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连渣都不要留下!
    守护者沉默了一会,问道:“灵魄丹是灵体毁灭,重组灵体用的,你又不是灵体,拿这个干嘛?”

    他还是心疼灵魄丹,真心不想给!

    “你管我,到底给不给,不给我就走了,还要继续去找丹药。”离夜指了指身后,在这里拿到尊品丹药才能去第五层。

    她要的也不是一定是灵魄丹,只是偶然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灵魄丹,知道灵魄丹的功效,偏偏造化诀的尊品卷没有灵魄丹的药方,她才对灵魄丹比较好奇。

    为什么,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自己送上门的,不坑白不坑,而且自己敢肯定他一定会给。

    “你还要去找!”第四层守护者直接炸毛,自己都说送他去第五层,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以前也没谁得到过这种特殊待遇,他居然不答应!

    离夜笑的迷人,慵懒道:“为什么不找?”

    守护者一阵狂汗,跟他小子说了那么多,白说了!

    突然三人沉默下来,就这么僵持在原地,谁也没有开口再说话。

    空气中陌生浮躁的气息袭来,高大身影稳稳落下,双眼带着怨毒,紧盯着离夜。

    僵持的三人,感觉到其它气息,同时扭头看去。

    就看到那人从储物袋拿出一颗丹药吃下去,带着怨恨的双眼,恨不得把离夜撕碎,把她挫骨扬灰!

    看着突然出现的人,第四层的守护者不满了。

    “小子,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没看到本大爷正忙吗?要闯关赶紧滚!”这些人还真来劲了是吧,一个接着一个。

    会送这两个人走,就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再来一个门都没有。

    “我不找你。”丹丰抬头冷冷一哼。

    他就是从第五层来的,从第五层走出来,特地在这里等北宫离夜的!

    风昊公子说的没错,北宫离夜会来的很快,现在他果然来了。

    第四层守护者顿时囧了,原来不是来找他的,随即又炸了起来。

    “好歹本大爷也是守护者,你敢这么和我说话!”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放肆了!

    这两个,这一个!

    丹丰没有再和守护者搭话,而是看向离夜,愤怒的情绪在身体里燃起,他觉得再不发泄,整个人都快炸了。

    墨月看了看丹丰,再看看离夜,他能感觉到丹丰身上那种即将爆发怒火,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他动了动唇,无声对离夜问道:你认识的人?

    尖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离夜在他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扫视了来人一眼,离夜漠然收回眸光。

    不认识。

    墨月见离夜没有理会他,甚至没看他一眼,摸了摸鼻子,沉默站在一旁,心里就更加疑惑了。

    他到底是谁啊?

    炼药师公会的人他都认识,再者说,临天大陆的出现这么年轻的尊品炼药师,家里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家里知道也会告诉他,可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丹丰看着离夜,看到毫不遮掩的桀骜不羁,嚣张跋扈,又强横无比的气势。

    他只是站在那里,身体周围散发着浑然天成,与生俱来的强者霸气,明明他们站在平行线上,却总觉得要仰视才能看到他。

    这些丹丰看在眼里,怒在心里!

    “北宫离夜,我终于找到你了!”丹丰怨恨道,吃下丹药后,身体里的力量在不停暴涨。

    终于找到了,他终于找到北宫离夜了!

    连老天都是站在他这边的,让他找到了北宫离夜,让他亲手杀了北宫离夜。

    离夜挑了挑眉头,听着那怨毒的语气,心里泛起疑惑。

    她难道什么时候不注意,让一个想要杀她的人逃走了?记忆中好像没这种事,她当然也不会放走一个对她露出这种眼神的人。

    怨毒,狠辣,恨不得撕碎她的样子,天涯海角也要追杀到她的表情。

    这种人要是以前出现,应该早就被她砍了才对。

    第四层的守护者和墨月,同时看向离夜。

    看吧,就是来找他的!

    人家一来目标就很明确,明明有三个人,就盯着他一个人看。

    会露出这种眼神,到底是结了多大的仇啊!

    守护者忍不住在心里的幸灾乐祸起来,让你小子不肯走,现在仇家上门了,看你怎么办。

    周围一片寂静,三双眼睛同时落在离夜身上,时间仿若静止。

    离夜什么也没说,也没去想这个人是谁,就那么站在那,等他的下文。

    结果,很过过去,对方始终没有再说一个字,看着她的眼神,却依旧狠毒,而他身上那股爆发的气息,越来越浓郁。

    寒意在离夜眼中闪过,他刚才吃的东西是丹药,用来提升实力用的。

    “你是谁?”离夜冷淡问道,轻描淡写的三个字飘出。

    天上那团黑气,差点没栽下来。

    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这小子居然还不认识人家是谁,看着眼神,明明是深仇大恨啊!

    这孩子,真不乖,一点都不按常理出牌,每次都能惊死人。

    还有这个寻仇的人,这不是一厢情愿,人家都不认识你是谁,居然也来寻仇。

    守护者在心里,那叫一个鄙夷。

    墨月站在一旁,听到离夜的回答,然后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不停咳嗽。

    对方气势汹汹的来,结果他却只回了一句,你是谁?

    你是谁!

    这是要气死人么?看那个人的表情,的确是气的不轻。

    丹丰气的快炸开了,这么快北宫离夜就忘记了,他竟然忘记了!

    那是他唯一的妹妹,唯一的妹妹!

    “你杀了我妹妹,难道一点都没有自责,一点都没有反省吗?”丹丰愤怒吼道,北宫离夜全都忘了。

    离夜冷冷一笑,眸光冷冽如冰,“小爷杀的人多了去了,多你妹妹一个不多。”

    杀一个人,就要记住他,对自己自责,反省自己,不好意思,她没那么伟大。

    “丹家丹敏,王者菩提!”丹丰咬牙切齿有吐出八个字,北宫离夜还是不记得么?

    “原来你是丹家的人。”离夜的笑容越来越冷冽,把小白放到肩上,看向丹丰。

    还以为丹家的人,都被第五家族藏起来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一个。

    丹骨和乔榜对齐暮做的事,乔家付出代价了,丹家还是好好怎么能行。

    “你终于记起来了!那就乖乖受死吧!”丹丰阴毒笑道,记起来了就好,非常好,现在他就要为他妹妹丹敏报仇。

    离夜拔出吾邪,迈腿走过去,“小爷当然记得,你们家丹骨敢动我北宫离夜的徒弟,做师父的怎么着也要帮徒弟出口气。

    丹家既然被第五家族搬走了,那就从你开始,放心,小爷会把整个丹家送下去和你们见面的!”

    灵力在身体里暴涌开来,离夜飞身跃过,吾邪在手里舞动。

    “诛神剑式——诛灭!”

    寒光剑影,直逼丹丰而去,空气就像是一张白纸,被剑气划破,分割成千万块!

    平静的周围,罡风如大海巨浪,滔滔翻滚,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过!

    丹丰见离夜主动出手,强势之力逼迫而来,他心里闪过一阵慌乱,随即很快就镇定下来。

    别担心,你现在已经是灵尊级别,北宫离夜撑死不过才灵皇的实力,你要杀他很简单。

    想到这里,丹丰迎上离夜的攻击,甚至连兵器都没拿,徒手对战。

    第四层守护者和墨月,见他们突然打了起来,连忙后退。

    黑雾落到墨月身边,小声问道:“这不是对方来寻仇吗?怎么变成这小子找别人麻烦了?”

    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反转啊!

    那个什么丹家的人,找这小子报仇,结果这小子听到他是丹家的人,直接找人家麻烦。

    动他北宫离夜的徒弟,做师父怎么着也要帮徒弟出气。

    守护者不禁轻啧,他这师父真不错。

    “不知道,现在情况好像很复杂,不过北宫离夜,我不记得临天大陆有这号人物,怎么又觉得有点熟悉?”墨月的不解道。

    灵尊炼药师,还有徒弟,和丹家有矛盾,这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听过啊。

    守护者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小子,他比你晚进来,说不定是你进来以后发生的事。

    你觉得熟悉,好歹你们都是炼药师,就算没见过面,肯定也在哪里听说过,毕竟是天赋这么好的小子啊!炼药师公会怎么可能藏着掖着。”

    炼药师公会,藏着掖着!

    墨月猛地一愣,脸上的表情炸开了花。

    “离夜!他是离夜!”

    南境出现过的那个天才,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什么情况?

    守护者一下子傻眼了,这突然是怎么了,什么离夜,不是北宫离夜么?

    当然,也差不了多远,到底怎么回事,这小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能先告诉他老人家!?

    即便是服下丹药,以丹药提升实力的丹丰,也不过初级灵尊,在离夜面前,依旧没有招架之力。

    况且,他那般自负,连兵器都不拿,简直是就是找虐!

    刀锋剑刃从他面前飞过,狂横而又猛烈,每一招都是杀伐,没有一点留情!

    丹丰走近,看到剑刃上闪烁而过的银色灵力,大惊。

    灵尊!

    北宫离夜,已经是灵尊了!

    这一招,他抗不下!

    丹丰身体急忙绕开,匆匆躲过离夜的攻击,这才想到去拿自己的兵器。

    只可惜,离夜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剑刃狠狠落下,砍在丹丰的肩上。

    丹丰身上灵力暴涨,将剑刃震出自己的身体,脚下一溜,运用着全身的实力,躲开离夜的攻击。

    脚步刚躲开,他眼前闪过寒光,远远就看到,离夜手里的剑,早早就在等着他。

    怎么可能!

    丹丰怎么也没料到,离夜已经到了灵尊,而他们之间的实力,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在离夜面前,他毫无招架之力!

    冰冷双眸闪过一抹寒冰冷笑,刀锋飞旋,空气中便响起一声利刃划破血肉的声音。

    疼痛从胸前传来,丹丰低头一看,就看到胸前那一道狰狞的血痕。

    “丹骨死的时候连渣都不剩,你说小爷要不要也把你挫骨扬灰呢?”寒冷嗜血的声音响起,恍惚间,周围的空气也下降了几分。

    什么!?

    丹丰惊悚扭头看向离夜,那冰冷之声传入他耳中,就像是死神的召唤一般。

    冰冷寒刃再一次落下,冰冷之刃直接刺入丹丰的胸口。

    离夜停下身体,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刺入丹丰身体的寒刃,直接拔了出来!

    鲜血飞溅,洒落在地上,离夜早已离开,飞溅开的血滴,她身上不曾沾染上一滴。

    “你……”胸口剧痛袭来,丹丰脚步踉跄,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离夜冷冷瞥了一眼丹丰,长剑在她手中舞动,旋转出的剑花,让人眼花缭乱。

    “噗!”

    “噗!”

    一声声鲜血喷洒出的声音响起,这一片天地,充斥着浓郁的鲜血味道。

    “嘭!”

    丹丰应声倒地,鲜血潺潺流出,灵力在身体里一点点流逝。

    他清楚感觉到生命力,在一点点流失。

    离夜凌空而站,她松开手,将吾邪甩出,吾邪飞向天空,剑刃划破天际,随即垂直而下!

    锋利剑刃,又一次刺穿丹丰的身体!

    冰冷利刃埋入身体,丹丰全身都染满了的鲜血,从身体里潺潺流出。

    “咻!”

    寒光划破天边,吾邪拔出丹丰身体,飞回到离夜手中。

    “北宫离夜!北宫离夜!”丹丰奋力嘶吼,怨恨的双眼,充斥着血色。

    他怎么能输,怎么能输给北宫离夜!

    报仇,他还要报仇!

    杀了他,杀了北宫离夜!

    离夜蹙眉看着一口气迟迟不肯咽下的丹丰,目光落在那一双充满血色的眼睛上。

    血眼。

    天地之间,浮动的暴戾气息变得狂躁,罡风滚滚翻腾。

    “不好!”守护者看到这异动,惊呼道。

    强劲之力逼迫而来,暴戾气息变得凶狠,如一头凶狠的猛兽,冲向空中,直逼离夜!

    离夜猛的后退,身影翻转,躲开那一道凶猛的袭击。

    暴戾气息如潮流一样,流入丹丰的身体,那倒下的身体,慢慢浮了起来。

    “这个人真的是死都不让人安宁,他想要吸收暴戾气息,然后变异成兽身,赶紧阻止啊!”守护者急忙叫道。

    死了还想报仇,这人太执着了,虽然值得表扬,但是还真蠢。

    从刚才那小子出手看,他就不是一个能轻易招惹的主,招惹上他,那绝对是悲剧。

    报仇你也要有脑子,没实力报仇,这不是找死么!

    变异成兽身?

    离夜站在空中,手掌伸出,血红火焰在手里熊熊燃烧。

    “红莲,连渣都不要留下!”冰冷嗜血的声音响起,离夜将手里的火焰甩出。

    连渣都不留下,看他还想怎么成为兽身。

    不过这里的气息,果然特殊,不但能让丹药拥有实体,就连死人在这里也能有契机。

    “好咧!”

    红莲飞出离夜手上,滚滚火焰燃烧开来,如一张大网,直逼丹丰!

    敢对离夜出手,分分钟烧死!

    四周温度,急速上升,瞬时间,这一片天地,被火焰染红!

    那一团黑雾看到血红之光袭来,一连后退了好几丈。

    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