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三十章 给,还是不给?
    水中缓慢冒出头颅,就在那一刻,站在树后的离夜,冲了出来。

    “三千焱火噬!”

    红莲在空中飞速旋转开来,铺天盖地的火光从天空落下。

    水里的东西,看到这一幕,直接冲水里跳了起来。

    “妈的,我不就想洗个澡,至于给老子下一场火雨么?”那东西看上去四不像,看到落下的火光,一个劲往岸边游去。

    火焰眼看着就要落下,它越游越快,岸边近在眼前,它差点没热泪盈眶。

    可就在这时,黑色身影不紧不慢出现在岸边,站的位置,刚好是它等会要上岸的地方。

    离夜看着越来越快的小怪物,皱起了眉头。

    这又是什么?

    怎么这种东西越来越多,变的样子也越来越奇怪?

    怪物使劲往前游,根本顾不上周围,只要自己不被火球砸到,它就心满意足。

    以至于,它一路辛苦跑,跑到了岸边,就要离开火焰笼罩的地方,这才发现岸边一直有人站在那等着它。

    “你是谁?”怪物把身体缩在水里,一脸惊恐看着离夜。

    她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离夜双手抱臂,垂眸看着一路飞快走到自己面前的怪物,嘴角双双上扬。

    “小爷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离夜抬起腿,一脚踹在怪物身上,“你给小爷回去吧!”

    水里的东西,被离夜这么一脚,又踹了回去。

    紧接着火光落下,将整个湖泊覆盖,湖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蒸发。

    水里的怪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沸腾滚烫的湖水给煮熟了。

    “砰砰砰!”

    水花四溅,湖泊里像是被人扔进去了几颗巨大的炸弹,将湖水炸开了花!

    岸边爆裂开缝隙,离夜凌空走向空中。

    直到湖中水花停止爆炸,红莲立刻撤了出来,白色身影飞进飞溅喷洒的水花之中。

    “离夜,这次是什么丹药?”红莲回到离夜身边,好奇问道。

    可惜它不能吃丹药,不然也想尝尝看丹药是什么味道。

    “看看就知道了。”离夜指着水花中飞回来的白色身影,手掌深处,小白就落在了她的手上。

    小白抱着丹药,一脸的兴奋,高兴的都找不到北了。

    “离夜,这次的是雪莲丹,辅助丹药,算是疗伤的一种,皇品。”不用离夜在辨认,小白已经先告诉离夜了。

    离夜接过丹药,笑着看了一眼小白,“你这些年的丹药,看来是没有白吃。”

    辨认这种事,小白以后就可以了,都不用她来。

    以前还只是会找药材,现在连丹药都会来,有进步!

    “那是。”小白嘿嘿笑道,这么多年的丹药,当然不能白吃了,怎么能白吃!

    离夜把丹药放进玉瓶中,又开口道:“雪莲丹不只是恢复的补品,在养眼上的功效也很不错,月媚手里就有不少,专门拿来养颜的雪莲丹。”

    要不是她有次看到,还不知道月媚拿雪莲丹来保养,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月媚要是听到离夜的吐槽,一定会反驳。

    把各种品级的丹药,给自己玄兽当糖吃,把堂堂上古之兽白泽,完全当宠物养,谁才是暴殄天物!

    “不过离夜,这湖水好像恢复不了。”红莲飞到湖泊上空,一阵汗颜。

    湖水下去了大概九成,眼看着就要干枯了,可到现在也没看到恢复的动静。

    一把火,让整个湖泊差点干枯!

    “你又不在这里住,走了,找下一个目标。”离夜转身离开。

    离夜眼中燃烧起笑意,下一个目标,不知道是什么,还真是期待。

    这个地方,真不错!

    红莲急忙飞进离夜身体,纤细身影,很快消失在这一片天地之中,不知道去了何处。

    蔺药要是知道,第四层就快被离夜扫空,不知道他会露出什么表情。

    离夜走后,墨家的那个人,又追了上来,看到干枯的湖泊,他一脸懵逼。

    “这这这,这也是那个人弄出来的,太夸张了吧!”他怎么有种,第四层进了土匪的感觉?

    看看这里,看看这样子,看看……

    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吱吱!”

    他怀中的小家伙仰头看着他,像是在问,我们还用追上去吗?

    墨家那人脸上露出一抹坚定,“跟!”

    他还想进入第五层,偏偏一个人是进不了第五层的,他当然得找个伴。

    小家伙立刻跳出他怀里,往刚才离夜走去方向追上去。

    男人大步跟上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丛林中。

    第四层,爆炸声接二连三响起,一声比一声猛烈,身在第三层的守石老人,一脸无语坐在床下面,满脸怨念。

    臭小子,臭小子!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从他去第四层以后,别说第四层不安宁,第三层也跟着倒霉,他连睡个觉都睡不了。

    偏偏药界这么多层,只有第三层和第四层连在一起,这么大动静,也只有他一个人能感觉到。

    不对!

    守石老人猛地惊醒,目光看向石块深处。

    “小子,你这样,会惊醒第四层的守护者的,到时候就没那么容易去第五层了。”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的味道。

    小子,自求多福!

    等第四层那些东西出来,你可就没好日子过了,我老人家就能睡觉了!

    离夜一路走在前面,不管墨家的那个人怎么追,始终都慢了一步。

    每每墨家那个人赶到的时候,就是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到最后,他都不用他的小家伙寻找,单单听动静,都能准确无误找到离夜出现过的地方。

    “嘭嘭嘭……”

    接连十几声巨响彻天,第四层简直可以说惊天动地!

    早已被响声吵醒,却没出声的第四层守护者,终于怒了!

    他娘的,这小子再这么继续下去,它就该去第五层了,第四层都这么变态,第五层更变态,到现在都没有谁愿意去。

    砸人饭碗是可耻的!

    离夜一连拿过三颗丹药,满意装进玉瓶中,一开始才寥寥几颗皇品丹药的玉瓶,现在已经有十几颗。

    守护者忍无可忍,在离夜把丹药装进玉瓶的那一刻,从暗处冒了出来。

    “人类,你够了!”

    离夜刚把丹药装进玉瓶,头顶就响起一声怒叱。

    一团黑雾出现在空中,带着浓浓的暴戾气息,直扑离夜而来。

    离夜冷眼看着飞来的黑色气息,拔出吾邪,一剑劈下,将黑色气息斩断成两半!

    “你也是丹药?”离夜抬头睨视了一眼空中的黑雾,看起来不像啊。

    之前见过的丹药,也不是长这样的,它们尽管成了实体,身上还是带有丹药的味道,它身上只有暴戾气息。

    看上去就像是一团眨眼,只要稍稍点火,就能燃烧。

    “本大爷是守护者,守护者!”按他这速度下去,第四层没了,他这守护者的饭碗也丢了!

    “守护者。”离夜随意点了点头,漫不经心说道。

    怎么回事,第三层和第四层都有守护者?什么情况?

    “那请问守护者,你想要干嘛?”离夜抬头继续问道,她在第四层走的好好。

    “你去第五层吧,我送你去。”第四层守护者无奈道,它已经被逼成这样了,以前哪里有这种情况,被逼的送人去第五层。

    谁不是自己爬进去的,偏偏这个人类还得它送!

    第五层?

    一丝笑意从眼底划过,带着几分狡黠。

    小白抬头,看到离夜眼眸中的笑容,缩了缩脖子,双爪捂住眼睛。

    “守护者,你就不用客气了,我自己走就行了,我来这还没一天呢。”离夜双手摊开,无辜眨了眨眼睛。

    既然守护者都出来了,不带走点什么东西怎么行。

    到这里一天了,她还没看到尊品丹药,说什么也要拐几颗走。

    守护者差点喷血,就是因为她到这里还没一天,已经比人家呆几个月拿的都多,它才出来的。

    要不是这样,怎么能把它逼出来!

    “我不是客气,你真的走吧。”守护者语气尽量平和说道,走了就别再来了。

    这就是小祖宗,也太霸道了!

    “可是我还想多呆两天,这里比前几层好玩多了。”离夜无害笑道。

    玩!

    守护者直接炸开,脾气火爆道:“好玩,这是你的能玩的吗?走走走,赶紧给我走,走了就别来了!不对,以后你也没机会来了!”

    离夜一本正经摇摇头,语重心长道:“守护者,你这样是不对的,怎么能送我走呢?不然按照正常顺序来吧。”

    正常循序,应该就是找到尊品丹药,然后解决!

    炸开的守护者,听到离夜这话,还有那诚恳的模样,差点就说一句,真是好孩子。

    可是一想到,他小子按照顺序走,自己这四层就别要了,这才醒悟过来。

    “你不用,真的,你走吧。”小祖宗,你就走吧!

    后面赶来的墨家那人,看到这一幕,惊讶的下巴都脱臼了。

    目光落在远处那抹背影上,他已经是目瞪口呆状。

    这人是谁啊?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守护者逼成这样,不得不现身,还提出来送对方走,可对方就是不肯走,听这语气,守护者就差没跪下了。

    好厉害!

    心里三个字默默响起,他紧紧注视着离夜。

    “不然我把一路跟着你的小子赶到第二层,然后你就去第五层?”黑雾传来无可奈何的声音,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小爷早就发现他了,用你赶?”离夜撇了撇嘴。

    要不是他没任何杀气,也没对她做什么,只是跟着她而已,自己早就把他砍了,管他是谁家的人。

    守护者:“……”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固执呢?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简直就是祖宗!

    墨家那人站在原地,听着他们的对话,扭头看了看身后,周围并没有人,他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他这才囧囧从暗处走出来,慢步走到离夜身边。

    “墨月见过炼药师大人。”他对着那团黑气抱拳,语气恭敬。

    “你把这小子劝走,我也把你送到第五层。”黑气轻哼道,什么炼药师,他不是,不是,就算是也不承认。

    墨月:“……”

    这种事连炼药师大人都做不到,让他,这不是难为人么?

    他要拒绝!

    “大人,我还是在第四层带着吧,大不了学这位公子,每天炸炸丹药什么的。”墨月不在意说道,语气也是云清风淡。

    离夜看向身边的人,打量了几眼便收回了目光,然后便有了定论。

    这也是个扮猪吃老虎人。

    靠!

    这两臭小子!

    第四层守护者快气炸了,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听话,简直是,简直是气死他老人家了!

    深呼吸,深呼吸,不气,不气!

    黑雾中的语气逐渐平稳下来,还带着几分笑意,“不然,你们按照另外一个规矩来好么?”

    离夜挑了挑眉头,眼眸中笑意加深。

    这什么守护者,软硬不行,想来迂回战术么?

    “说说看。”他想玩,他们就玩。

    “我把你们送进一个地方,给你们晶石,然后在里面会有人抢夺你们的晶石,只要被抢走了,就会自动被弹到第三层,安全走过,就能直接到第五层。”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这两小子,一个比一个凶残!

    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

    刚才后面来的臭小子还叫他前辈,这转眼就开始欺负他老人家了!

    “尊品丹药?”离夜一针见血回答。

    呃……

    守护者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小子怎么知道的,他是怎么知道抢夺他们的是尊品丹药?

    现在的孩子,都已经这么逆天了!连忽悠都忽悠不到了么?

    “我们可以抢它们吗?”墨月来了劲,他现在还只是皇品炼药师,要是在这里拿到尊品丹药,就真的太好了。

    “不准!”守护者反射性回答。

    谁准的,谁准的!

    他炼制的尊品丹药就那么几颗,抢了就没了!

    “那你送我回第三层吧,反正去守石老人那再重新走一次也不错,多拿几样东西,然后再重新回到第四层。”离夜耸了耸肩,慵懒笑道。

    啥!?

    他还想重新回来!

    守护者已经快呕血了,他老人家,容易吗?

    “说吧,你想要什么。”他输了,认输!

    现在老人家都玩不过两个孩子,说出去太丢人了!

    不对,后面这个还好,听到尊品丹药,至少松口了,可前面这个,尊品丹药都打动不了他。

    “只是想问你这里有没有灵魄丹,没有丹药,给我张药方也行,我自己也可以炼制。”离夜微微笑道,终于松口了,早这样不就好了。

    非得说一大堆,最后还不是要把丹药拿出来。

    灵魄丹!

    尊品!

    空中那团黑雾和墨月,听到最后那句话,同时看向离夜佩戴的徽章。

    尊品炼药师!

    他是尊品炼药师,这么年轻!

    墨月目瞪口呆状,愣愣注视着离夜。

    他是什么人啊?看上去比他还小,居然已经是尊品炼药师了!

    难道是炼药师公会第一天才云帆?不对啊,他听说云帆已经进来过一次,所以说这个人就不是云帆,而是比云帆还要厉害的人!

    “妈的,外面那群炼药师疯了。”黑雾中传来闷闷的声音,连尊品都送进来了。

    他们送尊品进来,是看中了这个年轻人的天赋了么?想要他成为,帝品!

    帝品炼药师!

    前段时间貌似也来了个尊品,进入了第五层,可他的天赋,远远不如眼前这小子,他进来应该没几天。

    “小子,你今天应该不超过十天吧?”从第一层走到第四层,用了不到十天,得气死多少连第一层都没走过去的人。

    他小子简直就是来打击人的,狠狠打击!

    不到十天!

    墨月的嘴巴成了“O”型,他石化当场,身上爆开几道龟裂。

    “我说是,你会给我灵魄丹还是给药方?”离夜皮笑肉不笑反问。

    不愧是守护者,连谁进来多少天都知道清清楚楚。

    “药方我没有,丹药有一颗,可我也就一颗!”守护者肉疼说道,他也就那么一颗!

    拿走了就全没了!

    还是当年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反正是忘了,总之他只有一颗。

    “这样啊,那我就不走了,反正第四层也不错。”离夜直接耍起了无赖,一脸你不给,我就永远呆在这,你炼一颗丹药出来,我就拿走一颗。

    “我……我……”

    守护者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他待在这里不走,那不就代表,以后出现一颗丹药,就被这小子拿走一颗?

    给,还是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