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强盗也好,土匪也罢
    &lt;=""&gt;&lt;/&gt;    黑暗中,银船以极快的速度穿梭,船舱内,只有离夜他们三个,并没有其他乘坐的人。

    偌大的大厅内,离夜慵懒坐在大椅上,靠着椅背。

    银船窗户是打开的,旁边偶尔闪过几道银光,银光大小不一。

    “银翳,我听说到了灵尊级别,不需要银船也能在空间传送行走?”离夜看着外面,若有所思道。

    目前也只是听说,她还没有试过。

    “是这样。”银翳点头应道,那速度也会比银船快很多。

    北宫奇微笑坐在离夜身边,不急不缓说道:“夜儿,你有那么着急赶回中临都吗?”

    从她得知四个月后羽化之穴会出世,就显得很着急。

    “这种事急也急不来,我只是问问。”离夜嘿嘿笑道,她不会让奇叔一个人坐着银船回去的,太危险了。

    连浮云殿都有可能是第五家族的势力,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北宫奇皱起眉头,夜儿没有说,不代表他不知道。

    离夜看向北宫奇,露出一抹微笑,“也没什么事,就是当年在拿王者菩提的时候,遇到了菩提树,它让我帮它炼制一种丹药,还有两种药材没找到。”

    只有四个月的时间,清羽和齐暮都知道这件事,应该会加紧找的。

    “菩提树。”北宫奇有些惊愕,三年前王者菩提出世,他也听说了一点。

    听说当时只有夜儿拿到了王者菩提,至于用什么方法,怎么拿到的,遇到了什么,谁也不知道,没想到她竟然遇到了菩提树。

    夜儿怎么会答应菩提树的条件,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离夜像是知道北宫奇想要问什么,叹息一声才说道:“我想要菩提心。”

    当时只是想要,也怕奇叔有什么事,想着如果能有菩提心,要炼制还灵丹也多了一种药材,现在是不得不要。

    要是按照先祖说的,父亲当年突然消失,也许已经出了事,她就必须要炼制出还灵丹。

    如果还有灵体,有还灵丹,父亲就能复活,若是……

    “嗯。”北宫奇应了一声,闭上双眼&lt;="r"&gt;。

    夜儿提醒了他一件,这辈子都不愿,也不敢想的事。

    大哥,大哥当年受了重伤,谁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银翳看了看离夜,又看了看北宫奇,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砰~”

    轻微碰撞的声音传来,行驶的银船停了下来,空气中袭来陌生的气息。

    “船上还有其他人。”

    “当然会有,空间传送是大家公用的。”

    “许柳大人,我们使用的是炼药师的专用通道,船上会不会是其他炼药师大人?”

    “邵传公子,虽说通道是炼药师专用,但银船并不是炼药师专用。”

    “这样,不如我们去见见船上的人吧,反正未来几天,大家都在一条船上。”

    “也好。”

    细微交谈的声音传来,银船再次开始行使。

    大厅内,银翳听到这话,站起身。

    “公子要是不想见,属下去拦下他们。”反正也没什么好见的,未来几天就算在一条船上,也不过只是陌生人。

    他们想来见,不过只是想看看,船上的人,是不是炼药师。

    就算里面有个炼药师,曾经见过王妃,王妃上船以后,就摘下了徽章,脱掉了炼药师外袍,样子也有变化,除非说出名字,不然能认出她的没有几个。

    “陌生人而已。”他们先想看就让他们看,不理就是了。

    “是。”银翳应道,然后坐回原位。

    刚刚走上银船的几个人,也在这时走进了大厅,当他们看到离夜他们三个时,其中四个眼中闪过失望,而那个炼药师却得意的笑了。

    “邵传公子,看来这几位并不是炼药师。”许柳笑道,心里不屑到了极点。

    这几个笨蛋,还真以为炼药师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有了他这个皇品炼药师在,还想着请其它的炼药师!

    若不是他们邵家堡勉强算二流势力,他才不会留下。

    “是是是。”四人扯出僵硬的笑容,频频点头。

    他们只是想多认识一点炼药师,这个许柳老是阻止他们,结交其他炼药师,又不会影响他在邵家堡的地位,有什么可担心的。

    “夜儿,我先去休息了。”北宫奇站起身,双手叠在面前,面带招牌笑容。

    “好。”离夜点头应道。

    北宫奇走向大厅门口,路过那几个人的时候,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邵家堡的人看了一眼北宫奇,他们就知道他的实力,高级灵皇,这个人不好招惹,并没有说什么&lt;="r"&gt;。

    许柳那个炼药师,脸上却不太好,堂堂皇品炼药师被人无视,换做任何一个炼药师,脸色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长袖一甩,许柳走进大厅,就看到慵懒靠在大椅上的离夜,他怔了怔。

    这个人,好眼熟……

    邵家堡的四个人,看到不悦的许柳,相视一看,脸上都露出无奈的表情,在心里叹了口气。

    对方是炼药师,还是皇品,他们邵家堡只能勉强算得上是二流势力,能请到一个炼药师已经不容易了,不能得罪!

    无奈下,四人又只能跟上去,站在许柳身边。

    “两位阁下,在下邵家堡的五公子邵传。”邵传朝着离夜微微颔首,目光打探着她。

    这个人,看不透。

    离夜看了一眼那个叫邵传的,就收回了目光,也没有应答。

    几个陌生人,没必要认识。

    邵家堡几个人见离夜一点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同时皱起了眉头,面带不满。

    他们邵家堡好歹是二流势力,在临天大陆还是有点身份的,这个人竟然连看都没多看他们一眼,跟他打招呼也不理。

    好狂妄的小子!

    许柳慢慢走过去,眯起双眼,双手紧握成拳。

    像,太像了,那张脸他永远不会忘记,尽管眼前的这张有点不同,那也只是有点。

    “北宫离夜。”那个嚣张的小子!

    许柳心里燃烧起怒火,眼中怒意飞快闪过,脸上却没有变现出来。

    四个字在大厅里响起,传入离夜和银翳耳中。

    认出来了!

    银翳有些惊诧,他以为会认不出来,没想到认出来了。

    看对方的这个样子,来着不善,难道是王妃以前遇到的人?

    离夜挑挑眉头,看着走到面前的许柳,也没错过他眼里,飞速闪过的怒意。

    她的样子有点变化,还有人能一眼认出她,这个人她还没有印象。

    看他的样子,对自己还有极大的愤怒。

    “是我,可我不认识你。”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好像是有点眼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来着。

    她真记不起来了,每天见那么多人,总不可能谁都见过。

    “你在药城抢走了我的灵源藤,还敢说不认识我!”许柳气得全身都在抖动,他敢说不认识。

    先是抢了他的龙骨芝,后面又抢了他的储物袋,储物袋里放着灵源藤&lt;="l"&gt;!

    如今他北宫离夜竟然说,不认识他!

    药城?灵源藤?

    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离夜重新看向站在面前的许柳,嘴角勾起弧线。

    “记起来了,那又怎么样?”离夜双手交叉在胸前,慵懒靠着椅背,皮笑肉不笑问道。

    最近事情还真是多,几个月前的是就不记得了,不过他提起灵源藤自己还是能想起来的,毕竟那东西不差。

    “你!”他问那又怎么样!

    “你把东西还给我!灵源藤是我的!”他历尽艰辛,就找到那么一点灵源藤,怎么能白白便宜了别人。

    他的?

    离夜讥讽轻笑,站起身,双手放在身体两侧。

    “你见过谁抢了东西,会还给失主的?不是你先说,我抢了你的龙骨芝,还要以比试的方法夺回去。

    比试你输了,你说我抢,小爷当然得落实罪名,小爷说过,你可以再去告一次。”离夜漫不经心说道。

    他现在想用抢的,就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你强盗!”许柳厉声指责,他,他是不会放过北宫离夜的。

    “许柳大人,说话可要小心点,强盗也好,土匪也罢,小爷可是会当真的,到时候少了东西,别又去炼药师公会丢人。”睨视了一眼许柳,离夜迈步走出大厅。

    他要是敢做点什么,她就敢抢他第二回,不信的话,大可以试试。

    许柳站在原地,浑身抖动,一张脸涨得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嚣张!太嚣张了!

    他北宫离夜敢这么嚣张,不就是仗着有炼药师公会给他撑腰,天才炼药师,那又怎么样!

    邵家堡的四个人,听到他们的谈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走到许柳身边。

    “许柳大人,您说他叫北宫离夜?”其中一人小心翼翼问道,北宫离夜啊,那个天才炼药师,貌似他如今已经是尊品了!

    没想到,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尊品炼药师!

    “炼药师大会那个北宫离夜?”另一个再次开口。

    “蠢,这世上除了北宫离夜,还有谁会有这么奇怪的姓。”那人身边的人白了他一眼。

    他们的话,让许柳更加气愤了,全身抖动,在怒火爆发前,扬袖而去。

    每一个人都是一样,只要听到北宫离夜这四个字,就会想到这一次的炼药师大会,然后知道他的身份。

    知道了他的身份以后,就该各种巴结讨好。

    尊品炼药师,谁敢相信,这么年轻的年轻人竟是尊品炼药师&lt;="l"&gt;。

    不管别人怎么尊敬北宫离夜,在他眼里,北宫离夜就是个强盗,抢了他的灵源藤,他必须要让北宫离夜付出代价,夺回灵源藤。

    邵家堡的人见许柳离开,没有再跟上去,转而看向银翳。

    这是和离夜公子一起来的人,他……

    “奉劝几位一句,不要打公子的主意,否则你们会死无葬身之地。”银翳冷声说道,然后起身离开。

    炼药师受人尊敬,也被各方势力窥视,所以炼药师会让高手在身边保护。

    王妃的实力,不用人保护,他们别以为这样就能打王妃的主意,那样,他们会死的更惨。

    邵家堡四人看着银翳离开,撇了撇嘴,走出大厅。

    得罪尊品炼药师,他们当然不会这么做,得罪一个炼药师的后果,他们知道有多严重。

    走出大厅,离夜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到榻上,打开造化诀。

    这几天时间下来,闲着也是闲着,可以看看造化诀和丹神诀。

    从晋升灵尊以后,她就没好好看过造化诀新打开的灵诀功法,还有丹神诀也是。

    找找看,说不定能从造化诀里,找到适合自己修炼的灵诀功法,要知道,这越后面的灵诀功法,威力就越大。

    “离夜,那个人你不防一下吗?他也是炼药师,看他的样子,也不会善罢甘休。”红莲飞出离夜身体,在她面前漂浮着。

    那个人类,被抢了一次就算了,这次居然还送上门,还叫离夜强盗,他是不是傻!

    “不会善罢甘休就不会吧,跟我有什么关系。”离夜翻开造化诀,看着从脑海中闪过的灵诀功法,漫不经心说道。

    果然到了灵尊就不同了,居然少了这么多,比起灵皇时打开的,少了大半。

    “人家毕竟是炼药师,也有一定号召力来着。”红莲苦口婆心道,离夜就一点都不担心。

    黑线从额上滑下,离夜睁开眼睛看着红莲。

    “首先,你忘了,我也是炼药师,其次,他要做什么就让他做,上次只是抢了他,这次我不介意要他的命!”离夜眼中闪过杀意,眸光冷冽。

    红莲一下子怔住了,僵在半空中,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对噢,离夜你也是炼药师,还比那货高一个品级,就算他能号召到灵师,你把徽章一戴,那些人怎么还敢对你出手,就算敢,你也能召集高手。”说完,红莲大笑起来。

    还有,离夜就是个变态,对她动手的,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离夜白了一眼红莲,继续说道:“你要是这几天觉得无聊,可以去听听看,那个叫许柳的炼药师,是不是改道了,跟着我去中临都。”

    红莲不在这,她也能安静的看一下灵诀,到了中临都就又没时间了。

    “好的,我这就去,要是看到他有什么异常举动,我就一把火烧了他&lt;="l"&gt;。”红莲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飞了出去。

    离夜看着走远的红光,张了张嘴,摸了摸鼻子。

    其实她是想说,它走过的地方小心一点,它是异火,出现的话只要实力稍微强一点的人就会感觉到,可红莲不等她说,就冲出去了。

    算了,反正银船上也就这么几个人,银翳和奇叔不会动手,至于其他的,不会是红莲的对手。

    离夜再次闭上眼睛,继续翻着造化诀。

    红莲飞出房间,直奔许柳的房间而去,所到之处,温度骤然升高。

    在它冲出离夜房间的那一瞬间,刚回到房间的银翳就感觉到了,他匆忙走到门口,灼热已然散去,这才没有冲出去。

    “从王妃房间里冲出来的,应该就不是冲着王妃去的。”银翳点点头,坐回到凳子上。

    北宫奇就在银翳隔壁,自然也是感觉到了的。

    他笑着看向门口,叹息道:“不知道夜儿又要干嘛,不过刚刚走上来的几个人,最好还是别招惹她的好,否则会有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

    北宫奇和银翳冷静下来,邵家堡那几个人感觉到异样,直接冲进邵传的房间。

    “公子,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有异样的温度出现,速度极快几乎抓不到,可以肯定的是,肯定发生了什么。

    邵传摇摇头,紧张看着外面,“你们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不要打扰到两位炼药师大人。”

    特别是北宫离夜!

    “是。”三人应道,转身走出房间。

    他们走了以后,邵传又在自己房间里查找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松口气。

    没事就好!

    可惜,他没看到,在他的房梁上,刚好有一道红光闪过。

    红莲心有余悸冲出邵传的房间,才想起来,自己有多引人注目。

    “难怪离夜不拦着我。”红莲无力叹息,明明知道它走出来,很快就会被人发现,根本查不到什么。

    想了想,红莲原路往回走,它觉得还是离夜身边比较安全!

    而此时许柳在自己房间传来细小的声音,红莲猛地停下。

    “北宫离夜,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红莲狠狠一啐,鄙夷道:“就凭你。”

    红光闪过,红莲飞速回到离夜房间,见她闭着眼睛,它也没说话,便回到离夜身体。

    ------题外话------

    不说了,一个小时几百字,卡成狗,哭死&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