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青镜尺剑
    春秋和萧十一愣愣回神,看到远走的身影,猛然回神。

    “喂!等等我们!”他们还在呢!

    两人匆匆跟了上去,很快便离开这一片诡异的骷髅之地。

    跪下的所有龙族,看到他们全部离开,才松了口气,忐忑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回去!”银辉站起身,一声令下!

    所有龙族化作龙形,从天边飞过,天边划过各色光束,一个接着一个消失在噬血洞窟龙头内。

    骷髅之中,一个浑身是血的身影爬出来,怨恨的双眼,看着空中走过的身影。

    她还活着!

    只要活着,她就不会让北宫离夜好过的!

    满脸血痕,容颜尽毁,要不是那残破的衣服,谁又能猜出来,这是临天大陆三大美人之一的容菲菲。

    从骷髅之地爬出来,她下半身已经完全办成了白骨,腐蚀的力量还在一寸寸继续蔓延而上。

    她却并没有放弃,还在继续往前爬,想要离开这里。

    若不是因为北宫离夜,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我一定,一定要报仇……”

    报仇!

    报仇!

    疼痛袭来,容菲菲痛晕厥过去,趴在皑皑白骨上,很快就没了知觉。

    腐蚀寸寸吞噬,腰,胸,脖子一点点消失,最后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头颅!

    昏厥闭上的双眼,在那一刻,豁然睁开,眼中透着不甘。

    最后发丝落尽,头颅上的皮肤也腐蚀殆尽!

    在这皑皑白骨上,她结束了一厢情愿的一生!

    容菲菲在知道离夜的天赋后,就把离夜当成了自己这一生最大的对手,敌人,她势必要超越离夜!

    直到死的那一刻,她想的还是离夜。

    超越离夜,杀死离夜,成为临天大陆的天才!

    然而,从头到尾,离夜都不曾多看过她一眼,别说把她当成敌人,就是对她的记忆,也就是三大美人之一,云天的徒弟,后来的义女。

    只是这么简单而已,根本连多了解都没了解过她。

    早已经离开的离夜,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

    经过龙族噬血洞窟以后,后面的路就清晰了不少,他们顺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当那一片黑麻麻身影等在远处,他们才停了下来。

    “人类,你们还不滚?”敖金呵斥道,让他们走,他们居然只是后退,并没有真正离开,而是在这里等着。

    从龙族噬血洞窟走出来的人,看着敖金,心里虽然震撼,但并没有畏惧。

    “龙王,你是龙族王者,不是人类的王者。”血锋冷哼道。

    他们才不会像龙族,看到它就下跪膜拜,万人相迎!

    普通龙族也好,龙王也罢,都只是玄兽,他们人类,不需要对玄兽低头!

    离夜蠕动嘴唇正想说话,旁边的男人已经走出了一步,如腊月寒风的声音敲动着天地间。

    “各位停在这里,是否想和本尊探讨探讨?”纳兰清羽冷冷扫视着在场所有人,杀气朝外散去,宛若利刃,扑向众人。

    强大气势袭来,一帮子人便感觉到呼吸紧促。

    果然,比不过邪尊!

    五爪金龙他们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纳兰清羽,着一尊杀神,他们怎敢无视!

    “别别别,我就是来想来问问而已。”欧阳心口一跳,急忙说道。

    他可不是来这里找离夜和邪尊的麻烦的,也不是想打龙族那些至宝的主意,只想问问从刚才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名其妙就掉进了血海,先是被骷髅追了半天,再来是龙族,然后出现五爪金龙。

    顺序他是理清楚了,可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会掉进血海?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被攻击了?

    “不过现在不需要了。”欧阳摆了摆手,他算是明白了,就算是问,这两个人也不会说,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问的。

    月媚讪讪一笑,开口道:“邪尊,我只是凑热闹,顺便等人。”

    该死的东方白衣,说好来羽化之穴,结果她在冰川上等了半天,进这个鬼地方半天,还没看到他出现!

    “你等东方白衣吗?”春秋满头黑线开口。

    一想到那个月牙白衣,一丝不苟,穿着整洁的男人,他的太阳穴已经是暴走状态。

    就没见过那种人!

    动不动就是“天地之间自有法则”,“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于理不合”!

    于理不合他大爷!

    到了这个地方,还说个屁规矩!

    偏偏这人一边遵守规矩,不可违背,一边砍杀毫不留情,当然,砍杀的不是他,是他的契约兽白虎。

    看到白虎那狰狞的样子,他都表示同情,有个那种契约者。

    “果然来了!”还口口声声说不来!

    离夜看着月媚的模样,想到东方白衣,轻咳一声。

    “月媚宗主,最近对东方白衣有兴趣?”真难得,她会对一个男人有兴趣,偏偏这个男人,还是个老古板。

    “算不上兴趣,只是打破他口口声声的规矩啊,于理不合啊什么的,心里非常畅快!我先走了!”话落,月媚带着人便离开。

    她倒要看看,那个男人有多少规矩!

    看都魅宗的人都走了,二流势力什么的,也纷纷离开。

    邪尊在这里站着,就站在那,他们已经不敢动了,哪里还敢做点什么。

    他们对北宫离夜得到了什么,就算再好奇,也要看看邪尊。

    以前的事,模糊不清,前段时间天穹峰发生的事,总该知道了吧!不知道那个,刚才那个人被邪尊硬生生凝聚成灵体,总该看到了吧!

    谁愿意成为邪尊的倒下亡魂,或者在邪尊手里,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不少已经已经开始打冷颤,脚步加快。

    紧接着,血盟,方家,人蛇部落……

    一个接着一个,直到这一方天地又只剩下他们。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红唇勾起完美弧线,如星辰般明亮的双眸,带着笑意。

    看到离夜一脸想看好戏的模样,纳兰清羽忍俊不禁。

    “夜儿也有兴趣打破他规矩?”东方白衣,貌似见过几次。

    “不不不,我感兴趣的是,月媚要怎么打破东方白衣的规矩,想看看东方白衣抓狂,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想象那个画面,就不错!

    “夜儿就那么自信,魅宗宗主,能够打破?”不过看魅宗宗主高兴的样子,已经是打破了。

    “我们看好戏就够了。”离夜笑眯了眼。

    “离夜。”春秋和萧十一走到离夜面前,一脸愧疚。

    是他们带来了假的北宫奇,差点让离夜有危险。

    “刚才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不用再说什么,我没有怪你们。”离夜摇摇头。

    看到一模一样的人,谁都会被蒙骗过去,再加上看到假的奇叔受伤,他们哪里可能想到那么多。

    再说,只有眼睛没有脸,随意变化别人容貌的人,临天大陆从未有过!

    第五家族,还真有本事呢!

    春秋和萧十一点点头,情绪并没有放开。

    离夜是不怪他们,可这次明显是他们的错失。

    看来,他们还需要好好修炼才行!

    “接下来,我们就一起走吧。”离夜说道,要是按照记忆中的走,再过不远,就能到羽化之穴了。

    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会不会变化,羽化之穴的位置会不会移动。

    “喂,敖金,王妃没受重伤,你怎么来的这么巧?”暗曜拍了拍敖金,好奇问道。

    貌似还是来晚了一点!

    “我不知道,只是龙族的事情处理好了,就回玄机城,结果听说你们都到北漠冰原来了,就匆匆赶过来了。

    在那个洞口关闭的前一刻进来,跟我进来的还有离宫的人,在进到这里后,就感觉到这个方向,有强大的龙气,就过来看看。”敖金简单说道。

    龙族现在基本也没什么事,它现在是五爪金龙,留有神识在龙族,龙族发生什么,它就算不在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离宫?”离夜看向敖金,离宫的人来了!

    “不过离宫宫主并没有来。”敖金摇摇头,来的只是副宫主。

    离夜皱起了眉头,随意点头轻嗯了一声。

    离宫会那么晚才来,应该也是在等娘,只是一直到最后,娘都没出现。

    这人,到底去哪里了?

    “没来就没来吧。”谁也不知道娘去了哪里,现在就是找,也没方向可寻。

    “走吧。”纳兰清羽握住离夜,他知道她很担心,不过现在并不是分心想这些的时候。

    这里就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地方,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你们回契约空间吧。”离夜淡淡道。

    暗曜和敖金相视一看,然后点点头,银光闪过,它们便消失在银光之中。

    “走!”

    四人往前快速走去,很快消失在了天边。

    离开那宛若巨龙盘踞的山脉,他们很快走进了一片枯叶森林。

    看到周围的环境,离夜和纳兰清羽同时皱起了眉头。

    不同!

    和上次遇到了并不一样,也就是说,这个空间随时在移动变化!

    那现在,要去哪里找羽化之穴?

    “要是墨白在就好了。”离夜微微一叹,墨白契约的蓝灵,就是这里的生物,要找羽化之穴肯定比它们容易。

    “夜儿,当年菩提树没说什么吗?没有告诉你怎么寻找羽化之穴?”纳兰清羽面露不解。

    菩提树想找夜儿炼制丹药,让她找羽化之穴,又怎么没有指引?

    “就给了我一个药方,其它的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个药方,自从她看完全,记下以后,就消失了。

    “刚才为什么不问问龙族?”萧十一疑惑道,龙族就在这里,说不定会知道。

    “它们不知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敖金的话突然出现,春秋和萧十一皆为一惊。

    这这这……

    敖金又从契约空间走出来,正确的说,它并没有完全进去。

    “龙族自傲,不会理会别人家的事。”不会理会,自然就不知道。

    好吧!

    “早知道龙族不知道,我们还进去干嘛!”离夜咬咬牙,他们被困在血海不说,千寂到现在都还没恢复过来。

    幸好他们这里没有人受伤,死的是其它势力的人。

    说她冷血也好,残酷也罢,但是想要寻宝,哪里有不死人的。

    人又不是她叫过来的,生死与她何干?

    “吱~”

    银光闪现,金色小巧的身影一跃而出,鎏金鼠眼里闪耀着金色光芒。

    “离夜,离夜,我闻到了,好香的味道!”

    这里肯定有好东西,宝贝,很多很多宝贝,就在前面!

    看到鎏金鼠兴奋的模样,离夜眨了眨眼睛,“对了,我怎么差点忘了,小金子应该可以找到的!”

    越值钱的东西,小金子越爱!

    羽化之穴里的好东西不少,小金子肯定也能闻到味道!

    “小金子,快带我们去!”离夜笑道,正要走出去,手臂上一股力量将她拉住。

    她不解回头,看着纳兰清羽,怎么啦?

    “夜儿,鎏金鼠可不管什么好东西,它都会兴奋的。”不只是羽化之穴,这个地方应该也有不少好东西。

    “好东西就搬走,我这里放不下,还有你,对了,还有春秋和萧十一!”离夜眼中闪耀着光芒,仿佛已经看到至宝排排站在自己面前了。

    看到离夜兴奋的模样,纳兰清羽哑然失笑,点头应道:“好。”

    反正他们也是来寻宝的,满载而归当然更好。

    “我们跟上去。”两人飞身往前走,才枯叶林中穿梭而行。

    愣在原地的春秋和萧十一吞了吞口水,相视一看。

    “刚才那也是玄兽吧?”春秋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据他所知,离夜已经有很多头契约兽了,上古之兽白泽,五爪金龙不算,都有三四头,现在还来!

    奶奶的,这人变态,已经到了一种无法预估的程度了!

    “你没看错。”萧十一点点头,那就是玄兽!

    “靠!”春秋低咒道。

    禽兽啊!

    “走吧,等下该跟不上了。”萧十一一阵汗颜,他们还是快点跟上去吧。

    离夜有多变态,又不是现在才知道!

    现在跟他说,离夜还有其它玄兽,甚至里面可能还有一头上古玄兽,他都不会吃惊了。

    “走。”春秋回神点头。

    两人匆匆跟上去,就怕慢一步,那两个人他们就会跟不上了。

    事实证明,的确是如此!

    他们跟上去,早就没了离夜和纳兰清羽的踪影,再枯叶林里转悠了大半天,最后才找到。

    当他们找到离夜的时候,就看到她嫌弃拿起一件看去破破旧旧的兵器。

    “离夜,你不要嫌弃嘛,它真的是好东西!”不要怀疑它寻宝的能力!

    “我不怀疑你寻宝的能力,只是怀疑它。”离夜看着手里青铜……反正,她也看不出来是个什么东西。

    中间像一个镜子,一头长一头短。

    长的那头,像是剑刃,短的那头应该是手拿的,可就是破破烂烂,好几个地方,已经缺了口子,一看就是需要重新打造。

    而且它没有剑尖,看上去就觉得怪怪的。

    她对兵器了解不多,这些还是懂的。

    师父是最厉害的铸造师,她总不能是兵器白痴啊。

    “这兵器,当然比不上吾邪了,吾邪开始让我垂涎很久了。”小金子一脸憧憬,一双爪子伸出来,恨不得就这么抱着吾邪睡觉。

    春秋走过去,看到离夜手里像长镜子一样的东西,皱起眉头。

    “这东西,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很久以前的印象了,记忆并不是很清楚。

    一直沉默不语的纳兰清羽,注视着这把破烂的兵器,缓缓说出四个字,“青镜尺剑!”

    青镜尺剑!?

    离夜眨了眨眼睛,这东西,是青镜尺剑!?

    样子,貌似是有点像。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