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一十章 他们说杀,动手!
    自己让他砸的?

    放屁,他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天罡堂堂主气浑身直发抖,脸皮阵阵抽搐,一张脸看上去狰狞而又扭曲。

    “你个混蛋小子是什么人?”天罡堂堂主咬牙切齿,目光凌厉注视着离夜,那眼神恨不得冲离夜身上剜两块肉下来。

    这个人的实力,自己竟看不透!

    什么人,千陌桑从哪里找来的人,他不记得婆娑门有这么个人。

    “混蛋小子问谁?”离夜盈盈轻笑反问。

    “混蛋小子问你!”天罡堂堂主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离夜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一脸认同点点头,“没错,就是混蛋小子问我。”

    “噗!”

    “哈哈哈,混蛋小子。”

    “他都承认了。”

    离夜的话刚落下,周围响起各种笑喷的声音,随即讥讽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婆娑门的人老远就听到了,见天罡堂堂主浑然不觉掉进了坑,他们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一直都知道,北宫离夜不好招惹,亲眼见到却是第一次。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北宫离夜不敢的!

    天罡堂堂主听到四周响起的嘲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气得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掐死离夜。

    混蛋!混蛋!

    “小子,你最好报上名来,我一定会撕碎你的!”天罡堂堂主面具狰狞道,手指着离夜,灵力在手臂间滚动。

    他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回响,撕了这小子,撕了!

    离夜大步走近,嘴角笑意一点点消失,面无表情看着天罡堂堂主。

    “说,血盟的人在哪里!”霸气十足话语在空气中震开,强大气势如潮水一般,往四面八方涌动。

    她没时间和他们废话,这里既然是十几个势力联盟之地,就一定有血盟的人在这里。

    在她走进的时候,就感觉到这里的不寻常。

    就跟小金子说的一样,这里有一股奇怪的气息,感觉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暴怒的天罡堂堂主,感觉到迎面逼来的强大气势,心里微颤了一下,再听到“血盟”两个字,瞬间冷静了下来。

    “血盟,什么血盟,我不知道。”他目光移开,没敢再直视离夜的眼睛。

    婆娑门的人怎么会知道的,还找到这里来了。

    不,不可能,他们做的很隐蔽,不会有人知道的!

    他们的计划,非常完美!

    “不知道。”离夜轻声低喃,眼眸垂下,看不清她此时的情绪。

    只见她手指尖灵力暴涌,随即一道光鞭狠狠抽出!

    “啪!”

    光鞭狠狠抽打在天罡堂堂主身上,他整个人都被这股力道抽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砸落在地上。

    “砰!”

    他身下的地面,出现细密的龟裂痕迹,他周围尘沙飞扬。

    天罡堂堂主正想着怎么应对,眼前就闪过一道银光,紧接着身体就被狠狠抽了一道,他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根本没觉着自己被抽飞,一直到自己摔落在地上,看着地面的裂痕,才有了直觉。

    两声响起,四周反倒是一片寂静,跟着天罡堂堂主来的人没反应过来,愣在了当场,而婆娑门的人,忘记了手里的动作,呆呆看着这一幕。

    看着趴在地上的天罡堂堂主,婆娑门的人只觉得一阵肉疼,心里对离夜的敬畏比刚才更深了。

    这种人,他们得罪不起!

    “混蛋,你们还发什么呆,杀了他,杀了他!”天罡堂堂主见自己的人还在发呆,愤怒大吼道。

    看什么看,直接动手啊!

    几个人猛地回神,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趴在地上的天罡堂堂主。

    他们相视一看,眼中都露出了杀意。

    “他知道的太多,留不得。”血盟的事,该是极其隐蔽,这个人既然知道,就该死!

    今天走进天罡堂的人,一个都不能离开!

    其中一人凝聚出灵力,语气阴沉,看着离夜的目光,杀气腾腾。

    这个人,必须死!

    “好!”其余几个人同时点头应道,眼神中充满了杀气。

    他们看向离夜,不约而同拿出了兵器,步步走来。

    此时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这个人!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笑意,睨视了他们几个一眼,灵力凝聚成一把短剑,紧接着,她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走向离夜的几人立即停下,双眼睁大,倒抽了一口凉气。

    消失了!

    活生生的人,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怎么可能!”

    婆娑门的人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他们无法想象自己所看到的。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消失在了所有人眼前!

    天罡堂堂主脸皮一抽,起身的动作僵住,不知道是惊成这样,还是吓成这样。

    在众人诧异,不敢相信之时,空气中响起冷彻刺骨的声音。

    “想要杀小爷,你们还不够资格。”

    鬼魅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然而她不知何时,走到了那几个面前。

    灵力凝聚而成的短剑,轻轻舞动,便响起了利刃划破喉咙和鲜血四溅的声音。

    离夜从五人之间穿梭而过,她几乎没有停顿,想要杀她的五个人,就这么倒在了她身边。

    “砰!”

    “砰砰砰……”

    接连五声响起,鲜血飞溅,她转眼走出了一丈,身上不曾沾染上一滴血迹!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青丝飞舞,张扬无比,强势霸道的气息,充斥在天地之间!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久久无法回神。

    离夜看向正要爬起来的天罡堂堂主,大步走过去,沾满血的银剑,散发出强势的力量,四周空气避恐不及。

    天罡堂堂主胸前,那道狰狞的鞭痕也在不停流血,他好像不知道似的,就这么看着离夜步步走来。

    他只觉得,离夜每走近他一步,心口的跳动就猛烈一分!

    离夜走到是天罡堂堂主面前,看他半趴在地上,她蹲下了身体,面无表情的脸上,再次露出淡淡微笑,耀眼而又迷人。

    手指把玩着灵力凝聚而成的短剑,她看似漫不经心说道:“想要杀小爷的人呢,小爷从不放过,你想要杀小爷,你说,小爷该杀了你,还是把你碎尸万段?”

    她不是什么好人,对想那些把主意打到她身上的人,想要杀她的人,她从不手软,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也有很多人深刻体会过。

    天罡堂堂主吞了吞口水,慢慢往后挪动。

    “你,你想要做什么?”他到底是什么人,婆娑门什么时候出现一个手段这么狠的小子。

    他们离这么近,婆娑门的事,自己怎会一点都不知道。

    再说,血盟那些大人还在,他们也应该知道才对。

    “就说说血盟怎么样?”离夜皮笑肉不笑道,顿了顿,又继续开口,“对了,小爷忘记提醒你了,一件事,小爷不喜欢说两次,更不会说第三次!”

    这是第二次,第三次嘛……

    “你知道血盟,就该知道,你杀了我,血盟的大人们,不会放过你的。”天罡堂堂主一想到血盟,就立马镇定了下来。

    对,还有血盟!

    血盟在中临都所有的势力都在这,他们不会放着他不管的。

    “奎刚,继续动手,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其他人。”离夜冷声下令,眼睛看的却是天罡堂堂主。

    他们的人就藏在这天罡堂,别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婆娑门的人听到命令,猛地惊醒回神,然后急急忙忙应道。

    “是!”

    他们又一轮新的开始砸天罡堂,这次比前两次都狠,看到东西就砸,甚至还用上了灵力。

    天罡堂堂主看到这一幕,面目狰狞,立刻就要起身。

    只可惜,离夜比他更快,他才刚有动作,离夜手上的短剑,就插进了他的大腿。

    “啊!”

    天罡堂堂主满头大汗,满脸痛苦看着离夜,眸光中终于露出了恐慌。

    不,不该是这样的!

    他都已经这样了,那些大人为什么还不出现,他们再不出现,自己就该死在这里了!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他到底是谁!

    天罡堂堂主闭眼大声吼叫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胆子,知道是血盟,还敢对他出手。

    婆娑门的人听到这一声痛苦吼叫,小心翼翼扭头往离夜那边看了一眼。

    当他们看到插在天罡堂堂主大腿上的短剑之时,手里的动作更加迅速了。

    快点,快点!

    他们可不想变成这样,好疼!

    北宫离夜,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这就是个什么都敢做的小祖宗!

    躲在暗处的人听到这一声,都不禁一颤。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天罡堂堂主身边的离夜身上。

    尽管他们身在暗处,天罡堂发生的事,他们都能看见,都能听见,一清二楚!

    “婆娑门什么时候来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家伙?”

    “不知道,也没见过。”

    “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大人,这个人知道我们的事了,我们还不出去吗?”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最前面站着的那个人身上。

    他们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人家都知道他们联手了,还找上门来。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怎么会有人发现他们。

    这半个月下来,他们不停对影门,婆娑门,玄机城这些势力下手,他们不是一直都没查出来原因。

    许柳站在众人之间,看着不远处离夜,眼中露出阴毒的光芒。

    “他就是要杀我的人,也是在战帮势力范围,那几位大人派人追杀的人。”他阴狠笑道,今天北宫离夜送上门来了,当然不许要客气!

    利用这些人杀了他,再好不过!

    “什么?”许柳这么一说,众人果然急了。

    他嘴里的几位大人,就是十几个势力的首领,他们首领要杀的人,做手下的当然不会放过。

    “退回去!”为首的人厉声呵斥道,一脸不满。

    果然是不成气候的势力,这么一点小事就激动成这样。

    还有这个炼药师,要不是看在他是皇品炼药师,暂时还有一点利用价值,真的没必要留在这个世上了。

    不行,这个人的实力,他都看不透,自己应该不会是对手,要想个办法离开这里。

    十几个势力的高手,都已经分散开撤走,现在这些,只是一些不起眼的人。

    反正这些人都是该一起的,不如就……

    那人看了一眼许柳,眼中露出笑意,便有了决定。

    被这么一呵斥,所有人全都退了回去,还是一脸不甘。

    在那些人激动的同时,空气中微妙的波动传来,离夜看着天罡堂堂主的双眼,又多了几分笑容。

    从她进来后,精神力就将整个天罡堂覆盖住,只要这里有一点动静,她都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她已经知道这些人在什么地方了。

    “沙沙~”

    更加清楚的声音传来,离夜心里划过疑惑,并没有看过去。

    第一次波动,明明有意隐藏,这第二次,怎么会这么刻意,就像是想让她找到他们的所在。

    眼眸看着天罡堂堂主,离夜从储物袋拿出一颗丹药,直接塞进他嘴里。

    天罡堂堂主根本没来及反抗,嘴里就被塞进丹药,他想要吐出来,丹药早已融化,顺着喉咙落入肚中。

    “你给我吃了什么!?”那小药丸是丹药?不,他怎么会给自己吃丹药!

    “毒药。”离夜冷漠说出两个字。

    毒!

    天罡堂堂主睁大双眼,怎么可能,这个世上,怎么还会有毒师!

    “肠穿肚烂,万虫噬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说那是什么感觉?”离夜微微轻笑,一字一顿问道。

    她的毒药,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尝试的。

    天罡堂堂主脸色一白,刚想说不可能,身体就传来蚀骨的疼痛。

    是真的,真的!

    他,他是毒师!

    “杀了我。”痛,太痛了!

    他只求一死,只想死!

    “你这么咬紧牙关不说,看来是天罡堂,是还有血盟的人在这里了。”离夜见他死都不说,不由地猜测起来,也很坚定自己的猜测。

    除了这个原因,不会再有第二个!

    中临都的人,哪一个不是背信弃义,能让他们死都不说的,只是因为,压在他们头上的人很强!

    天罡堂堂主咬紧牙关,可被离夜猜中的时候,脸色明显还是变了一下。

    只是那么一点的变化,对离夜来说,就已经足够。

    暗处的人,有些着急了,他明明给了提醒,那小子怎么好像一点都不知道。

    实力比他还高的人,他要是给出一点东西,应该就会立刻察觉他的存在。

    不,不能再等了!

    婆娑门的人已经往他们这边砸过来了,要是再不离开,到时候想走就走不了了。

    “杀了他!”那人沉声开口,直接下令。

    十几个势力的人听到这个命令,眼中同时闪过光亮,然后急忙起身。

    “大家上,杀了那小子!太他娘的嚣张了!”

    也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所有人战意浓浓,二话不说,直接冲了出去!

    原本寂静的天罡堂,一下子变得热闹非凡,上百道身影同时冲了出来,手里拿着兵器。

    十几个势力的人,将近两百个人,其中有灵王级别,但更多是灵王级别以下。

    他们大步冲出,气势汹汹,冲向离夜!

    蹲在天罡堂堂主身边的离夜,听到这突然剧烈的动静,抬起看去。

    “堂主,你觉得因为你他们冲出来,还是因为别的?”离夜看到他们走来,不但没有着急,反而怡然自得蹲在那,笑问道天罡堂堂主。

    找死!

    婆娑门的人,听到这动静,停下手里的事,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离夜身边。

    四五十个灵王,一个个挡在离夜面前,看着冲来的人。

    “离夜公子,你放心,有我们在,不会让你出事的。”奎刚紧张说道,心里冒出一个个问题,却没有一个答案。

    他娘的,这些人到底藏在哪里了,他们都那样砸东西了,还是没有发现,结果一个个突然冒了出来!

    这么久东西,他们不是白砸了!

    “让开。”离夜站起身,淡淡说道。

    平淡无奇的语气,透着不可忤逆的王者之威!

    站在前面的人,一个个心里发颤,不由自主往旁边挪动脚步。

    离夜走到最前面,看着气势汹汹,愤怒无比站在十米外的一百多个人,眸光冷冽。

    “公子。”奎刚小心翼翼叫道,眼中绽放着光亮。

    难不成公子想要亲自出手!

    要是这样,就太好了!

    他们还不知道离夜公子的真正实力,他要是出手,就可以知道了!

    对面百多个人,见离夜走出来,一个个挺直腰杆,接二连三大声呵斥。

    “你就是我们门主要杀的人,今天,你休想离开!”

    “我们宗主也不会让你活着的!”

    “原来我们帮主要杀的就是你,难怪看着你眼熟。”

    “许柳大人说,就是你!”

    众人一个个指着离夜,喊打喊杀,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再上前一步。

    尼玛,大人怎么没说婆娑门来的都是灵王,他们刚才都去看着小子了,根本没注意婆娑门其他人。

    现在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怎么办!

    所有人满头大汗站在原地,表面看起来平静,心里已是天人交战。

    他们没必要一个命令,搭上自己的命啊!

    “所以呢?”离夜难得好脾气得的多问了一句。

    许柳大人,许柳……

    “所以,所以就要杀了你!”

    “杀!”

    “没错,就是杀!”

    众人硬着头皮回答,刚说完就后悔了。

    其实,他们是想离开来着!

    离夜轻轻挑眉,叫了一声,“奎刚。”

    “在。”奎刚心口一紧,离夜的话刚落下,他就应道。

    “你没听到吗?他们说杀,动手!”离夜冷冷瞥了一眼奎刚,云清风淡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奎刚怔了怔,立即回神,“属下明白,动手!”

    妈的,他们这些人,实力最强的,也不过只是初级灵王,敢在他们面前嚣张!

    找死的吧!

    嫌自己命太长,居然对北宫离夜喊打喊杀!

    婆娑门的人听到命令,如离弦之箭,立即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