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两百章 轮到你了!
    “小子,叫什么叫,去,把他的东西抢过来!”

    “好勒!”

    地上那人身上已经满是伤痕,看上去奄奄一息,围在他身边的七八个人见他倒下,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中一人走出去,把那人的储物袋夺过来,得意一笑,还不忘踹躺着的那人一脚。

    地上那人,已经不省人事,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全身,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个完好的地方。

    “走!”

    为首的人大手一招,他们几个人大摇大摆离去,面带欢笑。

    大街上慢慢恢复人来人往,再次喧哗起来,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想要扶那人一把,救那人一命,看着那人的目光,更多的是不屑。

    他输了,输给了那几个人,就是失败者,没有人会看得起失败者,失败者在他们眼里,和地上的尘埃并无两样。

    另一条街上,十几个人争锋相对,刀光剑影,血溅四方,周围依旧有行人走过。

    走过的人只是绕了一下路,仿佛并没有看到这场对战。

    最后十几个人,只剩下三个人站起来,托着身上的伤慢步离开。

    然而他们还没走多远,就被一群人拦下,强行抢过他们的东西,将他们斩杀,霍然转身离开。

    不到一会,街上就走过一群人,把躺在路中间的人拖走。

    黑衣少年站在窗前,将这些尽收眼底,却没有半丝动容,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在他身边,血红色莲花形状的火焰飞舞,一阵轻啧。

    “离夜,我都不知道中临都原来这么乱!”红莲飞出窗口,看着被拖走的人,就像是扔废品一样,被拖了出去!

    前面那个抢东西,后面那个先是仇杀,一方赢了,但最后的结果,还是死。

    杀你,没道理,看不顺眼就动手了,抢你,更没道理,你要讲道理,还不如直接用拳头说话。

    在中临都,人命果然一点都不值钱,实力才是王道。

    太乱了,真的是太乱了。

    “这个世上,哪里不乱。”中临都只是所有事情摆在了明面上,其它地方是暗地里进行,比起那些地方,中临都不知道好多少。

    离夜把窗户关好,走回到房间,然后走到室外长廊摆着的睡椅上躺下。

    “离夜,这都一天时间过去了,那个什么战虎会来吗?”。红莲好奇问道,这才是它最关心的问题。

    离夜很少有出错的,这次应该也不会出错。

    “不知道。”人心这种事,她哪里能拿的准。

    “不知道!”红莲差点尖叫,离夜居然说了不知道!

    离夜瞥了一眼红莲,看到它激动的样子,无声叹了口气,干脆闭上眼睛。

    她早就跟战门的人说过,三天一到,他们不来,她就会去,不管战虎来不来,结果不会变,它着急什么。

    反正三天,这三天就等着消息,就当休息了。

    等把这些事处理完,邪尊大人应该也处理好天穹峰的事了。

    “叩叩。”敲门的声音响起。

    “进来。”离夜没有睁眼,慵懒开口道。

    红莲听到那动静,一溜烟就躲进了离夜身体。

    房门被人推开,宣风楼接待离夜的人慢步走进来,走到她身边,一脸难堪。

    “离夜公子,您吩咐的事,失败了。”那人重重叹了口气,不愧是皇品炼药师,果然还有几分手段。

    他们找到了人,结果还没动手,他就跑掉了,现在还在查他的消息。

    “噢?”失败了?

    还第一次听说宣风楼有做不成的事,这个许柳,的确是有几分手段,能躲过宣风楼。

    “应该是被哪股势力救走了,现在我们的人还在找,至于什么时候找到,就不知道了,我们会按照约定,退还您十倍的钱。”是他们的失误。

    离夜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外面天空,“三天时间还没到,不急,你们要是觉得自己失算,不如我再加一个条件好了。”

    钱已经给出去了,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当然也不能浪费了。

    “公子请说。”那人有些惊讶。

    十万黄金,十倍退还,那就是一百万,北宫离夜一点都不心动吗?

    “这些天不少人打探我的消息吧?”离夜突然问道,红唇露出淡淡微笑。

    不用说也知道,打听的人肯定不少。

    “我们一直都说不知道。”以前是真不知道,但从一天前开始,他们是不愿意透露。

    北宫离夜提的那件事,对他们楼主来说太重要了。

    而且这小祖宗一踏进中临都,惹出的事就不少,他们就更不敢对外说了。

    笑话,他杀的那些人,哪个都是有势力的,那些势力的人要是知道他在宣风楼,肯定会找上门来的。

    还有他在斩杀杀手的时候,拿出的兵器,是不少人眼里的肥肉,多少人想冲上来咬一口。

    “好,从今天开始,除了我的身份,其它的事,你们可以实话实说。”前天想要杀她的人,不只是死在她手上那些。

    被她杀了的那些,是许柳派过来的,那另外的,是谁?

    “这……”不太好吧!

    “是。”那人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实话实说对他们没损失,一直说不知道,才会影响他们宣风楼的名声,既然他都这么要求了,当然是再好不过。

    “你可以走了。”离夜直接下逐客令。

    那人挪步离开,才转身,便又站了回来,“公子,我们楼主还在考虑要不要见你。”

    北宫离夜扔出的诱饵实在是太大了,是人都知道那是个陷阱,但还是会忍不住往里面跳。

    强,谁不想变强!

    在这中临都,谁不想让自己的实力扩大!

    北宫离夜说让他们楼主变强,那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是什么,除了北宫离夜,谁也不知道。

    他们也想不明白,北宫离夜突然要干嘛,消失了大半年,突然出现,又弄出这么大动静。

    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三天。”三天一过,管他战门还是宣风楼,就算是抢,她也要抢过来!

    不就是强盗,她又不是没当过!

    在中临都抢什么都是抢,她不介意开一个先河,抢一派势力!

    “明白。”三天时间还有两天,还有时间。

    那人点点头,这才转身离开,加快脚步,匆匆离去。

    离夜躺在睡椅上,注视着蔚蓝天空,嘴角勾起完美的弧线。

    很快她这里就会变得很热闹了,不管是谁想要杀她,她都会把他们揪出来。

    有这个胆子对她动手,就要有心里准备!

    寒风萧瑟轻拂而过,周围的温度仿佛降低了不少,若此时有人在这里,肯定是早已颤抖。

    红莲在离夜身体里看着,感觉到那一缕萧瑟,暗暗嘀咕。

    又有人要倒霉了!

    离夜吩咐以后,宣风楼除了她的身份,其它的一切也不再隐瞒,很快,消息就传遍了战帮的势力范围。

    他们要找的人在宣风楼!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直接骂娘。

    宣风楼这么做也太不厚道了,人就在宣风楼,居然现在才告诉他们!

    这么就没有消息,肯定也是宣风楼掩护!

    在阁楼之上,十几个人仿佛从未离开,站在那里,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他在宣风楼,果然会藏,藏在宣风楼,宣风楼拿了好处,自然就不会透露了。”说话的声音,语气中带着嘲讽。

    可惜,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踏入中临都就要知道,中临都不是什么有原则的地方。

    稳住了他,还不是将他出卖,换取钱财。

    “我们的人还要去试他吗?他这么做不会是已经发现我们,故意用自己做饵,引我们上钩吧?”只是一个年轻人,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计划的。

    “为什么不?这个地方的一切本来都按照计划进行,现在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我们当然要掌控他。”计划不能出一点差错。

    “知道了,我会再派人去的,直到试探到他为止。”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你说是不是啊,炼药师大人。”身穿黑袍的人看向一个角落。

    在角落处,许柳表情不太好看,但是也不敢有半点造次。

    “你们救我,就是为了让我帮你们炼制提升实力的丹药?”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

    他堂堂炼药师,从来还没有人能够勉强他做什么,这个人竟然敢!

    “在中临都,如今的你不过只是丧家之犬,你就算是炼药师,掌控在我们手里,也是没有用处的。”黑袍人继续说道。

    被人追杀的炼药师,有什么可自豪的。

    炼药师,多高贵的职业!

    “你……”

    许柳一脸难看,他说的没错,事情就是这样,这是实话!

    “你们想要提升到什么等级?”许柳咬咬牙,人在屋檐下,他帮忙就是。

    北宫离夜!让这些人杀了你,也好!

    我是不会把你的身份告诉他们的,要是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他们肯定不敢再动手,如此,他们就不需要知道你的身份了。

    “至少,灵皇。”这已经是最低的要求了。

    “可以!”灵皇就灵皇!

    “还不快给炼药师大人去准备地方。”黑袍人此时显得有些急躁。

    太好了!

    “是!”其余的人也答应的非常痛快。

    没有谁不想变强,有机会成为强者,没有人会愿意错过。

    夜幕降临,黑色身影在黑夜中穿梭而过,直奔宣风楼的方向。

    一个接着一个的人走进宣风楼,然后一个又一个离开,嘴里连连咒骂。

    直到月色变暗,乌云笼罩,十个人动作整齐划一,直冲而来,速度极快,格外迅猛。

    他们跳进二楼房间,双脚才刚落地,他们就愣住了。

    杀气直逼而来,黑夜中,明亮双眸溢出光亮,耀眼无比,轻缓的脚步朝着他们慢慢走来。

    杀手们看着朝他们走来的人,耳边每响起一个脚步声,他们就觉得自己离死神近了一步,心口一阵乱跳。

    “前天另外一队人就是你们吧?”离夜手里拿着发光的石头,红唇含笑,看着他们。

    胆子不小,今天就找上门来了,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怪只怪,你挡了我们主子的路!”为首的人沉声说道,声音嘶哑。

    要不是他挡了路,主子也不会杀他!

    “原来是这样,可你们的实力,也不过只是巅峰灵王罢了,前不久一群灵皇想要杀我,最后都变成了尸体。”离夜微微笑道,声音异常柔和。

    灵皇!

    他们神情巨变,随即冷静下来。

    “管你如何,杀了你,我们就能交差!”为首的人拿出兵器,直接朝离夜劈去!

    其余的人见首领动手,也毫不迟疑,直接冲了上去。

    离夜看着他们走来,手掌微转,黑夜中,一道水蓝色光芒闪过,周围空气瞬间下降,杀伐的寒气笼罩四方。

    杀手们感觉到这股寒意,心里大惊。

    是杀气!

    “诛神剑式——诛灭!”

    剑花在黑夜中炫丽绽放,寒光飞溅肆意,冰冷的剑气横扫而过!

    “轰——”

    房间里的一切,瞬间成了粉碎,没有一处完好!

    鬼魅身影穿梭而过,眨眼走到他们面前,只见吾邪舞动,蓝色剑气中,鲜血飞溅。

    到这一刻,所有杀手才知道,他们招惹上的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个人,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来杀他,那就相当于是送死!

    首领在惊慌中镇定下来,寒光在周围闪烁,他能感觉到,每当寒光落下,他身边就会倒下一个人,他的同伴!

    他是杀手,见过死亡,也亲手创造了死亡。

    他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惊慌恐惧。

    但是现在,他清楚感觉到,那种死亡的恐惧袭来,让他害怕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个人好像就是故意的,故意不懂他,故意不杀他,故意让他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

    他还是人吗?

    就跟死神一样,所到之处,皆无活口!

    他亲眼看见过这个人杀人,三十几个杀手,全部倒下,一招秒杀!

    当时只是震撼,并没有多想,可知道现在,他才知道,当时三十几个杀手,面临的是怎么样的可怕和恐惧。

    这种感觉,让人恨不得立刻就死去,不愿意再多活。

    “这最后一个,轮到你了。”离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杀手首领面前,剑尖指着他的胸口。

    杀手首领感觉到杀气逼来,猛然回神,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同伴已经全部倒下!

    怎么可能!

    “怎么以为不可能吗?小爷做杀手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想杀小爷,小爷当然只能留下你们的命!”说着,离夜的手臂稍稍用力。

    利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响起,甚至鲜血喷洒落地的声音,也是无比清晰响起在耳边。

    杀手首领面带惊恐,无法置信地看着离夜。

    他,他竟和自己的同伴一样,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怎么会这样,不该是这样的!

    他们都是最厉害的杀手,死在他们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就算是遇到灵皇,他都能够全身而退。

    在中临都,他们可以说无所畏惧,可这样,怎么还有人能够这么轻易杀他们!

    “把这里打扫干净,给我换一个房间。”离夜拔出吾邪,没有多看一眼倒下的人,直接走出房间。

    紧接着外面响起脚步声,将十具尸体全部拖了出去,把房间清理干净。

    黑夜中,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了,宣风楼的人运着尸体,匆匆扔到平常处理尸体的地方。

    把这一切处理完,他们匆匆赶回去,没有人发现,在他们走了以后,血魄之中,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站了起来。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说话的人重重一哼,捂着胸前伤口,踉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