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两百零五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lt;=""&gt;&lt;/&gt;    “想让我去找你,还要看你能不能离开玉石楼!”玉芷杀气腾腾怒道,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离开,今天他哪也别想去!

    灵皇灵力在她身体里暴涌而出,周围立即形成强大旋流!

    周围惊呆了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猛然回神,也不管形象不形象,身份不是身份,撒腿就跑&lt;="l"&gt;。

    笑话,这可是灵皇!

    那小子不把灵皇放在眼里,他们可不敢。

    “启阵!”

    玉芷大声一喝,一时间,旁边的竹林开始移动,万物都在眼前变化。

    “怎么回事!”

    想要离开的众人,才刚踏出一步,就被挡了回来,然后就看到竹林的变化。

    无形的力量在四周暴动而起,形成强大旋流,将所有人圈在其中,一步也无法踏出!

    离夜刚走出还没三步,竹林就在眼前变化,挡住了她的去路。

    脚步停下,离夜环视了一眼周围,再次把提在手里的胡诏扔了出去。

    看来她今天不做点什么,是离不开这里了。

    好,太好了!

    离夜冷冷一呵,回过身直接看向玉芷,眼中的情绪早已没了温度,红唇勾起无比迷人的弧线。

    “本来小爷觉得这玉石楼好歹值点钱,留着也是一笔财富,现在看来,小爷今天不灭了这玉石楼,是离不开这里了。”说着,离夜再次拿出吾邪。

    区区一个玉石楼而已,有灵皇又如何!

    “即便是财富,那也不是你的!”玉芷阴狠说道,从储物袋拿出一把剑。

    寒光在空中闪烁开来,剑锋出鞘,发出声声剑鸣。

    还没有人能在她的玉石楼闹事,闹了事还想离开,那里有这么好的事,现在他们之间又多了一笔账。

    她的血雾迷障!

    随随便便就夺走她的东西,她的东西,也是他们能拿的!

    “现在小爷没打算要,打算直接灭了。”离夜耸耸肩,云清风淡道。

    留着也没用了!

    “好大口气!”玉芷飞身从空中掠过,长剑舞动,剑花闪耀,华丽炫目!

    那绝美的身姿在空中走过,衣裙在风中舞动,就像是在风中绽放的花朵,美妙无比。

    离夜睨视了一眼玉芷,轻呵了一声,漠然收回目光。

    指尖点动,水蓝色剑气横空而出,将空气斩断!

    “嗡!”

    剑鸣之声直插云霄,风云变化!

    玉芷在空中走过,她特意放慢姿势动作,就像是怕别人看到不到她招式,如何轻柔美妙似的。

    “找死。”

    离夜冷酷说出两个字,一跃而出,瞬间就出现在了玉芷面前&lt;="l"&gt;。

    长剑横扫而过,如长虹贯日,攻向玉芷,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动作没有半点多余浪费。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玉芷见离夜瞬间出现在面前,惊呼诧异。

    这不可能,他刚刚明明还在那,怎么会突然过来了!

    离夜将银色灵力融入剑气中,近身攻击而去!

    玉芷惊慌挡下攻击,脚步连连后退,脸色苍白如雪,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这个人,和她以前的对手都不一样!

    “让一个花瓶在这里做楼主,小爷还真想知道,你的主子是谁。”离夜逼近玉芷,冷冷扫视了她一眼。

    空有灵皇实力,一点本事都没有,还把这样的人放在这里。

    玉芷脸色一白,撇开脸不去看离夜。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是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么?

    离夜飞身而过,剑锋划破长空,眼看着就要从玉芷的脖子上划过。

    寒意逼来,玉芷感觉到一股危险袭来,她本能后退,在剑刃落在落下之前,避开了攻击。

    周围想要离开的人,一下子全部停了下来,愣愣看着这一幕。

    这是跟他们开玩笑的吧!

    就这样的人,居然也是灵皇!

    尼玛,连他们这些灵王都觉得轻而易举能打败她,这样的人居然是灵皇!

    还有,你好好打架就打架,带那么多姿势干嘛?不知道人家还没有真正出手么?

    没真正出手就已经这样,这要是真正出手,一招不就解决她了!

    越看众人越叹息,虽然周围阵法变动,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暂时也离不开这里,但不少人已经原地坐了下来。

    “就这样也是灵皇!太侮辱灵皇了!”

    “这女人根本没什么本事,她的实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他娘的,老子还以为玉石楼楼主多厉害,现在一见,果然厉害。”

    ……

    众人狠狠唾弃着,这世上果然奇葩够多,连灵皇里也能出现这种奇葩,有实力没本事!

    简直是,暴殄天物!

    离夜大步走过,凌空跃起,一个翻身,剑尖直插玉芷胸口。

    凌厉的招式,玉芷只能仓皇后退,看上去完全没有抵挡的力量,像是很容易就会被斩杀,一点灵皇的架势都没有。

    灵皇,会这么柔弱?

    看着这样的玉芷,离夜心里反倒疑惑了起来&lt;="l"&gt;。

    玉芷惊慌看着攻击自己的离夜,拿起手里的剑,仓皇挡下刺过来的剑尖。

    离夜手里招式没有停下,灵力逼入吾邪里,吾邪剑身周围,银色光芒闪过,和蓝色剑气相辅相成。

    “锵!”

    “咔嚓~”

    两把剑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紧接着,玉芷手里的剑,被吾邪斩断,一分为二!

    离夜飞速走过,握住吾邪,直接将它插入玉芷胸口,没有半点留情!

    刀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在四周,玉芷脸上的表情狰狞扭曲,她痛苦的瞪着离夜,恨不得把离夜生吞活剥一样。

    围观的一帮子人,表情僵住,艰难吞了吞口水。

    这小子下手够狠的,连这么好看的美人都一点不收下留情,完全是,要她命!

    果然,这种疯子,以后看到就躲远点,不要靠近!

    太可怕了!

    玉芷嘴角溢出鲜血,她低头一看,皱了皱眉头,松开手里的断剑,轻轻一笑。

    “看,你还是不忍心杀我,不然这一剑该要了我的命。”她抬起手,手指伸向离夜。

    离夜厌恶看着伸过来的手,神情冷漠,直接将插在玉芷胸前的剑拔出!

    “噗!”

    鲜血四溅,漫天喷洒,散落在地上。

    玉芷睁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离夜,眼中的怨恨越来越深。

    这个人,太可恨了!

    “你离不开这里,杀了我也离不开这里!”玉芷阴冷笑道,这个阵就一旦开启,就没有人能走出去,谁也不能!

    就连她,也不知道这个阵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破阵。

    离夜将吾邪插回剑鞘,冷冷扫视了一眼瘫软倒在地上的玉芷。

    “小爷没有让你立刻死,是小爷不想让你死的太容易。”不忍心杀她,她想多了。

    离夜走向旁边,看了一眼这个阵,脸上露出一抹了然。

    很普通的阵,没有伐天玉阵都能破。

    她到底是谁安排在中临都的,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看着周围,再回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玉芷,心里涌出不安。

    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个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杀了,简直不像是强者灵皇,反而像是直接送到面前,让她斩杀&lt;="r"&gt;。

    让她斩杀!

    离夜打了个激灵,猛地转身看向玉芷,不对劲!

    玉芷趴在地上,低着头,也不知道是已经死了还是昏过去,一动也不动。

    离夜紧盯着玉芷,想要在她身上发现不同。

    时间一点点过去,玉芷身上微弱的气息,在慢慢转动,逐渐形成一道道旋流,往四周震开,空气阵阵波动,四周竹林吹拂着阴冷寒风。

    周围的气氛完全和刚才不同,一时间,这个阵,就像是地狱一样,只差魑魅魍魉。

    “可恶的小子。”

    刚才那柔美无比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阴冷沧桑,宛若佝偻老人在说话。

    一旁围观的人,狠狠打了冷颤,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一个个站起身,慢慢后退。

    这是什么情况!

    “置之死地而后生。”该死!

    离夜狠狠一啐,这种功法她只在造化诀上看到过,可上面记载不多。

    妈的!

    幸好刚才没有杀她,要是杀了她,她的实力就会暴涨,可以说比灵尊巅峰没两样。

    这种功法有个好处,就是能瞬间提升实力,但是维持不能多久,然而大好的青春年华,也会付诸流水,从此只能是佝偻老人。

    这么邪门的功法,居然还有人在修炼。

    “你居然知道,倒是我小看你了。”玉芷慢慢站起身,完全不复刚才。

    娇柔的美人,一时间,变成了佝偻老人。

    语气中的高傲得意,比刚才更甚,仿佛她已经将胜算握在了手里。

    以她现在的实力,这里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然后呢?”离夜不在意耸耸肩,她的实力,现在最多不过巅峰灵皇,也只是巅峰灵皇而已。

    唯一麻烦一点的,就是不能杀她,杀她,她不会死,杀一次,更强一次。

    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可也不是没办法让她活不了。

    “你现在更不可能离开了,乖乖留下求饶,也许我会放过你,你该知道,你杀不死我。”这个阵,他不可能破开,自己在这里,也不会让他离开。

    他,只能死在这,自己给过他机会,是他不要!

    离夜摇头轻啧,叹息道:“能让一大美人成枯骨,小爷也是挺荣幸的,小爷是杀不死你,可你没了肉身,不能聚集灵体,你不能死又怎么样?”

    觉得杀她很难得人,那是他们手里少了一样东西。

    玉芷满脸褶子的脸上微微颤动了一下,心跳快速跳动起来&lt;="r"&gt;。

    在这个世上,还有人知道这些!

    不,这不是真的,一定是他胡乱猜测,不然怎么会有人知道这些!

    “对了,玉芷楼主这么多年,收集了这么多奇珍异宝,应该没见过异火吧?”离夜无害笑道。

    指尖伸出,一缕血红火焰燃烧而起。

    玉芷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身体开始颤抖,她踉跄后退。

    异火!

    “不,异火只能烧掉我的肉身!”她还是照样有机会重生,到时候她会比现在更强!

    “希望你有这个机会。”离夜张开手掌,指尖火焰霍然张大。

    精致莲花在手掌心旋转,燃烧起熊熊火焰。

    玉芷看着离夜手里的血色红莲,脸皮微微颤动,脚步慢慢后退。

    异火!

    真的有异火,不,她已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怎么能输!

    在她学习这种功法的时候,她就知道异火就是她唯一的弱点,她不是没想过会遇到异火。

    可他娘的,没想到会这么背!

    这才第一次重生,就遇到了异火!

    还有,这是什么火焰,怎么感觉这么可怕,也从未见过?

    异火!

    围观的人目光变得热切起来,他们脸上透着贪婪和疯狂,想要直接把东西抢过来,占为己有!

    异火,真的是异火!

    原来玉芷的弱点就是异火,这样很好,他们把异火夺过来,照样能离开这里。

    几人相视一看,在这么一瞬间,他们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了离夜身上。

    他们所想的,是杀掉离夜,夺走异火!

    “啊!我认识这种异火,曾经去过炼药师大会,北宫离夜当时就是用的它!”围观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

    看着异火的所有人,一下子愣住了,表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他是,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那个北宫离夜!

    玄机城……

    靠!不会这么倒霉吧,遇到这小祖宗!

    见自己被人认了出来,红莲瞬间骄傲了,还不忘抖了抖自己的火焰。

    “你是北宫离夜!”玉芷的声音,此时都已经颤抖了起来。&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