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意识界的六人组
    一座座房屋在面前交替,模糊的身影在面前走过,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走到她面前。

    “呵呵呵,你是很有天赋。”陌生的声音透着阴冷,像是在千年冰川深处传出来的。

    离夜猛然惊醒,双眼睁开,随即坐起了身。

    “离夜!”

    小白和红莲突然坐起身的离夜,一起走过来,语气紧张。

    离夜摆了摆手,看向窗外,天已大亮。

    “没事。”那个梦,又觉得不像是梦,就像是不久前,发生在她身边。

    “天已经亮了。”小白顺着离夜的目光看去,喃喃说道,时间过的还真是快。

    离夜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块湿布,擦了擦脸,然后转手湿布又不见了。

    “干活!”她深吸一口气,随即重重呼出。

    红莲飞到离夜面前,迟疑说道:“不然你还是再休息一下。”

    刚才离夜惊醒的样子,它从来没见过。

    “没什么事,只是做了一个梦。”离夜淡淡说道,早已恢复了平静。

    也许,那并不是梦。

    不过那种感觉很奇怪,像是自己亲生经历,而不是看到以前的记忆,就像上次看到第五水芙的时候也是这样。

    总觉得是自己的亲身经历,而不是以前看到那十几年的记忆的感觉。

    “很可怕的梦吗?”红莲好奇问道,要不然离夜怎么会惊醒。

    它还真是好奇,什么梦会让离夜那样!

    离夜曲起膝盖,手搁置在膝盖上,斜看着红莲笑道,“你不觉得自己应该保留一点精力,好应付等会会发生的事?”

    看到那迷人的笑容,红莲不紧不慢往后挪动,嘿嘿一笑。

    “要的,要的。”离夜突然笑起来,还真是有点吓到火了。

    每次看到离夜笑,就有人倒霉,现在这里就它和小色狗,说到倒霉,肯定是它们两个。

    “开始吧。”离夜把混元圣鼎拿出来,摆在面前。

    红莲立刻飞到药鼎之下,缓缓旋转,药鼎下方火焰熊熊燃烧。

    精神力将药架上的药材一一放到面前,一下子就放满了整个桌面。

    她拿过几样药材,放进药炉,火焰燃烧,药材立刻开始蜷缩,紧接着化作各色的粉末,被火焰包裹。

    一样一样丹药炼制,不管以前炼制过的,还是没有炼制的,一颗接着一颗被离夜炼制出来。

    很快半天过去,盆里放着丹药,全部被尊品所掩盖,小白趴在盆边,口水溢出嘴角。

    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能看不能吃,算怎么回事,算怎么回事!

    小白抓狂,却又无可奈何,离夜意识界的东西,只有她能碰触到。

    “收!”

    最后一颗丹药跳出药炉,离夜直接伸手抓过来。

    看着丹药的圆润,色泽,离夜随手一扔,把它扔到一旁的盆里。

    “尊品终于完成了!”离夜松了口气,可面前的一切,并没有消失,哪怕是她炼制完尊品,也没有半点变化。

    她还从来没有一口气炼制过这么多丹药,中间还只是休息了一晚上,精神力却没有耗损严重的迹象。

    看样子,从第一层走到第四层,精神力的确提升了不少。

    炼制这么多丹药,也没感觉到累。

    “接下来就是帝品了吧。”小白爬到离夜身边,贼兮兮说道。

    帝品,离夜要是在这里炼制出帝品,那也就是说,走出去肯定也能炼制。

    “不是,这里已经没有帝品的药方了。”离夜用精神力扫视了房间一圈,然后站起身。

    尽管这里没有变化,不过的确是没有帝品的药方了。

    “没有!”小白惊愕道,怎么会没有!

    要是没有,离夜怎么提升,怎么成为帝品炼药师!

    “不过……”离夜闭上双眼,打开丹神诀,看着从面前闪过的一行一行文字,她露出了笑容。

    丹神诀里的药方充实了不少,以前药方已经很多,现在更多!

    从一品,一直到尊品,分列的整整齐齐!

    也只有看到是丹神诀才会觉得,这两天下来,没有浪费时间。

    “能炼制尊品算什么,你还不是帝品!”

    “想要成为帝品,就要先打败我们几个!”

    “北宫离夜,你不是很强么?不是很天才吗?既然如此,就来打败我们几个!”

    挑衅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离夜皱起眉头,扭头看去。

    就看到窗外几道身影站在那,而这几道身影非常熟悉,他们见过还不只是一次。

    “哇!蔺药他们怎么进来了!”红莲看到窗外的人,飞到离夜身边惊呼。

    这里不是离夜的意识界,怎么会出现蔺药那几个老头!

    “他不是蔺药,也不是孟枭。”离夜慢步走到门口,看到门口六人都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自傲到不行。

    这六个人,正是蔺药和孟枭,还有其它几个炼药师分会的会长。

    蔺药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而且他们也不会说出这种话。

    “北宫离夜,你还是这么自大么?我们怎么就不是蔺药和孟枭了。”‘蔺药’走出来,哈哈大笑道。

    不是蔺药不是孟枭,那他们是什么。

    “废话少说,用他们的形态出来,想要干嘛?”离夜冷声直奔主题。

    第五层意识界,真的是什么东西都能跑出来,现在连假想的敌人都出现了。

    “没劲,果然还是骗不了你。”‘孟枭’撇了撇嘴。

    每次她遇到越紧张的事,反而就越冷静了,好像这种习惯,已经融入她的身体,成为了本能。

    “你看。”

    一个炼药师分会会长走出来,手指变化,一枚丹药就在她手里呈现。

    这是!

    离夜迈出一步,惊愕看着他手里的丹药。

    还灵丹!

    “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还灵丹,你不是一直想用还灵丹救你父亲,哪怕是你不知道你父亲是死是活。”他继续说道,手里的丹药消失。

    假的!

    离夜冷静下来,目光落在那人身上,眼中露出一抹冷意。

    这种感觉让人非常不爽,他们是由意识界幻化而成,由于本身就是意识,所以对她了解也很深。

    妈的,真是火大!

    “北宫离夜,来,打败我们,你不是拥有丹神诀,感觉到了这里和丹神诀有一定联系吗?”另一个又走出来,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说道。

    离夜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眸光扫视了他们几个一眼。

    对面的六人心口一跳,他们深知北宫离夜,当然也知道这个眼神代表了什么。

    若此刻他们是活人,早就已经被吾邪砍成碎片了!

    “是不是打败了你们,你们就会立刻滚蛋!”离夜冷声说道,深深看了他们几个一眼,随即平静了下来。

    六人心里咯吱一响,心里不好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

    北宫离夜是能拿他们六个怎么样,可别忘了,他们六个是用别的人样子……

    “在炼药方面赢过我们,我们就会立刻消失,而且永远都不会再出现。”‘蔺药’轻咳一声,微微笑道。

    笑容看起来是那样勉强,那样僵硬。

    就算他们只是意识界幻化出来的,可看到这样的北宫离夜,还是会害怕。

    离夜注视着他们,周围气息越来越冷,六个人心里也直打鼓。

    惨了惨了!

    这下说过头了,完蛋的是他们!

    手掌伸出,一道蓝色光束从她手腕冲出,飞向天空。

    光束消失,吾邪呈现在天地之间,缓缓落下,稳稳落在离夜手上。

    看到离夜拿出了吾邪,六人大惊,迅速往后退了一步。

    “冷静!冷静!”他们异口同声道。

    他们只是开玩笑的,刚才真的只是开玩笑!

    “噢?原来你们几位也会害怕啊。”离夜露出微笑,慢慢走近。

    意识,意识也不是没有弱点的。

    他们有多了解她,现在就有多怕她。

    “当然,当然了,我们虽然不会死,也不会痛。”但是会害怕啊!

    意识界变化出来的东西,该知道的也知道,特别是这种恐惧,每每知道北宫离夜有怎么样的手段,他们就无法冷静。

    这种感觉啊,还真是不爽!

    离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脚步停下,手臂抬起,握在她手里的吾邪飞出!

    吾邪从空中落下,砍在那座药楼上。

    “砰!”

    整座药楼瞬间倒塌,变成了一堆狼藉。

    六个人看到这一幕,立刻抱成一团,全身颤抖看着离夜。

    他们现在突然有点后悔刚才那样的挑衅,他们只是想挑起北宫离夜战意,没什么其它的意思,也不用真刀真枪的来吧!

    看到他们几个惊慌的模样,离夜眨了眨眼睛,狡黠呈现在眼底深处。

    “不好意思,手滑。”她伸出手,吾邪又回到了她手上。

    手滑!

    六人差点尖叫,骗鬼呢!

    不对,他们六个还算不上鬼!

    可不管怎么样,以为他们会相信吗?相信这是手滑,相信她北宫离夜会手滑!

    “只是和我们六个一人比一局,你赢了我们就会消失。”‘孟枭’吞了吞口水,他们真的不会做什么。

    好吓人啊!

    “好,那开始吧。”离夜帅气将吾邪收回剑鞘,动作如行云流水般。

    随即面前一样样开始呈现,药材,药炉……

    炼药所需要的一切,都一一出现在他们面前。

    六人相视一看,迟疑走了出来,心脏的惊吓,到现在还没平静下来。

    亲娘啊!他们只怕是意识创造出最悲剧的六个,为什么要让他们遇上北宫离夜!

    “放心,你不会帝品丹药,我们也不会。”‘蔺药’轻咳一声,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打败你们有什么用处?”离夜撇了撇嘴,还是在尊品溜达。

    ‘孟枭’深深看了一眼离夜,语重心长道:“难道你没发现,你每炼制一次丹药,周围的气息就不同,丹神诀的感应也越强大。”

    离夜没有回答,因为的确是这样,她还在想发生了什么。

    “从一品到尊品,你每炼制出一种丹药,相当于迈步走进意识界更深处。”他继续说道。

    “打败你们几个,能走到哪里?”离夜挑眉,难怪,所以说,和丹神诀有感应的东西,已经离她越来越近了。

    “大概,就能追上进来有近半个月的年轻人。”那个人走的很深了,要不是有被意识界托住,也许已经走到最深处,可以看到顶端了。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看着他们,“这应该就是药界最后一层了吧?”

    别跟她说,就一个药界,会出现好几十层!

    这样的话,要走到猴年马月!

    进来半个月的年轻人,他们说的应该就是风昊了。

    进来了半个月,是挺久的了。

    “当然。”六人点头。

    “那开始吧。”离夜把吾邪重重放到旁边的桌上,目光在他们几个之间扫视了一眼。

    六人心里大惊,刚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紧张了几分。

    太可耻了!

    居然用气势震慑他们!

    可,可,可他们能说什么?

    有能耐他们也用气势,可偏偏他们只是意识界创造东西,怎么可能有气势那种东西。

    六人又相视一看,笑呵呵了起来。

    “北宫离夜,除了我们六个,你不想知道,后面还有谁吗?”

    这样,总不可能只有他们受到影响了吧!

    离夜把混元圣鼎放到石桌上,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眼中没有一点好奇。

    “把你们六个宰了,小爷会知道的。”离夜看向浮现在空中的药材,手指在石桌上轻轻点动,每点动一下,面前就会出现一样药材。

    宰了……

    六人咽一口唾沫,缩了缩脖子,心里又是一阵恐慌。

    他们顿时有种摆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本来是想影响北宫离夜,结果被影响的还是他们几个。

    简直该死!

    离夜把所有药材找齐,满意点点头,抬眸看向对面忙碌的六个人。

    六个人忙活着寻找着药材,尽管是一个人炼制丹药,可忙活的却是六个。

    看到这里,她不禁笑道:“原来你们不会炼药啊。”

    她还以为意识界创造出来的东西,什么都会。

    “谁说不会,只是不熟练!可我们炼制丹药的标准,依旧是尊品!”‘蔺药’气炸呼呼道。

    这是意识界给他们的标准,所炼制的丹药,都是高北宫离夜一等的!

    所以说,他们完全是可以的打败北宫离夜的!

    “好,那就开始吧,我还等着去风昊,然后宰了他。”离夜嗜血说道,红莲便出现在了她手上。

    火焰燃烧,手掌轻拍,红莲便飞到药鼎下面。

    一样一样药材放进药鼎,离夜已经开始炼制丹药了。

    又是宰!

    六人缩了缩脖子,他们其实很想问,两个人有什么恩怨。

    他们知道一些事,可不代表什么都知道,好比现在这件就是不知道的。

    可从他们对北宫离夜的认知看来,这个人要是被她追上,应该会非常非常惨!

    毕竟,同样进入这一层的人,就北宫离夜最吓人!

    见离夜已经开始炼制丹药,六个人再次忙活起来,其中一个人开始炼制丹药,其余五个人还在帮他找其它的药材。

    虽然说两边方法不同,但速度是一样快,甚至那个分会会长,还快了离夜几分。

    就在此时,空气中旋转起罡风,飘在空中的药材变得凌乱,往四处掉落。

    “噗呲!”

    “砰!”

    正在两只丹药的两边,同时响起了声音。

    离夜看到炼制坏的药材,看着周围罡风的卷动,精神力张开,在她周围形成一道保护之盾。

    她继续开始炼制丹药,周围旋转的罡风,对她已经没了任何作用。

    离夜这边只是炼制坏了药材,六人组那边,是直接炸炉!

    看到满地狼藉,六人哀怨抬头看天。

    既然要让他们赢北宫离夜,这风为什么还会来吹他们,他们好歹是一条船上的。

    意识界这也太公平了,北宫离夜都能护短,它就不能?

    抱怨了几句后,六人又重新开始,精神力包裹在他们周围,他们也已经收集齐了所需要的药材。

    炼药之时,离夜中间又毁坏了几样药材,她找到的用完,只能在罡风中寻找。

    浪费了不少时间,以至于六人组已经跟上来了。

    “北宫离夜,六枚丹药是一起,还是一个一个来?”‘孟枭’出声询问道,他们都可以!

    “当然是一起。”离夜头也没抬。

    一样一样来太浪费时间,一起炼制完,一起比较,这样比较省时间。

    “好!”

    话音落下,两边药炉都闪过一道光芒,两枚丹药同时出炉。

    炼药那个分主退下,另一个继续顶上开始炼制其它的丹药。

    他们这一换,一替,离夜已经炼化了将近十种药材!

    “快快快!”

    看到离夜那边,六个人急了,他们可不能比北宫离夜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