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入羽化之穴!
    &lt;/&gt;    他面前的空间碎裂,离夜身边也多了一道缺口。

    一把拉过东海之滨的人,他轻轻松松跨越走过,眨眼便出现在了离夜身边。

    石人看到这一幕,回头看去,然后便站正了身体。

    “命格诡异之人。”他们同时说出六个字。

    正得意洋洋的欧阳,笑容啪叽掉了下来,看向两个石人。

    “你大爷的,你们才诡异!你们全家都诡异!”重重一哼,他黑着脸,大步往前走去。

    被挡在石人外的各方势力,看到欧阳没有回答问题,也能轻轻松松穿过,既是羡慕,又是无奈。

    谁让他们没有欧阳那种本事,羡慕又能有什么用,他们又做不到那样。

    “我就纳闷了,北宫离夜那一伙人,为什么会知道答案!”

    “一次是巧合,两次还是巧合?”

    “他娘的,总有一种,羽化之穴就是为北宫离夜出世的感觉

    !”

    “最后那件事,到底是什么?”

    “你们知道吗?”

    炼药师,菩提……还有一件事?

    他们把脑袋想破,也没想到,最后那件事是什么。

    可从他们面前走进去的人,已经不见了,就连北宫离夜他们,都已经走远了。

    他们看着,也只能是羡慕一下。

    谁让他们不知道答案呢!

    司南站在原地,来回走动,伸长了脖子往外面看。

    大人会不会出事啊,到底什么时候能到?

    急死人了!

    几道身影飞身走来,看到被挡在石人前面的人群,还有石人后的司南,面带疑惑。

    “司南,北宫少主呢?”东方白衣规规矩矩抱拳,彬彬有礼问道。

    月媚站在一旁,看到他这样,觉得好气又觉得好笑。

    他还真是……

    “公子已经进去了。”司南看到他们,语气平和回答。

    第三个答案,除了他们家大人,这里的人,应该不会有人回答上了。

    “这么快?那我们……”月媚的话还没说完,两个石人再次动了。

    “尔等是否要进羽化之穴?”它们异口同声道。

    石人突然动了起来,月媚心里一惊,仰头看向四五米高的石人。

    什么情况!?

    “小心。”东方白衣急忙拉过月媚,迈步走到她面前,把她护在身后。

    月媚看着挡在面前的男人,怔住,随即回神,不禁发笑。

    他还真是……比起实力来,她的实力在他之上。

    周围的男人看到东方白衣的举动,一双双眼睛充斥着血红。

    这么好的就美机会,就让这小子抢走了!

    英雄救美谁不会,更何况是月媚这么个大美人,混蛋小子!抢他们的事做!

    司南看着他们两个,张了张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提醒。

    公子说了,这两个石人的问题,最好不要回答,不然他们一定会出手攻击的!

    “宗主,我们暂时别进去。”绾绾走到月媚身边,轻声说道。

    这两个石人太诡异,这么多人留在外面没有靠近,肯定是因为什么事,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

    “嗯。”月媚应了一声。

    各方势力的人,大部分都留下来了,一流势力的人只是有主要的几个人不见。

    如秋水双眸转东,月媚转身,露出一个媚绝天下的笑容。

    顿时间,四周所有的男人,都失了心魂。

    一脸痴迷看着她,有些人就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唉,刚刚到这里,什么都不知道呢。”娇柔妩媚的声音响起,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让那些男人,只觉得心里发痒。

    咽了咽口水,他们争先恐后走了上来,一把推开她身边的东方白衣。

    “月媚宗主,我我我我,我告诉你!”

    “不对,是我先来的!”

    “媚儿宗主……”

    那些男人你推着我,我推着你,单单只是看到月媚一缕娇媚完全的笑容,就已经让他们迷失了自己。

    东方白衣被推到一旁,看到月媚周围争先恐后的男人,皱起了眉头。

    张了张嘴,他发现自己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说了,就连平常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于理不合”都说不出来了。

    看到这些男人把她围住,他竟也想冲上去,甚至,他还想把这些人统统打走!

    东方白衣,这只是魅术。

    他艰难撇开头看向别处,告诉着自己,这只是魅术,不要沉沦。

    两个石人后的司南咬破舌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被魅术迷惑,他心里尽管知道,但心里还是悸动不已。

    血腥味在嘴里散开,他稍微冷静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扭头不再去看月媚。

    再看下去,他都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

    魅宗月媚宗主的魅术,不是一般的厉害,只怕是个男人,都很难把持。

    眼角余光看到人群边缘的东方白衣,司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难道所谓的正人君子,就连魅术都对他不管用!?

    复古的建筑,一点点靠近,看到那磅礴宏伟的城堡,以及早已经被推开的大门,离夜和纳兰清羽停了下来。

    “你说门后面是什么?”离夜好奇问道,这和上次遇到了羽化之穴不同,是不是说,每个人遇到的羽化之穴也会不同。

    “你会遇到的,很明显。”纳兰清羽淡淡回答。

    没有到这里之前,他们就都知道,夜儿接下来会遇到什么。

    “那你呢?”离夜好奇看向纳兰清羽,他呢?会遇到什么,会直接突破吗?

    貌似,到目前为止,她还是没真正猜透清羽的实力

    。

    “你现在到底是什么等级?”离夜双手抱臂,认真看向纳兰清羽,语气严肃。

    向这样问纳兰清羽这个问题,还是第一次。

    看到离夜认真的模样,纳兰清羽就知道,这次她是真的想知道。

    “为夫没那么厉害,目前才只是到八灵巅峰。”距离九尊,还差一点。

    八灵巅峰!

    离夜抬头看天,貌似也不低啊!

    自己到目前为止,才不过三斗巅峰,他们之间整整差了五个等级!

    “会遇到什么,进去了,也就知道了,不过为夫会尽量留在夜儿身边。”在羽化之穴会不会遇到什么,他倒是没想过。

    尽量陪在她身边,确保她平安无事,便已足矣。

    “不行,等会你进去以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可以自己应付菩提树。”离夜严肃道。

    能到一次羽化之穴不容易,更何况进到了这里。

    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过了好一会,才点头应道:“好。”

    “那就走吧。”离夜拉着他,大步往城堡的大门走去。

    靠近大门时,离夜便听到了一声轻唤,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牵引她。

    脚步不自觉停下,双眼变得迷离,她看到的,仿佛又是那一片朦胧的地方,和一群被万兽追击的人。

    清羽……

    她张嘴想要叫身边的人,就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手里刚才还拉着的人,变得空无。

    身边两道强光闪过,契约空间出现巨大波动,银色光芒下,两道身影走了出来。

    白绒绒的小白狗跳到她肩上,警惕看着周围。

    稚嫩的小正太一脸老成,萌到了极点,那张水嫩的脸,总让人忍不住冲上去捏两下。

    “你们怎么出来了?”感觉到动静,离夜扭头看去,就看到小白和九婴都出来了。

    然后她惊讶发现,刚才不能说话,这会已经可以了!

    “敖金懒得出来。”小白翻了翻白眼。

    “它说,龙族它已经吓退了,这里应该是上古之地,我们比它更熟悉。”九婴没好气道,扯淡的借口!

    龙族它干了啥?

    出现就能让万龙跪迎,一两句话就是王令!

    离夜:“……”

    它们什么时候商量好的,为什么她会一点都不知道

    。

    “其实我可以自己来的。”离夜讪讪说道,要是有危险,她肯定会叫它们出来,不会客气!

    “都出来了,就走吧,我们也想看看,菩提树到底是什么样子。”小白吧唧了一下嘴巴,其实它对菩提心比较感兴趣。

    当年菩提树就说了,会把菩提心给离夜的。

    菩提心啊菩提心!

    离夜皮笑肉不笑道:“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菩提心的。”

    菩提心是还灵丹的重要的药材之一,它要是吃了,自己还干嘛来这里!

    “还有菩提子!”小白不甘道,吃不到菩提心,还有菩提子,总之都是好东西。

    “这个……再说吧。”

    三个身影慢慢往前走去,走在黄色沙地上,阳光将他们的身影越拉越长。

    果然啊,到了羽化之穴,每个人遇到都不同。

    上次也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

    三年前在这里得到好处的人,就不少。

    该死的菩提树,是它求她炼药好么!

    它就不能派个傀儡来接她什么的,就不用再绕弯子,在这一片土地上寻找。

    不过这些日下来,她知道了一件事,上古时期留下来的东西,不少。

    只是人们没有找到,就算找到也没有发现,发现了也进不去,以至于这么多年下来,都没有人能找到成为主灵的方法。

    “九婴,要不要我拉着你?”离夜低头看着身边的小人,忍不住笑了。

    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这是上古之兽,九婴的人形。

    简直是太可爱了!

    “噗!”小白当场笑喷,趴在离夜肩上,肩膀抽搐。

    九婴满头黑线看向离夜,咬牙说出两个字,“不用!”

    它又不是小孩子,是堂堂上古之兽九婴,干嘛要她拉着!

    还有这一人一兽,明显就是在调侃它!

    哼!

    它不是小孩子!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是小孩子。”离夜忍俊不禁道,这可一看,就是个小孩子啊。

    九婴:“……”

    这听上去,她哪里像是知道!

    真是的!

    都说了,它不是小孩子了!

    三道身影往前走去,伴随着笑声,蓝天白云,荒地平原,他们越走越深

    。

    离夜注视着前方,感觉到一丝炎热,停下来擦了擦冷汗,眼角余光突然就看到,走在身边的九婴,瞬间消失了!

    她心里一紧,急忙伸手去拉,消失的九婴又出现在了面前。

    突然被离夜拉住,九婴不解抬头。

    “怎么了?”一滴汗珠滑下来,她不会真的把它当做小孩子,说要拉着它都吧!

    那样,它是拒绝的!

    “刚才你有没有感觉到……”

    “白泽!”九婴看着离夜的肩膀,趴在离夜肩上闭目养神,其实就是在装睡的小白,急忙叫道。

    看到九婴的脸色,离夜扭头看去,刚好就看到消失的小白,再次出现。

    “怎么回事!”

    离夜愣在了原地,看了看九婴,看了看小白。

    它们两个突然消失了,要是继续走下去,会不会真的消失!

    “应该是这个地方,在排斥我们,要送我们离开。”小白本来还一脸茫然,低头一看,就看到九婴上半身消失了半截。

    黑亮的大眼睛露出不满,这里是菩提树的领域,一切都由菩提树控制!

    它想要谁靠近,谁就会靠近,想要谁离开,谁就会离开。

    “那你们还是进契约空间吧。”离夜沉声道。

    “嗯。”小白和九婴同时应道。

    它们出来,是想来帮离夜的,别到最后,变成它们拖累了离夜。

    银光闪过,它们再次回到契约空间,心生警惕。

    “妈的,小爷倒要看看你能操纵到什么时候!”有本事,就别让小爷靠近!

    只要她靠近了,就别怪她不客气!

    什么菩提树,她直接搬走!

    拍了拍皱起的肩膀,离夜继续往前走去。

    她倒是不担心会有什么危险,也不会担心迷路什么的。

    到了菩提树的地方,它是不会让她有危险的,不然,谁帮它炼制帝品丹药?

    荒原深处,庞大的树木展开,周围之地,寸草不生。

    “这个人类,就不能惊慌一点!?”低咒的声音从枝叶中传来,菩提树周围立即旋转出了一股黑色之气。

    它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么冷静的人类,不管到哪里,都像是回到自己家,偏偏它的地方,就出现了三个!

    眼看着其中两个,就要碰上了!

    “你们两个,去,阻止他们,记住,一定不要伤我的炼药师

    。”帝品丹药,还需要她。

    在庞大的树枝之间,两个身影走了出来,眼神溃散。

    他们大步往前走,身影很快消失。

    看到他们走远,菩提树嗜血道:“人类,比怪我为难你,到了我的地盘,你总要让我看看,到底你进步多少。”

    那两头上古之兽,当然不能守在她身边,这么守着她,哪里还能知道她的进步,让它们回去,是最好的方法。

    放心,它是不会伤她的,它的炼药师如约而至,想必,是能够炼制帝品丹药了!

    帝品!

    只要有了那颗丹药,它就能摆脱这些缠人的气息!

    看到周围的黑气,菩提树周围散发出来的气息,比刚才还要狂躁!

    离夜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往前走,突然,一股强烈的气息袭来,她猛地转身。

    这是……

    很狂躁的气息,不对,是两种气息。

    不过只是一瞬间,她感觉不出来那是什么?

    “果然厉害。”深处的菩提树,看到离夜警觉发现,冷冷笑道。

    它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差点就让她发现了。

    气息消失,离夜心里泛起疑惑,“不见了。”

    刚才莫名出现的气息,现在又不见了。

    到底在搞什么?

    “咳咳!”

    “砰!”

    荒地上,咳嗽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重物倒地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离夜看了看周围,全身戒备了起来,精神力往周围扩散而去,方圆百丈之地出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她都能知道的清清楚楚!

    黑色身影在面前晃动,看起来还有点眼熟,她心里泛起疑惑,走了过去。

    终于,在百米外,找到了黑色身影。

    “原来是个人,应该也是闯进这里的人了。”话落,离夜漠然转身离开。

    他们闯进来是他们的本事,能不能活着走出去这里,也是要看他们的本事,不过她是不会救的。

    “咳咳,北宫……离夜。”黑袍之下,传来沉闷的声音。

    正打算离开的离夜,听到有几分耳熟声音,迅速回身,大步走了过去。

    将倒在地上的人扶起来,拉开黑袍,黑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