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零三章 小爷今天就是来找你的
    离夜慢步从街上走过,黑色衣袍,看似简单低调,却是巧夺天工,精致无比。

    而她绝世无双的容颜,不管走到哪里,就注定会引起一场不小的轰动。

    离夜没有理会众人注目叹息,从人群中穿梭而过,走到一座大厦高楼前,然后直接走了进去,刚走进门口,喧哗吵杂的气氛就迎面扑来。

    她走的非常慢,直径走进大楼内,在走进去那一刻,强大的精神力就往四周探去。

    灵皇。

    离夜挑了挑眉头,眸光环视周围,不经意间她往高处瞥了一眼。

    不愧是中临都唯一一家玉石楼,在这里还有灵皇的存在。

    也是,中临都可不只是有灵皇,还有灵尊呢,只是他们喜欢独来独往,行踪不定,更没有搀和中临都实力的争夺。

    离夜刚走进大楼,看到眼前景致,停下了脚步。

    排排竹林,见不到尽头,每一处竹林小径的旁边,摆放着各种石头,石头旁边标着价格。

    小径上,人来人往,几乎每一块石头面前,都站着人。

    他们含笑交谈,眼中透着急切和贪婪。

    还有不少人直接抱着石头,往更深处走去,眼中的热切,无比灼热滚烫,想隐藏也隐藏不住。

    离夜回头看了看身后,再看看眼前,淡漠一笑,直接走了进去。

    刚才在外面感觉到的气氛,和走进这里面的气氛,还真是完全不同。

    “公子,在下石竹,有什么尽管吩咐。”离夜刚走进来,立马就有人迎上前。

    “带路。”离夜没有停下,直接往前走去。

    玉石楼,果然财大气粗,连这种侍从都一对一的。

    “公子,需不需要石竹帮您介绍?”石竹跟在离夜身旁,面带微笑,一脸恭敬。

    这位公子气势不凡,以前从没见过,也不知道是哪家公子。

    “介绍,你是想跟我说,玉石楼是最大的赌石场所,还是让你介绍这里的石头,说不定挑中哪块,运气好就能赚大的?”离夜在一块无人的石头前停下,眸光微转,看向站在身边的人。

    玉石楼是什么地方,有什么规矩,在来之前她就已经打听清楚了。

    介绍,他确定不是忽悠?

    走进玉石楼的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需要人介绍,那才是可笑。

    “是。”石竹连忙低头,不敢再轻易妄言。

    一滴冷汗从额上滑下,石竹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在刚才那一刻稀薄了很多,连呼气都不顺畅了。

    看来这位公子是经常进赌石场地,只是不常来中临都的玉石楼。

    “让让让,赶紧让开!”

    “耽误了本大爷的事,你们担待不起。”

    “滚,别挡着!”

    吵杂的声音突然在竹林间传开,听起来非常急忙。

    声音从身后传来,离夜转身看去,就看到一个年轻男人带着三五个人往她这边走来。

    男人身后的几个人手里还抬着一块石头,这石头有整整一个人那么大。

    离夜双手抱臂,挑了挑眉头,人家想要发财,总不能挡着他的财路。

    她正想要退步走到一旁,原本还在十步外的男人,箭步冲到她面前,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想要把她推开。

    嘴里还不忘念念有词,“滚蛋,老子早就让你滚开了!”

    看着伸向自己的双手,离夜垂眸扫视了一眼,正要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精神力迅速挡在她面前。

    一股强力骤然出现,男人还没有碰到离夜,就被精神力震开。

    “砰!”

    男人被离夜的精神力震开,他连连后退,然后狠狠撞在身后跟来的几个人身上,他们几个,连人带石头一起撞到在地!

    骨裂的声音响起,几个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太他妈的痛了!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响起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周围所有的目光。

    四周的人好奇伸长脖子,纷纷往这边看过来。

    当地上的一幕映入眼帘,他们不禁睁大双眼,看着地上的满地狼狈。

    五六个人叠在一起,其中五个人身上压着一块大石头,另外一个躺在石头上面。

    石头下的五个人,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被石头压伤,至于另外那一个,看上去情况也不太好。

    什么情况?

    在中临都赌块石头,也能遇上冲突!

    不都说这个地方,是整个中临都,唯一不会随便起冲突的地方吗?

    男人躺在地上呻吟,揉了揉自己的腰,刚才他的腰,刚好就撞在石头上面。

    “你……”他愤恨指着离夜,才说出一个字,腰间便响起骨头裂开的清脆声音。

    嘶~

    男人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疼痛和怒火同时把他包围。

    “走吧。”离夜漠然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转身继续走去。

    今天她不是为了赌石而来,是为了来找人的,也是来找人麻烦来的。

    本来还想着,没找到要找的人,不想引起什么动静,没想到还有人自己送上门来,那她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石竹满头大汗看着离夜,伸手擦了擦额上冷汗,一脸惊悚。

    妈呀,这小祖宗到底是谁啊?

    他知不知道,倒在他面前的人是谁?

    对了,要是刚来中临都的人,应该是不知道的。

    “公子,那个……”石竹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身旁传来的怒吼打断。

    他身体微微一颤,连忙推到一旁,额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他只觉得整个人都快湿透了。

    他就知道,这位大爷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站住!”

    倒在地上的男人愤恨站起身,一手怒指着离夜,一手扶着腰。

    妈的,真的是痛死了!

    离夜走了两步,见石竹没跟上来,扭头看了他一眼,就看到他兢兢战战的退到一旁。

    “公子,您还是站一站吧。”石竹大汗淋漓道,这位祖宗,他们招惹不起,他身后的人,他们更招惹不起。

    四周围观的人,看着离夜,脸上都露出了同样的模样,都是嘲讽不屑。

    这小子是刚来的,看来是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了,不然怎么还敢这样。

    其实这个人本来没什么,也没实力,也没本事,让人不会去动他的原因当然不是他,是他身后的势力。

    等这小子知道这个男人身后的势力,应该会吓趴下吧。

    离夜眉头轻挑,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石竹。

    “我站了,给我一个理由,不然……”离夜眸光挪动,看向怒火滔滔指着她的人,她顿了顿,才有开口道:“你的手指再不挪开,小爷拧断它!”

    站一站,这个叫石竹的侍从会这么说,那就是他认识这个人,他的身份也不低。

    身份不低的人,看来是中临都那几个势力之一的人了。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男人愤怒吼道,连他的都敢挡,好大的胆子!

    尽管他的势力不在这里,可对付这么一个小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的势力?还真不知道。

    “说说看。”离夜随意开口,一点都不在意。

    刚才就算知道他的身份,她还是会动手,不会改变什么。

    “公子啊。”石竹流行大步走到离夜面前,急忙说道:“您别这么说话,这位是胡诏公子,您应该听说过婆娑门吧,他是婆娑门另外灵皇大人唯一的儿子!”

    石竹特意把“唯一”两个字加重语气,然后心里一阵打颤。

    婆娑门那位灵皇大人,老来才有这么一个儿子,平常就宠得无法无天。

    中临都这么多势力,谁看到这个胡诏都会给三分薄面,就是因为他是灵皇的儿子,也因为,他那个老爹完全不讲道理。

    不管他儿子做了什么,是对是错,只要吃亏了一点,老子就会亲自上门,把人家打一顿。

    以至于,胡诏敢这么嚣张。

    对于石竹的解释,胡诏非常满意,在石竹说道他身份的时候,他还不忘挺了挺胸口。

    那表情,好像就是在说,爷就是这么牛叉,就是有这么厉害的身份,怕了吧!

    “原来他就是中临都那位有名的纨绔公子。”离夜恍然大悟点点头,难怪这么横行也没人管了。

    身份摆在那,谁也不敢动,捅了多大的篓子,也会有人善后,怎么做也不会吃亏,这种感觉是挺不错的。

    她当年也是有名的纨绔“公子”,这种事她也没少做。

    只是比起嚣张,他这样,还不够格。

    石竹见离夜知道,顿时松了口气,差点整个人就虚脱了。

    “我就是胡诏!”胡诏轻咳一声,大步走出几步,那动作却是无比滑稽。

    怕了吧!

    “婆娑门的人,胡诏,灵皇强者的儿子。”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慢慢走向前。

    胡诏见离夜走到面前,心口一跳,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他怕什么,他爹是灵皇!

    “没错!现在,你可以跪下和我道歉,我会原谅你的。”胡诏得意一哼,扬起下巴。

    知道他的身份就好,这点就最好了!

    跪下?

    红唇上扬,离夜露出一抹完美迷人的笑容,红唇轻启,她说道:“你知不知道,小爷今天就是来找你的。”

    婆娑门,灵皇的儿子,还有什么比他更合适的。

    她出战帮的就去宣风楼打听了,知道婆娑门其中一个灵皇的儿子,经常在这里出入,今天刚好是他来的日子。

    本来还想着找找看,能不能遇到,没想到,他倒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

    好,很好!

    那一抹笑容在众人眼眸中绽放,所有人一阵失神。

    胡诏愣愣看着离夜,失神问道:“你想做什么?”

    ------题外话------

    这章后面还会再补两千,看了的亲们,亲们记得明天早上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