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少城主回来了!
    楼台水榭,假山小桥,寂静无声的庭院中,风景如画,平静如水。

    “咳咳。”虚弱的咳嗽声传开,几道身影急忙跑来。

    在声音传来的方向,高大身影只穿着单薄的亵衣,他躺在软椅上,绝世的容颜,苍白如雪。

    “主子!”

    “公子!”

    几人走到他身边,一脸急切和担忧。

    “玉隐,怎么样了,有夜儿的消息了吗?”。毫无血色的嘴唇轻启,语气虚弱无力。

    玉隐眉头紧皱,满脸无奈,“公子,你才刚摆脱契奴契约,应该在无间修冥好好休息恢复身体的。”

    尽管公子着急,可也不能不管自己的身体,再说他现在还是灵体。

    “夜儿的消息。”第五炎泫固执问道,他在临天大陆,也能休息恢复。

    “呃……公子,你听了别激动。”玉隐迟疑道,一脸纠结,他真的不知道该不该说来着。

    两双眸子无声看向玉隐,仿佛在无声的说:小心点说话。

    “她出事了!”第五炎泫急忙坐起身,猛地咳嗽起来。

    “主子!”

    “公子!”

    三人急忙蹲下,扶住他。

    玉隐连忙说道,“公子,你先别着急,离夜她没什么事,就是听说第五家族的人找到了她,知道了她的身份,还想带她会第五家族……”

    第五炎泫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玉隐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小。

    以主子现在的身体,根本不适合听这些嘛!

    “继续说。”第五炎泫脸色紧绷,却慢慢冷静下来。

    第五家族只是找到她,应该没带走她,不然临天大陆不会这么平静。

    “也不知道那一战到底是什么情况,反正第五家族去天穹峰的人,一个都没活着离开。”他也是刚回来没几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实他还听说了其它的事,不过还是先不要告诉主子好了。

    主子要是知道,邪尊当着第五家族的面,说离夜是天穹峰的尊王妃,主子肯定立马杀去天穹峰。

    第五炎泫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慢慢松下来,他躺会软椅上。

    “公子,还有就是,离夜应该回中临都了,传来消息,说她前些天烧了一座楼。

    甚至还放言,那楼身后的人要是报仇,就去玄机城找她,去者,杀无赦!”这的确符合北宫离夜的个性。

    “那她现在会在哪?回玄机城了?”夜儿一手的创建的玄机城。

    “应该回去了,血盟的人最近太嚣张,他们的人把婆罗门和玄机城给包围了,离夜要是听到消息,肯定会赶回去。”砍死他们!

    玉隐在后面默默添上四个字,一阵汗颜。

    这绝不是他夸大其词,而是北宫离夜一定会这么做。

    动玄机城的人,没有谁有好下场。

    “好,好。”第五炎泫慢慢闭上双眼,嘴角勾起若隐若现的笑意。

    玄机城,夜儿在中临都那就好办。

    “公子,这几天你就安心养伤,我这就派人去玄机城。”玉隐担忧说道,主子的伤有离夜医治会比较好。

    他是不知道离夜最近想要做什么,不过以她这半个月来在中临都的活动来看,应该是在进行着什么。

    请她到影门,她应该不会拒绝。

    “嗯,不过你别说什么,有什么我自己来说。”要不是身体还没恢复,他想自己亲自去玄机城。

    斩杀冥王,斩断契约,他没退级就是万幸了。

    在加上,他的身体原本就有旧伤,这次的事胸口没受伤,多少有点影响。

    “明白。”这种事,当然得主子亲自说,就算他说了,北宫离夜未必相信他说的。

    玄冰和方逆同时看向玉隐,无声警告,“你够了”。

    玉隐感觉到后背一凉,急忙说道:“公子,我还是亲自去吧。”

    他亲自去了,就是有什么主子也问不到他这里。

    “嗯。”第五炎泫点点头,摆了摆手示意玉隐离开。

    玉隐暗暗松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开,黑色残影掠过空中,单膝跪在他面前。

    “门主,婆罗门出事了。”暗影说话间,看向玉隐身边的几个人,面色有些迟疑。

    有这些人在,他要不要继续说?

    “婆罗门!”玉隐心口一跳,难道血盟成功了!

    要是这样,那就糟了!

    “是一天前的事,不知道婆罗门方圆百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昨天那里是一片血红,等血红退去,方圆百里全都是狼藉一片。”至于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知情的人,全都闭口不言,还与一些,只是提起,就惊恐不安。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玄机城是不是也是这样?”玉隐急忙问道,糟了糟了,听说玄机城也被血盟围攻。

    骤然,众人只觉得空气变得稀薄,呼吸都变得困难。

    “是这样,北宫离夜赶回去了,还有这次婆罗门能安然无恙,都是因为北宫离夜。”可发生了什么,谁也没说。

    让人感觉到最奇怪就是,提起血盟,那些人脸上只是愤怒和不甘。

    可是一旦提起北宫离夜,他们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个比一个胆小,有些人突然听到那四个字,吓得直接趴在地上。

    他现在还在纳闷,北宫离夜又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把那些人吓成那个样子。

    “这几天好好防御,我去一趟玄机城。”说着,玉隐匆匆离开。

    亲娘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北宫离夜,你可真是个小祖宗!

    “主子,你别担心,小主子一定没事的。”方逆嘻哈说道,心里泛起疑惑。

    小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暗卫就是提起,都是脸色惊变。

    烧了人家的势力,还放言想要报仇去找她,她是不会去的人活着离开的!

    这嚣张,这霸道!

    “她现在安然无恙,我担心什么?”第五炎泫语气愉悦道,他不担心,要是担心也是该为别人担心。

    想要伤他的女儿,这些人还不够资格!

    玄冰和方逆看着第五炎泫一脸自豪样,眼角阵阵抽搐。

    不愧是父女俩!

    血红吞噬天空,血红之外是人只敢远远围观,连靠近他们都会觉得不舒服。

    离夜和纳兰清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玄机城,看到那片血红,他们直接飞到血红笼罩的上空。

    面前一片鲜红,里面什么都看不到,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夜儿,会没事的。”薄唇轻启,纳兰清羽拍了拍离夜的肩膀。

    玄机城是夜儿亲手设置的,如果有外敌进攻,应该是不用担心伤亡问题。

    可要是里面灵尊有两个以上,那就麻烦了。

    “玄机城有九个大阵,十八个小阵,只要他们不出来,就算是血盟的血食,也不会能攻进去。”离夜双手抱臂,不急不缓道。

    她不担心他们的安全,就是担心他们会贸然出手,那就麻烦了。

    “从里面破坏血食会比较容易。”纳兰清羽轻声说道,他能撕开血食,也是夜儿打破了一道缺口。

    血盟能成为一流势力,就有他们的过人之处,还是不能小看。

    “嘿嘿。”离夜神秘一笑,双手掏进储物手镯,两只狰狞巨大的爪子便出现在她手上。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手上的东西,眼中闪过光亮。

    “金刚血狮的腿!”有这东西,那可就好办了。

    “我特意让小白杀那头凶兽的时候留下来的,这是凶兽金刚血狮,比普通的金刚血狮威力要强大很多,给你一只。”离夜笑眯眯把东西递给纳兰清羽。

    “如此,那就开始吧。”纳兰清羽接过爪子,身体里灵力暴涨。

    金刚血狮的爪子,能撕开世上的一切,今天几试试它的威力!

    “好。”离夜点点头,举起手里的狮腿。

    空中两道银光同时暴涨,强大的力量笔直袭下!

    瞬时间,天地变化,万物动荡!

    远远围观的众人,终于看清楚了空中突然出现的两个人,不禁惊呼。

    “是北宫离夜,另外一个,就是邪尊了吧!”

    “不是邪尊还有谁。”

    “他们手里拿的是什么,看上去,像是玄兽的爪子。”

    “你管他们是什么,本来还以为玄机城一点胜算都没有,现在邪尊出手,胜负还很难定。

    “反正我觉得北宫离夜能做到!”

    “我支持血盟!”

    ……

    横眉怒瞪,一时间,围观的人就站成了两派。

    一派是站在离夜这边,一派是站在血盟那边,离夜和血盟的人还没正式交锋,他们这两边的人倒是先闹气来了。

    就在这时,空中两道身影同时落下,挥动手中利爪。

    “轰——”

    巨大震动从空中传来,争执的两派人,心口一跳,迅速抬头看去。

    当看到空中离夜和纳兰清羽的举动,他们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这太疯狂了,真的是太疯狂了!

    “退,退,赶紧退!”

    “不退的人,早死早超生!”

    众人一哄而散,他们脸色雪白,身影猛地往身后退去。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直接就砸!

    虽说他们是邪尊和北宫离夜,但这样种行为,也太霸道了!

    他们这样,就不担心,玄机城被他们这么一爪子下去,然后被踩成粉碎么?

    “哗啦——”

    细微的碎裂之声响起,不停挥动爪子的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眼中同时呈现出笑容。

    果然有用!

    离夜冷冷一笑,这种失败品而已,现在就撕了它!

    “砰!”

    “砰!砰!”

    一声声巨响从头顶响起,传进血食中每一个人耳里,众人同时抬头看天。

    血盟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眉头紧皱。

    在血红天空上,已经出现了裂痕,血食被攻破,那是迟早的事。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为首的人不满吼道,不是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不是说只要这么耗着,玄机城的人肯定会死。

    现在呢?现在呢!

    眼看着血食就要攻破,可他们连玄机城靠都没靠近!

    这都算什么事!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茫然。

    他们也在血食里,怎么会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你们都是废物!”为首的人怒斥道,担忧看着天空。

    这个时候会出现在玄机城的人,只会是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都回来了,玄机城哪里还攻得下!

    要知道,北宫离夜现在也是灵尊!

    况且这攻击力不只一个,很有可能,纳兰清羽也在!

    尊王妃,邪尊怎么会让自己的尊王妃陷入危险,为了他的尊王妃,他可是连第五家族的人都杀!

    北宫离夜!

    纳兰清羽!

    玄机城内,每个人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

    听到头顶传来的动静,他们心里狠狠颤动了一下,抬头看天,见不是血盟的人进攻,才松了口气。

    那声音,在血食之上!

    难道是!

    众人脸上闪过欣喜,飞跃走上城墙。

    “大人,你说这会不会是离夜回来了?”蓝非曰欣喜道,离夜要是回来了,那可就太好了!

    “应该是。”一定是!

    这个时候,除了夜儿,不会有其他人进行攻击。

    夜儿终于回来了!

    “少城主回来了!”

    “是少城主回来了,太好了!”

    玄机城的人狂呼,终于松了口气,悬在心里的石头,落下了一半。

    以前他们对手,最多是灵皇,现如今就连灵尊都找上门来了。

    灵皇他们还能应付,可是灵尊……

    尼玛,要不是待在玄机城,被阵法保护,他们现在都可能成为碎渣了。

    那些傀儡守在周围,举起镰刀,看上去随时会落下。

    “他回来了就好,没想到刚刚到玄机城没多少日子,就撞上了这种好事。”墨香摇头叹息,一脸无奈。

    看看中临都,再看看以前的第六殿,比不了比不了。

    第六殿是按照中临都的法则,可他们毕竟不会真的下杀手,在中临都,做不好就是死!

    “至少离夜是回来了。”慕函笑道,他们把灵师四家的人叫来了小半,可不想什么都没做,就全部搭在这里。

    众人一起点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玄机城外,血盟众人的脸色不太好看,玄机城的人,都没看到来人是谁,就笃定是北宫离夜回来了。

    这样就能看出,北宫离夜在玄机城的威望!

    “哗啦——”

    “砰砰砰!”

    “噼里啪啦!”

    碎裂之声四起,眼看着头顶的爪痕越来越多,为首那人开始担忧。

    围攻玄机城就有将近百人,大部分都是灵王,所以他们用处的血食,只有灵皇!

    这个地方,只有他一个灵尊!

    该死,这可怎么办,继续下去,肯定输定了!

    “轰隆隆——”

    爆炸之声死气,血红天边炸开火花,紧接着,空中便布满无数裂痕。

    裂痕如同蜘蛛网一样,往周围蔓延看去,就像是破碎的玻璃,随时都会坠落大地!

    攻破了!

    所有人心里响起三个字,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破!破!破!”

    冷酷的声音响起在天边,霸气十足,余音袅绕,在天边回荡。

    “嘭!”

    血红的天空,轰然碎裂,熟悉的蔚蓝再次出现在。

    玄机城的人再次看到那一片蔚蓝,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

    他们还以为死定了,没想到还能看到这蓝天白云烈日。

    强力袭来,血盟的人猛地后退几步。

    漂浮在玄机城各处的傀儡,双眸暗淡了下来,动作僵硬,像是没了知觉一般。

    两道身影从空中飞下,宛若神明临世,气势磅礴,让人有种俯身跪下膜拜的冲动。

    血盟众人惊颤,看到血食被攻破,再也没了嚣张近,转身撒腿就跑。

    空中白影眨眼消失,那个完美如同谪仙般的男人,瞬间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挡下他们离开的脚步。

    银光闪烁,化作道道利刃,飞旋而过!

    “咻!”

    “噗呲!”

    “噗呲~”

    利刃所到之处,皆无活口!

    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大地,再一次染上鲜红!

    “不,不!”

    为首那人惊呼,二话不说冲上天空,他要离开这,离开这!

    “冰杀裂魂斩!”

    冰冷的蓝色弧线划破天边,巨刃飞速蔓延而来,所到之处,都凝结出一层薄冰,就连空气的变得缓慢。

    很快,冰层蔓延到那个灵尊周围,他的动作变得缓慢起来。

    “轰——”

    蓝色剑刃落在他身上,他胸口出现一道狰狞的血痕。

    “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