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血盟禁术
    &lt;=""&gt;&lt;/&gt;    许柳看到血幽的举动,急忙一把拉过他。

    “刚才那是什么?”许柳紧张道,他到了天罡堂才知道,血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潜入了中临都&lt;="l"&gt;。

    他们现在正要对中临都下手,而血盟的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随随便便扔一样东西出去,谁知道那会是什么!

    血幽阴冷看向许柳,扯回自己的衣袖。

    “也是,你并不知道我们的计划,现在告诉你也无妨。”血幽回头飞向天边的指环,目光更加阴寒了。

    许柳看着血幽,心里突然涌出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就要发生。

    “我们的计划就是,要是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就一点点攻破中临都,要是被人发现,立刻挑明,用最直接的方法,夺下中临都!”说话间,血幽脸上闪过一丝冰冷笑容。

    怪只怪这小子,本来他们不想这么快行动的,现在既然被他知道了,就不用客气了。

    “什么!”许柳惊呼道。

    血盟居然有这么大的野心,想要得到整个中临都!

    “那你这段时间让我炼药是为了……”不,不是那样的!

    血幽转身直视着许柳,缓缓开口道:“我还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灵皇傀儡死士,所以,我不会杀你的,你可是功臣。”

    这些日子,他炼制的丹药尽管不多,但已经让他们在中临都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

    许柳脸色一白,呆滞在了原地,脑中一片空白。

    血盟,会放过他,中临都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了!

    这一战,血盟的人赢了还好,要是中临都的人赢了,北宫离夜赢了……

    许柳狠狠打了冷颤,猛地惊醒,眸光变得坚定。

    “我可以继续帮你们炼制丹药,可我有一个条件。”他一定不会让北宫离夜活着。

    “说。”血幽满意点点头,这才对嘛。

    “我要让北宫离夜死在我的面前,死在我的脚下!”许柳嗜血冰冷道。

    他要看着北宫离夜死,才会放心!

    “好。”血幽点头应道。

    北宫离夜,不就是个炼药师,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算是尊品,有点可惜,那也没什么!

    指环飞向空中,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笔直弧线,浓郁的血腥味随即散发而出,一点点弥漫开来。

    在此同时,天空发生变化,天空上的云团如流水一样,从天边急速流过。

    血红之色染红天边,瞬时间,方圆百里的天空,都成了一片血红。

    空气中波动划开,离夜扭头看去,紧接着,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将她整个人吞噬其中。

    离夜立刻屏住呼吸,皱眉环视周围&lt;="l"&gt;。

    天罡堂内,全部笼罩在一片血腥之中,不过眨眼的功夫,这里仿佛成了喋血地狱!

    就是这种感觉!

    从踏入天罡堂以后,那细微的感觉,就是这样!

    脚步轻轻走动,她脚下就响起稀碎的声音。

    “哗啦啦~”

    就像流水潺潺在脚下流过,发出稀碎流淌的声音。

    “公子,你看那是什么!”奎刚急忙冲到离夜身边,惊慌指着从天边急速流过的云雾。

    血红在一点点将云雾吞噬,将天边吞噬!

    离夜顺着奎刚指着的方向看去,脸色慢慢阴沉了下来。

    这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眸光一沉,她扭头看去,眼中闪过杀意。

    站在暗处的血幽和许柳见离夜往他们这边看来,顿时一惊,两人相视一看,转身就要逃走。

    然而,他们才转身,刚才还在几百米外的离夜,就走到了他们面前。

    吾邪不知道什么时候握在离夜手上,看着许柳和血幽,她眼中的温度越来越低。

    “让你们多活了几个呼吸,还真让你们弄出了花样!”血盟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离夜才发现,这段时间,她知道的,一切不过是表面。

    “你小子是什么人?”血幽见离夜步步紧逼,心里咯吱一响,他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个人,就像是死神一样!

    “北宫离夜,我什么都不知道!”许柳急忙为自己开脱,哪里还有刚才想要杀离夜的那股狠劲。

    他只是炼药而已,什么都不知道。

    “北宫离夜!”血幽的声音提高了八倍。

    他就是北宫离夜!

    离夜冷冷看了一眼许柳,长剑一挥,剑气贯穿空气,强大的力量横扫,空气轰然碎裂!

    剑气形成剑刃,笔直往许柳削去!

    “不,不!”许柳惊慌连连后退,转身就逃。

    瞬时间,那霸道而又蛮横的力量,在空气中席卷来开,形成巨大漩涡。

    许柳才走出不过一步,就被漩涡滚入其中,紧接着,在那漩涡中,传出撕裂粉碎,以及许柳尖叫呐喊的声音。

    声声泣血,句句刺骨!

    任由血幽见过多大的场面,如何血腥的场面,听到这削骨之声,也只觉得头皮发麻&lt;="l"&gt;。

    “砰!”

    漩涡轰然震开,被它吞噬的许柳,被狠狠甩出,坠落在地上!

    此时的他,全身布满了血,到处都是伤痕,要不是知道被卷进去的人是他,乍然这么一看,一定不会有人认出他来。

    许柳躺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声息。

    血幽看着倒地的许柳,嘴角狠狠抖动。

    横空划过的长剑,没有停下,便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说,小爷是该让你比许柳死的更惨,还是把你摧骨扬灰?”天上的血红到底在吞噬什么,每吞噬天边一点,她心里就会多一丝不安。

    到底还是小看了血盟,没想到他们会铺出两条路。

    两条路都是暗路,即便是发现了其中一条,也发现不了另外一条。

    该死!

    血幽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有差吗?”不管怎么样,北宫离夜都不会放过他,还有差吗?

    “当然有,摧骨扬灰,我会让你一点一点看着自己,化作最后一颗尘埃!要试试吗?”离夜厉声说道,她这话,绝不是开玩笑!

    血幽艰难吞了吞口水,身体忍不住颤动。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眼前的年轻人什么都没做,总觉得他身上有股强大的气息环绕在周围。

    那强横霸道的气息,让人畏惧,让人胆颤。

    两人僵持之下,气氛一点点紧绷,天上弥漫开的颜色,越来越大!

    血红天空,浅蓝色身影闪过,身姿轻柔,如同一缕清风。

    “北宫离夜。”

    沐浴春风般的声音传来,温柔如风,如水,好听到一点都不真实。

    声音传入耳中,离夜刹那闪神,随即又回过神来,速度快到,没有谁发现这点异常。

    熟悉的感觉随风拂来,离夜阴沉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又是第五家族,他们怎么老是阴魂不散!

    来人慢慢落到地上,见离夜没有理会自己,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她慢步走过去。

    “这是血盟一种禁术,它会将中临都血洗,没有人能活命。”她走到离夜身边,柔声开口,看着那熟悉的侧颜,面纱下露出一抹苦笑。

    明明见过两次,竟没认出来。

    那么熟悉的感觉,她居然忽视了。

    血幽睁大双眼看向来人,不禁开口,“你怎么知道!”

    怔了怔,血幽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lt;="l"&gt;。

    “你是谁?”离夜看向来人,冷酷问道。

    在看清楚来人之时,离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冷静下来。

    原来是她!

    见过两次,没想到她也是第五家族的人,还真是没认出来,毕竟见她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并不明显。

    也许是她的精神力太强,自己被精神力所影响,才没有感觉到血脉之力。

    “第五漪衣。”她缓缓说出四个字。

    第五漪衣?

    离夜撇了撇嘴,不认识,没听说过。

    “你为什么要帮我?”离夜警惕问道,这个人看上去,并没有敌意。

    也不像以前第五家族的人一样,一看到她,就要对她喊打喊杀,说什么带她回第五家族。

    第五漪衣沉默看着离夜,眼中露出笑容,轻笑道:“你信我?”

    她还在想,要怎么样才能让夜儿相信自己。

    “他都这么说了,你说我信不信?”离夜握着吾邪的手稍稍用力,冰寒的剑气划过,血幽脖子上就出现了一道血痕。

    “原本这种禁术是冲着整个中临都来的,但你提前识破了他们的计划,这种禁术提前施展,并不成熟。

    只有固定的几个地方会被这种禁术覆盖,具体哪几个就不得而知了,但必须要在禁术完全覆盖之前,破除它!”第五漪衣仔细说道,心里划过担忧。

    要破除禁术,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你说说看。”离夜看着血幽,缓缓开口问道。

    只有几个固定的地方会被覆盖,会是什么地方?

    血幽捂着嘴巴,猛地摇头。

    他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知道他们血盟禁术,可他们想要知道那些地方,自己是不会说的。

    “奎刚。”离夜冷声叫道。

    站在远处看着这边的奎刚,听到离夜的叫唤,飞身走来。

    “离夜公子。”奎刚恭敬叫道,满头冷汗。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他感觉阴森森的,有种渗人的感觉。

    “你们先回婆娑门。”离夜不急不缓道,这些地方不难猜,小金子这几天可不是白忙活的。

    婆娑门,玄机城,也许还有战帮,不过玉石楼被她烧了。

    “是。”奎刚转身往回走。

    他没有问为什么,不敢问,也不会问。

    身为下属,只要听令就足够了&lt;="l"&gt;!

    “北宫离夜,你是破不了血食的。”血幽阴冷开口,手还捂着嘴巴。

    这次血食的傀儡,全都是灵皇级别,而主导血食的是高级灵尊级别,北宫离夜想要破,完全没可能!

    他再天才,也没可能!

    离夜扭头看向第五漪衣,迟疑了一会,开口道:“帮我个忙,看着他,不要让他死了,也不要让他逃走,更别让他活的太舒服。”

    她才不管什么血食不血食的,她只想快点解决婆娑门的事,然后回玄机城。

    玄机城的情况,肯定比这个还要糟糕!

    “好。”第五漪衣一口答应,面纱下的脸上,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

    她没想到,夜儿能如此理智,没有把所有第五家族的人混为一谈。

    “回婆娑门。”离夜看向婆娑门方向,眉头皱起。

    婆娑门周围百丈,都是阴沉沉的,血红色天边沉甸甸压下来,好像随时会塌下。

    风云卷动,血红色飓风席卷,就会有人被吞噬进去。

    被血红天边所笼罩的人,已经陷入了恐慌,那蔓延的红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看到天色骤变,在这片天地之下的所有人开始逃窜,无法再冷静。

    奇怪的是,不管他们怎么冲,怎么往蓝天之下走,就是没有一个人,能走出这一片血红。

    而且,越往边缘靠近,死的就越快。

    血红的边缘,好像悬挂着死神的镰刀,谁靠近,也就踏入了地狱!

    “是血盟的人,你们看,是血盟的人!”

    “灵皇,都是灵皇!”

    “赶紧逃啊!”

    逃!

    一道道血红之光从天落下,化作一道道高大身影,他们手里拿着镰刀,身穿黑色铠甲,面无表情齐步走来。

    所有人看到他们,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气息,几乎想都不敢多想,拔腿就跑。

    死士傀儡刚刚落地,就立刻挥动手里的镰刀。

    镰刀一挥一落,便有人倒下,一时间,街上已经倒下了大片,鲜血如溪水般潺潺流过。

    血红笼罩之下,几道身影飞闪而出,直奔婆娑门而去。

    离夜刚走出天罡堂,就看到那几道飞闪而过的身影,停下了脚步。

    “中临都的水果然深,就是这么百里之地,就隐藏了五个灵皇,加上千陌桑,六个,算上死去的胡洪,七个。”离夜双手抱臂,突然冷静了下来。

    六个灵皇,挺多的&lt;="r"&gt;。

    “血盟的傀儡死士,灵皇级别,不会少于六十个。”第五漪衣提醒道,她感觉到那微弱的气息了。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第五漪衣,一阵轻啧。

    在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自己就知道,她的精神力可怕,没想到会这么可怕。

    她,应该也是炼药师。

    第五家族,不会放过精神力这么强大的人。

    “灵尊呢?”离夜淡淡开口。

    一群小鬼,总要有一个大鬼号令。

    “高级,只有一个,不过,应该他有契约兽。”第五漪衣沉声道,傀儡拥有契约兽,可不多。

    灵尊傀儡,血盟好大的手笔!

    “你应该说,就连这个高级灵尊,本身也是玄兽。”离夜说完,大步往婆娑门的方向走去。

    这件事当然不会是她自己知道的,是九婴告诉她的。

    那气息很微弱,可逃不过九婴的眼睛。

    第五漪衣疑惑看天,当那气息扑来,眼中闪过惊讶。

    的确是玄兽!

    夜儿的精神力,难道比她还强!

    婆娑门内,奎刚带着人匆匆赶了回去,从不同方向走来的几个灵皇,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婆娑门。

    站在高楼上的千陌桑,看着街上的杀伐,心里越来越忐忑。

    血盟!

    五个身影飞身而上,走到千陌桑身边,“千门主,这是血盟的禁术,全部都是死士傀儡。”

    “血盟也就强了这点,会利用几个傀儡!”

    “死人他们都不放过!”

    几个声音同时响起,语气中透着愤恨。

    千陌桑睨视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他们这么气恼做什么。

    比起血盟,中临都还要残暴,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他们现在会这么愤怒,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打不过别人。

    “千门主,你干嘛不说话?”见千陌桑不开口,几个人急了。

    现在他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他千陌桑就一点都不着急!

    “你们几个出现,打算帮忙了?”千陌桑转身看向他们,他们也知道现在不能袖手旁观。

    这么自觉,真是难得。

    也只有血盟,才能请动他们几个。

    “不然我们来干嘛?”其中一人没好气的反问。&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