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百零八圈,帝品!
    第八声!

    听到接连两声,三人猛然看向菩提深处。

    两声巨响破天,天空风云骤变!

    “轰轰!”

    “轰!”

    他,只能看着自己死去,而无力阻止!

    鲜血快速流尽,血锋倒在地上,完全无能为力。

    偏偏无间修冥,是专门收集快死,却又不甘死去的人,以及他们的灵体!

    血盟,也死过人,死的人还不少。

    活着的人不愿开口,死去的人,有些话,他们很愿意讲出来。

    “别忘了,本王是冥王,无间修冥,是死人聚集的地方。”第五炎泫嗜血笑道,将弯收鞘!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弱点,他怎么会知道,即便割断血管,才是自己真正的致命点!

    “你……你怎么知道!”血锋惊悚看着无错小说第五炎泫。

    黑色身影穿行而过,利索将血锋双手双脚血管割断,鲜血暴涌而出!

    然而就在这时,黑影瞬间走到他面前,只见弯刀飞旋而过,满身迷漫血雾的血锋脖子上,便多了一道血痕。

    一番交锋下来,血锋得意至极,无间修冥的冥王,也不过如此。

    就算是青铜盾,他今天也毁定了!

    倒要看看,谁能玩过谁!

    上古之东西难缠,他纳兰清羽比它们更难缠!

    纳兰清羽走在天空上,看到抓狂的风昊,漠然收回目光。

    知道他有青铜盾在,想要杀他并不容易,就把他困在这里面,无法踏出一步!

    他绝对相信,纳兰清羽肯定是故意的!

    “纳兰清羽!”站在盾牌后,风昊咬牙切齿叫道。

    这个地方,就像是和他故意作对一样。

    只要他一把青铜盾放下,就会被攻击,拿出青铜盾,攻击就会消失不见。

    反反复复,几次下来,风昊总算是明白了。

    匆忙中,他拿出青铜盾挡在面前,那股力量才有消失。

    强力的攻击,震得的他差点直接倒下去。

    他收起青铜盾,往前面走去,然而才刚走出一步,消失的震力,再一次将这片空间敲响!

    风昊怒了,算什么意思!

    “怎么会这样?”耍他的吧!

    可他刚拿出青铜盾,那震力便立刻消失,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不得已,他又拿出青铜盾,挡在面前,拦下一切攻击!

    空间响声连连,震得风昊只觉得头晕眼花,连站都站不稳。

    他刚走出去,一股强大的震力,剧烈响起!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身影消失在这里面。

    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感觉到那一层无形的挤压,风昊看向纳兰清羽。

    用盾牌挡住攻击的风昊,感觉到那不同寻常的气息,立刻收起盾牌,看向周围。

    外面不管有多大余力,都撼动不了这里,而里面的人,不管多大攻击力,照样也无法离开!

    很快,方圆十丈之地,形成一个巨大的空间,纳兰清羽站在其中,而他对面的,正是风昊!

    空气震动,如同浪潮一般,一阵接着一阵,从四面缩紧,往里面挤压!

    “八荒印!”

    纳兰清羽看到这一幕,眼睛深处,闪过一丝不可见的笑意。

    刹那间,单薄的盾牌,展开无数面,将风昊周围团团包围,为他挡住一切的攻击之力!

    “青铜盾——开!”

    来不及咒骂,又不能逃走,风昊急忙抓过青铜盾。

    明明无比凶狠的场面,他却依旧平静如常,仿佛没有看到,就像是站在百花盛开的花园中赏景一般。

    看到那浩荡之力席卷而来,风昊大惊,正想转身离开,却发现纳兰清羽就站在那。

    撕裂的狂舞之歌,在这片天地中震撼奏响!

    天空风云席卷!大地碎裂崩塌!

    山崩地裂!

    天地惊颤!

    “轰隆隆——”

    它们狂奔而去,迎向飞落而下的紫色巨龙!

    风云席卷,无数残影从天边飞过,一头头巨兽形成,形成兽潮之势!

    “帝皇灵诀——帝兽诀!”

    灵力凝聚,他反手回击!

    看到巨龙风昊,先是一惊,随即将青铜盾插入土中,竖立在面前。

    紫色身影笔直飞落,强势而下,直逼风昊!

    一声巨响震破,它翻滚起巨大身影,在空中掀起巨大罡风,天地风云骤变!

    “吼——”

    它翱翔九天,翻云覆雨,叱咤风云!

    紫色巨龙一飞冲天,龙形宛若真龙一般,栩栩如生!

    “狂龙破!”

    暗紫色的光芒,和银色灵力相辅相成,很快,暗紫光芒大盛,将银色灵力盖过,龙形之身,逐渐形成!

    纳兰清羽轻蔑一瞥,灵力在手掌中飞旋,形成飓风!

    “你知道就好。”风昊得意道,有青铜盾在,纳兰清羽想要杀他,还没那么容易。

    第五家族就是第五家族,不管是谁,身上总有一两件上古之物。

    纳兰清羽飞身走下,看到他手里的盾牌,一眼就认了出来,“上古之物。”

    两股力量相撞,力量实打实落在盾牌上,盾牌后的风昊,没有半点损伤!

    “轰!”

    一时间,风昊也只有躲闪的机会,攻击之力如巨山一般,从上落下,面积也发非常庞大,风昊自知躲不过,急忙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面青铜盾。

    纳兰清羽攻势更是猛烈,几乎招招夺命!

    手握月牙弯刀,第五炎泫冲了上去,刀刃飞旋,砍向血锋!

    终于要用血盟的绝招了么,也是,他如今是灵体,血盟那些绝招对他并不起作用,所以,他就自残,用这种方法。

    第五炎泫看到这一幕,冷声一哼。

    鲜血凝聚手掌之中,他的气息迅速提升,周围笼罩出一层红雾。

    血锋差点吐血,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在自残,有这么自残的吗?

    自残!

    血盟的招式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你这是打不过想要自残?”看到血锋的举动,第五炎泫笑了。

    想到这里,血锋脸上的笑容加深,他抬起手臂,用灵力划破一道口子,鲜血潺潺流出。

    等等,灵体没有血,他有啊!

    血盟的绝学,都是以血为引,灵体哪里有血!

    血锋听到这话郁闷啊,这要是人,他哪里有可能不是对手,问题偏偏不是人!

    “血盟也不过如此。”第五炎泫冷冷笑道,血盟敢欺负他女儿,就拿眼前这个人开涮!

    面对的是灵体,他就完全没优势!

    完全被压制了!

    他低头看到胸前的伤口,脸色越来越沉重。

    血锋虽然避开了,但身上还是被弯刀划破了一道口子。

    月牙形状的弯刀,宛若白色的死神镰刀,斩断一切的生命之源!

    黑袍之下,一把月牙弯刀砍下,空气瞬间四分五裂,被毫不留情斩断成破碎!

    四周掀起滔滔风浪,空气形成旋风,在天地间滚动!

    空中雷声阵阵,以至于对战的人,并没有听到第六声和嗡鸣之声呼应的雷声。

    他当然会好好守着,守着公子和大人!

    “知道了。”司南点点头。

    了结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没什么,你小子好好守着。”能有什么事,那三个人,根本不是这边三个人的对手。

    看不懂炼药的司南,思索着这个问题,他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充实了起来。

    还是说,冥王也是第五家族的人,而且北宫奇大人还认识?

    真是太奇怪了!

    第五景澈,北宫奇大人的另外一个身份,很少人知道才对,冥王却知道,北宫奇大人还一点都不惊讶。

    “景澈。”

    至于冥王,他是不知道的,也看不透,感觉神秘兮兮的,而且他居然叫北宫奇大人……

    北宫奇大人现在是灵尊,那个云帆应该也就初级灵尊这样。

    不可能啊!

    “菩提树,发生什么事了吗?”。听到它的声音,司南心口一紧,难道对战落下风了?

    它堂堂菩提树,怎么可能多余,一定不会的!错觉,错觉而已!

    对,那一定是错觉!

    “真是憋屈!”菩提树冷冷道,它还从未如此,一次有种自己是多余的错觉。

    就这么看着,是它最大的帮助了。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它一动,就会影响到炼药的离夜。

    菩提树看着离夜,再看看几十里外的对战,两边它都插不上手,两边它都只能看着,不免有点着急。

    他会保护好工资和大人的,绝对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他们!

    看到那忙碌炼制丹药的身影,他迈步走了过去。

    声响震动,司南终于也回过神,将全部注意力,全都放到离夜身上。

    第六声!

    天空惊雷,骤然猛烈,比前面五道来的更急促!

    “轰隆!”

    在万物恢复正常之时,又一声清脆敲动的声音,在四周回旋开来。

    “嗡!”

    屏障展开,周围才恢复平静,流动的灵气也恢复了正常。

    方圆百丈,金色屏障将一切阻隔在外,强大的力量,任何人都无法攻破。

    “知道了。”菩提树下,一层金光笼罩而下。

    就算她再怎么听不到外面的动静,灵气中的躁动,还是能感觉到了,一定是有人来了,看到她会出手攻击的人,除了风昊,还会有谁!

    “菩提树,你还不快点!”离夜冷声呵斥。

    在强大攻势下,三人全部被逼退,一直到几十里外才停下。

    熟悉的声音,北宫奇来不及怀念,不再迟疑,直接攻向云帆!

    “景澈!退!”他沉声说出三个字,醇厚稳重的声音,传入北宫奇耳中。

    必须退出这里!

    回头看向离夜,见她面露不适,也知道他们的对战,已经影响到了正在炼药的她。

    第五炎泫灵力甩出,往血锋身上鞭打而去。

    传言不是说,无间修冥冥王是人么?

    操控不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眼前的人并不是活人,而是灵体!

    “你不是活人!”血锋眯起双眼,脸色越来越难看。

    然而眼前的人,半天下来,一点动静都没有!

    谁的身体里没有鲜血在流动,只要有,那个人最终就会被他们操纵!

    血盟操纵着鲜血,用鲜血化作利器!

    血锋进攻着第五炎泫,用尽血盟的绝学,却发现,对眼前的人毫无用处。

    两人转眼,便退出了几百丈外!

    看到那猛烈攻击下来,风昊大惊,连忙后退!

    他又看向风昊,灵力豁然猛烈,手指勾起,宛若利爪,袭向风昊。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身后,离夜此刻满头大汗,眉头紧皱,明显就是被突然发生的大战所影响。

    强大灵力涌动而出,将所有攻击而来的闪电雷鸣锁住。

    “八荒印!”

    惊雷阵阵,响天彻地!

    刹那间,万里晴空,乌云密布!

    “帝皇灵诀——帝雷诀!”

    风昊低咒,双掌凝聚灵力,瞬时间,四周空气涌动。

    “该死!”

    风昊以为突然袭击,纳兰清羽多少会受点伤,可没想到,不过是停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对面的人又攻击了过来。

    身影停下,直到呼吸平稳,才又攻上去。

    九幽魂火针对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灵魄,纳兰清羽刚靠近,就感觉到一阵不适。

    他急忙拿出异火,白色九幽魂火在手中燃烧,他重重一掌退出!

    然而他还没后退一步,纳兰清羽已经攻击而来。

    风昊站在那,他完全没料到,那道攻击是飞向他的,等发现之时,攻击已经到了面前,他只能闪躲。

    余力震开,周围响起震动!

    “轰——”

    第五炎泫看着飞身纵跃而来的身影,双臂格挡在面前,银色灵力展开!

    血锋以为这一招是攻击自己,连忙出手反击,招式攻击而去,他才发现,那股力量,砸向的是风昊,可惜,他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那句话还没落音,第五炎泫手上凝聚的灵力,便朝这风昊砸去!

    第五景澈!四公子!

    “家族的叛徒,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风昊不满轻哼,别以为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该说可笑呢?还是可笑呢?

    小小的后辈,敢在他们面前,把第五家族搬了出来。

    “可不是了不起。”北宫奇讥笑附和,第五家族是什么样子,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

    再了不起,那又如何,想动他女儿,他们会知道有什么后果!

    “是啊,第五家族,很了不起呢。”第五炎泫讥讽开口,斗篷下的手伸出,灵力在手掌上凝聚。

    “区区无间修冥,能比得上我们家族吗?”。风昊不屑轻哼,别以为摆出了身份,就能改变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就连冥王,都要维护一个北宫离夜!

    更可疑的是,他在维护,维护北宫离夜!

    三人震惊,无间修冥的人,连临天大陆都不会踏进一步,现在冥王竟站在了他们面前。

    无间修冥!

    眼眸中一片冰冷寒霜,没有一点温度可言。

    “看来几位还是不太了解,在不了解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出手的好,他可是无间修冥的冥王。”纳兰清羽若有所思道,嘴角勾起淡淡弧线。

    他是哪里来的王?从来不曾见过。

    血锋看着面前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半张脸都藏在斗篷下,完全看不见面貌。

    本王?

    第五家族的人怎么了,当日家族的人追杀他们一家三口,何曾想过,他们也是第五家族的人!

    “谁若在靠近一步,本王可不会管你们的身份!”第五炎泫冷声道,俊美的脸上,一片肃杀。

    司南站在原地,他本来还想冲过去的,可惜都还抬脚,已经有两个人站在那里了。

    两道身影从不同方向走来,出现在他们面前挡住。

    见风昊突然改变态度,云帆和血锋一愣,然后便走了出去。

    然而他才走出一步,纳兰清羽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云帆,血锋,动手!”风昊回过神,迈步冲过去。

    不!他不允许!

    而她将帝品丹药凝聚成形,现在正在淬炼!

    一百零八圈,这是在告诉他,北宫离夜现在炼制的,并不是尊品丹药,而是帝品!

    帝品!

    刹那间,他感觉到整颗心脏都在缩紧,整个人都快晕倒在地。

    一百零八圈,帝品!

    那是他成为尊品炼药师的时候,师父告诉他的。

    “丹药一百零八圈,此为帝品。”风昊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句话。

    这速度,他们完全跟不上!

    脑袋空空,心里慌慌,他们发现,离夜正以一种他们无法想象的速度在前进!

    风昊和云帆并不知道,在看到丹药旋转一百零八圈才有动静,两个人完全是傻眼的模式。

    要是不难,谁都能炼制帝品丹药了。

    齐暮知道离夜炼制的帝品丹药,尽管惊叹,却也觉得理所应当。

    离夜现在炼制的丹药,整整旋转了七十二圈,都还没有动静,直到一百零八圈的时候,才褪去第一层不平凹凸。

    尊品丹药,最多旋转六十四圈,丹药就会淬炼一层,稍微变得圆润光滑一点点。

    齐暮,风昊,云帆,三人看着离夜炼制丹药的速度,还有药鼎中,雏形丹药旋转成形的速度,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第五声响后,淬炼丹药的火焰,速度减弱了不少,天地灵气也变得缓慢。

    不过,这里这么多人,他们三个人想冲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它只要动一下,就会影响到离夜,影响到炼药,它哪里会拿归心丹开玩笑。

    菩提树最多只是威胁一两句,现在它根本不敢怎么动。

    只要他们有半点异动,他就会立刻出手。

    纳兰清羽站在一旁,见他们不动,也不再去看他们,不过时时刻刻注意着他们。

    这种事,是血盟绝对不允许的!

    在那么多人面前杀血盟的人,这不就是在打血盟的脸!

    她以为她是谁,凭什么替血盟裁决该死之人!

    血盟的威严绝不容侵犯,哪怕那几个人是血盟的叛徒,也不是她北宫离夜说杀就杀的。

    几经思索下,血锋也跟着沉默,实际上,他在等待机会,一个斩杀离夜的机会。

    只是这里有这么多高手,实力都不弱,一个纳兰清羽就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想要对付北宫离夜,也不是那么容易。

    他是来杀北宫离夜的,不是来看北宫离夜炼药的。

    在菩提树的警告下,风昊和云帆沉默不敢躁动,血锋可就不干了。

    他们也不想走,比较想知道,北宫离夜要做什么,她炼制的是什么丹药。

    风昊和云帆沉默了下来,静静站在那,一时也不敢说什么。

    “你们几个人,要么安静的待在这,要么我送你们下地狱!”菩提树不满道,他们三个算什么东西,敢用质疑的语气和它说话。

    他们面前的就是菩提树,一直说话的,就是菩提树!

    “菩提树!”云帆尖叫道。

    北宫离夜,竟然在三年前,就见过菩提树,还许下了约定!

    “菩提树,你说的是三年前?”听到菩提树的话,风昊的脸色更难看了。

    还有,这说话的是谁?

    三年前?

    云帆和血锋相视一看,眼中同时露出迷茫。

    丹成了,帝品丹成了,它就会变得好起来,不会再像现在这样!

    帝品丹药的雏形,已经形成了,下一步,就是成丹!

    有救了,它有救了!

    菩提树看到那凝聚成形的丹药,也是激动不已。

    “哈哈哈,我真没看错人,就知道,三年前就知道,她一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