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两百零七章 是他们!
    “轰——”

    一拳一掌相撞,余力轰然震开,罡风狂扫而起!

    霸道的罡风往四周卷动,紧接着,罡风狂摆,掀起巨浪!

    巨浪在风中翻滚,横扫天地,将周围一切吞噬其中!

    也不知道狂风席卷了多久,方圆百米所有的东西,都被震得粉碎,一片狼藉。

    战帮围观的人连连后退,完全不敢相信,这动静会有这么大,方圆百米的东西,就这么毁了!

    战虎站在众人前面,一脸着急。

    “让你们别多嘴,你们就是不听!”战虎怒斥道,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北宫离夜一定会知道的,知道他的私心,尽管他也是刚刚才明白过来,但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有私心的。

    身为战帮帮主,怎么会震慑不住战帮这几个人,还有这上百元老是干饭的?

    现在他醒悟过来,倒是觉得自己多此一举。

    北宫离夜,灵尊级别,战帮谁会是她的对手!

    没有人知道卷动的罡风中央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人知道,此时卷动的罡风中,周耿有多恐惧。

    罡风中央,周耿站在原地,拳头对准离夜,他的身影却连半步都无法再踏出。

    离夜就那么站在他面前,姿势都没有变过,却轻而易举的挡下了他!

    第一次,他知道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年轻人,有多么厉害。

    离夜随意站在那,看着对面的周耿,那重似千斤的一拳,在她这里,就像是一片鸿毛。

    “你现在服了吗?”离夜漫不经心问道,加重手上涌动的灵力。

    周耿表情一皱,吃力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清楚听到,自己被挡下的拳头传来碎裂的声音,他清楚感觉到,锥心的疼痛。

    他连一招,一招都还没出手,就已经败了!

    “服!”周耿咬咬牙,吃力吐出一个字,就已是满头大汗。

    都已经是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服!

    “很好。”离夜漠然开口,挡住周耿拳头的手掌慢慢松开,紧接着,一股更强的力量旋转而出。

    离夜抬起手臂,银色灵力形成一条银鞭,捆住周耿的手臂。

    周耿大惊,看着自己的手臂,刚想说话,就感觉到脚下一空,他猛地低头看去。

    眼前一花,整个人就被这么甩了出去!

    在同一时间,周围滚动的罡风,立即消失,连一点残痕都没留下!

    “砰!”

    周耿重重摔落在地上,大地震动,地上的尘沙都被弹了起来。

    纤细身影笔直挺立,双手负在身后,强大的气势以她为中心,往四周散开!

    “还有谁不服,小爷等着!”桀骜而又嚣张的话语,响彻四周,清楚落在每一个心里!

    四周围观的人看呆了眼,脑中一片空白。

    神呐!周耿就被这么摔出来了!

    就这样,输了!

    众人还在呆滞中,周耿却在此时站了起来,他一脸吃疼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刚才那一摔,有多重。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每个人都想知道周耿想要做什么。

    在众目睽睽之下,周耿走到离夜面前,高大身影如一座巨山一样站在那。

    周耿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变得严肃而又郑重,然后他弯下了腰,单膝跪在了离夜面前。

    “周耿愿服!”

    在这个人面前,他连一招都出不了,还有什么不甘心不情愿的。

    输了就是输了,他承认!

    四个字落入众人耳中,周围便响起了倒抽凉气的声音。

    本来就惊呆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完全石化了。

    这四个字在他们耳里,就像是一声晴天霹雳。

    周耿竟然认输!

    当年他进战帮的时候,都没有对战虎帮主说过的四个字,今天居然说出来了!

    不是对他们战虎帮主说,而是这么一个年轻看上去没什么的小子!

    罡风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战虎心甘情愿认输!

    离夜垂眸看着跪在面前,甘心臣服的周耿,眼中的冰寒终于多了一丝温度。

    “你起来吧。”

    “是。”周耿立即起身,然后走到离夜身后。

    他这样的举动,已经表明了态度,从今以后,他只会听一个人的命令!

    离夜抬眸看向周围呆滞中的众人,慢步走过去,目光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战虎身上。

    “周耿,把战虎绑了。”他堂堂一个帮主,震慑不住自己的手下,这个帮主之位他还有什么可坐的!

    周耿迟疑了一下,然后应道,“是。”

    既然决定,那以后他就只会听新主子的命令,不管主子让他做什么,他都该做!

    他迈步走向战虎,神情已经没了以往的敬重。

    战虎现在不是他的主子,他没必要敬重!

    战帮的人听到离夜的命令,一下子就被吓住了。

    连战虎这个人都敢绑,更何况是他们!

    战虎好歹是帮主,他们在战帮中根本算不得什么,那不更加……

    众人变得惶恐忐忑起来,连呼吸都变得小心,哪里还敢出声阻止,上前阻拦。

    战虎从惊愕中回神,就听到离夜的命令,他一下子怒了。

    “周耿,你敢!”他好歹也是自己的手下,现在居然听北宫离夜的命令来绑他!

    周耿大步走到战虎面前,他甚至比战虎还要高大,粗犷的手臂直接拽过战虎,反手将他扣住。

    战虎几乎想都不想,就要反击,他怎么会容忍自己被曾经的手下压制。

    可他才刚有动作,一股沉重浩瀚的力量就压在他身上,一时间,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了。

    “你……”他艰难抬头看向离夜。

    果然,北宫离夜还是对他出手,也是,自己给了北宫离夜这么一个好的机会,北宫离夜怎么可能不用。

    杀鸡儆猴,在众人之间立威,还是谁比他更合适。

    “帮主震慑不住自己的手下,留你何用。”离夜冷漠看着战虎,语气没有一点温度。

    战虎不是震慑不住他们,刚才的时候他表面上,是在为自己说话,让他们别闹腾,可他心里,潜意识里并不服气。

    他想要让这些人反抗,想让他们对抗她,才会有现在的事。

    “我。”战虎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低下头。

    这次,他认!

    “周耿,先关他几天,你亲自看守,不准任何人靠近一步,谁要是靠近,直接杀了。”不好好整顿整顿战帮,他们还真以为她是吃素的。

    “是!”周耿应道,然后压着战虎离开。

    离夜的精神力,始终压制着战虎,不然以战虎的实力,周耿也不是他的对手。

    周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没开口,一直到周耿和战虎离开,还是那样。

    所有人就像是被点穴了,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连呼吸都不敢大点。

    “放心,小爷现在不会动你们,也不会杀你们。”把他们都杀了,战帮也就灭了。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不杀就好!

    “但是。”声音再次响起,顿了顿,才又开口道:“从今天起,谁要是敢透露战帮最近发生的半个字,后果自负!”

    “属下明白!”所有人异口同声道。

    他们清楚,非常清楚!

    一个字也不会说,谁也不告诉,再也不敢忤逆他了。

    “滚,别让小爷看到,再有一次今天的事!”离夜呵斥道,眼中滚动着杀气。

    下次,她就不只是这样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如同得到特赦,瞬间一哄而散,一个个眨眼不见了踪影。

    离夜站在原地,看了看周围,走向战虎给她安排的那个院子。

    穿过层层庭院,所有人看到她,都会纷纷避开。

    这次,没有人再敢叫嚣半句!

    刚回到院子,暴戾的气息迎面扑来,离夜冷静自若站在门口,看着飞扑而来的身影。

    “完成了?”他这个样子,事情进展的不顺利?

    离夜不解看着气冲冲走到面前的水麒麟,若有所思点点头,这人形的模样还不错。

    果然,这些玄兽拟态人形,都这么好看。

    “我听说你灭了一股势力!”水麒麟睁大双眼瞪着离夜。

    “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发生到现在,才不到半个时辰。”他这回来的速度也挺快的。

    “靠!你居然不带上我!还让我是只是出去揍人而已!”水麒麟顿时暴走了,比起揍人,它更喜欢杀人,喜欢血的味道!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暴走水麒麟,那叫一个汗颜。

    “那什么,我能说,一开始我没打算灭那个势力的吗?”这是真相!

    她本来就没打算,不过最后还是灭了。

    “对了,交代你的事,到底怎么样了,完成了吗?”它这么气冲冲回来,不像是完成的样子。

    水麒麟眼角一抽,鄙夷道:“我像是没完成的样子吗?”

    明明完成了,还非常完美!

    “非常像!”离夜毫不客气的回答。

    小水是凶兽,它做一些暴戾的事情,会让它觉得特别畅快,可现在它没有那样。

    “完成了,我把他揍了一顿,大概只有一口气了,也按照你的吩咐,把你给我的东西打进他身体了,知道你灭势力,就是从他那听到的。”水麒麟仔细说道。

    不然它还被蒙在鼓里,都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

    离夜挑挑眉,点头道:“很好。”

    这样的话,宣风楼楼主很快就来找她了,不来找她,除非是他想死。

    宣风楼的消息果然灵通,玉石楼的事才刚刚发生,宣风楼楼主风腾就已经知道了。

    看来想要掌控海家,一定少不了宣风楼。

    至于掌控宣风楼,不用像在战帮这样,她需要掌控的,只有风腾一个人。

    “不过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能吃吗?”它看着那色泽不错,挺诱人的,好几次想吃。

    离夜看着一脸期盼的水麒麟,嘴角双双上扬,笑得无比完美。

    “可以吃,你想吃吗?”

    柔和的声音响起,周围轻拂过的清风,带着浓浓的危险气息。

    水麒麟看到离夜露出的笑容,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然后立刻摇摇头。

    “不用了。”笑话,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不用客气的,我这里还有很多。”离夜摇头继续说道,笑容越发迷人完美,周围的危险气息也越发浓郁。

    吃了也不会死,不过是活着会很辛苦而已。

    “我先回去了。”水麒麟连连后退,一溜烟,消失在了离夜面前,回到了契约空间。

    吓死了吓死了!

    那笑容是挺好看的人,也挺吓兽的!

    眸光中闪过笑意,离夜把身后的门关上,往屋里走去。

    “对了,忘记跟你说了,我还在宣风楼楼主那里听说了几件事。

    你猜的没错,除了玄机城和战帮,其它的几股势力都受到了攻击,最惨的是一个叫什么影门的。

    听说这个影门门主离开了挺久,昨天才回来,听说是怒火大发。”水麒麟把自己听到的一五一十告诉离夜。

    人世间,就是这么乱!

    “我知道了。”离夜皱起了眉头,玉隐最近才回来?

    这些天难道他一直在无间修冥?上次在无间修冥看到他,没时间问他去干嘛,趁着这次机会,可以去找找他。

    也是时候,让他还在崛域森林的人情了,当然,这些还不够。

    离夜走进房间,简单扫视了一拳,就看到窗边的大椅,她直接走过去坐下,靠着椅背闭上双眼,双手叠在腹部。

    战帮,宣风楼,她基本上已经有把握,下一个就是婆娑门,想要掌控婆娑门,还需要好好想想。

    她靠在大椅上,一动不动,房间里的一切,仿佛定格了一般。

    若不是天色一点点变黑,是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怀疑,时间是不是静止了。

    夜,悄然来临。

    黑夜中,战帮上空,三道身影匆匆走下来。

    他们悄无声息穿梭在战帮内,整个战帮竟无人发现他们。

    而离夜,却在他们踏入战帮范围之时,就已经睁开了双眼,也知道他们穿梭走过的步伐。

    三个人分三个方向,而他们眼看着就要走到她这里。

    离夜坐起身,身影闪动,她就这么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现,她正站在房间的屋顶之上,双手负在身后。

    黑暗中穿梭而行的三个人,不管他们隐藏的多么好,都不能逃过离夜的眼睛。

    “在那!”

    三人找了很久,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要找的人,才停下,刚刚停下,抬头一看,就看到屋顶的身影。

    他们一声惊呼,立即往离夜这边飞身而来。

    离夜凝聚起灵力,见他们大步往她这边走过来,准备随时进攻斩杀!

    黑夜中,银色光芒特别耀眼,月色之下,隐约可以看到颤动的空气,离夜身边扭曲的空间。

    三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满头大汗。

    “北宫离夜,你要是敢动手,老子就跟你绝交!”

    “离夜,你可别伤了我的脸!”

    “老大,是我啊!”

    三道声音不约而同响起,陌生而又熟悉,心中那沉静许久的记忆,一点点苏醒。

    在他们说话的同时,也惊动了战帮所有人。

    漆黑的夜色,灯火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离夜怔怔看着三道身影靠近,手里的灵力一点点消失。

    嘴角不自觉勾起轻笑,红唇轻启,“不用担心,他们是我认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