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零八章 他,输了!
    夜一点点流逝,离夜和夙南轩他们三个,一说就是一晚上。

    了解了风启大陆最近发生的事,知道了北宫家族的近况,离夜松了口气。

    她家老头,不愧是老狐狸。

    才这么几年的时间,北宫联盟现在的势力,已经扩展了一倍。

    尽管看了老头写的信,但听到南轩他们说的,又是另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听着他们说话,离夜嘴角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直到天亮,夙南轩他们才发现他们已经说了这么久了,然后直接走到隔壁房间休息,完全把自己当做主人。

    离夜半靠在窗边的榻上,看着已经大亮的天色,不知不觉闭上双眼,随即均匀的呼吸传开。

    匆匆走来的桑还,远远就看到离夜半靠睡着的样子,立即停下脚步。

    他一脸纠结,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叫醒离夜。

    殊不知,在他靠近之时,离夜就已经知道他来了。

    她只是闭目养神,并没有熟睡。

    “有什么事走过来说。”离夜闭着双眼,淡漠开口道。

    见离夜醒了,桑还大大松了口气,大步走到窗边,微微俯身,语气敬畏。

    “公子,宣风楼派人来了,说是请公子去宣风楼一坐。”宣风楼这个时候派人过来干嘛?

    听说最近中临都发生了事情,影门这些势力都受到波及,唯独他们战帮和玄机城没有半点损伤和影响。

    为什么唯独是他们,他们和玄机城素来没什么联系和交际,可这件事就有点奇怪了。

    “你们战虎帮主没有交代过你们吗?”离夜闭着双眼,语气平淡。

    宣风楼的事,她跟战虎说的很清楚,战虎要是没有交代给战帮的人,他这个帮主也不用再当了!

    战虎对战帮是有一定影响,可他要是不听话,自己不介意换一个人当战帮帮主!

    桑还怔怔看着离夜,帮主交代的事?

    什么事?

    他就这么呆滞了几个呼吸,身体猛地一颤,才想起昨天战虎交代的事。

    “属下明白了!”完了完了,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帮主昨天交代了他们来着,可昨天发生的事太多了,一下子就给忙忘了。

    离夜缓缓睁开双眼,锐利的锋芒站双眸中闪过,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凌厉寒霜。

    强大的气势散开,直逼桑还!

    桑还身体颤抖,感觉到那股窒息的威压之力,猛地跪下。

    “是属下忘记了,请公子责罚!”

    不是帮主没有说,是他忘记了,希望不要连累到帮主才好。

    离夜坐起身,垂眸看着单膝跪在窗外的人,冷酷开口道:“战帮对小爷吩咐的事并不放在心上嘛,看来最近战帮日子太平过头了。

    其它势力都被攻击,唯独战帮没有半点事情,这让你们欢悦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吧。”

    她从来不是那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在帮战帮挡下那些人的攻击之时,她就没打算藏着掖着。

    桑还睁大双眼,猛地抬头看向离夜。

    公子知道这件事,难不成战帮没有收到攻击,是因为他!

    这……

    “公子。”桑还张了张嘴,叫了一声,不知道再说什么。

    这个人,他始终看不透,就像是一团迷雾。

    “战帮可以不把小爷当回事,小爷也最后警告你们一次,小爷能护住你们,就能摧毁你们!”离夜厉声呵斥,冷冷扫视了一眼桑还。

    战帮要一直是这样,不要也罢!

    “属下明白,再也不会有下次,属下立刻去办!”桑还连忙起身,双腿一软,又跪了回去。

    他满头大汗看着离夜,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发软。

    只不过是威压,自己就已经这样了,要是他再做点什么,自己会不会被吓死。

    这样磅礴浩瀚的气势,他从未见过,中临都没有人能做到,单单只是展开气势,就能让人心生恐惧。

    他,就像是王者,天生的王者!

    明明只是坐在床边榻上,可看起来就像是站在苍穹之巅,远得让人只能仰视。

    离夜见桑还挣扎爬起来好几次,又跌坐了回去,不耐烦出声。

    “滚!”

    简单的一个字音落入桑还耳中,他整颗心狠狠颤动,一时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发软的双腿,迅速站了起来,然后起身撒腿就跑。

    亲娘啊,太可怕了!

    在桑还逃走的同时,离夜旁边房间走出一个身影,看着他匆匆逃走,无奈叹了口气。

    “离夜,你吓到人家了。”夙南轩微笑走到窗边,斜靠在窗台上。

    跑地够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身后有鬼在跟着。

    “没要他的命就不错了。”离夜冷淡道,扯出一抹轻笑。

    昨天的事,再加上今天早上对桑还的震慑,战帮以后只要掌控的好,不会再出什么问题。

    “你又做了什么?宣风楼在中临都不是最起眼的,却也不能忽视。”夙南轩不解皱眉,离夜却有办法,让人家上门来请。

    请啊!

    宣风楼不轻易请人,请的人必定是最尊贵的!

    “没什么,只是一点小手段。”要掌控宣风楼,这些都是必须的。

    “我明白。”夙南轩点点头,这些年,他懂了很多,不再是当年天龙国帝都,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小王爷了。

    而离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把他甩出了一大截,这是他最郁闷的。

    “对了……”离夜刚开口,天边传来一丝波动,她抬头看去。

    “怎么了?”夙南轩好奇抬头,离夜又看到了什么?

    离夜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天边,好几个呼吸过去,一个黑点从天边落点,越来越近。

    靠!

    夙南轩差点爆粗口,离夜这也太敏觉了!

    这种变态,谁能偷袭到他!

    黑点从空中走下,稳稳站在地上,然后单膝跪下,恭敬无比。

    “少城主。”

    “起来吧,发生什么事了?”离夜手臂叠在窗台上,看着窗外跪着的人。

    奇叔还真有办法,能让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找到她。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很容易就被人找到,是时候换个地方呆呆了。

    来人动作迅速,立即起身,双手捧着一封请柬,递给离夜,“这是北宫奇大人让属下交给少城主的。”

    离夜睨视了一眼请柬,没有立刻接过。

    “是不是中临都的又发生了什么?”没事不会给出请柬找她。

    “属下只是听说,婆娑门被人偷袭,然后他们就派人送来了请柬。”具体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婆娑门?

    离夜拿过请柬打开,当她看完里面的内容,红唇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弧线。

    千陌桑!

    “离夜?”夙南轩伸长脖子想看请柬,到底是什么事,能让离夜露出这种笑容。

    要知道,离夜每次露出这种笑容,那肯定是有人要倒霉了。

    “你回去告诉苏老,让他来战帮,顺便在这里住几个月。”离夜把请柬递给夙南轩,微微笑道。

    第六殿的人,个个是人才,当然不能浪费了。

    婆娑门,是该去婆娑门走一圈了。

    “是。”来人飞身离去,眨眼消失在他们眼前。

    “离夜,这千陌桑请的是你炼药师的身份。”夙南轩看着请柬,不解说道。

    好好的干嘛请炼药师,难道是千陌桑是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偷袭婆娑门,千陌桑受伤了?

    “请就去看看,没什么影响,你们这几天就留在战帮,宣风楼的人来找我,就说我已经离开了,让他们有事去玄机城。

    条件,交易,他们楼主心知肚明,等苏老来了,你们就回玄机城吧,等忙完了这阵子,我想办法让你们提升提升实力。”离夜拿过请柬,起身往外走去。

    千陌桑这个时候请她,说不定会是好事。

    “好。”夙南轩笑着点点头。

    他们会想办法提升实力的,怎么样也不能差离夜太多。

    离夜走出房间,便消失在了门口,等再次出现,已经走到了天空上,凌空飞身走过百米。

    婆娑门和战帮并不是很远,凌空飞行,只需要半天就能走到。

    离夜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婆娑门,看着眼前门庭高楼,一股压抑的气氛从里面散发出来。

    从那气氛就可以看出,最近的婆娑门过的并不是很好。

    “啧啧啧,小爷要不是以前经过婆娑门,肯定会以为走错地方了。”离夜远远看着婆娑门门口,摇头轻叹。

    婆娑门外的守卫,都比平常多了一倍。

    这些护卫的实力也都是灵王,妈的,在中临都,用灵王看门,不用说都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千陌桑这个人爱面子,上次连打听她的身份,都是旁敲侧击。

    这次他送来请柬,看来是真的遇到麻烦了,貌似这个麻烦还不小,更加不好处理。

    离夜身穿炼药师银色外袍,远远站了一会,才不急不缓走过去。

    刚走到门口,还没开口,就被守卫拦下,“站住。”

    门口守卫见有陌生人靠近,立刻警觉,凶神恶煞地看着离夜,在看到离夜胸前佩戴的徽章,神色又恭敬了不少,却没有退开。

    虽然是炼药师,但最近婆娑门事情太多,他们不得不防!

    “千陌桑请我来的。”离夜拿出请柬递给他们。

    守卫接过请柬,看到上面的内容,眼中闪过道道金光,然后一个个抬头看着离夜,一脸激动。

    “离夜公子,请!”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千陌桑大人居然请来了北宫离夜,这下他们的危机解除了!

    十个护卫恭敬俯身,做出请的姿势。

    离夜狐疑看了他们一眼,嘴角一抽,这才走进去。

    他们这前后的态度反差,不觉得有点大么。

    刚走到门口,离夜还没踏进大门,眼前突然一花,然后身边就多了一个人。

    “离夜公子。”

    离夜狐疑打量着他们每一个人,所有人的眼神,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的看着她。

    到底什么情况?

    婆娑门这一个个的,反应太大了一点吧。

    “离夜公子,千陌桑大人让小的在这里等你,让小的带你去见他。”来人恭敬无比,一脸敬畏。

    “那就带路吧。”离夜满头黑线道。

    就算被人攻击,婆娑门应该受到的影响和其它势力差不多,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难道,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跟着那人穿过层层庭院,离夜再一次叹息,这些什么势力就是麻烦。

    大概走了不到半个时辰,终于,在一个湖畔前停下。

    “公子,千陌桑大人就在那。”话落,那人自觉转身离开。

    湖畔中央,修长身影站在其上,闭上双眼,水波倒影着他的身影,微风轻拂着湖面,涟漪层层荡开,将水中身影一点点拉长。

    在这湖水之中,他和水天融成一团,静的极美。

    一时间,这成了这一片碧绿湖畔最美的景色!

    离夜双手抱臂,看到这一幕,撇了撇嘴。

    “我说千陌桑,你把小爷请过来,是为了看你在这里装帅的吗?”他没这么无聊把?

    千陌桑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湖边站着的身影,无奈轻叹。

    他,输了!

    悠悠之声响起在湖畔之上,缓缓传开,“北宫离夜,我输了,从今以后,婆娑门不会有胡洪,婆娑门上下会听你的命令。”

    啥!?

    离夜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看着千陌桑,他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这还什么都没做,刚刚到这里,他就说自己输了,还说听她的命令。

    千陌桑见离夜一脸不解,又叹了口气,在湖畔上凌空走过,走到湖边离夜面前。

    “邪尊来找过我,我跟他打赌,输了。”千陌桑没好气的说道,一脸懊恼。

    他怎么就和那个男人打赌呢!

    明明当时他没想过,还赌那么大,搭上自己整个婆娑门,可最后他到底是为了什么答应?到现在他都没想到原因。

    “啥!”她家邪尊大人来过?什么时候的事!

    不对,这不是重点。

    “你们赌了什么?”离夜汗颜道,千陌桑居然和邪尊大人打赌,他这确定不是自己找虐。

    她家邪尊大人,就是一黑心肝的货,黑人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偏偏吧,这个世上,还没几个人知道他黑!

    有一种人,生来就是神棍,说的就是她家邪尊大人。

    “赌你是把胡诏绑走,还是直接杀了。”事实证明,他输了!

    尼玛!

    谁会想到,北宫离夜直接就把人杀了,杀了胡诏也就算了,就连整座玉石楼都成了胡诏的陪葬!

    离夜伸手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继续问道:“那条件呢?”

    现在自己应该感谢玉芷,要不是她再三挡路,自己也不会一把火少了玉石楼。

    最后嫌麻烦,懒得带走胡诏,就没带走他。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样的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大一场赌局!

    不过,邪尊大人下次有这种赌局,能不能先通知她一声,她也好配合啊!

    “我赢了,你会帮我提升实力,他帮我杀了胡洪,我输了,从今以后婆娑门让你掌控,他帮我杀了胡洪,顺便清除胡洪所有的爪牙。”千陌桑那叫一个郁闷。

    当时他怎么就答应了呢,这种事,怎么就能答应呢!

    不该啊!

    呃……

    离夜笑了笑,眼角狠狠抽搐,清羽和她提的条件都差不多。

    要不是知道他没有在身边,自己身边也没他的人跟着,她都怀疑清羽从没离开过。

    “挺好。”离夜耸耸肩,她省了!

    “放心,胡洪已经死了,在我面前,邪尊只是弹指,然后他就粉碎了。”千陌桑说到这些,脸色明显白了一下。

    那一幕,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