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两百零五章 小祖宗回来了!
    &lt;=""&gt;&lt;/&gt;

    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强势的压迫笼罩散开,一时间,堂内只听到一声倒抽凉气的声音。

    站在苏奇身边的那个下属,目瞪口呆看着离夜,整个人都呆滞了。

    这小子太嚣张了

    杀了宿门的人,还敢主动找上门来,在他们门主面前承认,就是自己做的

    对于离夜的坦然承认,苏奇先是怔住,紧接着怒火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将他整个人吞噬。

    杀了他宿门的人也就算了,这小子还敢送上门的来,好,好极了

    “来人”声音伴随着灵力,在整个宿门之中展开,呵斥之声,透着浓浓怒火。

    宿门的人听到这一声,立即放下手上的事情,往这个方向走来。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门主这么愤怒和急切的叫唤,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发生什么事了?

    暴燥的灵力迎面而来,站在苏奇面前的离夜,身影迅速后退,躲开这一声震耳欲聋的呵斥。

    而苏奇身边的人,情况就被太好,被这一声震慑的,整个人都趴下了。

    见离夜往门外退去,苏奇大步跟上,大喝一声,“想走”

    深紫色的灵力,在苏奇身上轰然炸开,往四周冲击而来,无人的堂内,只听到一声惊天巨响。

    “轰隆隆”

    坚固的房屋,瞬间倒塌,变成了一堆废墟。

    匆匆赶来的众人,到还没靠近,映入眼帘就是那房屋的倒塌,紧接着两道身影,从房屋中冲出来,一前一后,速度极快。

    看到走在前面陌生的身影,所有人心里咯吱一响。

    有外人闯入

    从房屋倒塌前走出来的离夜,一个呼吸不到是时间,身影已然在对面的屋顶,俯瞰着倒塌的房屋,她摇头一阵轻啧。

    跟随她冲出来的苏奇,强劲有力的双拳紧握,愤怒地看着她,恨不得在她身上瞪两个洞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从不认识你”苏奇试探问道,他刚刚才发现,这小子也是灵王级别,而且还是巅峰灵王

    他记忆中,从来没有和这么一个少年结仇,那五十几个人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被劫的价值,这小子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杀他那么多人?

    他杀了人也就算了,竟然还主动找上门,承认是自己干的。

    想到这里,苏奇就一阵头晕目眩,咬牙切齿。

    离夜笑看着站在对面的苏奇,挑了挑眉头,淡然问道:“你认不认识小爷不重要,只要知道小爷今天是来找你们宿门麻烦的就行了。”

    宿门众属,只觉得阵阵凌乱,忍不住在心里狠啐。

    他们就没见过,找茬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这小子是什么人?

    “麻烦”苏奇带着怒意的脸上,顿时阴沉了下来,脸色阴沉的可怕,再加上那才怒火涛涛的模样,脸上的情绪,几近扭曲,变得狰狞可怕。

    他小子,胆子还真大

    “苏门主派五十几个人抢玄机城兵器的那天,就应该想到今天。”含笑的声音逐渐冷冽,杀意从那黑亮的眸中闪过。

    动玄机城的势力,不止宿门一个,可不巧,被她撞上的只有宿门,偏偏宿门是这些势力中最大的。

    她没那么多时间一一对付这些势力,杀鸡儆猴,不就得挑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势力。

    宿门,刚刚好。

    玄机城?

    简单的三个字,重重击打在众人心里。

    “你是来帮玄机城出头的?”苏奇心里的疑惑,在这一刻,瞬间了然。

    他是玄机城的人

    这些天对玄机城做过什么,苏奇心里非常清楚,只是他没想到,玄机城竟有这么年轻的灵王,那一座突然崛起的城池,有如此实力

    他只是简单的想抢玄机城的兵器,杀几个玄机城的人罢了,那些兵器都是少见的珍品,只怕没有谁不想得到。

    正面对付玄机城,他当然不会做,那个地方一年前他没有动手抢,现在更不会去动他们,毕竟有一个灵皇级别在,他哪里敢去动。

    所以才会派人半路拦截,五十几个人对付十个,这绝对是妥妥的胜算,可这五十几个人,莫名的就死了。

    他没有料到,这一次玄机城的队伍中,有一个灵王存在。

    这个人不但将他派去的人全部杀了,甚至还知道了那些是他们的身份,所以现在前来寻仇。

    早知道这样,这次的事,就该派一个灵王前去,否则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还让人找上门来了。

    深紫色的灵力在手上凝聚成形,在离夜周围的空气迅速凝结,威压笼罩而下,强悍之势,如巨山压顶

    “出头不是,杀你倒是真的。”嗜血的声音,宛若地狱魔音,让人感觉到一股死亡之力迎面袭来。

    苏奇重重一哼,双臂展开,紫色灵力暴涨,充斥着空气。

    杀他们门主?

    宿门的人站在原地,目光落在离夜身上,有种大笑的冲动。

    简直是笑话,就是这么个小子,居然扬言说要是来杀他们门主的。

    就算他们门主不是灵皇级别,好歹也是灵王,他小子看上去那么年轻,实力能有他们门主强?

    再说了,以他们门主的手段,弄死一个小子,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反正在这中临都,光明正大这四个字,就是个屁。

    “本门主不过是想抢玄机城的东西罢了,抢夺对于中临都来说,是家常便饭,你杀了本门主那么多人,本门主还没找到你算账,你倒是找上门来了,还说要杀本门主,好大口气”苏奇重重哼了一声,语气中透着讥讽的笑意。

    双拳握起,灵力急速凝聚在双臂之间,四周气息涌动。

    他小子不过也只是灵王级别,他们的实力相当,谁生谁死,还不知道

    苏奇的话传来,离夜若有所思点头,嗜血的声音,让人只觉得后背凉风阵阵。

    “在一个没有法则的地方,强者才有说话的权力,小爷要杀你,没有那么多理由。”他可以抢,自己也能杀

    这就是中临都,做事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地方

    手掌之间,灵力骤然增强,四周空气,宛若大海浪涛

    罡风狂暴,肆意到了极点,每一寸地方,压迫之力,都强悍到了极致

    “三千焱火”

    血红火焰在空中浮动,火焰如同闪光一样,在空中形成一缕缕,数不清的火焰光线在空中交错,急速笼罩

    四周温度,笼罩而下,将整个宿门圈在其中

    宿门所有人感觉到剧烈笼罩而下的温度,猛然抬头看天,看到空中如开水般跳动的沸腾的空气,他们只觉得头皮发麻

    苏奇眉头紧蹙,感觉着四周空气燥热,双手不自觉握成拳。

    “你是炼药师。”炼药师

    对火焰的掌控,能有如此程度,这世上除了炼药师,其他人做不到如此。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苏奇,嘴角弧度上扬,双掌之间的火焰再次浮动。

    “三千焱火变”

    无数火焰聚拢而来,苏奇双臂间灵力迅速下瞬间展开,透着强悍的冲击力。

    “千变幻离拳”

    灵力轰然炸开,细小的灵力之光,骤然加大,转变成无数的拳头。

    拳头在空中千变万化,以各种形态出现,让人措不及防。

    “那少年,竟然以火焰凝聚成招式”

    将火焰分散成千万缕,如同细丝一样在空中密布,将这细丝凝聚成各种攻击招式

    老天,这确定只是一个年轻的少年,而不是哪个返老还童的高手?

    这种招式,完全不是他这个年纪可以凝聚出来的吧。

    炼药师的精神力比灵师强横,可他这比平常的炼药师,还要可怕

    “能让门主直接使用千变幻离拳,看来他真的很难对付,就算是当年和霸图对决,门主也不曾第一招就使用它。”

    “这个少年比霸图可棘手多了。”

    “霸图,当年他不是被一个少年给废了,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所有人猛地一惊。

    同一个人

    废霸图的那个少年,从那次之后,就没有出现过,见过那少年的人,提起他都是一脸惊悚,畏惧。

    如果他就是那少年……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神情惊悚到了极点。

    眼前的人若是那少年,一年前,他不过是灵君级别,而如今……是巅峰灵王

    一年的时间,晋升到了巅峰灵王

    这怎么可能

    谁能用一年的时间,直接提升一个层级,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宿门的人忧心忡忡看着,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就越发担忧。

    这样的攻击力,凝聚力,远远超出了普通的灵王。

    而且他还如此年轻,中临都很少有这么年轻的天才出现了,他是玄机城的人,玄机城境有这么厉害的天才存在。

    他要是一年前的那个少年,这场比试就真的危险了。

    一年前他才灵君,都能废了身为灵王的霸图,一年后巅峰灵王,他们门主也只是灵王级别,在气势上,他们门主明显就弱了一截。

    这样交战,真的是很堪忧。

    “三千焱火噬”

    离夜手中的火焰不停变化,前来攻击她的苏奇,连她的身体都靠近不了。

    他被困在无数火焰中,就像是一个布置好的大阵,千变万化,毫无规律可言。

    红唇微微上扬,离夜满意看着被自己操纵着的火焰,笑容越发嗜血。

    三千焱火,是她在造化诀中,挑选了一套运用火焰,转变成招式的秘笈,她现在运用的,分别有五个部分,而她现在掌握的,还只有这两个。

    可是,若今天在手上的,不是红莲子火,而是红莲,这个叫苏奇的,现在已经是一堆被烧焦的碎屑而已。

    “万变棱索”

    苏奇双手合拢,手掌之间,出现一条图腾密集铁索,看上去就如同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

    看到苏奇直接把兵器都拿出来了,宿门所有人又是一阵骇然。

    兵器都拿出来了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苏奇,看着迎面而来的铁索,她手掌轻轻翻滚,密布在四周的火焰瞬间消失,泛着蓝色剑气的吾邪,眨眼出现在她手上。

    “修冥幽罗杀”

    剑气如同长鞭,横扫而出,空气硬生生被斩断成两半。

    离夜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屋顶,一道诡异的身影,随着横扫而过长剑移动。

    “什么?”苏奇大骇,不可置信看着发生的一幕。

    这怎么可能

    人突然消失了,这是怎么做到的,灵王级别,也不该有这样快的速度。

    长剑横扫而来,苏奇丝毫不敢怠慢,紧握在手上的铁索,立即往回收缩,而他手上色彩斑斓的铁索,迅速转移,如灵蛇一般,在空中盘旋。

    宿门的人,汗颜看着这一幕,他们曾经看过门主和对手大大小小的对战。

    但是这么被动,绝对是第一次

    那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就算是他们宿门抢了玄机城的东西,也不至于找上门来杀人啊。

    他们宿门不是也有那么多人死在他的手上,难道这样还不够?

    “小子,争夺本来就是中临都再正常不过的事,你若是事事计较,玄机城在中临都也存活不了多久。”他只是抢一两件兵器罢了

    一股势力的建造,要是因为抢两件兵器,就要置人于死地,他认为自己能存活多久

    他这样的做法,会引起多少人不满,到时候玄机城要面对的,就是整个中临都

    “玄机城能存活多长时间,就不劳苏门主费心了,难道你到现在还认为,小爷对你出手,只是因为你的人找玄机城的麻烦?”嗜血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苏奇顿时怔住,脑中一个激灵,脸上的怒火越来越浓郁。

    “你是想把宿门当做踏脚石”玄机城刚刚建成,哪怕他们名声大作,可震慑力太过薄弱。

    所以才会每天麻烦不断,总有人以为玄机城好对付。

    可今天的事要是传出去……

    外人知道连宿门,被玄机城灭了,日后,谁还敢找宿门的麻烦。

    苏奇看到距离自己不过一步的少年,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心里悔恨的肠子都绿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去抢玄机城的兵器

    “踏脚石?”离夜笑着摇摇头,“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踏脚石么,当然不是

    玄机城的踏脚石,她在一年前就选好了,宿门还没那个资格,成为玄机城的踏脚石。

    “你”苏奇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小子太狂妄,太嚣张

    离夜眼中笑意浓郁一分,剑刃舞动,然后就听到一声利刃擦过血肉的声音。

    “中临都,不就是这个肉弱强食的地方,太弱,就会被淘汰,苏门主难道说自己不是这么走过来的。”

    苏奇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臂,额上溢出冷汗,而那嗜血冰凉的声音同时在耳边响起。

    肉弱强食

    “妈的,这小子太嚣张了”

    “大家一起出手杀了他,看他还说什么肉弱强食”

    “动手”

    “对,动手”

    ……

    宿门每个人都怒火滔滔,他们又不是任人宰割笨蛋,这小子一个人来,太小看他们宿门了

    肉弱强食又如何,他们今天就来一个以多欺少

    敢到他们宿门来找茬,就要有把命留下的准备,它敢来,他们就敢杀

    一时间,宿门所有人,一涌而出,往空中走去,将对战中的两个人团团包围。

    这巨大的动静,一下子就吸引了,宿门附近的各个势力。

    不少人纷纷走出来,就看到宿门的人全部走了出来,围成一团,至于把谁围在里面,他们看不清楚。

    空中聚集的人密密麻麻,下面围观的人也有不少。

    更多人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想看看是什么人,敢到宿门来找麻烦。

    到宿门找麻烦也就算了,还被这么人围攻。

    这几乎是宿门全部的力量了,被这么多人围攻,放想要离开,怕是很难的一件事。

    议论之声,如江河泛滥,滔滔不绝,透着无数的的讥笑讽刺。

    “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到宿门来,貌似还引起了众怒。”

    “最近这些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宿门这种地方,也敢随随便便的闯。”

    “妈的,这地方老子都不敢随便闯,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看不清楚,不过等会打起来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闯进去的人,到底是有那个势力,还是不自量力。”

    ……

    长剑和铁索撞击在一起,一股强势的冲击横扫开来,对战中的两人,同时退开,而距离他们比较近的人,一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下身体。

    离夜把玩着吾邪,扭头看了看身后,嘴角弧线,浓郁了几分。

    “整个宿门的人一起上,这么大的动静。”她记得曾经有头玄兽说过,兽多是可以欺负人少的。

    她玄兽虽然不多,可要对付他们,算得上绰绰有余。

    “你死了也该笑了”苏奇阴狠说道。

    少年人,就是自负,敢独自一人闯入他的宿门,真以为宿门是这么容易覆灭的

    今天这种场面,他即便死了也该偷笑。

    毕竟以整个宿门的力量,对付一个人这种事,眼前从来没有过。

    “死?”冰冷没有温度的声音,冷冽到了极点。

    “上一个跟小爷说,让小爷死的人,你知道他的代价是如何的吗?”离夜扬起淡笑,只是她周围涌动的杀气越发浓郁。

    空气冷冽到了极点,让人胆颤不已。

    “上一个,小子,你一个人,难不成能灭了我整个宿门”苏奇忿忿说道,他今天就还不信了,这样的小子,能灭了他整个宿门

    宿门在中临都,尽管地位不高,但却也不低,他一个人,想要灭掉整个宿门,妄想

    “灭整个宿门?这个主意不错,本来小爷还没这种决定,苏门主倒是提醒了我。”离夜无害看着苏奇,四周空气开始剧烈波动起来。

    将离夜围住的众人,看到她身体周围的波动,心里警铃大作。

    苏奇嘴角一抽,心里重重哼了一声。

    你没这种决定,那就见鬼了,没这种决定会跑到宿门来找麻烦,而且还是一个人来

    “赤魅,千寂,鳞甲虎鳄,你们应该听到了,苏门主既然这么说了,那咱们就别太客气。”嗜血的声音不急不缓响起,一字一顿清楚传进众人耳中。

    “遵命”三道沙哑的声音响起,空气中三道银光骤然闪过。

    庞大身躯,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宿门之中

    它们昂首一声吼叫,空气阵阵抽动,仿佛是在畏惧一般。

    当三头玄兽出现在众人眼帘,宿门的人脸上露出一丝诧异和惊骇。

    一个人,同时契约三头玄兽

    这,这怎么可能

    契约一头玄兽,就需要极其强悍的精神力,同时契约三头……妈的,这还是人吗?

    “就按照苏门主说的,把宿门灭了。”清风淡雨的声音,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苏奇看到那三头玄兽,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但听到离夜的话,他猛然回神。

    “你敢”浓浓的不安涌上心头。

    苏奇在这一刻,终于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怎样的人。

    灭了这宿门,他会的,他敢的

    原本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整个宿门

    “动手”离夜没有理会苏奇,直接对千寂它们下令。

    “轰”

    一排排房屋倒下,可这不过是千寂它们三个,抬抬爪子的事情,甚至还没有任何阻力。

    宿门的人看到这一幕,迅速往下走去,前去阻止千寂它们。

    空中又只剩下苏奇和离夜两个,一个笑的淡然,一个愤怒到了极点。

    要是眼神能杀死人,离夜都不知道被苏奇这眼神杀死多少次了。

    在宿门外围观的一帮子人,看到这三头玄兽,脸上不禁也露出惊讶,随即又摇了摇头。

    “啧啧啧,看来是来了三个人,而且还都契约了玄兽。”

    “三个人就敢闯宿门,还出动整个宿门的实力,他们有必要这样么?”

    “几百个人,围攻三个人,真是可笑。”

    “现在看来起来,宿门其实也没什么嘛。”

    ……

    看着宿门的举动,所有人讥讽小了,在他们眼里,宿门的举动,太过可笑。

    三个人,除非是来了灵皇,不然哪里用得着这么大动静,一点必要都没有。

    可中临都就那么几个灵皇,除了玄机城那个比较近,其他几位距离这里都比较远,而玄机城城主,萧水寒,一直都没有出过玄机城。

    这么想想,到宿门来的人,根本就不是灵皇。

    只是当宿门的人匆匆下去,空中只剩下两道身影之时,他们傻眼了。

    一个人

    找宿门麻烦的人,只是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

    明明是三头玄兽,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契约三头玄兽?

    这种事情可能吗?

    苏奇压住心里的骇然,愤怒地看着离夜,他连玄兽叫出来了,看他还能有什么后招

    “苏门主不用这么看着小爷,这可是你说的,整个宿门”既然是整个宿门,那她就不用客气了,就是整个宿门。

    苏奇顿时头重脚轻,面红耳赤的模样,明显是别气的不轻。

    “对了,苏门主应该想好好看着自己的宿门,是如何毁灭的吧,如此的话……”握住吾邪的手掌松开,一丝精神力在空中流窜而过。

    手掌间一丝灵力浮动,迅速将苏奇四周锁定凝聚

    无形力量,将苏奇团团包围,圈在其中。

    苏奇猛地往四周看去,他感觉到一层无形的力量将自己困住,可当他想要阻止,这股力量已经凝聚成形。

    这是什么?

    苏奇扭头看着四周,伸手想要去碰触,只是才刚刚触碰到那股力量的边缘,立即被反弹回去,连他整个人都被弹开了

    结界

    “这是结界”这怎么可能

    只有灵皇才能凝结结界,而且从没听说,结界可以如此运用

    结界一向只是防御,可为什么还能变成攻击之用?

    而且,这少年,只是灵王啊

    灵王级别,怎么可能聚集结界,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就是结界。”离夜双手抱臂,笑看着困在结界中的苏奇,挑了挑眉头。

    看来她的结界,还是有点威力的,困不住纳兰清羽,还能困住这个灵王级别的苏奇,就不知道极限是什么。

    灵王可以困住,那,灵皇呢?

    离夜眯起眼睛,也许该找个人试试看,试试这结界的为威力到底有多大。

    结界

    清晰的两个字传来,围观众人,一片骇然之色。

    这怎么可能

    从那个少年的气息看来,只是灵王级别,灵王级别怎么可能凝结结界。

    那明明是灵皇才能做到的事,灵王怎么可能做到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种变态的事情出现在他身上

    灵王级别,凝结出结界,的确是很变态

    “轰隆隆”

    宿门还在倒塌,前去阻止千寂它们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倒下,连它们都靠近不了。

    千寂和赤魅如今的实力,差不多已经和灵皇能够比拟,鳞甲虎鳄虽然差点,也能和灵王级别的人媲美。

    宿门的人更多是灵君级别的实力,要阻止它们,那才是妄想

    苏奇被困在结界之中,他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结界,是这个世上最强的防御,也是最牢固的锁链,除非实力强悍硬生生将结界打破,否则无法逃脱结界。

    而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打破结界

    连结界都凝结不了,又哪里谈的伤,去打破结界。

    “小子,最好别让我出来,否则我要让你为整个宿门陪葬”凶狠的话语,带着滔滔怒火。

    苏奇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建立的势力倒下,而他却连一点挽救的力量都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可在中临都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他很明白。

    一股势力建造很难,可它的毁灭,却很容易,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特别是这个没有任何法则的中临都。

    “你觉得,你还能出来?”离夜笑看着苏奇,这个结界,他认为自己还能出来么?

    苏奇顿时语塞,他知道,当然不可能

    败了,彻底的败了

    可同样是灵王级别,这个少年的实力,为什么会这么强悍?

    面对这样的一个灵王,就和一个灵皇差不多。

    “你到底是谁?”苏奇咬牙切齿问道,他到底是谁,玄机城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个少年?

    到底是谁?

    离夜恍然大悟点点头,“刚刚忘记自我介绍了,小爷叫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

    简单的四个字,如一场剧烈的风波,在所有人心中席卷而过

    晴天霹雳,轰然而下,激起万重高浪。

    “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一个名字,中临都没有人不知道这四个字。

    北宫离夜,他就是北宫离夜

    玄机城的少城主

    就是他

    苏奇站在结界中,双眼睁大,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简单的四个字,如同平地惊雷,在他心里重重击打而过。

    北宫离夜,竟然是如此年轻的少年,而且如此天赋,又是炼药师

    苏奇只觉得自己,有着从未有过的惊悚。

    听过了几个月的名字,从没有见过的人,如今出现在了眼前,而且第一个开涮的,就是他们宿门。

    比起当年的血宗,如今的玄机城,让他更觉得可怕。

    围观在四周的人,脑海中顿时一片空表,神情呆木,不知道该说什么。

    目光看着离夜,落在那道纤细修长的身影上,再也无法挪开。

    “他娘的,这小子就是北宫离夜。”

    “老子以为北宫离夜这么怪的名字,人肯定也很怪。”

    “现在这该叫可怕了吧?”

    ……

    这么年轻,玄机城的少城主

    在场所有人,在听说过是北宫离夜这个名字后,不是没有想过北宫离夜是什么样子。

    可他们不管怎么想,也不曾想过,现在的离夜。

    他们见过玄机城城主,见过玄机城富饶强大,想过玄机城的少城主。

    可现在这样,和想象中完全不同

    “轰隆隆”

    “噼里啪啦”

    “哗啦”

    玄门彻底倒塌,崩裂之声,传遍方圆百里

    在众目睽睽之下,常年屹立的宿门,在这一刻,被夷为平地

    这些人想破脑袋怕也想不到,宿门到底做了什么事,才引来了今日的灭顶之灾。

    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玄机城沉默了这么长时间,终于不再沉默。

    他们同时也在庆幸,这么多势力都找过玄机城的麻烦,甚至联手对付过玄机城,而自己没有撞在枪口上,第一个倒霉的是宿门,而不是自己。

    玄机城从建立到现在,被打压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最多只是防守,但这一刻,他们终于开始反击了

    可这动不动就灭掉一个势力,而且就一个人就能做到,以后谁还敢找玄机城的麻烦?

    看到宿门倒下的这一刻,不少势力不禁都在庆幸,自己还安然无恙。

    苏奇心如死灰,看着毁灭的宿门,以及倒在血魄中的宿门众人,没有一个生还。

    “你……”

    “忘了说了,小爷一向喜欢斩草除根,苏门主不用谢谢我。”离夜笑的淡然无害,眸光却是冷冽一片。

    偌大的宿门,不斩草除根,难道让他们再次崛起报仇么?

    既然已经开始灭了,那就彻底一点。

    玄机城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担心一个残缺宿门能有什么作为,也不怕他们找上门来,就是没那么多时间招呼他们。

    现在一次搞定,也免得日后麻烦。

    苏奇差点没吐血,谢谢,他还敢说谢谢?

    “少城主”一道身影匆匆走来,一阵急呼,神色匆匆。

    来人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要说的话,一下子都忘了,完全愣在原地。

    这是宿门?

    宿门怎么变成这样了?

    难道是少城主……

    来人吞了吞口水,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凉,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少城主一个人就把宿门变成现在这样了,这真的是……太厉害了

    离夜扭头看向来人,放下抱臂的双手,伸手握住吾邪。

    “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玄机城出事了?

    “城主说,让您赶紧回去,说是您一直等的人到了。”那人急忙回神,一头雾水的说道。

    少城主要等的人?

    明明是天雷刹的人找麻烦上门,城主怎么说这是少城主一直等的人?

    少城主一直等的人,是天雷刹的人?

    “天雷刹?”离夜笑盈盈问道,脸上的笑容加深。

    天雷刹。

    “是的”那人怔怔应道。

    感情少城主一直等的人,还真是天雷刹的人啊

    可天雷刹明明是来找麻烦的,而且气势汹汹,一看就没什么好事,少城主等他们干嘛?

    “赤魅。”离夜低头看向下面的一片狼藉,淡淡叫了一声。

    “在。”赤魅立即应道。

    “这个地方就交给你了,还有他也交给你,死了就行。”天雷刹来了,这样最好

    “遵命”赤魅嗜血应道。

    死了就行,只有这一个要求,这样就好。

    空气中两道银光闪过,站在废墟中的千寂和鳞甲虎鳄,立即消失在众人眼前。

    玄机城来人看到这一幕,再次怔住,表情阵阵抽搐。

    三头玄兽都是少城主的?

    少城主一个人契约了三头玄兽,亲娘啊太彪悍了吧

    “走吧。”离夜淡淡看了一眼呆滞中的人,转身离开,眨眼走出了百米。

    那人这才回神,急忙跟上去。

    宿门周围,留下了一群呆滞错愕中的人,久久无法回神。

    玄机城上空,两道身影相对而站,无声中,却透不可忽视的硝烟。

    “天雷刹刹主,你来作甚?”萧水寒一袭红袍,手持红伞,面无表情看着来人,潇洒之气,不禁让人折服。

    脸上带着几分皱纹的男人,重重哼了一声,冷冷看着萧水寒。

    “萧水寒,比起当年你在中临都被人四处追杀,现在这日子,倒是过的不错。”这才一年的时间,建立了一个玄机城不说,还在中临都站稳脚步了

    这样的速度,连他都快妒忌了。

    只是,刚刚建立而成的玄机城罢了,要是天雷刹想要做点什么随时能做。

    偌大的玄机城,也只有萧水寒这一个灵皇。

    “你还是说明来意吧。”萧水寒没有理会他的话。

    天雷刹刹主来做什么,他还真是不知道。

    只知道夜儿一直在等着他,好像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找上门来一样。

    而且这刹主来的也有点快,夜儿也刚回玄机城,他就知道了,现在还找上门来。

    这个什么天雷刹刹主,确定自己不是一直被夜儿牵着走?

    “把你那宝贝徒弟,叫离夜的小子交出来”他天雷刹一连死了两个传人,一个是他儿子,一个是他侄子。

    都死在这一个人手上,找他都快一年了,现在终于知道他的消息,怎么能放过

    “你觉得可能吗?”萧水寒淡淡反问,他说把人交出来就交出来?

    ------题外话------

    今晚还有一更,么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