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缺点啊缺点
    第五炎泫冷冷看着菩提树,面带凶狠,霸道而又强横的气势,仿佛他随时会冲上去,直接把菩提树砍成无数块!

    菩提树!菩提树咋啦!

    欺负他女儿,不能忍!

    两个字落入心里,离夜有微微闪神。

    和记忆中一样,这个声音也这么叫过她,也是这么溺爱。

    “说的没错。”离夜回过神,嘴角笑意更深。

    菩提树因为离夜的话,就感觉胸口被狠狠插了一剑,第五炎泫的话落下,它感觉又多了一剑。

    他们还真是一家人!

    “人类,你们还想活着出去吗?”菩提树周围的气息变得更加狂躁。

    他们敢这么和它说话,好大的胆子!

    “人有个时候被逼急了,就会像你这样,真的是一模一样。”离夜指着菩提树,无声笑了。

    菩提树不愿意提起,不愿让他们提起,她还就偏偏要提!

    离夜的话,成功让菩提树憋着一肚子气,可又什么都不能说。

    它真怕自己再说一句,泄露的更多,在它身上体现出更多人类的缺点。

    这是它最不能容忍的事,人类那些最不好的东西,在它身上显露无疑,甚至比人类体现更甚!

    寻找了很多年,它才找到一种可以除去这些的方法,归心丹!

    帝品丹药,归心丹!

    只要吃下归心丹,一切的不好!

    方法是找到了,可是归心丹却不容易找,一年年下来,它都不知道找了多少年,也没有找到归心丹。

    才会想到,找一个帝品炼药师,让他为自己炼制的丹药!

    当年看到眼前的人,看到她的天赋,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

    三年时间,她不能成功的话,杀了也没什么,反正它有无尽的时间,可以继续等待,下一个帝品炼药师的出现。

    “不说话,哑巴了?”离夜继续笑道,嘴巴一点都没留情。

    刚才它说的那么欢快,现在知道闭嘴了。

    “人类,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提醒我这些的,还有他,他能到这里,已经是我的宽容了。”不然这个人类,怎么能见到它。

    菩提树高傲至极,那语气就是。

    我让你见到我,是你莫大的荣幸,你就该感恩戴德。

    “菩提树,自负,刚愎自用,还有你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傲慢,也是缺点,还是好几种。”第五炎泫皮笑肉不笑开口道。

    他还没找它算账,刚到这里,它就让他旧伤复发,现在还敢说什么,自己到这里已经是它的宽容。

    扯淡!

    要不是半路遇到夜儿,它还会这么“宽容”,就见鬼了。

    菩提树:“……”

    他们能不说这些了吗?

    好好的说点事情,缺点什么的,就不要再提了。

    一刀一刀戳它胸口,有意思吗?

    “你到羽化之穴,是已经能炼制帝品丹药了吗?”菩提树没好气道。

    什么人嘛!?

    这两个人类,简直可恶!

    帝品丹药!

    四个字落入第五炎泫耳中,他愕然看向离夜,眉宇间更多的是得意和自豪。

    帝品么!

    临天大陆已经上万年没出现过帝品炼药师,夜儿现在是帝品了!

    帝品!

    “还不行。”帝品嘛,还差一点。

    离夜摇摇头,神情依旧淡然。

    “你倒是诚实。”菩提树冷冷一笑,不行她还来这里干嘛!

    想要菩提心,门的都没有。

    当年说好了的,她炼制出帝品丹药给自己,自己才会把的菩提心给她。

    “这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的缺点。”离夜笑眯眯点点头,特意把“缺点”两个字加重语气。

    菩提树差点喷一口老血,气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还在说缺点的事!

    “你敢到这里,就不怕我杀了你!”当然,就算她不来,自己也能杀了她。

    她死,这是时间的问题。

    “怕,怕极了,谁不怕死,你不也怕?”离夜继续调侃道,再进这里,已不是当年的实力,要当年像现在这样。

    她肯定会多坑菩提树几笔,然后再答应这个条件。

    果然是太年轻啊,谁会想到菩提树,会有这么多人类的陋习。

    至于原因也不难猜出,这么多灵尊傀儡出现,肯定是菩提树把这些人都吃了,吃了他们的灵魂,智慧,一切的一切,只留下*。

    可偏偏人类除了智慧,还有很多不堪入目的东西。

    菩提树在风中阵阵凌乱,要不是它知道自己还需要离夜,肯定早就掐死她了。

    一个人类,这么嚣张也就算了!

    现在明里暗里,都是在说缺点的事情,可恶,实在是可恶!

    看到菩提树强忍暴走的样子,第五炎泫无声的笑了。

    天下间,把菩提树气成这样,只怕没有几个人敢,把菩提树气成这样,还能让它忍住不出手,夜儿绝对是第一人。

    现在的菩提树,和正常的一点都不同,它身上有太多人类的陋习。

    不过也正是这些陋习,让它不敢轻易出手。

    几经思索下,葡萄树重重一哼,“说吧,你需要什么?”

    她能到这里,还能这么淡然,肯定是有办法了。

    毕竟还灵丹,也是帝品丹药!

    她要救一个至亲灵体,就需要成为帝品炼药师!

    “果然果然,菩提树就是智慧啊。”离夜笑眯眯点点头,继续道:“其实我现在,也不是说不行,只是丹药凝聚成雏形后,就无法再继续。”

    不是帝品下等,也不是雏形,算是在这两者之间。

    菩提树所需要的,肯定不会是一颗半成品,就算是帝品下等,那也是帝品,若连帝品都算不上,它肯定是不会要的。

    菩提树自觉无视前面那句话,只在意后面那句。

    “你炼制不了下等帝品?炼制的丹药,又是雏形之上?”这么奇怪的情况?

    这种情况,它也是第一次见到。

    一般的情况,都是在雏形凝聚之时,便无法再前进,一旦形成雏形,帝品下等只要专心,保持平常心,就能够炼制出来。

    第五炎泫见两人对话,干脆走到一旁坐下,盘腿而坐,牵动着空气中的灵力。

    他们的话,他也听不懂,在这里恢复好了。

    在菩提树下恢复,比天下间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合适!

    菩提树看到第五炎泫的举动,差点暴走。

    这个人类,也太明目张胆了,直接在它的地盘疗伤!

    在它的树荫下疗伤,效果会加倍,世人皆知,可它从不允许这种事发生,这个人类……

    “怎么,你也不行?”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的旁边坐下的人,离夜笑道。

    不过那语气说是询问,更像是挑衅。

    离夜看到疗伤中的第五炎泫,眼睛深处笑意加深。

    的确啊,在菩提树下疗伤最合适不过了,都到了这里了,这种机会不是常有的,能用干嘛不用!

    被离夜这么一问,菩提树的注意力,果然从第五炎泫身上移开了。

    说它不行!

    它菩提树有什么不行的!

    “这个给你!”

    树叶之中金色光粉洒落,宛若雨下。

    看到那光粉,离夜迅速展开精神力,把它们一点不落,全部接住!

    紧接着,她拿出一个三指宽,手掌那么长的玉瓶,用精神力作为牵引,把所有金粉全部收进玉瓶当中。

    看到满满的一瓶,离夜满意点头。

    不愧是什么都学的菩提树,这么容易就会被激怒了,这也是人类的缺点啊缺点,这次,她可什么都没说。

    “靠!”看到离夜那满满一瓶,菩提树不淡定了。

    这东西,她怎么能全部装走!

    “喂,人类,我只是让你拿一点,没让你全部拿走!”这东西是什么,她不知道吗?有多珍贵,她不知道吗?

    离夜动了动手里的玉瓶,摇头道:“现在它在我手里,那就是我的了。”

    菩提树叶的金粉,它和碧海清心果的药效是一样的,可是比那果子强多了,好东西,绝对的好过东西!

    据她所知,这金粉需要很多年才能形成一点,每一片叶子上,也只能形成一点点。

    她这一瓶,最少都得好几千年,不然得上万年。

    这种好东西,已经看到了,还想让她放手,做梦吧!

    “你强盗!”这些金粉,就算她炼制上千颗的帝品丹药都够了!

    她的实力会不断提升,成为真正的帝品炼药师,要这么多金粉干嘛!

    “所以,我就要抢。”离夜直认不讳。

    强盗而已嘛,她不否认,抢东西又不是第一次,还怕它说?

    菩提树恨不得撕碎眼前的人类,可偏偏它什么都做不了。

    不能动!

    帝品丹药还需要她,也许这世上,只有她一个,有可能炼制帝品了。

    现在这些它不想再承受了,想要立刻摆脱!

    菩提树,你要忍,等她炼制出归心丹了,你还顾忌她那么多干嘛,直接把她撕了!

    对,没错!

    菩提树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不守诚信,亦是缺点之一。

    它没发现自己,把这些东西运用自如,只怕早就刻入骨髓了。

    离夜见菩提树不说话,她也没开口。

    菩提树的心思,她多少能猜出来一点,不用往好的方面想,往坏的,最坏的方面想,准没错。

    不用“应该”是“肯定”,她肯定菩提树想事成后,撕破脸。

    可惜,她是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你什么时候开始炼药?”菩提树没好气问道,它不说话,她就不说!

    “随时可以,不过炼药师炼药的时候,需要什么,你该知道吧?”离夜严肃说道,眼睛深处闪过一丝狡黠。

    只可惜,菩提树并没有看到,不然又会警惕不少。

    “我不会让人靠近。”她开始炼药后,除了这个至亲,谁也不能靠近它这里。

    至于那第三个人类,它会想办法,把他送到别的地方。

    “这样真的安全?我貌似仇家挺多的,你能保证不让人闯进这里,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离夜继续道,含笑双眸注视着菩提树。

    菩提树暗暗腹诽,这种人类,仇人不多才怪。

    连它都想成为她的仇人,对她进行一番追杀!

    “你到我身体来吧。”菩提树提议道。

    “啊哈?”离夜怔住,这绝对是意外之喜,意外之喜。

    她刚才想的只是去菩提树的树枝上炼药,菩提树这么大,适合她炼药的地方,肯定不少。

    “方便我就近监视了。”菩提树轻哼两声。

    她在自己身体里,就是被它完全掌控,其中除了炼药,其它什么都不能做。

    菩提树忘了,利与弊,永远是一把双刃刀。

    让离夜进它身体,它能掌控住离夜,对它,也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我没意见。”离夜双手摊开,耸了耸肩。

    进入它身体,说不定更好。

    菩提树的树干上,刺眼强大的光芒照射而来,凹凸不平的树干,逐渐变得虚无。

    离夜没有犹豫,走向菩提树,就在她要进去之时,脚步停下,她回头往身后疗伤的人看去。

    “你要保护好他,也不能杀他,更不能赶他走。”绝不能有半点事。

    “知道了。”他这样,就算是想赶走也赶不走。

    离夜这才放心,大步走进去,扭头看了看周围,地方还很空旷,就是黑漆漆的,看不到外面。

    打量了周围一圈,她原地坐下,把收集齐的药材拿了出来。

    她留下那些珍贵的放在储物手镯,全部拿出来,菩提树耍花招,她就应对不了了。

    离夜不知道的是,她坐在里面看清楚外面,外面却能把她看的一清二楚。

    坐下的她,开始炼药的她。

    菩提树看向疗伤中的人,树枝间伸出一条粗藤,伸了过去。

    树藤停在第五炎泫面前,正确是他的脖子前停留了一会,才有往别的地方前进。

    一圈圈围着他旋转,三圈过后,藤蔓才停下来,把坐在地上的人托起,飞回枝叶之间。

    菩提树特意把第五炎泫,放在比较隐蔽的位置。

    它等会会全心看着炼药的过程,也许一下子会注意不到周围,还是这么做比较保险。

    在它的枝叶间,谁还的能靠近!

    菩提树内,离夜开始炼药,熟练的手法,以极快而又小心的速度重复着。

    皑皑雪地之中,几道身影围在一起,面露狠光。

    “风昊公子,你若是那些家族的人,应该和北宫离夜无冤无仇,怎么会想动她?”血锋笑道,这个人还找他合作。

    自己想要杀北宫离夜的心思,表现的很明显吗?

    “我一向看天赋高的人不顺眼。”特别是那些天赋比他高的人,看上去,就更不顺眼了。

    “远离如此。”血锋笑着点点头。

    “风昊公子,那你知道北宫离夜在哪里吗?”云帆好奇问道。

    他不明白,自己把北宫离夜的身份告诉风昊,他反倒是更想杀北宫离夜了。

    家族和北宫离夜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恩怨?

    “当然!”

    荒原之上,白衣男人傲立九天,在他周围笼罩着一层无形光华。

    阳光洒落在他肩上,和这一层光华相辅相成,四溢流动,这一幕,美的让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