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哗啦啦——”

    水深波动,轻舞而起,阵阵凉风吹拂而来。

    天是黑色的,水也是黑色的,天地之间充斥着浓浓的死亡气息,弥漫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站在岸边巨石上,遥望远处,离夜不禁皱起了眉头。

    “果然和上次来不同了。”上次是森林,这次是水域。

    纳兰清羽单手负在身后,双眸轻合,感受着周围流动的气息。

    “死亡之气比起上次,也浓郁了不少。”沉重的死亡压迫感,比上次更重。

    站在他们身后的人,听到这话,脸上闪过诧异。

    他们的以前来过?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不是说羽化之穴出世,千年一次吗?”。梦寻欢好奇问道。

    什么情况,羽化之穴怎么可能连续出世。

    事。

    “羽化之穴千年一现,不过,死亡森林的并不是那样。”离夜解释道,死亡森林无处不在。

    两个毫不相干的地方,缺连在了一起。

    在死亡森林跨过,就能找到羽化之穴,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

    不然怎么会第一波想要冲进来的人,一下子就死了好几百。

    “所以,你们以前遇到的,也是这个地方?”春秋皱起眉头,感情这两个人已经来过一次,熟门熟路了。

    “是,也不是。”上次可不是这里,不过也是死亡森林。

    众人了然点点头,看向他们两个的模样仿佛在说,不用解释,他们懂的。

    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北宫奇,他们又是一阵鄙夷。

    奇叔还跟他们卖关子,其实就是离夜告诉他的。

    不过那一招,真狠!

    你们要进,那就给你们进!

    结果……那些人,像下雨一样往下掉。

    北宫家族这一家人,黑人的时候,防都防不住!

    “他们来了。”纳兰清羽转身看向身后,黑暗中一层层波动袭来。

    还是有不少人知道死亡森林的,特别是一流势力,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一行人转身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一个个从空中走下来的身影。

    他们周围的环境再一次开始变化,天上的黑暗退去,身旁的黑水也慢慢恢复正常。

    瞬时间,这里就和平常的地方没有两样,蓝天绿水青山,相辅相成。

    所有一流势力全都走了进来,二流势力进来的,也只是比较有名声的那几个,接下来还有三流势力,和一些无门无派的散修者。

    “北宫离夜,你们走的还真快。”月媚带着魅宗的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妖媚笑道。

    那风情万种的魅容,顿时让周围不少男人沉沦,一片痴迷状。

    “怎么,月媚宗主追上来,是想要和我一起走吗?”。离夜调侃道,她知道月媚不会和他们一起走的。

    月媚看了看纳兰清羽,又看了看离夜,噗嗤一笑。

    “你舍得把邪尊抛弃到我这来,我们当然可以一起走。”月媚笑了笑,紧接着感觉到一道寒意射过来,心里不禁一颤。

    这个男人,还真是……

    有这个男人在,让她跟着北宫离夜他们一起走,就算是有天大的好事,也不要!

    身边寒意加重,离夜笑而不语,没有再搭话。

    她要是再和月媚说下去,邪尊大人就该动手杀人了。

    “走了,希望我们都能活着出去。”月媚对离夜摆了摆手,带着魅宗的人转身离开。

    见魅宗的人走远,炼药师公会的人立马走来上来。

    “齐暮大人,您是不是跟我们一起走?”沧眀客套问道,他只是长老阁的长老,品级最多不过皇品,自然是要尊称齐暮大人的。

    齐暮立刻挥挥手,嫌弃道:“快滚快滚!”

    难得有机会和师父一起走,他才不要跟炼药师公会的人一起走。

    沧眀没有再说什么,更没有强迫齐暮,带着炼药师公会的人直接离开。

    见他们两股势力走了以后,不少势力分别走开,往不同方向离去。

    血盟的人走出来,深深看了一眼离夜,眼中闪过血光。

    她就是北宫离夜!

    玄机城现在建的地方,是曾经的血宗,而这次血食也是被她破了。

    “北宫离夜,我们之间的帐下,你最好记清楚!还有,我叫血锋,你也最好记住!”男人说完,大袖一挥转身离去。

    离夜冷冷一笑,看着血盟离开的背影,冷声开口。

    “小爷一定记得!你们血盟别忘记才好,不然死都不知道为什么!”中临都的事,还没完呢!

    血盟记得更好,她还就怕他们忘了!

    一行人离开的脚步突然停顿下来,四五十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离夜。

    嚣张!

    重重一哼,他们继续走去。

    等他们讨伐北宫离夜的时候,看她还能不能那么嚣张!

    血盟可不是当日那些家族的人,只能来一部分,才会被他们挡下,等他们血盟动手的时候,一定会让她北宫离夜后悔!

    “北宫离夜,你当日斩杀我冰蛟一族蛟王,冰窖一族也不会就此罢休的,走!”冰蛟一族新任蛟王冷声呵斥。

    一群高大的汉子,周围散发着冰冷寒意,大步离开。

    此时在伐天玉阵里的前任蛟王要是听到这话,一定会一尾巴抽在它脸上,抽死它个没眼力劲的。

    好的不学,学这些!

    连它都不是北宫离夜的对手,不但没报仇成功,还每天帮她干苦力,这小子还敢出言不逊!

    先不提其它的,北宫离夜早就不是当初从古墓里走出,刚刚步入初级灵尊的时候,现在的她是巅峰灵尊!

    说话之前,能不能有点脑子!?

    火焚谷的人缩在人群之后,想到前段日子,他们的人曾经遇到过北宫离夜,还闹出了不愉快,他们赶紧溜走。

    不跑,等着被北宫离夜虐么?

    他们不是一流势力,又不是玄兽,还是悠着点!

    周围仇恨和敬畏的目光一样多,欧阳看了一眼,重重叹了口气,走到离夜面前。

    “你说咱们见面那种种事情,我是不是也该让你好好记住?”他戏谑笑道。

    离夜严肃下来,认真点点头,“小爷一直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某个人从……”

    “停!”欧阳满头黑线打断离夜的话,“我走,现在就走!”

    那么没面子的事,就不要再说了。

    他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

    周围的人不禁好奇,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北宫离夜刚刚提起,欧阳立刻就走了,脚步越来越快,更像是逃走的。

    “看来,还有为夫不知道的事。”凉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呃……

    离夜汗颜看向身边的男人,发现他面带微笑,同样看着自己,只是那笑容有点不对劲。

    离夜:“……”

    让她说什么,把欧阳揍了两顿?

    在这么多人面前,她是不会说的,以欧阳那个死要面子的性格,要是她说了,非得找她拼命。

    死亡森林够危险了,再加上血盟,冰窖一族,还有那些不知道的事,还是悠着点好。

    远处的无殇,深深看了一眼离夜,眼中划过一丝寂落,便离开了。

    无情宗当日离开天穹峰后,他们之间,就注定有一条永远无法跨越,不会改变的鸿沟!

    无情宗和她,他选的是无情宗!

    原来,当日他并没有看错,只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少宗主。”星辰宗的人走到为首的男人身边叫道,这个人,并不是墨东炎!

    “走。”男人往这边看了一眼,迈步走远。

    后面进来的人陆续离开,有交际的没交际的,分别走着不同的路。

    离夜看着星辰宗一群人走远的方向,皱起眉头。

    “他们新的少宗主,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一阵凉意从心里划过,离夜冷冷一笑。

    果然,星辰宗放弃了墨东炎,彻底的放弃了!

    “孤鹰!”纳兰清羽说出两个字。

    这就是当年墨东炎带回星辰宗的男人,如今已经取代了他,成为星辰宗的少宗主。

    这世界,就是如此,不论恩情,强者为尊!

    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身影,离夜撇了撇嘴,“是他啊。”

    这个人其它事她是没什么印象,唯一有印象的,他就和雇佣兵一样,收钱办事,还有一件有印象的,就是当初在玄凤国,抢东西的时候,他也有份。

    貌似后来,墨东炎跟她也提过这个人,只是她没怎么在意。

    现在都成为星辰宗的少宗主了,肉弱强食,取而代之!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虽然很想同情墨东炎,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春秋沉声开口。

    墨东炎当初选择的时候,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没了星辰宗,不是还有玄机城。”离夜微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只要他们不背叛,她就绝不抛弃!

    星辰宗又如何,她会让离开星辰宗的墨东炎,变得更强!

    几人会心一笑,是啊,还有玄机城,还有北宫离夜,他们有何可惧!

    “我们也走吧。”北宫奇说道,一直看着人家走,他很想闯闯,很多年没有这种冲动了。

    离夜回神,看向北宫奇,从储物手镯拿出一个玉盒。

    “奇叔,这个你收好。”

    在死亡森林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走散,这东西在奇叔身上比较好。

    北宫奇接过玉盒,的打开一看,眼中划过惊愕。

    尊源丹!

    这是尊源丹!能帮他恢复灵尊实力的丹药!

    “这是,你不是说还差几种药材吗?”。怎么会突然拿出尊源丹了,哪里来的?

    “药界可不是白去的。”离夜嘿嘿笑道。

    当初看到尊源丹,她就想到奇叔,这东西可以帮奇叔恢复。

    “谢谢。”北宫奇郑重道。

    这些年说他不想恢复实力,那肯定是假的。

    现在有尊源丹,就能帮他恢复灵尊实力!

    “奇叔,你跟我还需要客气吗?”。离夜不禁好笑,奇叔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她还真不习惯。

    北宫奇一愣,然后点点头,“也是。”

    夜儿又不是外人,他要是客气了,反倒生疏了。

    “还有人没来。”离夜沉声说道,环视周围。

    自从娘消失在临天大陆后,就一直没有出现,即便是现在,也没看到她。

    到底去哪里了?

    离宫的人一直没有派人送消息,这次更是连来都没来。

    还想着他们来北漠冰原,可以问问他们。

    “他会来的。”北宫奇以为离夜说的是第五家族的人,严肃道。

    这样的一场“盛宴”,第五家族的人,到现在都没看到一个,他们肯定不会错过羽化之穴。

    “天穹峰的人在离宫外守着,北宫主若是回来,一定会第一时间传来消息。”纳兰清羽伸手握住离夜的手,十指紧扣。

    北雪儿消失的时间,的确是很久了。

    离宫!大嫂!

    北宫奇有些愕然,每次夜儿提起大嫂,语气都很冷淡,甚至没有任何表露的情绪。

    原来,她只是没有表露出来,其实心里一直担心着。

    想必在和大嫂相认,她也是这样冷静,但她的喜悦除了大嫂和邪尊外,只怕谁也感觉不出来。

    “嗯。”离夜冷淡应了一声,心里的担忧,却是挥之不去。

    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直到心里再也没有任何杂念。

    心中有杂念就会影响一个人的判断,她必须要冷静!

    很快,她又恢复了那个冷酷冷静的人儿,冰冷的情绪,仿佛天下间没有任何事可以影响到她。

    一行人逐渐走远,慢慢将所有杂念抛出脑后,全神贯注走在这片死亡之地。

    这里死气弥漫,稍有不慎,就会死于非命!

    等到离夜他们走后,站在河水对面的人也转身离开。

    “我听说,北宫离夜曾经契约了白泽?”音非蔑视轻笑,上古之兽,白泽。

    他身边的银袍男人一脸肯定,严肃而又认真,而他,正是浮云殿云帆,第五家族的旁支,第五云帆!

    “不是听说,那是我亲眼所见。”云帆肯定道,上古之地的事,很多人都看到过。

    音非睨视了一眼云帆,不屑一笑,“那又如何,云帆,浮云殿和北宫离夜的恩怨,本少主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若是想利用天敌这件事,让我去对付北宫离夜,还是省省吧。”

    话落,音非大步离开,心里对云帆更是不屑。

    早知道他叫自己来,是为了这件事,还有什么好来的。

    北宫离夜契约白泽的事,他早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