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救人的还是他!
    炼药师这些暗卫和护卫怕是,高兴的太早了!

    交谈的声音袅袅不停息,在离夜肩上装睡的小白,心里暗暗叹息。

    “听夫人的。”

    “这样?那我们下次呆久一点,你就别出手了,让银翳调教就好。”

    “不是,为夫只是觉得,这些暗卫护卫被调教了两天,可还欠调教。”

    “你最近挺喜欢这里的。”

    “夜儿,下次来炼药师公会是什么时候?”空中响起询问的声音。

    “走吧。”两道身影飞身离开炼药师公会上空,得找个没人的地方。

    “原来如此。”纳兰清羽宠溺笑道。

    那几个人不是他们,可也是他们的样子,她就是这么记仇,就是不乐意说了,让他们慢慢找!

    “双子塔,那你没告诉蔺药他们?”

    “算也不算,不过谜团终于揭开了,炼药师公会这个地方,还真有很多,从上古时期留下来的东西,就连那座塔,都上古时期的双子塔。”离夜指着不远处的高塔。

    他们家夜儿是谁,肯定能成功!

    “成功了吗?”。纳兰清羽问道,眼中情绪已是肯定。

    “那就好,现在我们就去羽化之穴吧,时间快到了。”三年之约快到了,羽化之穴也快出世了。

    “嗯,是他们的副盟主,已经处理干净了。”死,算是便宜他了!

    那是他派去玄机城的人刚走,就知道这次想要得到中临都的人,是血盟的人。

    派人先送消息到玄机城,自己又后面赶上来,先到婆罗门,把婆罗门的事处理好。

    “怎样,这些日子查清楚血盟的事了?”他突然这么闲下来,应该是查清楚了。

    被邪尊大人调教两天,肯定被打的很惨。

    离夜忍俊不禁,难怪了,这些暗卫和护卫,简直在送神一样。

    看来调教的还不够,不然他们怎么会这样。

    纳兰清羽挑了挑眉头,语重心长道:“本尊见公会的护卫实力太差,暗卫太容易暴露位置,出手调教了两天。”

    “你这段日子做了什么?”炼药师公会这些人的反应,有点大,就算邪尊大人再让他们畏惧,也不该是这样的反应。

    他们站在空中,离夜狐疑看向炼药师公会,再看看身边的男人。

    把邪尊大人送走,天下太平!

    离夜和纳兰清羽头也不回走出炼药师公会,公会里的护卫暗卫,看到纳兰清羽离开,那叫一个热泪盈眶,就差用鞭炮欢送了。

    现在,是第五家族先违背!

    两界互不相范,也曾经约定,除非发出请柬,他们才能走进那些家族的地方,而他们才能走到临天大陆。

    “隐瞒身份到我炼药师公会,第五家族就算追究,也没理由!”

    “一定不能让他回到第五家族。”

    “去,赶紧去办!”

    “对了,羽化之穴!”

    他第五风昊敢派出丹丰,就要有觉悟,死的觉悟!

    第一次下挑战书,有了结果,总不能让这第二次的没有结果。

    “几位还是赶紧通知去羽化之穴的人,看到他就杀了,当然了,小爷也不会放过他。”走出客厅前,离夜扔下一句话,便和纳兰清羽离开了。

    离夜看到门口的纳兰清羽,立刻站起身走向门口。

    看来在药界里,也发生了很有趣的事。

    “夜儿,该走了。”纳兰清羽走到门口,低声笑道。

    蔺药有种吐血的冲动,他是想杀人的,谁知道还会救人了!

    压根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没想过……

    这绝对是巧合,天大的巧合!

    几位分主:“……”

    蔺药:“……”

    只可惜,救人的人,还就是蔺药。

    “小爷刚拿出剑,剑刚抬起,还没落下去,你就给小爷来这么一句话,人转眼就不见了,你让小爷怎么杀?”不想让风昊活着的人,不止蔺药一个。

    他可是要杀人的人,怎么成了救人的人!

    开玩笑的吧!

    蔺药愣在当场,无法置信看着离夜,蔺药,被他救了!

    啥!

    “所以,就是你看到的这样,风昊出来了,被你救了。”说完,离夜无害耸耸肩,笑着眨了眨眼睛。

    “是啊!”时间差不多了,他还延迟了两天,才封闭的。

    他还真会挑时候!

    “是不是你下令,封锁药界,让所有人抓着光出去?”离夜继续问道,语气中充满了嫌弃。

    “是。”蔺药点点头,这是当然的。

    “是不是你说小爷杀了风昊?”

    离夜瞥了一眼蔺药,挪动了一下身体,双手放在椅子扶手上。

    以她的实力,不可能还会让风昊逃走,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不成?

    “离夜,到底怎么回事?”蔺药跟着进来,着急问道。

    离夜走进客厅,直接坐下,慵懒靠着椅背,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其余两人郑重点点头,是的,一定要这样!

    为了古塔的安宁,必须这么做,邪尊,不能再来了!

    “告诉蔺药,以后古塔封闭,张开精神力结界!”冬陌认真而又严肃道。

    不可能让北宫离夜不来的公会,北宫离夜来了,纳兰清羽肯定也会来,然后……

    他们现在不禁想,这两个人为什么要联系到一起?

    纳兰清羽,北宫离夜。

    古塔内的三个人,看着纳兰清羽离开的方向,一脸纠结。

    “三位放心,我家夜儿会经常来炼药师公会,所以本尊还会来的。”说完,纳兰清羽大步走出古塔,身影瞬间消失在三人面前。

    他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感觉空气都稀薄了很多。

    “邪尊,尊夫人走了,你是不是也该走了?”莫逑笑盈盈道,终于,终于能把这尊神请走了。

    看来,在药界里,又发生了一点事。

    高塔上,纳兰清羽蹙眉看着匆匆离开的风昊的,以及离夜的身影。

    蔺药这才回过神,急忙跟上离夜,匆匆走了出去。

    离夜头也不离开长廊,将所有人扔在身后。

    “走,我们出去说。”

    看到蔺药呆懵的样子,离夜深吸一口气。

    蔺药一脸懵逼,神兽指着自己,完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蔺药老头,我说你就不能再慢一点,等我剑把风昊砍成两边,你在说让我们出来也不迟啊!”偏偏就是那么个时候,偏偏两次让人家在眼前溜走了。

    眼角余光看到走廊上,还是一脸呆滞的蔺药,离夜大步走下去。

    “还是让他逃了!”

    站到刚才风昊所站的地方,离夜狠啐一声。

    风昊见离夜走下,急忙走进通道中,漩涡很快便消失无踪。

    随即眼角余光看到,站在炼药师公会屋顶上的风昊,以及他身后的空间传送,她立刻飞身而下。

    离夜抱着小白,低头看去,一眼就看到站在古塔中的白色身影,她露出一抹微笑。

    此时的离夜,比起当时站在天空,被长老宣布,她炼制出了尊品丹药,更加耀眼!

    热议之声鼎沸,整座药城久久不能停歇!

    ……

    “好强大的力量!”

    “居然从炼药师公会古塔上空走出来。”

    “亲娘啊,他就是那个天才炼药师,最年轻的尊品炼药师!”

    “他是北宫离夜!”

    “离夜公子!”

    “是离夜公子!”不知道谁惊呼了一声,惊呆众人猛然回神。

    就真的和神一样!

    太强大了!

    其中不缺炼药师,炼药师多少知道一点药界的事,可能他们不能完全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股力量,就足以让他们折服!

    药城之中,每一个人眼中一片痴迷。

    他们又不是没去过药界,只是他们做不到。

    嫉妒,有什么能嫉妒的。

    所有炼药师,羡慕不已,他们发现,看到北宫离夜从里面走出来,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如有人说这是运气,可没有实力,哪里来的运气!

    可她,只是用了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就能完全走过。

    “对她,要真的不得不说一个服字。”蔺药苦笑,风昊进去了那么久,都才刚刚到深处。

    做到了,真的做到了!

    从药界走了出来,磅礴气势,还有那强悍的精神力,即便是隔着这么远,他们也能感觉到,这精神之力,在他们之上!

    真的做到了!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孟枭咽了咽口水,有些语无伦次。

    也就是说,她走出了药界,完全闯过药界!

    从古塔的上空走出来,代表了什么!

    她是从古塔上空走出来的,她是从古塔上空走出来的……

    炼药师公会所有人惊呆,看到空中那抹身影,脑海中一片空白,不停回响这一句话。

    她!

    那霸道强势的力量,简直不可思议,让人有种下跪匍匐的冲动!

    就跟神一样,就跟神一样走了出来!

    这这这……这人是谁啊?

    当所有人看到那一抹身影,脑海中炸开了花,他们仿佛看到了无比灿烂的烟火。

    她走出月牙,如同王者临世,风云狂涌,万物皆寂!

    九重天上,笔直修长的身影傲立,强势如虹,霸道而又张狂,叱咤着风云,震撼着苍穹!

    声声巨响,如炮竹一样接二连三响起,仿佛在迎接着她!

    天地风起云涌,云层惊涛巨浪,掀动九天!

    刹那间——

    九天之上,月牙之中,整个药城所有人都注视着下,黑色身影大步走出。

    身体周围强大气息,随着她的步伐翻滚,形成剧烈波涛。

    离夜从灰暗中,冲破那一层屏障,终于看到了清楚的高塔,她会心一笑,大步走了出去。

    也就是说,北宫离夜走过了整个药界!

    他,并不是从去的路回来,而是从出口回来。

    这股气势,他见过,在药界进入最深处的时候见过,而他也知道主人是谁——北宫离夜!

    正要离开的风昊,双眼眯起,感觉到这磅礴气势,脸上划过不悦。

    不能比,比不了!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今的北宫离夜,早已经超越了他们!

    三人张了张嘴,最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向天空。

    除了他家夫人,还有谁能如此!

    “不然呢?”纳兰清羽反问,走到窗边。

    “是北宫离夜!”

    三人猛然回头,就看到纳兰清羽一脸自负得意,张狂跋扈至极。

    北宫离夜!

    他自负道:“天下间只有我家夫人,才能如此!”

    纳兰清羽慢慢站起身,单手负在身后,眼中溢出笑容。

    “可这是谁啊?”桑兰子不解开口,炼药师公会,不会有人有这么强的精神力,这一定不会是炼药师公会的人。

    生来就该成为炼药师的人,也是第五家族中,最有希望成为帝品炼药师的人。

    “那不同,她是天生了。”天生带出来,深不可测的精神力!

    第五家族那个女娃娃的精神力,从小就厉害的吓人,现在只怕是更厉害了。

    “何止是比不上,也许能和第五家族那个女娃娃相提并论了。”冬陌笑道,眼前拂过一道水蓝色身影。

    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是他们炼药师公会的人?

    “好强大的精神力,只怕我们三个人加起来,都比不上。”莫逑惊喜道,这么强的精神力是谁的!

    古塔中,三道身影站起,走到窗口,感觉到那磅礴的力量,一脸惊叹。

    他们都很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了,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药界出现这样的天地异象。

    这样的天地异象,在药城还是第一次!

    众人猜测纷纷,一双双眼睛睁大,连眨眼都不敢,就怕在那一瞬间,自己会错过什么。

    ……

    “而且还是在古塔上空,总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是三位分主,还有谁能做到这样?”

    “你是不是傻,见过谁晋升,会发生这种事,天都裂开了一道出口!”

    “难道是炼药师公会古塔里的三位晋升了吗?”。

    “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纷纷走出来,抬头看着天空,看到天上出现月牙,惊骇而又惊叹。

    这个动静,瞬时间,吸引了药城所有的人。

    众人惊愕,身体隐隐发颤,这个股力量,很恐怖!

    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还没看看清楚,立即感觉到一股强烈气息,从天而下,就像是一座巨山从天上往他们这边坠落,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这是……

    在古塔顶端,挂上一把像月牙的壕沟,壕沟灰暗,隐约有星光闪烁。

    巨响响彻天地,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一声巨响所吸引,他们抬头看天。

    蔚蓝天空上,一道整齐的痕迹,霍然展开,像是刀锋劈开的月牙,呈现出点点星光。

    晴空万里天空之上,劈下道道闪电,响起声声闷雷。

    “轰隆~”

    在他身后出现一个漩涡,漩涡越卷越深,直到最后看不见尽头。

    “貌似羽化之穴就要出世,我就不奉陪各位了,告辞。”风昊从储物袋拿出一块石头,他将石头我在手心,然后捏碎。

    三十岁不到,走到了药界最深处,成为了最高等的尊品炼药师,不是每个人能做到的,他当然可以张狂!

    可又不能不承认,他的确有张狂自负的资本。

    这人,张狂自负的有点让人讨厌。

    炼药师公会看着风昊,所有人恨的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哈哈哈,没想到堂堂炼药师公会大长老,也会恼羞成怒。”风昊大笑,张狂至极。

    发现了药界的秘密,知道里面并没有帝品卷,他究竟,还知道多少!

    “闭嘴!”蔺药呵斥,他果然还是发现了!

    “居心,当然是为了帝品卷,不过貌似……”

    墨月说最后那个人别等,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可现在风昊都出来了,离夜怎么样也该出来,时间太久了。

    他也出来了!

    “阁下隐瞒自己的身份进入药界,是居心!”蔺药大步走出长廊,不满看着风昊。

    就凭他们还想要阻止他,怕是没那么简单。

    扫视了他们一眼,冷冷一笑,眼眸中露出讥讽。

    “大长老这话,是不希望我进去,还是不希望北宫离夜进去?”风昊站在屋顶上,低头看向走廊上的人。

    银色身影在罡风中飞旋而出,瞬间出现在不远处的屋顶上,双手负在身后,一身傲气。

    众人大惊,被那惊涛骇浪之力,冲地连连后退!

    残影从黑暗中掠出来,强大风波从走廊冲出来,罡风席卷,云雾翻滚!

    应该早点阻止的,早点让他们出来就好了。

    “他进去了?”蔺药皱起眉头,刚刚进去!

    可看起来大长老的模样,并不是很开心,反而更多的是紧张。

    自己想要进最深层,还差很多很多。

    他亲眼看到风昊从天上走过去,虽然羡慕,但也只能羡慕。

    “离夜公子是一个半月以前进去的,风昊公子刚进去。”墨月皱起眉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肩膀,再次开口。

    怎么会!

    “都进去了!”蔺药激动握住墨月的肩膀,都进去了!

    不对,是连渣都没有剩下!

    “大长老,几位分会长,离夜公子和风昊公子都进入了最深层,至于这最后一个人,几位还是不用等了。”那个人已经被北宫离夜烧成渣了。

    墨月看到孟枭的模样,欲言又止,想了想,才迟疑开口。

    “那应该还有三个。”蔺药又问道,墨月从意识界都走出来了,可还没看到其他人。

    没想到,这些炼药师,见过北宫离夜的手段后,还是往地狱里跳。

    众人了然点了点头,挑衅北宫离夜,能有什么下场。

    挑衅离夜?

    自己的靠山都不在身后,就敢拿一座大山,是压另外一座大山,这不是找死。

    “爷爷,药界里有人挑衅离夜公子。”算不上挑衅,只是有点蠢。

    孟银瓶走到孟枭面前,把知道的说了出来。

    “奇怪了。”还有四个人呢?

    孟枭伸长脖子往里面看,始终没有看到是其他人的从里面走出来。

    六个身影一一走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

    “不错。”蔺药满意点点头,精神力比起进去的时候,强了很多。

    “大长老,很大。”墨月站起身抱了抱拳,一脸疲惫,眼中神情却是神采奕奕。

    看他的样子,这段时间情况,并不是很好。

    蔺药笑眯了眼睛,慢步走到墨月面前,“墨月公子,在意识界有收获大吗?”。

    他,已经走到意识界了!

    听到墨月的话,所有人脸上都划过惊愕。

    太凶残了!

    也不知道北宫离夜,是怎么同时面对六个人,还完虐他们!

    “终于是出来了,意识界实在是太凶残了。”他现在被意识界摧残的,再也不想进去第二次。

    墨月走出长廊,双腿发软,坐在一旁回廊长椅上,重重喘息。

    就是这样,每个人走进去后,都有不同的契机。

    蔺药站在最前面,看着自己送进去的一个个,走出来的时候,身上的气息都变强了,不禁欣慰点头。

    在那样的一个地方,自己还能安然无恙走出来,真是万幸。

    长廊深处,一个个人影走出来,看到熟悉的长廊,走出来的人既是不舍,又是庆幸。

    在里面所得到的,岂止是一点半点,不过这一生,他们再也无法进去第二次。

    那样世界,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他们看着这一生,只走过一次的长廊,发出声声叹息和怀念。

    长长的走廊上站满了人,炼药师公会没有去北漠冰原的所有炼药师,都聚集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