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五十八章
    &lt;&gt;&lt;/&gt;

    陌生气息越来越近,菩提树重哼了一声,语气中带着浓浓不满。

    不死心的人类!

    居然有那么多人类,往这里走来了!

    “讨厌的人类。”菩提树冷声开口,语气中带着冷冷的厌恶。

    “人类不讨厌,那还是人类?”低哑迷人的声音响起,宛若一曲美妙的天籁。

    高大身影乘风而来,周围被光华做笼罩,银光闪烁,流光溢彩。

    白衣摇曳,青丝随之起舞,所到之处,光华四溢,光芒折射各方,宛若神人临世!

    突然响起的声音,菩提树心中一惊,看到那抹白色身影,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他,他什么时候来的!

    方圆百里,都被它的神识笼罩,不管是什么,只要进入,就能知道对方的存在,可怎么会一点没发现这个人类!

    “当年就是你和我家夫人,立下了三年之约。”轻描淡写的话语,听上去平静安宁,听不出半点异常。

    他家夫人!

    菩提树睨视了一眼正在炼药的离夜,看着走来的男人,慢慢恢复冷静。

    “是。”是它如何,三年之约,你情我愿。

    “明白了。”纳兰清羽点头,冷淡说出三个字,便没了下文。

    啥?就这样?

    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看起来很危险啊!

    看着纳兰清羽,菩提树心里涌起了无尽的好奇心,它很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类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危险的气息。

    “喂,人类,你认不认识他。”菩提树张开树枝,把树枝后的人露出来。

    纳兰清羽抬眸看去,树枝间的身影映入眼帘,他微微皱起眉头。

    这气息,他是无间修冥的那个冥王,武湮。

    这模样……

    纳兰清羽又看向树干中的正在炼制丹药的离夜,皱起的眉头展开,眼中闪过了然。

    难怪,他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的样子,一直隐藏这自己的样子。

    “世间和夜儿这么相似的人。”那便只有她的血亲。

    “人类,看来你也猜出了什么,只有我不知道,不过我也不在乎,只要你……”

    “嘭!”

    菩提树的话还没说完,大地突然炸开,无数树藤从地下蔓延出来,把纳兰清羽团团围住!

    它只想知道他的事!

    这么强大的气息,神秘味道,实在是让它忍不住的好奇。

    树藤环绕,纳兰清羽站在其中,依旧冷静。

    一根藤蔓伸出,想要把他困住,只见他周围银光闪过,那根树藤瞬间粉碎。

    下一刻,其它的树藤,全部出动,往纳兰清羽进攻!

    藤蔓的攻势,猛烈而又迅速,只能看见残影。

    一道道银光闪烁,伸像他的藤蔓,散落了一地。

    周围堆积的树藤越来越多,纳兰清羽感觉到周围气息不对,低头一看,发现那些砍碎的树藤,变成了一根崭新的。

    树藤如灵蛇一般,从脚下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最灵活的动作,将他紧紧捆住!

    “人类,菩提想要知道的事,没有不知道的。”

    菩提树得逞笑道,只是通过肢体的接触,它就能探寻到他最深的记忆。

    脑海中,鲜血如浪潮扑来,菩提树得意的笑声,戛然而止。

    它愣住,傻眼,无法回神。

    “嘭!”

    强大的银光从树藤中炸开,如同炸弹一样,所有树藤彻底粉碎,漫天飞舞!

    碎屑漫天飞舞,从天落下,散落在他周围。

    冰冷的寒意笼罩着这一方天地,带着浓浓的杀气。

    “人类人类人类,别忘了,你家夫人还得我保护。”菩提树急忙说道,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心里一阵打鼓。

    太吓人了,这个人类,本来不应该活过十五岁的,可却活到了现在。

    修炼那样的灵诀,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简直是奇迹!

    杀意涌动的双眸,看到炼药中的离夜,瞬间恢复正常,他平静了下来。

    菩提树见他眼中杀意消失,彻底松了口气。

    这么多年,它第一次遇到一个比它还难缠的,就是这个炼药的人类,第一次遇到一个,连它都忍不住畏惧的男人,就是眼前这个。

    这两个人,都不简单,都很可怕!

    “说说你看到了什么,你如实说,本尊就不动你。”纳兰清羽冷声问道。

    菩提轮回,它想要知道什么,便会知道。

    呃……

    菩提树迟疑了,这个人类的话,它该相信吗?

    为什么听上去是在威胁自己,偏偏自己还有点想说。

    “你应该活不过十五岁,修炼逆诀的人,十岁便能成为灵皇,十二岁就能成为灵尊,但却活不过十五岁。”

    他修炼了,却还是活到了现在,不过他身上,已经没有任何逆诀的痕迹了。

    “的确是知道不少了。”这些事,他连夜儿都没有告诉。

    不是不想告诉她,只是怕告诉她,她会把那些人的祖坟都给挖了。

    “逆诀已经消失在这个世上了,当年有人想要用逆诀,创造出主灵,不过那些人,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到现在一个都没出现。”

    菩提树继续开口,看到的眼前的男人,再想起刚才的事,也就不奇怪了。

    这个男人不会放过那些让他修炼逆诀的人,最后那些,想要通过逆诀,创造出主灵的人,应该都是死在了他的手里。

    “猜的还算对。”纳兰清羽没有否认,那些人,都是死在他手里的。

    一个都没有留下!

    “不过,你到底为什么能逃过?”这没道理啊。

    “想知道?”纳兰清羽笑了。

    菩提树看到那个完美的笑容,瞬间闪神,很快又回过神来。

    “不想。”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这个道理,它还是知道的。

    虽然它是菩提树,不会死,但也不想再继续听了。

    “说一句也无妨,只因本尊八岁就成为了灵皇!”纳兰清羽淡淡开口,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八岁!

    他打破了逆诀!

    对了,打破逆诀,毁灭逆诀,就能够重生!

    逆诀就是个诅咒,破了诅咒,人当然能够活下来,是这样,是这样!

    菩提树心里是清楚了,不过却依旧沉默。

    没必要再说了,想要知道的已经知道了。

    其实,它更想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说了。

    “尊主?”暗曜吞了吞口水叫道。

    逆诀的事,是真的?

    “刚才说的,都是真的。”纳兰清羽用意识回答,没有开口,暗曜还是能听到他的话。

    暗曜震惊当场,这么多年,它从来没有听尊主提起过。

    “尊主,那你现在怎么会说出来。”就算是菩提树问,他不想说,谁也不能勉强。

    “不在意了。”说出来,也没什么。

    暗曜恍然大悟,是啊,不在意了,不在乎了,提起来就像是别人的事。

    再加上尊主本来就随心所欲,想如何就如何,什么时候做什么决定,除了王妃,只怕谁也猜不透。

    “那你怎么不告诉王妃?”这个问题,它比较关心。

    “夜儿要是知道,你觉得她会怎么做?”纳兰清羽反问。

    “那些人应该都死了,不过以王妃的性格,只怕死了也不会让他们安宁。”那些人的尸体可能是找不到了,尊主是不会留下这种东西的。

    那些人的祖坟,就不一定了。

    “这种不重要的东西,何必让我家夫人再劳累。”夜儿现在有这么多事,何必再加一件。

    等这些事处理完,就当故事跟她说好了。

    暗曜:“……”

    尊主这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人类,你貌似要做点事才行。”菩提树开口道,那些人越来越近了。

    他应该不像,他家夫人在炼药的时候,被人打扰。

    “暗曜,你去。”

    “尊主,对方不是一个人。”

    就让它去,一点都不够意思!

    “本尊知道,所以才让你去,知道了一些事,不该付出相等的酬劳?”纳兰清羽笑道。

    有些事,可不是白说的。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秘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知道的。

    靠!

    暗曜不淡定了,他就说尊主怎么会突然这么大方,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它!

    这么多年啊,居然还是一而再的栽倒!

    “我知道了。”暗曜叹了口气,飞身走出,天边银光闪耀,紧接着走出一道暗紫色的身影。

    九幽噬天龙!

    看到暗曜的第一眼,菩提树就知道了它的身份。

    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可怕,连契约兽,都是凶兽,还是上古凶兽!

    果然,绝配,这两个人,真是绝配!

    “我家夫人炼药几天了?”纳兰清羽刚来,便发现了菩提树有问题。

    菩提树按理说,是不会对他有所畏惧的,眼前的貌似不太一样,也不是说畏惧,总绝对它身上表现,多了几分人气。

    它这么辛辛苦苦,找人炼药,还是需要帝品,是为了什么?

    “从她进来那天开始算,炼化药材基本完成。”菩提树语气平和说道。

    现在就是凝聚雏形,炼制,最后……

    这才是最紧张的,不知道她能不能成功,太担心了。

    一来一往聊天的一人一树之间,完全没了刚才的气氛,反而显得无比平和,像是多年没见的老朋友。

    “那你呢?菩提树,你又经历了什么?”纳兰清羽看向菩提树,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它。

    ------题外话------

    啊啊啊啊,今晚发生了点意外,先更三千,等会会再这章后面加两千字!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