不是忽略,而是直接面对,更是非常清楚。

    这样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其实你想回到以前那样,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离夜说道,嘴角弧线加深。

    当然容易了,时间问题罢了,不过,菩提树现在还不能接受这点,所以它是想不到这个问题的。

    “什么!?”菩提树激动了,它可不想永远是这样!

    要永远是这样,它要归心丹干嘛!

    那东西,它找了几万年,居然只让它回到以前的一半!

    “其实很简单,不过需要的是时间,可惜,我没时间在这里陪你。”她说的可是大实话。

    时间啊时间,只不过后面加了点东西而已。

    “不行,你必须要帮我改掉这些。”菩提树急忙道,改掉人类这些不好的,她就能走!

    “那怎么行!”第五炎泫和北宫奇同时出声,先是一愣,然后看向对方,眼底深处都有同样的笑容。

    飘在离夜身边的红莲,见到他们走来,默默退到一旁。

    离夜你就忽悠吧!

    菩提树你好歹是智慧之树,就算现在是着急状态,冷静不下来思考,你还是要好好想想啊!

    看来,就算是菩提树,也有不冷静的时候啊!

    这算不算也是离夜说的,菩提树还存才的问题?

    “喂,你们两个人类说什么呢?”菩提树不满了,怎么就不行了!

    “她为什么要陪你,你们的三年之约,只有丹药。”

    “你这个没有上千年也恢复不了,难道让她在这里陪你上千年?”

    齐暮听到这话,也不满了,轻哼道:“说什么菩提树是智慧,扯淡,连信誉都不讲。”

    “大人,原来菩提树也是骗子。”司南恍然大悟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菩提树差点吐血三升。

    这几个人类,说什么呢!

    他哪里是骗子,骗过谁了!没有,没有!

    “喏,这是你要的菩提心,我们两清,然后可以谈新的条件。”金色之光从树枝间飞出,一朵金色的花蕊落到飞了过来。

    菩提心!

    齐暮抹了抹嘴角,就怕自己的口水掉下来。

    这就是菩提心,就连炼药师公会的药库里,都没有菩提心,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实物!

    离夜双手捧过飞来的金色花蕊,叫道:“齐暮,拿个灵泉暖玉制成的盒子出来。”

    灵泉暖玉!

    司南指着菩提心,惊的嘴巴都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

    这东西要用灵泉暖玉来装,果然很珍贵啊!

    就连炼药师公会的药材,也没用灵泉暖玉装过的,不过灵泉暖玉,是最好储存药材和丹药的盒子。

    可因为极其珍贵,炼药师也未必能遇到,所以很少会有炼药师用到灵泉暖玉。

    “好好好。”齐暮立刻点头,从储物袋拿出一个白玉透明的盒子。

    这东西,太珍贵了!

    必须要用到灵泉暖玉,这些年它又是由菩提树保管,有菩提树滋润它,比任何一种药材,都要来的娇气。

    小心对待,总是没错的!

    离夜把东西放进去,又一点生命之源放进盒子中,便把玉盒子密封起来。

    这个盒子,要等到炼制还灵丹那天,才能打开。

    “你居然知道储存的方法。”菩提树愕然道,它还想正想说来着,还有生命之源,打算给她一点,结果她自己就拿出来了。

    离夜把东西收起来,放进储物手镯,打算出去以后,再放到空间去。

    “炼药师知道这些很正常。”离夜耸耸肩。

    “那我们来谈谈,怎么样你才答应,让我改掉这些吧?”菩提树趁热打铁询问道,它实在是不想再这么下去了。

    人类那样看着是好,成为了以后,它还是觉得自己那样就挺好的。

    就因为是菩提树,是觉悟和智慧,变成了人类那样,它想到的就远比人类多。

    就像是一个矛盾体,一边做着那种事,一边又责怪自己,可偏偏又忍不住的那样做。

    现在那种感觉是消失了,可它还想是真正恢复以前。

    就算是这个人类想想要坑它,能恢复从前,它也就认了!

    “我说了,需要很长时间,而我没时间。”离夜淡淡道,耸了耸肩。

    “你真的不能留下?”菩提树狐疑问道,真的不能留下吗?

    “不能。”她要做的事情多了去了,怎么可能留下!

    “人类,我不想跟你走。”菩提树叹息道,她不能留下,自己想要改掉毛病,就要跟她走。

    离夜垂眸,嘴角弧线加深,不愧是智慧之树,就已经猜到了。

    “不能走,也就是说,你有办法?”有办法跟她离开这里。

    那就好了,她还想着,千里王藤那么大,最后都不能搬走,幸好后面又长出了一根。

    菩提树和千里王藤不同,总不能再长一棵这么大的菩提树吧。

    “人类,你这是套我的话。”菩提树郁闷的看着离夜,这个人类,怎么能这样呢?!

    它以前不会也是这样的吧?好像没什么印象了。

    菩提树开始反思以前,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以前是什么样的,也许就算是想到,想到那时的心情,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挑明了说。”离夜坦然道。

    “我不想离开这里,也不想去人类世界,更不想再沾染那些,又弄出无数我自己都不能忍受的缺点。”菩提树见离夜说挑明,说的非常直白。

    就是不想,不想,非常不想!

    “只是这样?”离夜眨了眨眼睛。

    “什么叫只是!”这个问题,很严肃的!

    “我没打算让你站在别人面前,到了那个地方,其实就和现在一样。”空间是和这里差不多,环境耶很好。

    让菩提树站在别人面前,别逗了。

    她还不想三天两头就是上门来,跟她抢菩提树。

    “真的?”世界上还有这种地方?怎么可能!

    “真的!”离夜点点头,怎么可能有假。

    菩提树沉默不语,内心纠结,它想改掉这些,又不想去人类世界。

    见菩提树不说话,离夜轻咳一声,继续道:“你要是去,大不了我让上古之兽白泽,九婴,龙族王者五爪金龙和你做伴。”

    它们三个!

    菩提树一阵狂热,有它们三个在,貌似很不错!

    想当年,抓都抓不住它们!

    第五炎泫和北宫奇嘴巴微张,诧异看着离夜。

    上古之兽白泽,九婴,龙族五爪金龙!

    第五家族想找的上古之兽,居然都在夜儿这里,她一个人,全部契约了!

    三头,契约了!

    听到离夜这话,三个契约空间,同时出现动静。

    “我反对!”

    小白它们三个异口同声,立刻反对。

    它们好好的,干嘛跟一棵树作伴!

    “反对无效。”离夜凉凉开口,把菩提树的拐走才是王道!

    想想菩提子,菩提果,菩提心,菩提……

    “离夜,我……”

    “小白,你不想吃用菩提子炼制的丹药?还有菩提果……”

    “要!”离夜的话还没说完,小白已经忍不住了。

    那都是好东西,在上古的时候,它都没有吃过多少来着,就因为菩提树守的太死。

    “那你还反对?”离夜淡淡问道。

    小白一脸纠结,过了好一会,“我答应!”

    为了好吃的,它忍!

    “九婴,你想不想长大?”离夜满意笑了,九婴应该不像化作人形,就是小孩子的模样吧。

    九婴:“……”

    它明明已经长大了,长大了!

    只是拟态人形,有点不对劲,它也想知道那是为什么?

    “想不想人类的模样是大人。”离夜轻咳一声,换了种说话。

    “废话。”九婴嘀咕道,那个样子,让它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凝态人形。

    当年还不能化作人形的时候,它幻想过自己是个魁梧的汉子,没想到……就是个小屁孩!

    小屁孩就算了,是个人看到它,都认为是女孩!

    这算什么!

    “你要是答应,我会帮你想办法,有些帝品丹药,不是能改变体质?”离夜笑眯眯道。

    九婴一阵无语,这算啥!

    它要是不答应,不就……

    “你是怎么搞定白泽的?”九婴好奇道,白泽居然会答应?

    “它比你容易。”离夜直言不讳。

    “什么?”

    “一颗丹药,搞定!”

    “靠!这家伙,说好的原则呢!”一颗丹药就把它搞定了!

    就知道吃,吃吃吃!

    “你难道不想看看,我让敖金怎么妥协吗?”敖金没有想吃的,对现在人类的模样也很满意。

    “我答应了!”九婴非常爽快应道。

    “很好。”离夜笑眯了眼。

    “敖金……”

    “离夜,你是知道的,我可不像它们两个,容易被你那么忽悠。”敖金鄙夷道,它就知道会轮到它。

    前面两个家伙,白泽,贪吃!九婴,一定会跟着白泽选择!

    “不,我没打算忽悠你。”离夜否定道,对敖金怎么能忽悠,当年没忽悠到,现在肯定也不行。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它也不会被忽悠,所以它是不会答应的。

    “其实让你答应,很简单。”离夜继续道,完全不用其它的。

    “什么?”简单?

    “我告诉它们,说你不答应,让它们联手动手,把你揍一顿。”拳头有个时候比较将道理。

    现在的敖金,白泽一个要打赢不是那么容易,加上九婴就不同了!

    敖金:“……”

    “联手了以后,再让小白把你揍一顿。”离夜继续道。

    敖金:“……”

    “再不答应,我就再让九婴……”

    “我答应!”敖金艰难说出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