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终于敲响!
    &lt;&gt;&lt;/&gt;

    “嘭!”

    封锁住的八荒印中,响声连连,灼热的气息往四面八方散开!

    火焰弥漫,焚烧着四周!

    “怎么了?”北宫奇紧张问道,还是困不住风昊吗?

    “没事。”纳兰清羽淡淡回答,看向面前。

    就说风昊是怎么逃出九十九绝杀阵,原来是靠九幽魂火。

    九幽魂火能焚烧灵体,灵体毁灭,九十九绝杀阵便毁灭了一半!

    火焰弥漫,焚烧周围,困住了他们。

    九幽魂火毕竟是风昊的,他完全可以想办法收回来,将九幽魂火收回,九十九绝杀阵就毁灭了三分之二。

    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威力,那就不算什么了。

    他能破菩提树的幻影兽潮,就能破只剩下三分之一威力的九十九绝杀阵!

    云帆满身是伤,却也只能闪躲。

    他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不能死在这里。

    纳兰清羽他是肯定打不过的,眼前的人已经很明显打不过,那剩下的只有……

    云帆看向一旁的第五炎泫,眼中闪过狠意。

    手掌间,兽火燃烧而起,他用尽所有的兽火,砸向北宫奇!

    火焰袭来,北宫奇迅速后退,云帆抓住这个机会,飞身走向第五炎泫!

    北宫奇退了两步,以灵力逼退火焰,便看到云帆走向第五炎泫,他张了张嘴,然后叹息摇头。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作死的人都不是一般的多。

    大哥只是低调,不乐意理会别人,不代表他是他们之中最弱的好吗?

    云帆凝聚起灵力,全力攻向第五炎泫。

    他想着,就算杀不了这个人,也能当做人质,只要先离开这里就好了。

    可惜,幻想是没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第五炎泫看着飞身而来的人,握紧手里的弯刀,下一刻,他便甩手将弯刀扔了出去!

    弯刀寒光四溢,银色灵力充斥周围,掀起周围的空气,波涛而又汹涌!

    紧接着,他全身灵力暴涌,天地乌云密集!

    “帝皇灵诀——帝雷诀!”

    “轰隆!”

    一声巨雷从天而落,震天动地!

    那一刹那,仿佛九天崩塌了一遍,山崩地裂之声,在天地之间震动回响!

    云帆匆匆躲开弯刀,下一刻,他便听到惊天巨响。

    帝皇灵诀!

    他,他也是第五家族的人!

    谁,他会是谁?

    云帆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天上巨雷轰然落下!

    而他更没有看到,他刚才匆匆闪躲过弯刀,飞出一丈外后,竟又回旋了回来!

    “轰隆隆——”

    电闪雷鸣从天而落,密布交织宛若巨网!

    巨网从空中砸落,将云帆笼罩!

    紧接着,弯刀飞旋回来,然后这一片天地,便响起了刀刃穿透血肉的声音!

    云帆所有的动作停下,双眼睁大,看着黑色斗篷的人。

    一阵强风吹拂而过,被斗篷遮住的脸,在飓风下露出了一大半。

    云帆看清楚那半张脸,双眼睁大,脑海中闪过一副画像,和沉重的叹息声。

    “云帆,你要把他当做你的目标,他是家族最杰出的天才,也是最有希望成为主灵的人!”

    他记得,当年父亲给他看过一幅画像,画像上的人和眼前这个人很像!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见过那副画像,问父亲,父亲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说,只是让他记住当日说过的话。

    他也一直,一直听从父亲的,把那个只在画像上见过一次的人,当做自己的目标!

    “砰!”

    云帆应声倒地,目光落在那黑色身影上,他不禁自嘲一笑。

    最终,他竟是死在自己的目标手里。

    第五炎泫收回弯刀,将它插回刀鞘,漠然走开。

    “大哥,你怎么用帝皇灵诀了?”北宫奇担忧问道,大哥应该很多年都不曾用过这招了吧。

    他也很多年没用了,没用过帝皇灵诀。

    “看在他是第五家族的人份上罢了。”第五炎泫冷漠道。

    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便是用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第五家族的人,死在帝皇灵诀上,的确算是一种成全。”也是一种报仇。

    北宫奇默默在心里加上后面那句话,不过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当年家族的人打算给大哥致命一击的时候,就说过这句话,看在他是第五家族的人,用帝皇灵诀解决他!

    他终于明白了,夜儿记仇的性子,也不完全是遗传大嫂的。

    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北宫奇走到纳兰清羽身边。

    “邪尊,还是不能直接杀了他吗?”青铜盾,的确是好东西。

    “相传,上古青铜盾,只有子墨弓箭才能射破。”纳兰清羽不急不缓道。

    只要风昊待在盾牌后,就拿他没有办法。

    乌龟缩在乌龟壳,想要把它拉出来,总要先敲碎它的壳。

    “子墨弓箭,貌似在第五家族啊!”那不是又能让这家伙逃走!

    “不,它在夜儿那。”纳兰清羽微微笑道。

    第五家族一直这么任性,把至宝之物,给到天赋高的后辈手里,想着没有人能动的了他们。

    “第五木兮!”北宫奇突然想起来,那个什么第五木兮,也拿出过一件神器。

    他只是听齐暮说过一点,当时没多大在意。

    “嗯。”纳兰清羽点头,就是第五木兮。

    公子令,第五风昊,算是第五家族的天才炼药师,也应该持有公子令。

    “那你就在这里一直守着?”第五炎泫走过来,不急不慢插话。

    看着他们两个说的,他总有种被无视的感觉!

    “第九声就快响起了,两位去看就好。”听到声响,他就能想象到那个画面了。

    再说,想要看夜儿炼制帝品丹药,日后有的是时间。

    不是他太敏感,是真的这次冥王来了以后,总对他有敌意,原因他大概能猜出来。

    看来,对待未来岳父,还要花心思。

    某邪尊思虑各种大事的大脑,又开始思索想着,怎样才能让未来岳父把女儿嫁给他的方法了。

    “第九声,那就是要成丹了啊!大哥,快点走吧。”北宫奇拉过第五炎泫,大步往回走。

    邪尊啊邪尊,你也有今天!

    第五炎泫听到帝品就要成丹,这才跟着北宫奇往回走。

    两道身影快速走远,看到源源不断的灵气涌入菩提树中,他们不由自主减慢速度。

    火焰中,丹药在不停旋转,凹凸不平的丹药,一层层炼化后,逐渐变得光滑。

    离夜的在这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用精神力稳住。

    她又拿出一瓶丹药,全部吃下去。

    强劲的药力,划入身体,顺着经脉散开,疲惫的身体,瞬间恢复,沉重的呼吸也慢慢变得平顺。

    “离夜,上次就是在这里。”红莲也很紧张。

    上次在那个地方炼制帝品,也是在这个地方,然后就失败了。

    每一次都是,就像是无法跨越这一层似的。

    “我知道。”离夜沉声道,她也很担心,上次也是这里。

    尽管在丹药里融入了菩提树金粉,提升了的成丹的几率,几率也不是很大。

    可这次,必须成功!

    归心丹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她倒是不担心菩提树那些傀儡,还有它的攻击。

    想的是,这次要是不能成功,下一次炼制帝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炼制帝品丹药的药材,并不是那么容易集齐。

    这次没成功,那下次还灵丹呢?

    所以,必须成功!

    感觉到身体完全恢复到最佳状态,离夜再次开始。

    此时此刻,她比任何时候的都专注,进入一种完全忘我的状态。

    菩提树看着离夜,它是在所有人中,最清楚炼药进度的。

    离夜和红莲的对话,它也听的一清二楚。

    每次都是这个地方,都是啊!

    这次可不能失败!

    失败了,它怎么办!

    “菩提树,我师父没事吧?”齐暮低声问道,从师父周围散落的药瓶,就能知道,炼制帝品有多辛苦。

    几天几夜不休不眠,精神力,灵力源源不断!

    换做是任何人都会吃不消,常人只怕几天几夜不休不眠使用灵力,都很难坚持。

    “没什么事,她现在完全恢复,是最佳的状态。”只要不出意外,就能够炼制出帝品!

    帝品啊!

    “那就好。”齐暮松了口气。

    不管何时,他眼睛,始终都没离开过混元圣鼎以及离夜。

    将这些看在眼里,他理解到的很多,真的怀疑,若不是看到炼制帝品丹药的过程,也许是这一辈子,都无法领悟这些。

    受益匪浅,受益匪浅!

    第五炎泫和北宫奇悄然走回来,就听到这段对话,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出事了吗?

    一旁的司南,看到他们的脸色,悄悄走了过去。

    “两位大人放心,公子没什么事,只是吃了丹药恢复状态而已。”他以前也见大人这样,大人跟他解释过,所以他知道。

    第五炎泫和北宫奇,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

    “呲~”

    细微的声音传来,一道金光从混元圣鼎中溢出,往天空飞去。

    “轰~”沉闷的声音轻轻响起。

    天空上,白云和蓝天急速流过,就像是汹涌澎湃的天河!

    “金色的光!”菩提树有种尖叫的冲动。

    快了,就快了,就快成功了!

    真正的天地异象,开始了!

    远处,纳兰清羽站在空中,操控一切攻击着风昊,不让他有一点还手的机会。

    天空变化,异象浮现,他遥望远处。

    快了么?

    薄唇微微上扬,露出淡淡微笑。

    刹那间,变化莫测的天空,顿时变得黯然无光!

    风昊站在青铜盾后,看到天空上的变化,气的脸都红了。

    从小,师父就教导他,一个人比你强,要么,你比他更强,做不到这低一点,那就做第二点,杀了他!

    北宫离夜,是他遇到的唯一的对手,可偏偏自己无法超越她,更杀不了她!

    可恶,简直是的可恶极了!

    这一声巨雷没有立刻响起,天空出现变化。

    “北宫离夜,你要炼制出帝品丹药了吗?”帝品!

    不,他不能气馁,管对方是谁,要么杀了,要么超越她!

    既然第一条做不到,那他也要做到第二条!

    第五漪衣他奈何不了,总能奈何得了她北宫离夜!

    “纳兰清羽,你不就是怕我打扰到北宫离夜炼药,可你这样,以为就能杀我了吗?”风昊大喊道。

    他用尽了各种家族逃生的方法,可就是无法逃离这里。

    真想知道,纳兰清羽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把他困在这里,让他无法逃脱。

    “是与不是,不重要。”纳兰清羽轻描淡写回答,还是用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

    听到这话,差点喷血。

    要不是因为怕他打扰到北宫离夜,纳兰清羽会挡在这里,见鬼吧!

    “北宫离夜的身份,你明明知道……”

    “为何不知,夜儿是本尊的夫人,天穹峰的尊王妃。”纳兰清羽冷冷打断风昊的话。

    夜儿的身份,原来第五家族的人,还有脸提起这个啊。

    风昊:“……”

    他发现,自己跟纳兰清羽没什么好说的。

    也是,纳兰清羽要是在意北宫离夜那个身份,就不会明明知道北宫离夜的身份下,和家族最多,甚至是当着中域所有人的面,大召天下!

    北宫离夜,是他的王妃!

    “轰轰~”

    天空又响起轻微的声音,骤变的天色,越来越强烈,不只是这一片荒漠,羽化之穴其它地方,也受到了影响。

    看到天上的动静,寻找着出口的众人,纷纷抬头看去。

    当然,这次他们不敢再轻易靠近。

    他娘的,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好吗?

    谁知道会不会再栽倒一次,要是又遇到莫名其妙的东西怎么办,进来的人本来就不多,再去凑热闹,进入羽化之穴的人,非得全军覆没不可。

    大伙不远再靠近,不敢再靠近,可他们若知道,自己这次错过的是什么东西,只怕是会吐血三升。

    “东方白衣,我要是抢别人的东西,算不算合理?”月媚笑盈盈走在东方白衣身边,直接把天上的动静无视。

    不管是好的坏的,都不要去凑热闹就对了。

    他们进入了羽化之穴,得到了不少东西,这就够了。

    人啊,还是不要太贪心。

    东方白衣:“……”

    为什么这么无聊的问题,她都问出来了。

    “你看,北宫离夜哪一次抢东西,不是理直气壮,就像是那件东西,原本就属于她的!”月媚继续道。

    这可不是她说北宫离夜坏话,实话实话哈。

    不过还是不能让那两口子听到,不然以他们记仇的程度,听到就麻烦了。

    “不要学她。”东方白衣一本正经摇摇头。

    “我觉得不错,什么时候我也抢抢看。”月媚立即回答,嘴角笑意加深。

    绾绾:“……”

    宗主还需要抢人家的东西?

    在魅宗,宗主的魅术无人能比,只要她勾勾手指,有几个男人能逃过她的手心。

    她想要什么,根本不需要抢,那些人便会心甘情愿,自动送上来。

    见东方白衣不说话,月媚撇了撇嘴,走到跟在她后面的绾绾身边。

    “绾绾。”

    “在。”

    “等回去以后,教你‘魅心’怎么样?”月媚若有所思道,各方势力,那一个都给自己找了个接班人。

    尽管她还想在这个位置多玩几年,不过找个接班人,也不错。

    魅心!

    绾绾惊愕看向月媚,那明明是宗主或者是少宗主才能修炼的魅术!

    东方白衣脚下一顿,却没有任何表现出来,继续往前走去。

    魅心,他听说过。

    那是魅宗最强的魅术,而修炼魅心,会找男人来练习……

    天地变化越来越强烈,风云席卷,万里无云的天空,始终响着声声雷响。

    菩提树内,原本涌动的灵气,一点点消失,在火焰周围,笼罩着一层金色光芒。

    火焰燃烧,层层剔除,恍惚间,仿佛看到一朵红莲,在眼前盛开,红莲中央一枚金珠,袅袅升起。

    这,最后的关头!

    灵气已经停了下来,现在需要的便是淬炼!

    血红火焰中包裹的丹药,在剧烈晃动,仿佛随时就会冲破火焰,飞出混元圣鼎,冲向九天!

    离夜双手托起,混元圣鼎中火焰和丹药,一点点飞了出来。

    它们盘旋的鼎口,在鼎口不停飞旋,周围流动着金色的光芒。

    此时此刻,所有人连呼吸都不敢大点,一双双眼睛注视着炼药的离夜,看着这最后关头!

    丹药周围的金光,越来越强盛,天空响起的动静也越来越猛烈。

    两者像是在相互呼应,回应着对方。

    离夜注视着丹药,看着那一层金光,手指深处,指尖在火焰上轻轻一点,火焰便自行分开两半。

    一颗泛着金光的丹药,从火焰中飞出,光芒肆意!

    她冷声一喝,“凝!”

    笼罩在丹药外面的金色光芒,在强大精神力之下,一点点回缩,光芒慢慢缩小,像是金光回到了丹药之中一样。

    离夜再次点动火焰,红莲迅速把丹药包裹,快速淬炼。

    “快了,快了!”

    菩提树激动不已,这次是真的快了!

    已经度过了,北宫离夜一直没跨过的一步,现在已经跨过去了!

    金光回缩,也就是将丹药的药效全部锁住!

    下一步,便是成丹!

    “快了,快了!”齐暮喃喃道,看到那道金光回收,他就知道,快了,就要成丹了!

    他感觉到师父,跨过了最关键的一步!

    哪一步,不是凝聚雏形,而是刚才!

    血红火焰的包裹中,金光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丹药之中!

    就在最后一点金光没入丹药,一道金色光芒直飞冲天!

    “嗡!”

    第九声,终于敲响了混元圣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