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零二章 离夜特别记仇
    “是我特地派去的,不让宣风楼楼主吃点苦头,他怎么长记性。”

    “那水麒麟……”

    “它知道的太多了。”离夜闭上眼睛,慵懒靠着椅背。

    看吧,连自己的异火都不放过。

    “所以它没说错。”九婴汗颜至极,那异火说的没错,离夜特别记仇。

    要是有那么个地方,她肯定会毫不犹豫把红莲扔进去,让它好好历练历练。

    “当然没有。”离夜传声回答。

    “离夜,你确定世界上真有这么个地方?”九婴满头黑线传声问道,它怎么不知道。

    见红莲飞进身体,离夜垂眸看了一眼,便靠了回去。

    它不要去哪里,不要去,不要去!

    飞进离夜身体后,红莲燃烧起的“花瓣”一软,然后直接装死。

    她坐直身体,笑盈盈看着红莲,笑容深邃莫测。

    离夜嘴角笑意加深,红唇轻启,“我听说,有个地方,极寒,就连异火到了那,都会被冻住,红莲,你说你要是去了那里,会不会变成一朵冰莲?”

    “嘿嘿,离夜,当我没问,当我没问。”红莲讪讪笑道,这种事心里知道就好。

    它现在可以肯定,离夜让水麒麟去,绝对是因为这个原因!

    除了纳兰清羽那个男人,这世上,还能有比离夜更记仇的人?

    当然,当然是!

    红莲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迅速后退好几步,然后在心里呐喊。

    她可不是那种记仇的人,只是想让水麒麟去而已,哪里有那么多理由,没错,就是这样。

    “我是那种记仇的人吗?”。离夜睁开眼睛,笑看着红莲。

    尽管这个理由,连它自己都觉得不能说服自己。

    真的!

    “你让水麒麟去,是不是因为你主动找宣风楼楼主,可是他不见你?”红莲变得忐忑,它只是说出自己的猜想,这只是猜想。

    “嗯?”离夜闭着眼睛,轻嗯了一声。

    “离夜。”红莲回过神,笑嘿嘿问道。

    可怜的宣风楼楼主,祝你好运。

    居然让水麒麟去了,那可是凶兽啊凶兽,就算那个宣风楼楼主不死,只怕也要脱一层皮。

    红莲那叫一个狂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水麒麟!那头凶兽!

    虾米!

    “小水。”离夜不急不缓说出两个字。

    “离夜,你是让谁去了?”离夜什么时候让谁走了,它怎么不知道。

    这宗情况下,当然只能使用暴力手段了。

    想要知道宣风楼楼主在哪里很容易,想让要让他妥协,出来见她,听她的话,让她掌控宣风楼,这是不可能的。

    她要找宣风楼楼主,这一辈子都可能找不到他。

    “放心,他不会死的。”离夜瞥了了一眼红莲,它这么惊讶干嘛。

    它就说吧,它就说吧,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特别是离夜的事,更加不简单。

    “还真是!”红莲差点尖叫。

    只是揍一顿而已,又不是要他的命,急什么。

    “特殊时期,用点特殊手段。”离夜直认不讳,说着,耸了耸肩,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这绝对是离夜会干的事!

    红莲猛地醒悟,冲到离夜面前,“离夜你不会是让谁去揍宣风楼楼主了吧?”

    她做的!

    为什么它觉得离夜的话,有点吓人了呢,好像宣风楼即将发生的事就是她做的一样。

    红莲漂浮在空中,看着离夜,久久没有说话。

    玫瑰红唇勾起的笑容,红艳而又完美,看上去却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当然会来找我,等他们楼主受伤了,宣风楼的人会满世界找我。”而且,会很快!

    这不可能吧,那些人想要动手,也应该没那么快,还单单只是对宣风楼动手。

    战虎走后,红莲立刻飞出离夜身体,着急问道:“离夜,你怎么知道最近宣风楼的人会来找你?”

    天穹峰,尊王妃,北宫离夜!

    还有最近的传言,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老天,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样的人!

    北宫离夜那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他总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具尸体站在他面前。

    总觉得,站在那里,被北宫离夜看一眼,好像自己随时就会死,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战虎双腿发软,差点直接跪了下去,他踉跄后退,狼狈逃离。

    宣风楼,战帮,接下来该动谁了?

    “滚!”离夜不耐烦摆了摆手,靠在椅背上,抬头看向蔚蓝天空。

    战虎兢兢战战连忙点头,他知道,知道。

    周围温度直线下降,如同千年冰川中的寒风,萧瑟冷冽。

    “明白就好,你先去把事情交代吧,最后记住那句话,从今天开始,战帮谁想来找我北宫离夜,你敢拦着,小爷连你一起杀了。”眸光眯起,尽是冰冷刺骨的寒意。

    他娘的居然已经是灵尊了,这哪里是小祖宗,这就是祖宗!太变态了!

    这才多久,这才多久!

    要知道,北宫离夜这小祖宗,当年出现在中临都不过才灵王,貌似当时的实力还没他高。

    他不敢得罪灵尊,更加不敢得罪灵尊级别的北宫离夜。

    “属下明白了。”战虎此时比刚才更加恭敬了。

    这些,她不打算告诉战虎,等以后掌控了这些势力,大局稳定了再说。

    “你觉得呢?”离夜笑着反问。

    妈的,北宫离夜比他们说的,可怕多了好么!

    这小祖宗,以前只是听说,当时他觉得那些传闻,只是夸大其词,可现在看到活生生的人,才知道,那些传言,简直就是扯淡。

    娘呀,北宫离夜居然活生生坐在他面前,这是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

    “离夜公子,您想要做什么?”战虎一脸迟疑,其实他不算问这个问题的,他也知道,就算问了,北宫离夜不一定会说。

    战虎此时要是听到离夜的心声,一定会在心里说:你比鬼可怕多了。

    她有那么可怕吗?怎么这一个两个听到她的名字,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还有问题?”离夜挑眉继续问道,看着战虎惊悚的表情。

    开玩笑的吧,这个玩笑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亲娘啊,他就是那小祖宗!

    他是,北北北……北宫离夜!

    战虎惊悚抬头看着离夜,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炸开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原来是北宫离夜。”慢着!北宫离夜!

    战虎垂着头,听到离夜的回答,松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北宫离夜。”离夜不冷不热说出四个字。

    可这必须问啊,总不能以后,连自己主子名字都不知道吧!

    “那个,公子,请问我们该怎么称呼您?”战虎小心翼翼道,就怕说错什么。

    看他的样子,是有一肚子话想问。

    “你有什么想问的?”离夜抬眸看了一眼战虎,便收回了目光。

    灵尊强者,得罪不起!

    “明白。”既然他这么吩咐,就这么办吧。

    即便是在宣风楼住了几天,不见他人,宣风楼也不会派人来找。

    战虎眨了眨眼睛,不解看着离夜,他为什么会说,宣风楼的人最近会来找他?

    宣风楼楼主看来是不是理会她说的了,这样也好,就让他吃点苦头。

    最后就是宣风楼,宣风楼要是被人偷袭,然后有人上门找我,就说我不在。”离夜垂眸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另外,中临都最近又哪些势力被莫名偷袭,必须要一五一十告诉我。

    灵尊大人都这么吩咐了,他要阻止,灵尊大人还以为,自己是在阻碍他立威信,平内乱。

    他肯定是不会阻止的,让那些家伙尝尝苦头也好,问题是,他也不敢阻止啊!

    “我懂的。”战虎额角滑下一滴豆大的冷汗,暗暗腹诽。

    这个世上,虽然暴力不是唯一解决事情的办法,但对于中临都来说,暴力能解决一切!

    “还有,这些天我会留在战帮,战帮小爷掌控了,你完全可以让战帮那些不服气的人来找小爷。”不服气的人总会有,但她会让他们服气的。

    战虎狠狠一颤,急忙应道:“是。”

    对待他们要是像玄机城那样,很快,这些事就会不作数,和她立下的那些承诺和条约,随时都会作废。

    离夜深深知道,掌控战帮,不像是玄机城,她建立好,掌控了就能撒手不管。

    “让你去你就去,你会希望自己的下属,对你吩咐的事,刨根问底吗?”。离夜厉声反问,不怒自威的气势直逼战虎。

    战帮的人,最好不要有其它想法,不然到时候,就算是他,也没办法保住他们。

    以前有其它想法,那是不知道他的实力,现在,自己是不敢了。

    看来战帮愿意臣服的事,还是不要耍什么花样的好,这要是惹到的他,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不愧是灵尊强者,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战虎心里咯吱一响,暗暗惊叹。

    “公子怎么知道最近战帮出现了不少陌生人?”他还想让人去查这些人的来历来着。

    听到离夜的话,他愣了一下,一脸不解。

    战虎大步跟在她身边,见她坐下,也只敢恭敬站在她面前。

    慵懒靠在椅背上,眸光深邃,嘴角隐约透着笑意。

    “就这里吧,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要提醒你,最近战帮附近靠近的陌生人,最好全部铲除,一个不留。”离夜看到一旁的石椅,直接走过去坐下。

    自从知道身边的人是灵尊强者,总觉得,自己走在他身边,连呼吸都困难了不少。

    “公子,这里是我平常练功的地方,不会有人靠近。”战帮恭敬道,然后悄悄揪起袖子,擦了擦额上冷汗。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一个寂静的院落,方圆百米都没有一点其它气息靠近。

    就连这两天都不用考虑了,堂堂灵尊级别说想要掌控战帮,这完全是战帮找到了强大的靠山啊!

    他娘的,早知道他是灵尊,还打什么打!

    “请,请!”战帮猛地回神,连忙摆出请的姿势,擦了擦额上冷汗,急忙带领着离夜离开。

    亲眼看到,才知道灵尊强者是多么强大,那是他们完全不能反抗的!

    战虎面带惊诧,以前他听说过灵尊级别的强大,可听说和看到,完全是两回事。

    “战帮主,带路吧,你不是要知道一些事。”修长白皙手指伸出,触碰了一下战虎身上的银光,银光立即消失。

    众人如同得到大赦,转身就跑,一溜烟全没了踪影。

    “是。”

    以暴制暴,不是什么好办法,也不是什么安全的方法,这样只会让更多的人背叛自己。

    中临都的人都是言而无信,可这些势力首领,对自己人还需要守信,不然怎么会服众,怎么让这些人听他的。

    她已经按照战帮的规矩,挑战了战虎,赢了战虎,战虎要是出尔反尔,她随时能解决他。

    他想要知道,告诉他也没什么。

    “如此,小爷还有事要跟你们帮主说。”离夜睨视了一眼战虎。

    笑话,先不说战帮,就是影门门主,婆娑门门主,都不会是他的对手,这两个人都不是对手了,更何况是他们!

    这年轻人要早说自己是灵尊级别,都不用打,他们直接就认输了。

    同样的,要是这样的人成为他们战帮的首领,掌控战帮,战帮还有什么可着急的!

    要是把这样的人得罪了,战帮也就该走到尽头了。

    灵尊级别的强者,别说是掌控战帮,就是他稍微抬手,战帮就能不复存在!

    他娘的,灵尊!

    幸好,没有怎么得罪他。

    众人如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心里一阵后怕。

    笑容绽放,四周顿时黯然,万物无光。

    “那你们呢?承认你们所看到了吗?”。离夜莞尔一笑,看向站在周围,早已经目瞪口呆的众人。

    他,可是灵尊强者!

    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还敢反悔。

    灵尊强者,他根本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要是反悔,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他不认输,也已经输了。

    战帮不能不明不白就交出去,更不能不明不白掌控在别人手里。

    “我认输,我也答应你的条件,可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他掌控战帮,想要做什么,自己总要知道。

    战虎觉得仿佛有什么即将破茧而出,然后他这两天心里的疑问,也会一一被解开。

    掌控战帮,掌控了战帮以后呢?

    他是输了,而且输的心服口服,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人会是灵尊级别,灵尊强者到中临都来做什么?

    战虎缓缓低头,顺着离夜指着的方向看去,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认输?

    让一个不服从自己的人当手下,她不会冒这种风险,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

    离夜飞身走下,慢步走到战虎面前,指了指他身上的银光,“虽然我并不想杀你,但你要是不认输,小爷还是会杀了你。”

    战虎霍然抬头看向离夜,面带惊悚,神情惊惶。

    他是灵尊!

    灵尊!

    灵皇以上,那不就是,灵尊!

    灵皇以及灵皇以下的灵力,他都见过,就是没见过银色的,也就是说,这是灵皇以上的灵力!

    这是……灵力!

    战虎突然怔住,回想起刚才离夜身上闪动的银光,他猛地低头,看着捆绑在自己身上的银光。

    等等!

    不,不过只是一个年轻人,他怎么会连一个年轻人都打不过。

    冷汗密布额上,战虎脑中已经乱成了一团麻,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还被对方一招就给制住了!

    他拼尽全力想要挣开,全身灵力暴涨,在周围滚动暴走,然而却半点也撼动不了捆在他身上的银光。

    银鞭将战虎捆绑,立即化作一道银光,将战虎紧紧绑住。

    怎么会……

    战虎连对方的一招,就一招都没接下!

    只是一招而已!

    输,输了!

    所有人宛若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一脸不知所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