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太不禁砸!
    耳朵掉了!

    看着那摇曳而下的耳朵,地狱犬王仿佛听到了一道晴天霹雳,它此时内心是崩溃的。

    耳朵掉了!怎么会掉!?

    “你这狗头老大,也只是这样而已嘛。”离夜不以为然笑道。

    再怎么坚硬,也就一座石雕,它哪里来的自信?

    “可恶,可恶!”地狱犬王愤怒,这个人类,居然敢砍掉它的耳朵,该死!

    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杀了他!”

    低沉愤怒的声音吼出,原本往空中冲去地狱魔犬,突然停下动作,扭头看向离夜,身影飞闪而过,瞬间把离夜团团围住!

    黑影密密麻麻,将离夜圈在其中,地狱魔犬凶狠地,想要把离夜撕碎!

    “狗头,我们打个赌怎么样?”离夜双手抱臂,看向群狗之后的地狱犬王。

    狗头……

    地狱犬王听到这两个字,已经暴走,要是它能动,早就跳起来对离夜大打出手了。

    “我叫地狱犬王!”什么狗头!

    “犬就是狗,你是它们的老大,也就是它们的头,叫你狗头,再合适不过。”离夜双手摊开,无害耸耸肩。

    她觉得,非常贴切!

    地狱犬王长它这样子,也就一座石雕,太侮辱犬王了。

    “撕碎!撕碎!撕碎他!”地狱犬王愤怒大吼,它堂堂犬王,岂能到让一个人类污蔑!

    地狱魔犬凶狠咬牙,怒瞪着离夜,一道道身影飞纵而过!

    “嗷!”

    “嗷呜!”

    离夜站在原地,冷静看着冲上来的地狱魔犬,吾邪剑上银光四溢。

    只见她飞身起舞,长剑在空中呈现出耀眼的剑花,耀眼夺目!

    黑暗天际,一道道痕迹划破,空间之力豁然出现在这一片天地之间,强大的吸力把冲向离夜的地狱魔犬,全部吸走!

    冲入空间缝隙的地狱魔犬,才刚接近,身体瞬间就被融化。

    空间缝隙很快消失,不过接下来的地狱魔犬,也不敢轻易靠近。

    它们虽然是死物,但还是能感觉到危险,那么危险的气息袭来,它们哪里还敢再动。

    已经死过一次了,谁会再想死第二次!

    空间之力!

    地狱犬王看到离夜的攻势,心里也有了几分了然。

    巅峰灵尊!

    没想到这个人类看上去年轻,现在已经是巅峰灵尊了!

    很强的实力,只可惜,走进了它的领域,就要死在这里,成为它的陪葬品!

    “继续冲!”地狱犬王沉声下令,没有什么可迟疑的,继续冲!

    杀了他,让他成为它们的陪葬品!

    看到刚才消失的地狱魔犬,离夜越来越冷静。

    在这里的地狱魔犬,比冲出去那些好对付,也更容易杀死。

    要彻底解决它们,就是在这里!

    这里,将是它们的坟墓!

    “狗头,你说小爷把你的头一点点砍碎怎么样,你的一只耳朵已经掉了,不如把另外一只也砍掉?”含笑的声音响起。

    不羁的语气,无比嚣张,十足张狂!

    可从她嘴里说出来,又是那么理所应当,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地狱魔犬听到地狱犬王的命令,再一次进行凶猛的进攻!

    乳白色的生命之源,在吾邪剑上环绕,长剑划出,乳白色的生命之源划破长空!

    纯净的生命之源,随着余力震开,这一方天地的死亡之气迅速退去!

    “生命之源!”

    地狱犬王惊呼,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

    这个人类身上有生命之源,强大的生命之源!

    “人类,把生命之源交给我!”地狱犬王激动了,语气也变得亢奋起来。

    生命之源!

    它需要生命之源,得到生命之源,就能复活!

    离夜冷漠扫视四周,长剑挥动,生命之源扩散而出!

    死亡之气退去,剩下的地狱魔犬也像是没了生命力,一个接着一个瘫软下来,趴在了下去。

    纯白无瑕的身影从天而落,强大气势笼罩而下,宛若山岳压顶,强势而来!

    软软趴下的地狱魔犬这一刻,终于变得恐慌起来!

    白色长靴走过,简单而又精致的暗纹,巧夺天工,白衣似雪,墨丝随着衣角在风中起舞。

    高大身影从上面走来,宛若神明临世,谪仙气质,银色华光在他身体周围若隐若现,让人挪不开眼。

    当那双无波双眸,触及到被围困在地狱魔犬中的离夜,瞬时间,那超凡的气质,冷冽到了极点,温度迅速下降!

    谪仙气质的神人,刹那间,宛若一尊杀神!

    “狂龙闪!”

    银光闪过,随即响起一声惊天巨雷,银紫两色交错的巨龙,从天而降,如同天柱!

    地狱魔犬感觉到危险袭来,轰然散开,半点都不敢停顿。

    只可惜,它们晚了一步!

    在它们跳开前,巨龙已经落下,闪耀夺目的银光,轰然震开,照亮这一片天地!

    银光照亮的地方,万物毁灭,地狱魔犬尽数消失无踪!

    “轰隆隆——”

    周围都在晃动,巨响之声,撼天动地!

    “哗啦啦——”

    滚滚碎石而下,大地又开始塌陷,往无底深渊滚落而去!

    两道身影从银光中飞身而出,避开从头顶落下的巨石。

    “清羽,你这动静太大了,这下面的地狱魔犬,比冲上去的容易解决。”离夜看着头顶滚落的沙石,满头黑线道。

    这动静太大了,有种会被这些沙石活埋的错觉。

    “为夫初来乍到。”迷人好听的声音响起,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解决完上面的地狱魔犬,他就直接冲下来了,看到她被地狱魔犬围困,他几乎没想就出手了。

    一块巨石从天而下,眼看着就要砸到他们身上,离夜看到,将吾邪甩了出去!

    长剑划破,那一块巨石,骤然粉碎成渣!

    “那块石头,好像不错。”纳兰清羽指向不远处石雕形的地狱犬王。

    所有地方都有石块落下,唯独那里安然无恙。

    呃……

    离夜看着他指着的地方轻咳了一声,随即笑道:“我们上去。”

    “好。”

    两人飞身走过,同时落在地狱犬王的头上,头顶终于没有飞沙落下来,周围也恢复了平静。

    这一击,并没有把所有的地狱魔犬都解决,毕竟那不计其数的魔犬,要是一招全部秒杀,他们也就不用到这里来了。

    地狱魔犬看到他们走上石雕,立刻停了下来,不敢再靠近。

    在它们眼里,这石雕就是它们的犬王,它们所守护的东西!

    外人可以靠近,可以站上去,它们决不能亵渎!

    环视了一眼四周,纳兰清羽迈步走到另外一只狗耳朵前,离夜跟了过去,想看看他要做什么。

    只见他伸手拍了拍,随着他的动作,银光没入狗耳朵里。

    “咔嚓——”

    爆裂之声响起,细微声响在周围轰隆隆的声音中,显得特别细小,甚至是毫不起眼。

    石雕的另外一只狗耳朵,再一次摇曳坠落……

    “我靠!”

    看到自己又一只而落掉下,地狱犬王瞬间暴走了。

    欺狗太甚!

    “人类,你们够了!”这算是什么,一人一击,它两只耳朵都掉了,都冲着它耳朵来的是吧!

    离夜忍俊不禁,看到纳兰清羽那一脸无害,宛若谪仙的模样。

    她就知道,邪尊大人又使坏了!

    只怕邪尊大人,在走下来那一刻,就看出了石雕了端倪,才会故意说“那块石头”不错,然后跳到这上面来。

    “够,还不够,你还没碎呢。”离夜不以为然摇摇头,目光落在狗鼻子上。

    刚刚在上面,这只狗让他们吃了那么多亏,不好好招呼招呼它怎么行!

    “夜儿,狗鼻子交给你,为夫把狗嘴碾碎,你觉得如何?”纳兰清羽提议道,他觉得这个建议,非常不错。

    “好啊,就看看谁先解决!”离夜挑眉,跃跃欲试。

    好啊,当然好,怎么不好了,把的这只的狗分尸了,怎么会不好!

    “你们敢,敢!”地狱犬王第一次发现自己无力。

    这多年,多少人路过这里,还是第一次有人直接攻到家门口。

    就如同这两个人类猜想的,这些地狱魔犬在自己的地盘,威力会大减,甚至是不足外面那些一半!

    地狱魔犬解决不了他们,阻止不了他们,现在它两只耳朵都没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离夜和纳兰清羽飞身而起,仿佛没听到地狱犬王的呐喊,灵力在两个人身上暴涌。

    紧接着,两种攻势,朝着两个不同的地方砸去!

    “不——”

    地狱犬王放声嘶吼,紧接着,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将它的声音淹没。

    “嘭嘭嘭——”

    惊天爆炸响起,如九重天塌,擎天柱倒一般!

    余力旋转,掀起强势罡风,如排山倒海之势袭来,席卷着万物一切!

    这一方天地都在响动,都在爆破碎裂!

    面前巨大的石雕,轰然粉碎,往万丈深渊坠落!

    剧烈动静,将所有一切的声音吞噬,只能听到那惊涛骇浪的破碎,和猛然塌陷的大地!

    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收起了招式。

    “下手有点重,我本来只想砸碎狗鼻子的。”离夜耸了耸肩。

    “是它太不禁砸了。”纳兰清羽应和道。

    两人都是一脸真挚无害,这要是不认识他们的人,肯定就会相信了!

    说他们一下子没注意到力道,那绝对是见鬼!

    这两个人,怎么可能没注意力道,就把石雕砸碎了,明明就是故意的,还装无辜说石雕不禁砸。

    红莲听到两人这对话,心里顿时叹息。

    无耻啊无耻!

    “轰隆隆——”

    头上滚落的东西,更加猛烈,石雕在他们脚下碎裂,此时此刻,就连他们站着的地方,都成了重灾区!

    然而两人站着的地方,一点事情都没有。

    每每有石块砸落,就会自动被摊开,在他们周围一层无形的结界笼罩在周围。

    巨石毫不留情滚下,往他们砸来,却无法伤到他们半点。

    剩下的地狱魔犬,见石雕碎裂,彻底愤怒了起来!

    石雕就是它们的信仰,它们坚守的目标,现在被人砸了,它们怎么能够容忍!

    石雕没了,也就是它们的王没了!

    不允许,决不允许!

    愤怒在它们身上燃烧,眼眸中燃烧起熊熊火焰,强大的气息往周围散开。

    离夜和纳兰清羽感觉到那暴涨的力量,眼眸中露出警惕。

    “夜儿要小心了,狗急了还会跳墙。”纳兰清羽手上凝聚起灵力,可那的淡然如水的语气,哪里有把这些地狱魔犬放在眼里。

    随着地狱魔犬是身上力量的暴涨,四周的死亡气息,比刚才更重了!

    “那也只是狗而已。”离夜嗜血笑道。

    几头丧家之犬,敢冲上来,宰了就行了!

    一头头地狱魔犬,它们身上突然力量暴涨,眼中充斥着血红色的光芒。

    它们慢慢迈出脚步,冲着离夜和纳兰清羽走去。

    眼中的血光越发妖异,只是一眼,就足以让人寒颤不已。

    就在此时,结界分开两半,又瞬间封锁,形成两个圆圈,将离夜和纳兰清羽分开。

    在结界分开的同时,他们两个人同时走了出去!

    没有言语,目光没有交集,但动作几乎同步!

    “嗷~”

    地狱魔犬嗥叫不止,宛若厉鬼哭啼!

    看到他们两个攻上来,所有地狱魔犬全部冲了出去,迎上两人攻击!

    “砰!”

    头顶一声爆炸响起,坠落的所有巨石,全部碎裂!

    沉沙宛若雨下,洒在他们中间,阻断了他们的去路。

    “冰杀裂魂斩!”

    离夜扬起吾邪,长剑挥出,蓝色剑气形成剑刃,划破这一方天地,空气急速冷冽,然后周围所有的一起,凝结成冰!

    坠落而下是沙尘,也听了下来,被薄冰封住。

    紧接着,纳兰清羽随手将灵力甩在冰层之上,凝结成冰的沙尘如玻璃一样碎裂。

    密集的裂痕,迅速蔓延开来,冰层瞬间粉碎!

    就在他们再一次想要走过去,将地狱魔犬斩杀,然后就看到,实力暴涨,正要围攻他们的地狱魔犬,往四面八方逃窜。

    看它们逃走的方向,说是后退,更像是逃走。

    它们就像是看到了无比可怕的东西,连报仇都顾不上,只想逃命!

    离夜嘴巴微张,诧异看着这一幕。

    跑了!?

    “怎么回事?”地狱魔犬突然逃走,离夜不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紧张起来。

    地狱魔犬不会无缘无故逃走,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

    纳兰清羽还没来得及回答,强大陌生的气息迎面袭来。

    几道身影飞速走过,正往他们这边走来。

    “无际黑海,音非!”离夜眯起双眼看着来人,随着他们靠近,她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烈。

    总觉得不只是他们走来,好像还有什么更恐怖的东西走向他们。

    音非几人远远就看到离夜和纳兰清羽,狼狈逃窜的他们,立刻走了过来。

    音非扬起笑容,放慢脚步,拿着离夜和纳兰清羽。

    “有缘有缘,没想到还能遇到邪尊和尊王妃。”音非抱了抱拳,笑呵呵道。

    纳兰清羽拉着离夜,转身离开,连看都没有看音非一眼。

    无事献殷勤。

    离夜看到音非嬉皮笑脸,连平时的高傲态度都不见了,还在这个时候走来跟他们打招呼,就更觉得不对劲。

    不过她什么都没说,默不作声走在纳兰清羽身边,两人并肩离开。

    这个音非,还是提防着他好点!

    无际黑海的人见他们要走,脸色立刻僵住。

    音非速度极快跟了上去,笑容不变,“二位,不如同行?”

    这时,另外一边方向,又走来几道身影,看到纳兰清羽和的离夜,还有音非,来人脸上的笑容加深。

    “几位,好巧啊,你们的人也都消失不见了吗?”来人笑眯眯说道,额角悄然滑下一滴冷汗。

    离夜和纳兰清羽同时皱起了眉头,心里的警铃越发响亮。

    方家的人!

    肯定,出事了!

    两个势力的人同时形色匆匆,他们肯定遇到了什么。

    那是比地狱魔犬还要危险的东西,不然地狱魔犬不会刚感应到,就会立刻逃走。

    “方栖梧!”看到来人,音非心里也涌出不安。

    他不会也带来什么了吧!

    离夜和纳兰清羽停下脚步,没有任何动作。

    强大的精神力往周围蔓延而去,隐约间,细碎的声音传来。

    感觉不到是什么,声音很多,应该是数量不少。

    离夜握了握手,纳兰清羽心里已经是一阵了然,没有任何交际,却在同时有了动作!

    “走!”

    银色之光划破天边,一道缝隙出现在两人脚下,他们同时跳了进去!

    在他们跳进去后,缝隙眨眼办消失无踪!

    什么!

    两边的人同时踏出一步,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脸色一白。

    “空间之力!倒是忘了,以邪尊的实力,肯定早就领悟到空间之力了!”音非低咒道,该死,算漏了这点。

    听到音非这话,方栖梧脸皮一抽,迟疑开口。

    “你难道也遇到了?”那东西就快来了,他都能听到那声音了。

    “该死,你也是!”音非不冷静了。

    靠!

    他是来找人帮忙的,不是来找死的好吗?

    “轰隆隆隆……”

    庞大浩荡的声音越来越剧烈,两队人脸色同时发白。

    “跑!”

    他们几乎同一时间拔腿就跑,根本不敢逗留。

    紧接着在心里狠狠低咒起来,该死的,他们以为遇到邪尊,总能拉一个人下水,没想到让他们提前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