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零四章 血雾迷障!
    离夜大步走出竹林小径,手里提着的胡诏不停挣扎,想要挣脱离夜的手掌。

    “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我爹不会放过你的,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啊啊啊,混蛋!”

    ……

    胡诏不停死后大叫,离夜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前走,没有人注意到,胡诏每说一句,离夜眼眸中的情绪,就冷冽了一分。

    走过竹林小径,周围的人急忙让道,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胡诏居然被人提在手上,像提货物一样被带走,还没有人敢出来说话。

    真的是,神了!

    这小子是什么人,连婆娑门的人都敢得罪。

    还是在玉石楼闹事,他难道不知道,玉石楼里有高手,不管谁在这里闹事,最后下场都很凄惨吗?

    他们敢打赌,这个人一定走不出玉石楼,肯定的!

    离夜越往外走,她就越能感觉到,隐藏在暗处的灵皇离自己越近。

    空气中微微的波动下来,离夜突然停了下来。

    “嗡~”

    剑锋穿破空气的声音响起在众人耳中,站在竹林小径的人,听到这细微的声响,心里一惊,立即迅速后退。

    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他们心里响起了是四个字。

    果然来了!

    离夜眼眸垂下,眼眸中闪过一丝冷笑,霍然转身,面向剑鸣传来的方向。

    修长纤细的身影迎面袭来,手持血红长剑,额上垂落着一缕长发,娇艳欲滴的红唇,透着一抹阴冷的嗜血笑容。

    “小子,在玉石楼闹事你还想离开?”呵斥声震动四周。

    美人怒,万物寂,周围寂静无声,只能听到她穿梭而过,飞身走来的声音。

    离夜抬眸看向来人,剑尖眼距离她不过两米,眼看着就要刺到她。

    就在这时,只见伸出手掌,蓝色剑气在手上聚集,冰冷长剑瞬间出现在她的手里。

    “锵!”

    剑刃碰撞在一起,火光四射,发出声声嗡鸣,四周掀起冰冷狂风。

    蓝色和红色两种剑气,纠缠在一起,拧成一团,笔直冲上云霄!

    两道强光震动四方,一时间,玉石楼周围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所有人纷纷发出惊叹。

    不知情的人,只以为又发现了奇珍异宝,并不知道,一场对决已经拉开!

    “你是什么剑!”美人皱眉,苍穹动摇,前提是要忽略她眼睛里,*裸杀意。

    离夜看着来人,轻而易举挡下她的攻击,肆无忌惮看着她,打量她,半点也没有避讳。

    “原来在这什么楼里,还藏着这么大的宝贝,小爷今天算不算淘宝成功了?”离夜露出纨绔不化的笑容,语气中满是桀骜不羁。

    这样的美人,可以说能和月媚不相上下,容菲菲和她一比还差点。

    美人,灵皇。

    这玉石楼是什么地方,藏着这么一个美人,这样一位高手。

    “你闭嘴!”女子一声怒叱,另外一只手压在握剑的手上,灵力加重,想要将离夜压制住。

    她对胡诏没什么好感,眼前这个人,更让她厌恶!

    这个世上,居然有男人,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

    离夜漠然看了一眼她加重灵力的双手,冷冷一笑,手臂轻抬,一股强力轰然震开!

    女子眼中划过愕然,看到迎面袭来的灵力,连连后退。

    衣裙在空中旋转,宛若是这世间,绽放出的最美的花朵,让人失神。

    周围众人看在眼里,惊叹在心,然而当他们的看到离夜,心里的惊叹瞬时消散。

    虽然这是男人,可两个人,真的没法比。

    妈的,居然有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女人他们都看的失神,一个男人就让他们挪不开眼了,还有没有天理!

    离夜看着退去的女子,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你这些花架子在小爷这里可没用,你转的再好看,小爷也不会动心。”话落,离夜提着胡诏,飞身直走而去,直逼那女子。

    瞬间,她就出现在那女子面前,吾邪剑出,空气颤动不已。

    这片空间如同白纸,长剑划过之处,被削成两半!

    女子见离夜瞬间就走到自己面前,面带惶恐,再次后退,手里长剑横档在面前,挡下离夜的攻势。

    血红长剑,血雾缭绕,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离夜看着眼前红雾,眼中眸光有些失神,紧接着寒光袭来,她猛地惊醒。

    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挡在面前的女人,已经飞身走到半空,而她手里的长剑,正在挥动,攻向离夜!

    该死!

    “移形换影!”

    离夜就消失在众人面前,消失在了那人的剑下。

    怎么可能!

    所有人双眸睁大,眼眸中一阵惊悚。

    消失了!

    残影闪过,离夜身影再次出现,已经站到了三丈之外,她看着那女人手里的剑。

    那是什么剑,为什么会突然让她失神?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来着。

    是什么?什么呢?

    “我靠!我想起来了,她手里的血雾迷障!”

    “血雾迷障!”

    “他姥姥的,就是那把消失很多年的凶剑,血雾迷障!”

    “靠靠靠!这可是世上的名剑,虽然是凶剑,但它的名气,是在所有兵器之上的。”

    “没想到啊,老子还能看到血雾迷障。”

    ……

    四周顿时响起狂呼的声音,所有人眼中冒着星光。

    说到血雾迷障没有人会不知道,这把剑,曾经有多少人死在它的刃下。

    不是这些人实力不够,而是只要看到这把剑,他们就会被迷惑,不是被它所杀,就是拿着它然后自杀。

    想要成为血雾迷障的主人,难!

    要找到血雾迷障,更难!

    这把剑已经消失很多年了,也有人在寻找,没有人会想到出现在这。

    “血雾迷障,原来是它。”离夜笑了。

    她就说怎么会这么耳熟,原来只是血雾迷障。

    明明这把剑叫血舞,结果这些人就把人家叫成了血雾迷障。

    “你的剑看上去是很厉害,可我手里的可是血雾迷障,你只会死在我的剑下!”女人高傲扬起下巴,握着剑柄的手又紧了几分。

    世人想要得到的血雾迷障在她手里,血雾迷障是天下名剑!

    “小爷知道你手里的是血雾迷障,可那又怎么样?”离夜耸耸肩,不在意反问。

    血雾迷障就很厉害了?

    “喂,年轻人,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血雾迷障!”周围的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人家手里拿的好歹是血雾迷障,你能不能收敛一点。

    离夜看了一眼手里的胡诏,随手一扔,把他甩在了地上。

    胡诏头先着地,直接就这么晕死了过去。

    “当然知道,十年前,一个叫萧寒的人,拿着把剑横空出世,当时一战,他一人一剑大战三天三夜,斩杀几百强者,所拿的就是这把血雾迷障。

    啊,对了,小爷还要说一点,它不叫血雾迷障,它叫血舞,就是希望它在斩杀人以后,能够将血舞动,化成杀招,不过它当然随手就被那个叫萧寒的给扔了。”离夜说着摇了摇头。

    她那个师父也真是的,没事就喜欢造剑,铸造剑没什么,可他还有个毛病,就是那些不是他想要的剑,不管好还是不好,直接扔!

    这把血舞,就是他当年血战三天,然后扔掉的。

    当年扔掉剑的理由是,这不是他想要的剑!

    就这么任性!

    在临天大陆引起轰动的剑,是她师父随手丢弃的,居然被这么多人看成宝贝。

    所有人嘴巴微张,目瞪口呆看着离夜,周围一片寂静无声,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似的。

    还有这回事?他们怎么不知道!

    这把剑,这把凌驾在所有人名剑之上的剑,是当年随手被扔了的!

    开玩笑的吧!

    “你,你胡说!”女子面红耳赤道,他是胡说八道的,这么好的剑,怎么可能是随手被扔掉的!

    这是她辛苦得来的宝剑,用了多大的代价才找到,这个人竟然说,只是被扔掉的!

    “你是玉石楼楼主?原来这玉石楼也是一个势力,小爷这趟没白来。”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拥有灵皇的实力,哪怕只是一座楼,在中临都也不容小视。

    玉石楼楼主,她记得师父曾经说过,叫什么来着?对了,好像是玉芷!

    要不是今天来,她都不知道,玉石楼还拥有灵皇。

    这个中临都,果然是不能小看了。

    “没错,我就是玉芷,在我的玉石楼闹事,你以为你能离开。”玉芷面带愤怒,这个人,她不会放过的!

    敢说她的剑是被扔掉的,还敢在玉石楼的闹事,就别想离开!

    虾米!

    围观的人一阵呆木,诧异万分看着面前娇小的人儿。

    她就是玉石楼的楼主,那个从不露面的玉芷!

    看来他们没猜错,当年就说这个玉芷是女人,没想到是这么美的美人。

    离夜漫不经心迈开步伐,轻啧道:“小爷不就是说出了真相,你这么恼羞成怒干嘛?”

    她把玩着吾邪,语气随意,看上去满不在意。

    没有人看出来吾邪的躁动,要不是离夜压制,吾邪早就出鞘,将血舞斩断,然后夺走它的力量。

    “你闭嘴,这是血雾迷障,不是你说的血舞!这是比天下名剑更厉害的血雾迷障!”话落,玉芷飞身冲向离夜。

    血舞寒光四射,直逼离夜而来,血红色的红雾在四周弥漫开来。

    ------题外话------

    后面再补两千,嘤嘤嘤,最近只能这么干了,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