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六十章 是因为想报仇吗?
    前面突然打了起来,北宫奇他们跟着停下脚步,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空中三道身影落下。

    傀儡落下便亮出兵器,朝着北宫奇他们三个砍去!

    “什么情况!”司南飞身闪躲,发生什么时候了?

    “我怎么知道!”齐暮大声吼道,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谁能解释一下!

    北宫奇沉稳应对面前傀儡,严肃道,“你们小心点,这三个是傀儡,实力大概在中级灵尊。”

    中级灵尊!

    世上还有实力这么厉害的傀儡!

    “我们是不是踏入了什么不该进的地方?”司南满头大汗道,要是走进了什么不该进的地方,他们还是退回去比较好。

    这个地方的东西,实在是太诡异了,稍不留神,就会没命。

    “等……”

    九天之上,白色身影从天而落,手臂一挥,手指间银色光芒闪过,形成道道利刃飞出。

    利刃飞去,瞬间分开三路,同时往三个方向飞去。

    寒意从头顶闪过,北宫奇,齐暮,司南,同时抬头看向天空。

    寒光飞射而来,三人立即闪躲!

    三个傀儡也在同时退开,感觉到那强大的气势,它们转移目标,飞身走向空中。

    看到傀儡突然改变攻击目标,三人目光顺着傀儡走的方向看去。

    空中身影落入眼帘,三人眼中同时闪过惊讶。

    邪尊!

    是他来了!

    纳兰清羽走在九天之上,手指优雅在空中点动,灵力在手指间飞旋而出。

    银光在他手掌周围环绕,只见他手掌重重一推,重重的掌力,快如疾风,重如泰山,往三个傀儡砸去!

    在他身体旁左右百米内,一股强力震出,空气瞬间凝结,紧接着轰然瓦解,罡风旋转而起,如大海浪涛般,在空中掀起狂潮!

    冲向他的傀儡,感觉到这股力量,迅速后退。

    脚步踉跄,身影晃动,三个傀儡承受不住这股力量,急速从空中坠落。

    眨眼之间,九天之上的身影,站在了半空中,手臂一挥,冷酷的声音响起,“滚!”

    三个傀儡狠狠坠落在地上,转眼,便消失了。

    没了!

    看到消失的傀儡,北宫奇他们三个大惊,就如同出现一样,现在也是莫名其妙消失了!

    他们到底走进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又会遇到傀儡?

    见他们走远,纳兰清羽才飞身走下,落在北宫奇他们三个面前。

    “没事了。”菩提树把这三个傀儡收回去,就不会再有什么东西来攻击他们。

    三人含笑点点头,遇到是邪尊就好,遇到了邪尊,就相当于知道了离夜的下落!

    “邪尊,夜儿呢?”北宫奇急切问道,他们两个不会走散吧?

    进入到羽化之穴,感觉所有人都走散了,然后便遇到了各自的契机。

    能经历过的,便是一次重生,无法承受的,便再也无法离开羽化之穴。

    “她没事,等会你就会见到了。”纳兰清羽顿了顿,看着北宫奇,继续道:“也许还会见到其它,不过你别激动。”

    夜儿在炼制丹药,周围的一切躁动,都会影响到那棵不安分的菩提树,菩提树受到影响,夜儿也会受到。

    啊?

    北宫奇一头雾水,什么叫还会遇到其它的?

    “先进去,等会你就知道了。”纳兰清羽不想多说什么。

    他本就不爱说话,也高傲惯了,除了他家夫人,他并不习惯对外人说太多的话。

    “邪尊,风昊他们会进去吗?”司南着急问道,要是公子在里面,最好还是别让风昊进去。

    不然还没出羽化之穴,就是一场惊天之战!

    “没那么容易。”纳兰清羽冷声说出五个字,冷淡的气息,不染凡尘的谪仙气质,总有种他已经超凡脱俗,羽化成仙。

    三人心里的石头,彻底放了下来。

    邪尊都这么说了,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四人从空中走去,路过底下和傀儡交锋的三个人,齐暮忍不住停下脚步。

    “哈哈,他们也有今天。”这三个傀儡,明显比刚才他们遇到的要强。

    等等,他们是被傀儡鄙视了吗?

    这意思不就是,他们的实力不如风昊他们,对付他们傀儡,也不会很强!

    “司南。”齐暮一本正经道。

    “在。”司南立即回答,能让大人这么正经叫他,真的很少。

    “等回去了以后,你必须陪我修炼。”哼,他也要提高实力,不然连傀儡都瞧不起他了!

    菩提树要是知道这些,不知道现在会有什么心情。

    它就是随便叫了几个傀儡,从强到弱列出对手而已,居然能把人刺激到要回去修炼!

    “是。”司南应道,心里表示怀疑。

    他不觉得,他们家大人,能够做到。

    “别用那种眼神,我也是能坚持的。”齐暮看到前面两人走远,急忙跟上去。

    除了炼药师,他也要在灵师方面有成就,等回去以后,他就搬去玄机城!

    对,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庞大巨木映入眼帘,遮挡着这一方天地,枝叶繁茂,一片绿茵,生机勃勃。

    看着那遮天巨木,司南不禁发出一声声惊叹。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树!”他们都走了很久了,还没看到树干,走到这里面,都看不到天空了。

    真的好大!

    “哎呦喂,终于来了一个识相的。”菩提树来劲了。

    这些人一点都不可爱,不讨人喜欢,后面来的这个倒是不错。

    “吓!”

    突然听到声音,司南猛地跳开一步,摆出架势,警惕看向周围,什么人!

    “孩子,别这样,我是不会伤害你的。”菩提树看到司南紧张的样子,语气瞬间和蔼可亲起来。

    可爱,真可爱!

    司南:“……”

    谁是它孩子,到底是谁啊,乱认亲戚!

    “邪尊,你怎么会认识这么自恋的?”齐暮掏了掏耳朵,半天只听到声音没看到人。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慢慢走过,菩提树也突然安静了下来。

    自恋,有人类说它自恋,不是只有人类才自恋的,它是树,堂堂菩提树!

    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看到那庞大的树干,只怕是十个人都保不住它。

    好大的树!

    看到树干,三人心里惊叹道。

    “这是什么树,好大!”司南大步走过去,环视周围,仿佛是看到这世上最神奇的东西。

    好大,真的好大!

    “我叫菩提树,小子,不要记错了。”菩提树突然又响起了声音。

    吓!

    第二次了!

    司南又被吓了一大跳,警惕看向周围,心里直打鼓。

    菩提树,那是什么东西,没有听说过。

    菩提!

    司南不识货,齐暮听到“菩提”两个字,顿时来劲了。

    菩提树,这就是师父说的菩提树,王者菩提,菩提心,菩提子,菩提……

    等等!

    刚想狂呼的齐暮,看到坐在树干中的离夜,脸色大变。

    “喂,你把我师父怎么了!”师父怎么会坐在树干里去了,看样子,还是在炼药。

    “噢?你是她的徒弟?尊品炼药师,还算可以,没丢她的脸。”也算这个人类识货,知道拜师。

    帝品炼药师做师父,他就是离帝品炼药师距离最近的尊品炼药师。

    “说什么呢!”他很尊敬师父好不好,才不会给师父丢脸。

    “尊品炼药师,你过来。”菩提树说道,落在齐暮身上的压迫,减弱了几分。

    齐暮狐疑停下,回头看向身后。

    “邪尊,我要过去吗?”师父看上去像是在炼药,他过去,会不会打扰到师父,打扰到师父就不好了。

    纳兰清羽嘴角微微上扬,眼眸中虽然没笑意,但这个笑容也很好看。

    “夜儿是在炼制帝品,你觉得要过去吗?”他反问道,没有哪个炼药师会错过这一幕。

    帝品!

    齐暮的嘴巴成了o形,呆呆看着纳兰清羽。

    是真的吗?师父已经在炼制帝品丹药了,是帝品,帝品耶!

    要过去吗?当然要过去,师父是在炼制帝品,在旁边看着,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我会小心不打扰到师父的。”齐暮保证道,然后小心翼翼走了过去。

    在距离树干一丈外,他停了下来,盘腿坐下,一双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注视着正在炼药离夜。

    他就怕自己一眨眼,就会错过什么,毕竟炼药这种事,瞬息万变。

    北宫奇皱眉看着离夜,刚刚他也吓了一跳,是看到邪尊那么冷静,他才放心下来的。

    坐在菩提树里炼制帝品,帝品丹药!

    这若是成功过了,夜儿便是万年来,临天大陆第一位帝品炼药师!

    第一位!

    想到这里,北宫奇都觉得自己全身热血沸腾。

    “邪尊,刚刚你说的是什么?”他为什么不要太激动。

    “那边。”纳兰清羽指向树枝间盘腿而坐,为自己疗伤恢复的第五炎泫。

    北宫奇顺着纳兰清羽指着的方向看去,当树枝间的人落入眼帘,他便怔住了。

    心底深处的记忆,如潮水一样涌出。

    大哥!

    他……这……

    怎么会!

    “他在为自己疗伤。”纳兰清羽简洁道。

    疗伤,是了。

    玉隐到玄机城拿丹药拉来着,大哥应该是受了重伤,在菩提树下修炼,伤口能迅速复原。

    灵体,原来大哥成为了灵体,难怪能逃过家族的追踪。

    “夜儿知道吗?”北宫奇双手紧握,尽量保持着冷静。

    夜儿知道了吗?

    “也许。”他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是这种状况。

    能肯定的是,他一眼能认出来,夜儿不会不知道,至于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人类,那三个人类很强呢。”菩提树不满道,又快破它的傀儡了。

    三个高级傀儡,还挡不住他们!

    “夜儿情况如何?”纳兰清羽皱起眉头,时间已经过去很久。

    “即将凝聚雏形。”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凝聚出雏形。

    凝聚雏形,那是丹药成功的第一步。

    “你会不会阵?”纳兰清羽问道,它的傀儡和阵,应该能再牵制他们。

    “你要摆阵?”这是个不错的方法,可惜它不会。

    “本尊需要傀儡。”

    “多少。”

    “九十九个。”九十九绝杀阵!

    “傀儡没有,不过有九十九个玄兽灵体。”本来想着没用,准备什么时候扔掉的。

    “也行。”当日夜儿也用灵体,摆下过九十九绝杀阵。

    枝叶间,几十个灵体走出来,身影成魅,飞身走向远处,速度极快。

    纳兰清羽转眼消失,在次出现,已经走到所有灵体前面。

    菩提树看着走远的身影,不禁好奇,“这个人类,你知不知道他要摆什么阵?”

    “九十九个人,能摆出的阵不多。”刚好是九十九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他知道的便有一个。

    “我记得,有次邪尊被一个阵困过,是九十九绝杀阵,好像也是第五家族的人。”司南回忆过往,若有所思道。

    邪尊如果也是九十九绝杀阵,用它困住第五家族的人,是因为想报仇吗?

    不不不!

    司南立刻否认,赶紧摇头。

    邪尊是冷了一点,可是那么仙气飘飘的人,怎么会记仇!

    咱们不能用这种想法,亵渎了仙人。

    “九十九绝杀阵!”北宫奇惊愕,九十九绝杀阵没那么容易摆出来吧?

    困过一次就会了?

    纳兰清羽站在九天上空,指挥灵体落下的位置,无形的力量天空上旋转而起。

    看着傀儡就要被灭,从而喜悦的三个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空中一点点成形的九十九绝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