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意识界
    眼前之物瞬息万变,蓝天白云被房屋瓦砖所取代,座座高楼,假山石阶,小桥流水,一一呈现在眼前。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面前出现的高台楼阁,心里泛起涩意。

    这里是……北宫家!

    也是她院子,她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院子里,那座她所熟悉的院子,从小就生活的院子。

    她转身看向门口,半掩的院门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晃动,恍惚间,她仿佛看到她家老头气冲冲从外面走进来,大吼一声。

    “北宫离夜,臭小子,又在外面给老子惹什么麻烦了!”

    院门晃动,脑海中的那一幕却没有出现,离夜等了又等,嘴角扬起一抹寂落的笑意,收回了目光。

    药界第五层会呈现进入者心中所想,原来她是这么想家里的老头。

    意识界,那还会有什么?

    离夜皱起眉头,药界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和丹神诀有联系。

    齐暮也是在这里运用丹神诀里的口诀,提升成为尊品炼药师!

    想到这里,离夜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去,在这里,一定能找到什么。

    脚步刚刚挪动,眼前的一切就开始的变化,熟悉的高楼庭院一点点消失。

    离夜立即停下脚步,但面前的一切已经开始变化,就是抓住也抓不住。

    紧接着,其它的景象又在眼前慢慢开始浮现。

    天穹峰,她好像看到了邪尊大人,躺在他们常常休息的草地,露出无比妖孽的笑容看着她。

    接下来是……那是她还是离夜的时候。

    她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只知道想要在那个世界生存,就必须比任何人都强。

    用一切手段,使上浑身解数,都只为了一个目的,站的更高!发

    后来她站在巅峰之地,叱咤风云,是人见到她都要卑躬屈膝!否则,便是无间地狱在等着他!

    那个时候,她永远是一个人,不会有人敢和她多说一个字,而她心里的话,也永远只是压在心里,无人可听。

    感觉到那个时候的心情,离夜淡淡一笑,随即恢复冷漠。

    “真是讽刺,现在感觉到那个时候的心情,居然有点不习惯了。”

    她漠然走向前,身边的一切,又开始变化。

    回到了临天大陆的场景,风启大陆,临天大陆,中临都,玄机城……以前走过的所有地方,在这里都能清楚看到,也能感觉到那时的心情。

    无间修冥!

    眼前的一幕幕突然定格,看到熟悉的玄色宫殿,离夜心里泛起疑惑。

    怎么在无间修冥停下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

    离夜皱起眉头,这好像是冥王的声音,当然不是以前那个冥王,是后面这个,玉隐去见的这个。

    怎么会突然想起他了,对了,在无间修冥的时候,她就觉得那个冥王怪怪的。

    离夜继续往前走,无间修冥的景色也开始变化,眼前出现的,是陌生的景象。

    “这是哪里?”离夜环视四周,眼前的环境,完全陌生!

    她不停往前走动,不过这个地方像是完全定格了下来,一点变化都没有,不管怎么走,还是那里。

    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抬头看去,到处都是房屋。

    层层高楼叠嶂,怎么看都看不到尽头,就像是一排排林海。

    这是哪里?

    离夜又一次在心里问道,不管是以前的记忆,还是现在的记忆,她从未见过这个地方。

    “还是说,这就是我的意识界?”离夜撇了撇嘴。

    她的意识界,就是层层房屋吗?她还想着,没有其它的,好歹风景好点一点也好。

    好歹也走过那么多地方,居然最后停在了这里。

    “药楼。”离夜在一座楼房前停下,大步走过去,推门而入。

    她知道这里是意识界,所看到都不是真的,不过看到这两个字,她还是想进去看看。

    现在她在药界,眼前出现一座药楼,说不定和炼药有什么关系。

    她没多少时间了,必须要成为帝品炼药师,不然那棵麻烦的菩提树,还真没那么容易甩掉。

    房门推开,一阵清新药香扑鼻而来,当她看到里面的东西,离夜就愣住了。

    满屋子的药材,摆满古籍的书架!

    “这里是!”

    离夜大步走进去,拿过书架上的书,打开一看,上面的药方非常普通,是最低等的一品丹药。

    “一品?”离夜又伸手拿过其它书籍,可每一本上面,都是一品丹药。

    呃……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满满的书架,她突然想到第一次掉进药谷的时候,那就有一个古怪的规矩,要炼制完石壁上所有的丹药才能离开。

    “不会这里也是这样吧。”离夜坐在软垫上,扭头看到摆放在旁边的药炉。

    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用这种药炉了,不过刚开始炼药的时候,她是炸过不少这些等级低的药炉。

    真的要重新来?用这些药炉?

    “不会吧!”

    一品到尊品,再加上这满屋子的药房,简直是天文数字!她一定要炼制这多丹药!?

    叹了口气,离夜还是拿过了摆放在旁边的药炉,十个药炉同时摆在面前。

    精神力在药架上扫过,所需要的药材,被精神力拖到面前。

    “红莲。”离夜轻唤一声,血红莲花立刻跳出她的身体,分成十份,飞到各个药炉下面,熊熊燃烧而起。

    看到这些,离夜不禁狠啐,都是以前的人立下的臭规矩。

    火焰燃烧,她快速将所有药材放进不同的药炉内,药材瞬间就被炼化,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十颗圆润的丹药,飘出药炉。

    “收!”

    纤细手指在空中扫过,离夜一把将所有丹药抓在手上!

    “还是太慢了。”

    看着手里的十颗丹药,离夜干脆把桌上所有的药炉都摆了出来,将近三十个药炉摆在面前。

    紧接着,她用精神力把药架上的药材拿过来,放进药炉中。

    火焰再次分开,化作二三十缕,飞到药炉之下!

    不过五个呼吸的时间,所有丹药全部出炉,没有一颗炸毁,丹药没有一点杂质,全都是上等!

    离夜把所有丹药放到旁边的盆里,一把接着一把,往盆里扔。

    不管她扔多少,那个盆总是装不满。

    高塔之中,炼药公会三位分主感觉到古塔深处的剧烈晃动,愕然睁眼。

    “你们是不是也感觉到了?”桑兰子满脸惊愕,她好像感觉到药界很大波动出现,有人在用很快的速度往最深处走。

    不会是北宫离夜吧!

    桑兰子咋舌,这要是北宫离夜,她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感觉到了。”莫逑和冬陌点了点头。

    何止是感觉到了,那动静还很大,直接往最深处冲去。

    “每个人到意识界遇到的事都不一样,现在这个直接冲进最深处的人,到底遇到了什么?”居然能有这么大动静。

    冬陌呆愣开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们没有感觉到,在这股冲力之下,还有一股冲力,速度没那么快,不过相比以前的,已经很快了。”莫逑若有所思道。

    他们三个在古塔这么多年,才能隐约感觉到这些,还只是隐约。

    虽然不知道古塔是不是和药界连在一起,但从这些隐约波动看来,两者之间,肯定有联系。

    “现在感觉不到了。”桑兰子摇摇头,能感觉到的,就刚才那么一瞬间,之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才好。”莫逑叹息。

    蔺药说那些家族的人来了,还进入了药界,希望他什么都不要发现才好,否则,他别想再走出药界,哪怕是那些家族的人。

    “也不知道这些年轻人,会看到什么东西,意识界所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一切。”好的坏的,都要承受。

    “我比较好奇北宫离夜会看到什么。”桑兰子嘿嘿笑道。

    可惜他们感觉不到,就算能感觉到,也看不到,毕竟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意识界。

    “要不要赌一下,猜猜她看到了什么?”莫逑提议道,药界进去了人,他们也不能安静修炼,无聊也是无聊,不如找点事做。

    “不要!”桑兰子和冬陌同时拒绝。

    打赌,他们才不要打赌。

    其他人了解一下,知道他们的事,多少能猜中一点,可是北宫离夜,从来不按照常理出牌。

    “砰!”

    窗口又响起一声巨响,兴趣浓浓讨论的三个人,听到这一声动静,身体立即僵住。

    他们脖子僵硬扭头看去,就看到被踹坏但已经被他们修好的窗户,又碎了!

    窗户外面站着的人,就是那个踹坏窗户的人!

    纳兰清羽!

    “你不是刚走吗?怎么又回来了!”三人异口同声,怒火直线上升。

    他就不能不踹!

    就算他们三个打不过他,也不带这么欺负老人家的!

    “突然想到,本尊可以在这里等我家夫人。”纳兰清羽大大方方走进来,一脸坦然坐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又踹坏了一扇窗户。

    三人一阵无语,却也只能无奈。

    没办法,这个人,他们赶不走!

    离夜把手里的古籍扔掉,往后倒在软垫上。

    “圣品。”

    一口气从一品丹药,炼制到了圣品,接下来还有!

    尼玛!到底是谁把这些丹药分的这么细,明明前面九品就差不多,完全可以九品放在一起,不用一样一样分开的。

    九品丹药一直是被炼药师概括,就是药效都差不多,可偏偏这里分的这么细,就是知道,她还是炼制了,按照每一个品级,精准炼制!

    躺了一会,离夜坐起了身,这次她把将近三十个药炉减少了一半,只摆了十五个在面前。

    同样刚刚进入第五层的墨月,桌上却只放了几本古籍,可他整个人却是奄奄一息。

    “谁能告诉我,我都从第一层走到这里,精神力提升了那么多,可到了第五层,还是修炼精神力?”他的精神力有那么差吗?

    “吼!还不快点!”

    凶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墨月抬头一看,头顶就盘旋着一条巨蟒。

    亲娘啊,没有人告诉他在意识界,还能看到这么恐怖的东西!

    在恶兽的注视下,墨月只能拿起面前的古籍,爬起来,继续修炼,精神力环绕在他身体周围。

    早知道药界是这样的,他才不要进来!

    离夜和墨月都是一阵忙碌,唯独最早进来的风昊,平静盘腿坐在那,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他抬头看向天空,不屑地笑了。

    “想用这种东西就困住我,哪里是这么容易的,只要破除了这一层,我大概就能靠近最深处了。”走到了最深处,他就有希望成为帝品!

    帝品炼药师!

    北宫离夜,我终究比你快一步!

    离夜忙碌炼制着丹药,十五个药炉被她缩减成了十个,十颗丹药飞出,她一把抓住。

    “王品!”

    擦了擦额上的细汗,离夜呼出一口浊气,又撤掉了八个药炉。

    接下来就是皇品!

    皇品丹药,成功的几率不大,要慎重来。

    她飞快炼制着丹药,房间里的丹药从未少过,不管她需要什么,药材就会出现在面前。

    离夜从未这么痛快的炼制过丹药,不管想要什么药材,只要想想就能出来,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炸炉多少个,过一会,就会出现新的。

    烈日往西边落下,在它落下的前一刻,离夜把丹药扔进旁边的盆里。

    在她面前的药炉,从两个变成了五个,离夜大手一挥,把五个药炉全部扫开,然后自己躺在软垫上。

    “不行了,明天再说。”离夜叹了口气,一口气炼制到皇品,接下来的尊品,没那么简单。

    偏偏这些药方古里古怪,有些她见过,有些根本没见过。

    她必须要先休息,才能去炼制尊品丹药。

    虽然这里是意识界,炼出的丹药都会消失,但她却是真真实实耗费了心神和精神力,一次炼制这么多,真的吃不消。

    红莲“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它身下一点火焰也没燃烧。

    “累死我了。”红莲叹息道,离夜这个变态!

    谁谁谁!

    谁能一天内,一口气从一品丹药,炼制到皇品!

    这可不就是个变态,把它也累的够呛。

    “先休息吧,明天继续。”离夜翻了个身,侧身躺着。

    “还来!”明天还有!

    红莲差点暴走,已经这样了,明天还来,简直是要命好吗?

    “你放心,未来的日子,我们都不会太闲。”离夜语重心长说道,把尊品但炼制出来就行了,她不认为是这样。

    未来,还不知道意识界会出现什么,说不定什么都会出现。

    “他娘的,这是什么地方!”红莲爆粗道,什么不好,偏偏让离夜炼制丹药。

    难道他们不知道,离夜就是个变态!

    一直趴在一旁,虎视眈眈看着盆里丹药的小白,深深的怨念。

    “离夜,不管我抓多少次,这些丹药都会在我手里手里流过,你为什么就能抓住?”小白郁闷啊。

    这么多丹药能看不能吃,它也没见过离夜一次炼制这么多丹药,还各种各样都有!

    偏偏,它吃不到!

    “你没有手,当然会从你手上流过。”离夜看向小白,然后就笑了。

    她绝对能想象小白是此时的心情。

    一堆的好东西,结果自己只能看不能吃,想抓抓不到,想吃吃不到,只能看着,身为吃货的小白,对它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哈哈哈哈……”

    红莲顿时大笑了起来,累趴下的它,一下子也有了精神。

    精辟,离夜说的太精辟了!

    没有手的小白,丹药当然从它手里流过。

    小白:“……”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的意识界,你们能跟着进来已经不错了,想要吃丹药,怕是不行。”离夜摇摇头,这是她的意识界,她当然能抓住。

    她还以为有什么,结果一天下来,就是在炼制丹药。

    还有,这到底是哪里?

    怎么在这里定格,记忆中明明没有这个地方,她也没有去过这里。

    看这里的建筑,挺古老的,像是一座经历千万年的古屋。

    以前出现的都是她去过的地方,现在这里,连她记忆里都没出现,却定格在了这里,为什么?

    黑夜一点点袭来,离夜觉得眼皮越来越沉,熟睡了过去。

    梦里,她好像又看到了现在身处的地方,不同的是,还有很多人,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但眼神却复杂万千。

    这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