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本尊来找你们聊聊天
    总之,他们真不希望邪尊再来了,来一次就是毁灭性的破坏!

    笑话,他们怎么可能阻止,巴不得邪尊快点离开,邪尊离开了,古塔至少是安全的。

    三人看着纳兰清羽离开,并没有阻止。

    一个第五家族,还远远不够。

    他也想看看,这些被夸赞的神乎其神的家族,到底有多厉害。

    主灵开辟的新天地么?那也要去走一走!

    至于那些地方,他们会去的!

    会知道的,北宫家族一定会留下痕迹,一个家族出现,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纳兰清羽没有回答,起身往窗口走去。

    这个世上,竟然完全没有北宫家族的痕迹存在。

    北宫,北宫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非是那些家族,不然真的毫无办法。”冬陌是若有所思道,能让一个家族彻底抹去痕迹,只有那些家族,同时能保留下痕迹的,也是那些家族。

    只可惜,他们现在不能去那个地方,那些是专门住着那些家族的地方。

    “也许,还有些古籍会知道。”纳兰清羽若有所思道。

    将一个家族,彻底磨灭,让它不只是消失,而是完全将它剔除,不只是未来,就连过往都消失不见。

    “只可惜,他们翻遍了古籍,都没找到北宫一姓的事,临天大陆对北宫一姓,毫无记载,能做到这样的人不多。”莫逑严肃说道,不禁叹息。

    三人听到这个回答,纷纷点了点头,他们已经知道了。

    第五家族的人,不能这么说,夜儿身体里,同时有北宫家族的血脉,她也可以是北宫家族的人,再说,夜儿现在本来就姓北宫的。

    “我们家夜儿说了,她姓北宫。”纳兰清羽淡淡回答。

    有些事,总要有来有往。

    桑兰子一针见血询问,将他们三个猜测已久的问题说了出来。

    再后来,炼药师大会过后不久,验血的石头,被一股力量炸碎了,也就是说血脉之力已然苏醒。

    “北宫离夜拥有两股血脉之力,其中一股被封印的是不是第五家族的,她是第五家族的人,那股沉睡的应该也苏醒了吧?”后来他们隐约感觉到,那股血脉之力,那是第五家族的。

    他家夜儿已经到了最深处,那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了。

    “可以,就当是还给了你们刚才那个问题。”某位心情突然不错的邪尊,点头应道。

    不知道邪尊会不会说,他们还是问问。

    “邪尊,我们三个也有问题。”桑兰子说的很直白,这个问题他们猜测了很久,需要得到答案。

    他问过蔺药了,意识界是药界最深处,没有人知道意识界具体有什么,尽头在哪里,没有人能走到意识界的尽头。

    意识界,他们家夜儿走的很快嘛。

    “早说不就好了。”非得要用暴力,他们才肯乖乖说实话。

    纳兰清羽收起手上的灵力,满意点了点头。

    帝品!

    北宫离夜现在是尊品,也许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她真的能成为帝品。”每个人遇到的都不同,北宫离夜能不能成为帝品炼药师,现在也还是未知。

    “那个地方对炼药师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地方,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到这里,但只要走到这里,就会有巨大收获。

    “意识界?”那是什么地方?

    他们要是一直不说,以邪尊的性子,肯定会做点什么,到时候这里就……真的毁了。

    “应该是到意识界了。”冬陌讪讪说道,捏了一把冷汗。

    炼药师公会鸡犬不宁以后,还到古塔来找他们三个!

    三人一阵欲哭无泪,他们很想知道,天穹峰最近就没什么事吗?为什么邪尊能这么有时间到炼药师公会来!

    反正这段时间他都有时间,不会像上次一样,来去匆匆,让他们三个逃过一劫。

    “本尊说的也是真的。”他手上的灵力凝聚的越来越大。

    “邪尊,这是真的,我们除了能偶尔感觉到从药界传来的波动,想要感觉都其它的并不容易。”刚才能感觉到,是第四层的波动很大,好像出了什么事。

    堂堂邪尊,怎么能这么无耻呢?对他们老人家这样!

    恐吓,红果果的恐吓!

    三人嘴角阵阵抽搐,眼睛盯着纳兰清羽。

    “三位既然不知道,本尊只好亲自来找,不过到时候弄坏了古塔里的什么东西,那可不就是本尊有意的。”不知道么?

    银色灵力在手上凝聚,纳兰清羽看着手上灵力,一脸思索。

    三人又摇了摇头,不能知道!

    “不知道?”纳兰清羽挑眉问道,坐正身体。

    古塔和药界并不相连,只是隐约有点联系,他们三个在这里多年,能找到一点联系而已。

    就算是知道,怎么能跟他说呢?

    “我们三个,不知道。”三人一脸严肃,摇了摇头,同时回答。

    还有,明明是他有事相求,为什么说的这么理所应当?

    他明明就是特意来打探,什么叫顺便!

    莫逑:“……”

    “都说炼药师公会的古塔和药界相连,本尊想来求证一下,顺便跟三位打听一下,我们家夜儿走到哪里了。”纳兰清羽云清风淡道,对三位分主,一点都没客气。

    “你想知道什么?”莫逑扯了扯嘴角,扯出一抹笑容。

    还真是……拿他没辙。

    他们要是让纳兰清羽别来,这个男人绝对能做到,让北宫离夜永远不踏进炼药师公会一步!

    可偏偏这个男人,又不能对他下禁令,让他以后别来炼药师公会。

    他到底做了什么!?

    这段时间,炼药师公会突然动荡,还真是因为他!

    他们差点没直接跳起来,还真是太无聊来找他们的!

    三位分主:“……”

    “你们炼药师公会的暗卫和灵皇护卫太弱,所以本尊来找你们聊聊天。”纳兰清羽理所应当道,墨眸扫视了他们三个一眼。

    这段时间炼药师公会闹哄哄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看到了邪尊,好像也不难猜到。

    “那尊主来所为何事?”冬陌继续问道,他不会是太无聊才来的吧?

    三人那叫一个狂汗,这人就是来找茬的!

    “本尊知道。”纳兰清羽淡淡回答,瞥了一眼他们三个,仿佛在说,若是本尊的夜儿,你们炼药师公会,还想安宁?

    这种事不是他们担心过头,而是邪尊真的会这么做。

    她不担心别的,就担心邪尊担心北宫离夜硬闯,到时候整个古塔都会毁在他手里。

    “邪尊放心,肯定不是北宫离夜。”桑兰子又加了一句。

    嗯,应该不会是他家夫人,一般他家夫人遇上的,都是直接砍了,怎么可能只是困住。

    有意将人困在一个阶层?

    “噢?”纳兰清羽挑挑眉头,脸上情绪多了几分趣味。

    为了赶紧送走这尊大佛,该说的说完,准没错!

    “也没什么事,只是药界突然好想发生了一点变化,应该是有人有意将别人困在一个阶层。”冬陌如实说道,他这要不说,纳兰清羽就不可能走。

    没想到只是那么细微的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三人眉头微皱,就这么看着纳兰清羽。

    哪怕是一瞬,他也可以确定!

    “你们三个在本尊进来前,感觉到了什么?”纳兰清羽反问道,他进来前,他们三个的气息明显一阵紊乱。

    也是,他是邪尊,邪尊出现的地方,能有什么好事。

    “邪尊这次来,有何贵干?”莫逑叹息道,他总觉得纳兰清羽来就没什么好事。

    三人顿时无语,看来想让邪尊走门,真怕是没可能了。

    还有下次……

    行云流水的举止无比优雅,举手投足尽显气势。

    “下次本尊记得,一定走。”纳兰清羽慢步走到三人面前,随意坐下。

    偏偏某邪尊进来,从不走门,踹开窗户就进来了!

    “邪尊,你进来能走门吗?”桑兰子满脸无奈,这里就他们三个,窗户坏了也是他们三个动手。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不是早就离开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这个人是硬闯进来的,简直就是土匪行径,偏偏那出尘超凡如仙的气质,总让人误以为,他是回到了自己家。

    看到走进来的人,三人嘴巴微张,有些惊愕,随即他们满头黑线。

    三双眼睛刚刚睁开,他们所待的地方,窗户被一脚踹开,白色身影大步从窗口走进来,在空中行走,如履平地。

    “砰!”

    在那座什么古塔内,三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双眼。

    哼!他就偏心了!怎么着!

    刚才那嚣张的小子,说话也只是嚣张了一点,她这丫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敢说他偏心!

    “敢说本大爷我偏心,本大爷今天就还偏心了,你就别想再去第五层,在第四层给本大爷好好呆着吧你!”

    飞远的守护者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重重哼了一声。

    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好难受!

    咋呼呼凤舞,看到环绕在身边的东西,不禁尖叫,“这是什么!”

    旋力形成,在她身边不停旋转,将她圈在其中。

    紧接着,凤舞身边周围的暴戾气息变得浓郁,薄弱的雾霾凝聚而成,环绕在她身边。

    守护者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前飞去。

    “守护者,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偏心吗?”凤舞看着走远的黑雾,一下子让他们两个都进去了。

    这孩子,自己找不到就找不到,嘴硬什么,本来还想提点一下的。

    守护者无声叹了口气,慢慢飘远。

    她总能找到的!

    “我没有。”凤舞不服道,她一直都在寻找,只是没有找到。

    第四层还是要有第四层的规矩,规矩能通融,决不能破!

    她连是寻找去第五层的方法都没找到,自己就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行。

    刚才那两个小子都是自己找到通道,不然就是找到寻找通道的方法了,所以他看在他们天赋还不错,顺便推了一把。

    他是真看不下去了,到第四层的人里面,她是第一个进来的!

    “你这丫头,总是横冲直撞,这样是找不到第五层的。”刚才消失的黑雾,又走了出来,飞到凤舞身边。

    第五层!

    不但北宫离夜进去了,就连那个人也进去了。

    又来迟了一步!

    另一道身影急急忙忙走来,看到消失在天边的漩涡,皱起了眉头。

    漩涡在他走进去后,转眼消失,这片天空再一次恢复平静,平静的四周,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墨月这才回过神,点了点头,急忙走进漩涡里。

    尊品,要是领悟到什么,说不定能成为帝品!

    第一个的进去第五层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收获,在那里有没有得到什么。

    这一次进来了十个人,进入第五层的有三个,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这个叫墨月的小子,也不简单,进来了一段时间,就发现了去第五层的第二条路。

    “小子,你还快点跟上去,好歹到第四层这么久了,连人家一天的都比不上。”守护者鄙夷道,然后飞身离开。

    这样的人,谁能玩过他!

    简直就是人精啊!

    守护者满意的笑了,现在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小子能这么快找到第四层了。

    只有尊品丹药里的精神力和暴戾气息,才足够开启去往第五层的路。

    品级越高拥有的暴戾气息就会重,炼制丹药需要精神力,丹药中就一定隐藏着精神力和暴戾气息。

    还多亏了这个叫丹丰的,她才想到,其实每一颗丹药里,都蕴含了暴戾气息,所以丹药才能化作实体,拥有兽身。

    “本来不知道,刚才知道的。”离夜走进漩涡,头也不回往更深处走去。

    漩涡出现在天边,离夜把丹药收起来,才看向守护者。

    “好小子,你什么时候找到去第五层的路的?”守护者惊愕道,他就在第四层走了一天,就知道去第五层的路了?

    离夜接过丹药,精神力逼入其中,一股无形之力变成丹药中飞旋出来。

    灵魄丹他也就这么一颗,关键时候说不定还能用来保命……好像也不用,在第四层他最大来着。

    可就是这样,他老人家还是很心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