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就是不给!
    &lt;=""&gt;&lt;/&gt;    千陌桑蠕了蠕嘴,看着他们五个走出婆罗门,无奈看向离夜。

    “你有办法吗?我听你的。”他叹息说道,他知道的并不比他们五个多,只知道这是血盟独有的操控术,并不知道怎么破解。

    看北宫离夜一脸自信,她应该是知道的。

    “没有。”离夜耸了耸肩,她知道这是血盟禁术,还是听第五漪衣说的,怎么会知道要怎么破解。

    没有!

    千陌桑睁大双眼看向离夜,她说没有!

    “现在只能用下下策,就是把走出来的傀儡全部杀尽。”暂时想不出其它办法,造化诀对这什么血食居然没记录。

    这么久以来,这可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造化诀都不知道血食。

    “他们五个已经去了。”千陌桑点头认同道,的确,这是现在的下下策。

    “你以为他们五个能挡住五六十个灵皇?现在你让婆罗门所有灵王,把傀儡引开,让他们只管逃不要出手,你应该不想婆罗门重建一次吧?”离夜看向婆罗门外,随着气息逼近,她眉头也随之紧皱。

    千陌桑嘴巴微张,呆呆看着离夜,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她说,五六十个灵皇!

    血盟这次,还真的下了血本了!

    不是说羽化之穴就要出世,过段时间还是百年盛会,他们怎么还会一点都不保留实力!

    “还不快去!”见千陌桑发呆,离夜低声呵斥道。

    他再发呆下去,这些傀儡就要把婆罗门包围了,到时候婆罗门就真该重建了!

    千陌桑猛然回过神,随即镇定道,“我知道了。”

    他转身离开,心里泛起疑惑。

    奇怪了,他是跟纳兰清羽打赌,输了听从北宫离夜的命令,当时他明明不打算事事都听北宫离夜的,怎么真到了这会,对北宫离夜的命令,他居然无法拒绝!

    不是他想听北宫离夜的命令,实在是北宫离夜身上,有一种令人折服的力量&lt;="r"&gt;。

    那与生俱来的气势,强大而又霸道,让人无法反抗。

    五位灵皇走出婆罗门,看到大街上只知道杀伐的傀儡,傀儡人数不多,才七个,但他们眼前的,实力最高不过灵王。

    在这七个灵皇傀儡面前,他们只有死的份,毫无还手的可能。

    而且这些傀儡,一点都不死板,僵硬,他们就像是活人一样,灵活攻击,每每走到一个地方,都是人最多之地。

    婆罗门外,一下子成了喋血地狱,每一个人都身处在这片地狱之中。

    罗彬他们五个相视一看,身体中灵力爆用而出,果断冲了上去!

    他们会出手,只是不想自己也死在这里,现在要是有一条活路摆在眼前,他们会第一个逃走。

    他们也不是没有找过出路,在到婆罗门之前,他们试着离开过,结果发现,不管他们怎么走,都走不出这一片血红笼罩天地。

    妈的,血盟的人是不是疯了!

    五人狠狠在心里咒骂,同时将七个傀儡挡下!

    街上逃窜的人,看到突然出现的五个灵皇,惊慌神情慢慢染上喜悦,见他们挡那七个灵皇,希望的曙光在他们脸上绽放,匆忙逃窜的步伐逐渐停了下来。

    有灵皇在就好了,他们不用死了!

    五个灵皇对七个灵皇,虽然有点吃力,但他们五个的气势明显强一点。

    “你们看什么看,要么出手要么滚!”路锋扭头狠狠瞪了一眼停下来的众人,忍不住咒骂。

    看什么看,他们看着这些傀儡就会死吗?

    被路锋这么一喝,停下脚步的人,一哄而散,一溜烟消失了踪影。

    他们五个灵皇,看到所有人逃走,顿时满头黑线,深深懊恼,为什么自己要出手,让这些人死好了!

    无名火在心里燃烧,五人同时飞身而去,攻向七个灵皇傀儡。

    利刃交锋,他们五个的招式,甚至比那七个灵皇傀儡还要狠辣,招招致命,寸寸削骨,几位残暴嗜血。

    他们身上炸开的紫色灵力,已经是深紫色,也就是说,他们五人是巅峰灵皇级别!

    “不错,五个巅峰灵皇。”也不愧是中临都的人。

    下手狠辣,招招夺命!

    离夜就坐在旁边高楼回廊,面前摆放着矮茶几,她和第五漪衣面对面坐着,刚好能清楚观看到下面的对战。

    她们像是没看到天空越来越沉的天色,怡然自得品着茶,观着战。

    “中临都隐藏的高手,倒也不少。”第五漪衣若有所思道,要不是今天这是突然发生,炸出他们五个。

    谁会想到,婆罗门方圆百里,还有五个巅峰灵皇,实力甚至在千陌桑之上&lt;="r"&gt;!

    离夜似笑非笑看着他们,没有回答。

    是啊,谁会想到,就在婆罗门附近,就有五个灵皇,还全都是巅峰。

    漫不经心的声音从旁边高楼回廊传来,百忙之中的五人顺着声音看去,银牙紧咬,差点没崩断。

    北宫离夜!

    他什么时候到这来的,还有他这是什么意思,不出手帮忙也就算了,居然坐在二楼喝茶。

    没错,就是在喝茶!

    更过分的,他喝茶也就算了,还有美人在前,柔情似水。

    这一幕该死的极美,也格外刺眼!

    他们五个人怒啊,他们拼死拼活,人家在一旁优哉游哉跟美人喝茶!

    当这是来赏景么!

    怒气蹭蹭蹭燃烧而起,五人脸上却没表现出一分,只不过他们的招式,变得更加狠辣,被他们攻击的七个傀儡,已经面目全非了。

    千陌桑匆匆走来,走到离夜右手边的位置坐下,“周围并没有其它傀儡,不过我已经吩咐好了。”

    如果北宫离夜说的没错,这绝对是一场恶战!

    “他们五个是怎么回事?”离夜指了指街上对战的五人,右手搁置在桌上,中指和拇指轻轻摩擦。

    没有出现其它灵皇傀儡,刚刚明明看到很多道身影落下来的,怎么会不见了。

    看到那些身影的时候,死的人是最多的!

    “他们是在这附近晋升,闭关差不多一两年了。”千陌桑汗颜道,这几个家伙,一直在闭关,才不知道,北宫离夜早就不是原来的北宫离夜了。

    他们两年的时间都没突破,晋升灵尊,可北宫离夜早在他们闭关的时候,晋升到了灵尊!

    天穹峰一战,半个月都过去了,现在临天大陆除了闭关和在深山老林里的人,只怕没有谁不知道了。

    北宫离夜,灵尊,尊品炼药师!

    多变态!

    这就是差距啊差距!

    “砰砰砰……”

    五个傀儡被打飞了出去,身体如破碎的娃娃一样,坠落在地上,便再没了反应。

    其余两个,五人相视一看,一齐出手,炫目的深紫色灵力,在他们身上炸开绽放,巨响之声,响彻天地!

    七个傀儡倒下,无法再站起来,五人脸上绽放出笑容,扭头看向离夜,眼眸中的高傲,又多了几分。

    离夜漠然收回目光,看向第五漪衣笑道:“阁下感觉到了什么?”

    第五漪衣的精神力,自己必须承认,很强&lt;="r"&gt;!

    “他们在靠近。”第五漪衣笑道,这算不算一个好的开始,至少夜儿并不排斥她。

    离夜轻嗯应了一声,双眸缓缓闭上,精神力融入三个寂静的契约空间里。

    “小狮子,小虎,赤魅,你们立刻回玄机城。”

    幽幽之声在契约空间回荡,离夜睁开眼睛,心里泛起担忧。

    太远的距离,她不知道它们三个能不能听到,希望它们能听到,尽快赶回玄机城!

    玄机城,决不能有半点事!

    这次,是她大意了。

    一溜烟消失不见的众人,不知又从何处冒了出来,他们小心翼翼探头出来,看着倒下的七个灵皇,声声惊叹。

    “果然厉害,我都不知道,这附近,还有巅峰灵皇的高手。”

    “奶奶的,终于得救了。”

    “他老子的,这天怎么还是这样,这种颜色真让人恶心。”

    “别担心别担心,还有五个灵皇大人在呢。”

    “可不是,有五位灵皇大人在,你们没看到就连婆罗门的人都躲起来了。”

    ……

    经过和七个灵皇的对战,他们五个人,就获得了众人一致的好评。

    在众人眼里,他们五个已经是救世的真神了。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即便罗彬他们五个,只是为了自己不被连累才出的手,听到他们的称赞,也变得更高傲了起来。

    “我是死人吗?”千陌桑郁闷问道,什么叫躲起来,他一个大活人坐在这,就没人看到?

    离夜含笑睨视冷冷一眼千陌桑,一本正经说道,“也许是。”

    “喂,北……”

    “来了!”第五漪衣语气严肃打断千陌桑的话,看向又开始变化的天空。

    离夜站起身,看向天空,双手负在身后,那与生俱来王者的气势,以离夜为中心,往周围散开。

    千陌桑心口一紧,跟着站起来,看着天空血红,他心里的不安,越发浓郁。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天空之上,血红弥漫越来越多,沉甸甸的天色越压越近,一层肉眼可见的压迫之力,从空中压制而下!

    血色朦胧之间,若隐若现的身影浮现,强大的力量将空气掀起滚滚巨浪。

    巨浪掀起百丈之高,往周边横扫而去,霸道至极!

    站在地上的人除了离夜和第五漪衣,他们在这道身影出现后,身体全都颤抖了起来,双腿发软,随时就会跪下去&lt;="l"&gt;。

    他们脸色如雪白,目光惊悚,恐慌不已。

    这是,灵尊,灵尊强者!

    “啪!”

    “砰!”

    “啪啪~”

    躲藏在暗处的人,终于承受不住灵尊的威压,一个个摔倒在地,全身颤抖。

    怎么会,怎么可能!

    中临都什么时候出现了灵尊强者,最强的应该是灵皇才对。

    要是中临都有灵尊强者,势力早就被灵尊掌控,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四分五裂。

    大部分人趴在了地上,连动一下的力气和勇气都没有。

    他们只知道,面对灵皇他们还能逃窜,若是面对灵尊,他们只有死的份。

    灵尊级别的人,就是他的手下,都只能是灵皇,灵王完全是承受不住他的威压之力的!

    刚才还高傲无比的五人,此时已经是兢兢战战,满头大汗。

    他们脸色惊悚看向天空上,血红中间若隐若现的身影,然而只是一眼,他们便收回了目光,呼吸更加困难。

    灵尊!

    竟是灵尊!

    这片天地之下,一时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游走在死亡的边缘,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灵尊之威,果然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就像是死神的镰刀落在他们脖子上,随时能夺走他们的命!

    空中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楚,周围红光也越发浓郁。

    无数红雾弥漫开来,一道道黑色身影矗立四方,他们服饰统一,手里握着同样的黑色镰刀。

    他们就像是地狱中的罗刹鬼魅,无怒无喜,只管夺人命,要人魂的事。

    空气中波动震开,众人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抬头看去,当那一道道身影落入眼帘,他们双眼再次睁大,眼中瞳孔骤然缩紧!

    灵皇!

    好多好多的灵皇!

    路锋他们五人,看到突然冒出来的身影,脚下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用尽全身的力气,他们才稳住了身影,没有让自己狼狈。

    “啪!”

    在这片寂静无声之地,跌坐在椅子上的声音格外响亮,众人听在耳里,闭上眼睛,有点不忍心看。

    这个时候出声,不是找死么!

    路锋他们五个身体微微一怔,听到楼台传来的动静,狠狠在心里咒骂&lt;="l"&gt;。

    就知道北宫离夜那小子没什么本事,现在好了,吓软了腿。

    说他当年是运气好,那些人还反驳,现在看到了吧。

    五人心里一阵冷哼,扯出嘲讽不屑的笑意,怒头看去,张嘴就想出声嘲笑。

    然而,当楼台高出的一幕落入眼帘,他们全都僵住了。

    怎么可能!

    离夜和第五漪衣笔直站立在栏杆后,面色如常看着天空,灵尊的威压之力,对她们没有半点影响。

    反而千陌桑,跌坐在了椅子上,气息不稳,脸色苍白如雪。

    这……这不可能啊!

    北宫离夜怎么会跟没事人一样,他身上的灵力波动并不是很强,怎么能抵挡住灵尊之威!

    那可是灵尊!

    五人还没来得及细想,空中模糊的身影,已经清晰呈现。

    暗红色身影站立在天空上,暗红发丝和黑色衣袍随风摇曳舞动。

    磅礴霸气之势,比刚才还要猛烈,惊天彻地之声,在天空上响起,传开方圆百里!

    “是谁提前开启了血食!”

    那人俯瞰大地,红眸如血,将底下一切尽收眼底。

    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里没有血盟的人,却有人开启了血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血盟的人在开启血食之后,就被人杀了?

    底下一片沉默,没有人开口吭声,也无法言语。

    他们就连站都站不稳,哪里还敢说话,就算能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离夜直视着空中出现的身影,眸光变得深邃。

    凶兽!

    她心里刚响起这两个字,所有的契约空间,便传来一声声惊呼。

    “原来和我同类。”

    “凶兽!”

    “凶兽!”

    ……

    出现的凶兽身上,暴戾气息太重,而它的实力,更是大尊王级别!

    九婴它们即便是在契约空间里,还是能感觉到那暴戾气息,它们开始浮躁暴动起来。

    除了水麒麟,它们一个个,都恨不得冲上去,对那头凶兽直接动爪!

    “离夜,你不是它的对手。”九婴急忙劝道,离夜可别冲动&lt;="r"&gt;。

    这头凶兽不同一般,它身上的暴戾气息,比九幽噬天龙还要强横!

    按理说,九幽噬天龙是上古凶兽,它的残暴凶狠暴戾,再也没有别的玄兽能够比拟,但这头却胜过了它!

    “我知道。”离夜传音给九婴。

    她不会贸然动手,可也不会被动挨打,人家就要打到脸上了,她不可能不出手,那时,她才不会管它有多强横!

    “没有人解释一下?”浩瀚之声在空中回响,余音袅绕,久久不能散去。

    众人心里咯吱一响,冷汗直流,暗暗叫糟。

    他们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它说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这要怎么回答,随便乱回答,也会没命。

    “灵尊大人,我们不知道是您,请您赎罪,可就连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五个灵皇中,有人站了出来,身体打颤,紧张说道。

    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血盟的人突然出现就算了,还出现这么多灵皇傀儡,这也就算了,现在还来了灵尊!

    这到底是谁招惹出来的,谁招惹出来,谁上啊!

    凶兽看向说话的人,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你是千陌桑。”

    婆罗门,千陌桑!

    千陌桑!

    三个字响起,在那瞬间,所有人心里涌出不同的情绪。

    更多人在庆幸,灵尊找的人不是他,也有人泛出疑惑,灵尊强者找千陌桑做什么。

    肖岳他们五个低着头,不留痕迹挪动目光,看向楼台处的千陌桑,脸上情绪多了几分不屑。

    千陌桑!

    怎么可能会是千陌桑,千陌桑到现在的实力,都不到巅峰灵皇。

    在发生事情的时候,千陌桑让他们听他的就算了,结果他居然还让他们听北宫离夜的。

    两年前他们听过北宫离夜的传闻,一个黄毛小子,两年前就算再怎么厉害,现在又能有什么长进。

    让他们听北宫离夜的,他们才不要!

    千陌桑缓缓站起身,紧张看着离夜,心里忐忑不安。

    老天,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

    “灵尊大人,在下是千陌桑。”千陌桑保持着镇定,温文有礼抱拳,微微俯身。

    “就是你,很好,从现在开始,你把婆罗门交给我,我就放过他们所有人,包括你。”凶兽没好气地说道,语气中明显透着不满。

    就是这么一点小事,还让它出手!

    啥!

    千陌桑愣了愣,他是冲着婆罗门来的?

    他迟疑看向离夜,不行吧,现在婆罗门虽然他还是门主,但掌控者是北宫离夜&lt;="l"&gt;。

    离夜含笑看着出现的凶兽,见它选择直接无视她和第五漪衣,眉头轻挑。

    它好像问错人了。

    现在婆罗门在她这,不是在千陌桑手里,貌似它也来晚了一步。

    凶兽看出千陌桑的迟疑,脸上露出不悦。

    “你不愿意!”它要的东西,区区一个人类,敢不给!

    “我吧……”千陌桑满头大汗,战战兢兢的,只觉得自己的衣服都湿透了。

    你他娘的要婆罗门,问我有什么屁用,现在婆罗门又不在我手里,对我示威有屁用,你有本事对准北宫离夜啊!

    方圆百里的人,看到千陌桑迟疑,差点跳起来爆粗口。

    他是不是今天没带脑子!

    把婆罗门让出去换自己一名,这很划算,非常划算好么!

    不就是个婆罗门,给啊,赶紧给啊!

    这可是灵尊,灵尊!

    灵尊知道吗?动动手指,就能让他没命!

    凶兽眸光一冷,空气中的暴戾气息急速提升,威压之力又加重了一重!

    “砰砰砰!”

    众人落地之声再次响起,在场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动作十分滑稽。

    就连那五个灵皇,都弯下了腰,蹲在地上,气喘吁吁。

    “给还是不给!”凶兽瞪着千陌桑,只要千陌桑敢说一个“不”字,就会立即死于非命。

    千陌桑欲哭无泪,低着头,弯着腰,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北宫离夜并不想大乱中临都秩序,也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掌控了婆罗门,所以,他不能说,可是如果不说……

    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要说之时,冰冷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边,他差点热泪盈眶。

    “人家没回答你,就是不给!”离夜微微一笑,不急不缓道,云清风淡的声音如一缕清风在众人耳边吹拂而过。

    瞬时间,四周寂静的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众人猛地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石化在了当场。

    是他!

    ------题外话------

    汗哒哒,某甜今天重新看前面的时候,才发现,这几天把婆罗门写成了婆娑门,今天修改过来了,前面的也会修改的,让我先去哭会&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