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四十章 血洗青云门!
    众人抬头看向空中,天空一片黑暗。

    明明晴空万里,黑暗却在不停滋生,蔓延,扩大!

    这是……这是什么!

    “出世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惊叹了一句。

    终于出世了,羽化之穴!

    “这就是羽化之穴!”

    “就是它了!”

    “快,要快点进去!”

    众人目光一片热切,看向玄机城一群人,多了几分狠毒。

    他们算什么东西,一个不入流的势力,凭什么在他们之前进去!

    杀了他们!

    要杀了他们,才能先进去!

    北宫奇皱眉看着空中,脑海中突然响起离夜曾经说过的事。

    “要进入羽化之穴,就必须要经过死亡森林,死亡森林并不只是森林,它变化万千,可以是海洋,可以是陆地,可以是沙漠。

    它会每次都会以不同模样出现,唯一不变的,就是它的死亡之气,人沾染,必亡!所以羽化之穴出世,看到死亡森林,一定不要先进去!”

    黑暗,无尽的黑暗!

    是死亡森林!

    “阁下如是想要先进去,那便请。”北宫奇收回目光,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改变。

    他后退一步,露出招牌笑容,看上去是那般亲切和蔼。

    啥!?

    春秋他们傻眼了,刚才不是不让的吗?

    不只是玄机城的人,周围那些还在羡慕嫉妒恨的人,一脸懵逼。

    让了!

    刚刚他们差点打起来,现在居然主动让位!什么情况!

    青杉愣了愣,收起弯刀,哈哈大笑起来。

    “早就该这样了。”算他们还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

    北宫奇垂眸,遮住眼中情绪。

    “奇叔!”

    萧十一他们几个着急了,就这么让青云门的人先走,这!

    “闭嘴。”北宫奇低声呵斥,凌厉的眸光扫视了一眼他们几个,示意他们不要冲动。

    凌厉如箭的目光射来,几人呆在了原地。

    这样的奇叔,他们从未见过,在印象中,奇叔总是笑盈盈的,很温暖。

    难道,这里有什么?

    他们稍稍侧脸,看向头顶出现的黑暗,看到那黑暗,隐约间,感到几丝不安。

    肯定有什么!

    几人脚步往旁边挪动,还是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甚至看向北宫奇的目光,多了几分怨恨。

    当然,这都是装出来的。

    表现的太自然,怎么能让这些王八羔子自己走进去!

    “听话,真听话!”青杉看到他们退开,又大笑了起来。

    只可惜,他没有看到,旁边那些怨恨的目光。

    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动,脚步慢慢往他这边挪过来,眼眸注视着空中的黑暗。

    二流势力,三流势力的人,谁也不让谁,准备在青云门进去之间,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在他们之前进去。

    一流实力中,也有不少人开始动荡。

    “公子?”音非身边的人问道,难道任由他们先进去?

    “先不要动,总要有人探路。”音非不屑一笑,轻蔑看向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的众人。

    “是。”

    接下来,寒家,浮云殿,无情宗,星辰宗,海家,方家,血盟,蛇人部落,都在首领阻止下,冷静了下来。

    炼药师公会这边,看到纷争停歇,松了口气。

    “青云门太不知道天高地厚。”其中一个皇品炼药师轻哼道。

    玄机城虽然不入流,但是有一个北宫离夜!

    一个北宫离夜,是他整个青云门都比不上的,知不知道!

    “不管怎么样,青云门没动,我们就不用出手了,他们敢动,让护卫立刻阻止。”沧眀沉声说道,北宫离夜的势力,炼药师公会还是要插一下手的。

    看在北宫离夜的面子上,这件事还必须得管。

    “明白。”皇品炼药师点点头。

    “长老,齐暮大人还没来,也没看到墨家的人。”另外一个人走到沧眀身边,低声说道。

    齐暮大人去了墨家,他们都还没来,难道是墨家的人半路出了什么事?

    “再等等,不会有人敢动墨家,终于齐暮,他的身份摆在那,不会有敢动他。”沧眀喃喃说道。

    羽化之穴出世,这些实力,一个比一个晚。

    东海之滨刚好赶上,离宫,墨家,天穹峰,到现在还没看到踪影。

    “是。”那人转身走远。

    月媚妩媚轻笑,举手投足尽是万千妖娆,一颦一笑足以令天地动容。

    “绾绾,传令下去,那一群人魅宗护了!”北宫离夜的势力,魅宗还是要插一下手的。

    当年给北宫离夜一块令牌,欠她一个人情,可她帮的忙,岂是一个人情能了清的。

    被困在日月殿那么多年,自己还能回来,多亏了北宫离夜,今日帮她护几个人,算得了什么。

    “属下明白。”月媚身边的人娇柔一笑,娇媚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坚硬,这是外人听不到的。

    青杉收起弯刀,转身看向身后,大手一挥。

    “走!”

    最后的便宜,还是让他们青云门赚到了!

    瞬时间,四周空气涌动,冲力从四面八方袭来,无数黑影掠过天边!

    密密麻麻的身影划过天际,黑麻麻一片,往黑暗中冲去,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

    “你们想先走,休想!”

    “青云门算什么东西,在这里待着吧你们!”

    “先走一步!”

    “谢谢副门主,要不是你,我们还不能这样!”

    ……

    周围所有人,都比青云门快了一步,直接冲上去,速度极快!

    青杉抬手的动作僵住,整个人完全石化。

    混蛋!

    他们……趁人之危!

    “赶紧走!”青云门的人也急了。

    他们急忙走上去,就怕慢了一步,到时候就会错过整个“天下”!

    北宫奇几个人,在众人冲上来的时候,往人群中退去。

    “奇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霖奕好奇问道,他们突然让步,这也不是奇叔的作风啊!

    北宫奇笑眯了眼,伸手指了指天上。

    “你们自己看。”很快,很快就有好戏看了。

    几人抬头看去,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怕错过了什么。

    二流势力,三流势力以及不入流的势力,接二连三往上冲,冰川上反倒是空旷了不少。

    “轰隆~”

    一声闷雷在天边响起,无味的黑色气息从黑暗中蔓延出来。

    最先走上去的人,迅速被这一片黑雾笼罩。

    看到那一片地方里自己越来越近,最先靠近黑暗的人,脸上露出无尽的喜悦。

    黑暗渗入他们身体,突然间,他们脸上的笑容僵住,前进的身体停了下来,绞痛从胸口散开。

    怎么回事!

    那一刻,二三十个人,突然就从天上掉了下去,没有一点预兆。

    后面赶上来的人,看到这一幕,面带疑惑,是却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紧接着,第二波,第三波……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上百人就像馅饼一样,从天空上坠落,重重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疯狂的冲刺,直到第五波的人,他们才猛然停下。

    可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发生的事,而看到有人掉下去,只是以为被偷袭了,还嘲笑他们命薄。

    后面冲击凶猛,前面的人就算停下,也被人推了过去。

    不一会,他们出现和刚才掉下去的人一模一样的情况,一批接着一批坠落!

    人死了将近三百,终于,有人知道往回走。

    哪怕面前再多人冲上来,他们也要回去!

    尼玛!很可怕!

    那么多人,一个接着一个摔下去,连羽化之地的门都没进!

    玄机城的人看到这一幕,嘴巴早就成了“o”型,目瞪口呆站在那。

    这这这,这么多人掉馅饼一样掉下来!

    幸好幸好,他们没有冲上去,不然第一个掉下来的就是他们!

    等等!

    几人看向北宫奇,一把拉过,将他围在中间。

    “奇叔,你老实交代,这肯定不是巧合。”不然奇叔怎么会突然改变态度,让他们先进去。

    萧十一幸灾乐祸问道,活该啊活该,让他们抢!

    他们的地盘,也是他们能抢的!

    “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巧合。”北宫奇面带招牌笑容,摇了摇头。

    “那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知道不能进去?”其他人急了。

    “一流势力的人也没进去。”北宫奇绕起了弯子。

    几人听到这个回答,一阵鄙夷,他们可不想和奇叔绕弯子,哪里能绕得过奇叔。

    算了,就算奇叔不说,他们也大概能猜到。

    这世上除了北宫离夜,还有能做到这样?

    鲜血染红冰层,乱尸横七竖八倒在地上,一片血腥!

    血腥味弥漫开来,疯狂冲上去的所有人,闻到鲜血的味道,一下子,全都冷静了下来。

    冲上天上黑麻麻的一群人,猛然收住脚步,停在了原地,不敢再往前走动一步。

    怎么回事?

    羽化之穴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一阵呆愣,脑海一片空白,看着地上刺眼的鲜红,他们吞了吞口水。

    青杉站在人群之中,刚才还得意洋洋的他,现在脸皮阵阵抽搐,面带惊慌恐惧,脚步不停往后退。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

    他看了看身边,自己带过来的人,只剩下不到十个。

    低头看去,在人群中很快就找到了北宫奇他们,眼中露出愤怒,他飞身而下。

    这群混蛋,故意耍他!

    他飞身走到半空,拔出腰间弯刀,奋力朝着北宫奇砍下去!

    “妈的,老子杀了你!”

    “奇叔!”所有人急忙拉过北宫奇,一道道紫色灵力炸开!

    “动手!”

    “出手!”

    炼药师公会和魅宗两边,同时出声,几道身影穿梭而过。

    没有人看到,在人群之中,还有一道身影飞奔而来。

    天边耀眼银光闪过,如利剑划破天空,紧接着,冷冽如冰之声炸开,肃杀天下!

    “万剑朝宗!”

    瞬时间,天边出现无数寒光,一道道利刃划破天边,穿梭而来!

    杀伐之气,如千年寒冰,直逼在场所有人!

    无数利刃,朝着青杉飞去!

    那一刻,天边出现无数炫丽之光,空气凝结,立刻就会被刀锋削割成千万片,那就像是一场无比浩荡的倾盆剑雨!

    想冲上羽化之地的人,感觉到那骇人的杀气,轰然散开,四分五裂!

    冰川之上,出手的几个人,迅速收起招式,急忙推开。

    各方势力,看到无数剑雨,落荒而逃!

    青杉感觉到杀气袭来,看到所有人惊慌而逃,他身体一僵,转身看去。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划破天边的剑刃,直接穿过他的身体!

    双眸睁大,瞳孔缩紧,青杉整个人僵在天空。

    一道道锋利剑刃,从他身上每个地方穿过!

    他清楚感觉到,每一道刀锋走过,自己身上就会少一块肉,但更可怕的是,他死不了!

    不管多少剑锋穿过身体,都避开了要害,不管多少剑刃落下,肉一块块被削割下来,他还是死不了!

    死不了!

    灵魂深处传来恐惧,青杉别说还手之力,现在连动都动不了,只能任由灵魂深处的恐惧,将他一点点吞噬。

    鲜血如雨下,一滴滴坠落,血肉一块块消失。

    天边的剑雨还是没停下,仿佛要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才肯罢休!

    天上地下,退开的人,惊悚看着这一幕,艰难吞了吞口水。

    任在场所有人,都见过风浪,可这样的手段,还是第一次看到。

    众目睽睽之下,万刃成剑,让对方承受万剑穿心,碎尸万段,同时,他还不会死,只能眼睁睁看着!

    好可怕!这样残酷的手段!

    “他们来了!”欧阳站在众人之间,看着天边闪过的银光,露出一抹淡笑。

    终于是来了!

    再次同时,天边银光闪现,一男一女从银光中走出。

    随着他们的步伐走来,磅礴气势如巨浪般席卷而过,银色光晕在身体周围流动,看上去,尊贵而又华丽!

    每走一步,仿佛天地都在动荡!

    紧接着,一道道身影跟随而来,站在他们身后,磅礴气势,无比惊骇!

    他们就像是站在苍穹,俯瞰天下王者,强横而又霸气!优雅而又尊贵!

    风华天下!举世无双!

    看到那惊为天人的两人,天地之间一片唏嘘,那一刻,连天地都是去了光芒,日月也黯然冷淡。

    “你是谁!”青杉用尽全力大吼,恐惧的他,已经快要疯狂。

    纤细手指伸出,手指轻点,空中无数剑锋瞬间消失无踪,蓝色剑气划破天际,落在她手里。

    冰眸冷冷瞥去,玫瑰红唇轻启,冷彻刺骨的四个字,在天地之间震开。

    “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

    在场每一个人眼中,都露出骇然。

    她就是北宫离夜,炼药师大会那个天才炼药师!天穹峰的尊王妃!

    没想到,没想到她的实力,也是如此可怕!

    这应该是,应该是灵尊!巅峰灵尊!

    老天!

    尊品炼药师,巅峰灵尊!

    不管灵师,还是炼药师,总之,横着竖着,她都是天才!

    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变态,太吓人了!

    青杉双眼骤然睁大,一口气没传上来,痛楚传遍身体各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动。

    她,就是北宫离夜!

    离夜抬头看了一眼天边出现的黑暗,便收回了眸光,手臂一甩,吾邪从手里飞了出去。

    蓝色剑气划过天空,转眼出现在青杉面前,然后便穿透了他的身体。

    原本就残破不堪的身体,再一次被长剑刺穿!

    这一剑,他彻底没了声息!

    天空之上,冰川之中,四周一片寂静,连呼吸的声音,都减弱了很多。

    时间仿佛静止,所有人就这么僵在原地,一双双眼睛,看着那绝代风华的人儿,还有她身边那个,怎么样也无法忽略的男人!

    “下去。”离夜冷淡说道。

    “好。”十指紧扣,两人并肩走下。

    众目睽睽之下,磅礴浩荡的队伍徐徐走来,而周围的人,更像是在迎接他们!

    走到冰川上,离夜和纳兰清羽直径往北宫奇他们的方向走去。

    站在他们面前的人,看到走来的身影,连忙后退,让出一条通道来。

    离夜疾步走到北宫奇面前,皱眉担忧道:“奇叔,你没事吧?”

    差一点就来晚了!

    “放心放心,没什么事。”北宫奇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哈哈大笑了起来,让离夜安心。

    离夜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拿出了丹药。

    “赶紧吃一颗,有事没事,就当是吃糖。”清风淡雨的声音传来。

    糖!

    周围的人差点吐血,尊品丹药,当糖吃!

    要不要这么任性!

    他们都知道尊品丹药,千金难求,有钱都未必买得到,到北宫离夜这,她说,当糖吃!

    他娘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这也太大了!

    冷酷如霜的声音响起在天地之间,震慑四方!

    “血洗青云门,一个不留!”纳兰清羽面无表情下令道。

    “是!”银翳立刻走远,对远处天穹峰的人下令。

    血洗!

    二流势力,三流势力以及那些不入流势力的人,迅速后退,面带惊恐。

    他们,他们什么都没干!

    一没有强迫这几个人,二没有对他们动手,三没有出言侮辱!

    这都是青云门的人干的,他们最多只是想先进去羽化之穴,可最后不是没有进去,还在这里呢!

    今天以后,他们还知道了一件最最最重要的是,以后绝对不能得罪北宫离夜!

    得罪了北宫离夜,她在前面把人碎尸万段!邪尊在后面血洗灭门!

    ------题外话------

    不知道啥时候能审核,昂昂昂!

    昨天更新,忘记说了,还有一个墨家,前面的章节补上去了,然后还有一个墨家没来,齐暮也在墨家的队伍啊喂!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