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银翳,你好自为之!
    高峰陡立,郁郁葱葱,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走在山涧栈道,而他们身旁高山美景,全成了他们的陪衬。

    “王妃,我们为什么要提前走,不和主子他们一起?”银翳一脸纠结走在离夜身后,他后背已经在发冷,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尊主啊,绝对不是我心甘情愿来的,你可要明鉴!

    “你可以回去,我没意见。”离夜撇了撇嘴,她特意提前两天走,哪里有回去的道理。

    她本来是偷偷出来的,谁知道邪尊大人,居然特地让银翳跟着她,在她踏出天穹峰势力范围的那一刻,银翳就出现了。

    她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邪尊大人居然又在她前面一步安排了银翳。

    “可是为什么您要提前走?”银翳欲哭无泪,这个问题他问过好多次了,可王妃一直没说。

    王妃,你就告诉我吧,我回去也好有交代,墨东炎他们六个已经进了那个地方,他不想进去第二次!

    离夜回头睨视了一眼银翳,看到他那快哭了的模样,无语到了极点。

    “你不觉得你家尊主把我的身份说破以后,路上肯定会遇到很多麻烦吗?”那是相当麻烦!

    虽说前几天天穹峰一战,很多人都知道,她不是好惹的,更不是邪尊大人的弱点,可肯定会与不知死活的人送上门,跟清羽一起走,麻烦也会跟着送上门。

    还有就是,和菩提树的三年之约快到了,可她还有两种药材没有找到,而且还是超级难找到的那种。

    妈的!

    当时菩提树告诉她的时候,药材没几样,她还纳闷帝品丹药怎么才那么一点药材,结果到现在,随着实力提升,药材也在增多。

    菩提树告诉她的,完全只是很难找到的几种药材,其它的零零散散加起来有上百种!

    它怎么不去抢!

    她就只是想要一个菩提心而已,有这么难吗?

    天穹峰和齐暮都在帮她找,可她也想自己碰碰运气,顺便找找另外两块寻神池的地图,帝品的还灵丹也还差药材,这么想想,她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可尊主会成为他们的麻烦。”银翳叹息道,谁敢找王妃的麻烦,这是绝对的!

    离夜嘴角眼角微微一抽,额上布满黑线。

    银翳说的一点都没错,那些找来的麻烦,邪尊大人会成为他们的麻烦。

    她脚步停下,转身看着银翳,认真严肃说道:“天穹峰虽然稳定,但这次对上的是第五家族,尽管小爷也不想承认第五家族很强,但毕竟人家的确是强,所以你不觉得你家尊主最近会很忙吗?”

    清羽这个时候还跟着她去玄机城,天穹峰又在中域,有什么事他又不能及时赶回去。

    第五家族是不会罢休的,就算第五水芙回第五家族,实现她说的,不会让第五家族的人再动自己,可天穹峰呢?

    最近天穹峰会麻烦不断,清羽不能离开!

    银翳眼中闪过光亮,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

    他知道王妃说的,第五家族会报复,也曾提议过,让尊主留在天穹峰,但尊主不放心王妃,担心第五家族会对王妃出手,一定要亲自送她到玄机城。

    “现在你还让我回去吗?”离夜摊开双手反问,一脸认真严肃,挑不出半点心虚的痕迹。

    她是这么说啦,提前走邪尊大人还是有可能追上来的,可她是真想低调一点回玄机城,这么低调,她当然是有目的的。

    有邪尊大人在,真的真的不可能低调!

    “属下明白。”银翳恭敬应道,心里的担忧瞬间消失全无,心里却泛起了疑惑。

    为什么他还是感觉哪里不对?

    银发飘逸,随着灰袍在风中飞舞,北宫奇从对面大步走来,看到这一幕,不禁笑道:“银翳,有我在,你也可以回去的。”

    就他们两个,低调走回玄机城,就挺好的,夜儿现在应该没几个人能认出她来。

    虽然还是穿着男装,不过已经恢复原本的模样,不再是丹药改变的样子,这样的她可能更引人注目,但想要认出她,除非是很熟的人

    就像夜儿说的,第五家族的人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不管她怎么变化模样,他们都能找到她。

    如此,还不如用自己的样子,至少临天大陆的人,一时间认不出她就是北宫离夜。

    银翳额角划下一滴冷汗,坚定说道:“王妃,您还是让属下跟着您吧。”

    现在回去,主子一定让他去刑殿领罚的!

    “叫公子!”她现在还是男装,叫什么王妃。

    “是。”银翳瞬间松了口气。

    “奇叔,师父他老人家说过段时间才回风启大陆,那他走这么着急回玄机城干嘛?”离夜不解问道,不过有师父在,也的确是低调不了。

    走进中临都,谁都能认出师父来,那影响力绝不会比风启大陆的时候小。

    “可能是回去交代事情,等你回玄机城,他也许就要回去了。”北宫奇微笑说道,萧水寒也没说原因,谁知道为什么。

    离夜皱了皱眉头,继续前走去,北宫奇走在她身旁,银翳跟在他们身后,三人不急不缓走过那长长的栈道。

    “银翳,离宫的人走之前,是不是找过我?”走出不到十米,离夜再次开口。

    她记得离宫的人是来找过她,当时邪尊大人不肯放人。

    “是,他们想问王……公子,八个月后的百年盛会,离宫该怎么办。”银翳没有隐瞒,把离宫那些人离开之前的话,转达给离夜。

    的确是,八个月后就是盛会,但离宫宫主北雪儿,到现在还不知所踪。

    “八个月后的百年盛会?”就是小八跟她说的那个?

    “百年盛会是一百年才会举行一次的盛会,到时候不止是中域,临天大陆的大势力,都会来参加。

    北漠冰原,南境,西凉之地,东海之滨,无际黑海的所有势力,不论大小,都会参加,这是唯一百年才有的机会。

    一流的势力能否保持现在的地位,二流的势力能否挤进一流势力,还有三流势力的争夺,都会在八个月后进行,盛会大概会持续一个月。”银翳详细说着。

    王妃肯定也会参加,现在知道,总比后面大会开始才知道的好。

    “一流势力,就是中域的一峰一会二殿三宗?”离夜若有所思问道。

    不止吧,这只是中域的势力而已,不过一个中域就占了七个大势力,的确是临天大陆最精彩的地方。

    “不是的,北漠冰原,南境,西凉之地,东海之滨,无际黑海虽然大势力不如中域,但它们也各自有一股一流势力。

    北漠冰原公子去过应该知道,就是蛇人部落,而冰原的冰蛟一族只是二流势力。

    至于南境,那就是海家,海家的主家中域,他们的势力却是遍布南境,公子当年路过南境之时,应该听说过。

    西凉之地有两股,公子应该都认识,一个是方家,海家那个炼药师方白,就是这股势力的人,还有就是,血盟!”银翳迟疑看向离夜。

    血盟?

    “它和血宗有关系?”离夜眉头轻挑,不会这么巧吧,要知道,她现在玄机城占着的地方,就是当年血宗的!

    海家,她是在南境听说过海家,当时她以为海家只是有钱,没想到居然是临天大陆的一流势力之一。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来这次的计划,海家会是个大麻烦。

    银翳轻咳一声继续道:“血宗是被血盟踢出去的分支,可是血盟的人非常爱面子,虽然血宗被他们踢出去,但血宗被灭,他们找不到凶兽,但会觉得脸上无光,会把气撒到玄机城身上。”

    呃,血宗是尊主灭的,血盟当然查不出来。

    “这样?所以他这次不会放过机会喽?”离夜狠狠一啐,没想到当初清羽随随便便灭的势力,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后台。

    “是的。”银翳应道。

    “先不管这个,你继续说。”红唇上扬,露出一抹轻笑。

    后台就后台吧,反正已经把血宗灭了,玄机城也建好了,可他们想要拿玄机城撒气,她可不管她什么一流势力二流势力!

    倒是方白,这家伙对自己的身份闭口不言,要不是银翳说,她可能盛会开始都不知道。

    不过他既然是方家的人,方家还是大势力,怎么就成了海家的炼药师?

    “东海之滨和无际黑海,分别是玄门和黑暗之殿,这两个地方离中域比较远,公子没有接触过。

    玄门这一门姓欧,至于黑暗之殿,它们有一头暗之天龙马,是上古之兽,和上古白泽,是天敌。”话落,银翳额角划下一滴汗珠。

    暗之天龙马。

    离夜轻嚼着这五个字,紧接着,沉睡已久的契约空间,传来一丝剧烈波动。

    啧,这小白还在沉睡,听到暗之天龙马的名字,都有这么大反应,果然是天敌,这要是碰到,该是怎样的惊天地泣鬼神。

    等等!

    “你说玄门欧家!”离夜猛地一怔,停下脚步。

    玄门,欧?

    “是啊,王妃应该没接触过,他们很少有人会到中域来,平时也不爱掺和临天大陆的事,除非有大事他们才会出现。”银翳看着离夜停下的脚步,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王妃,难道接触过玄门欧家的人?

    “夜儿,你……”北宫奇都看不下去了,夜儿这样子,明显就是再说,她真的接触过!

    “银翳,那什么,欧家有没有一个叫欧阳的?”离夜转身看向银翳,神情恢复正常。

    银翳点了点头,汗颜道:“他是欧家少主。”

    感情王妃真的认识!

    “夜儿,你难道和这个欧阳发生过冲突?”北宫奇轻咳一声问道,这些年,夜儿到底遇到了多少人?

    离夜摇摇头,回过身继续往前走,“没有,只是见过两次。”

    然后把他揍了两顿,嗯,只是这样而已。

    “只有这些吗?”离夜适当的转移话题,她和欧阳那也不算冲突,再说了,她揍欧阳的时候,他不也没说什么。

    遇到了就遇到了,大不了再揍一次!

    “除了这些势力,还有可以和一流势力并驾齐驱的两个大家族,平常这两个家族和隐世家族差不多,不会在大陆活动。

    他们分别是墨家和寒家,外人对他们所知道的不多,一流势力大概就是这些。”这两个家族,他们也还在查。

    离夜眉头紧皱,在心里又是一啐,暗暗叹息。

    这些一流势力,随便点点脚能把临天大陆震上一震的势力,居然有十几个,这暗潮的确是够汹涌的。

    “二流势力有多少?”离夜继续问道,半年,半年以后。

    “上百。”银翳说的非常简洁,二流势力一个个说出来,那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三流呢?”她现在怀疑,目前的玄机城,连三流势力都算不上。

    “没有一千也有*百,公子,玄机城的确算不上三流势力。”银翳硬着头皮说道,玄机城在中临都是有地位,南境也有点名气,但其它地方……

    离夜翻了翻白眼,看吧,她就知道是这样。

    “如果整个中临都的势力,能算到哪一流?”别告诉她,整个中临都加起来才三流势力!

    北宫奇无声看了一眼银翳,仿佛在说:你好好说话。

    银翳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道:“以中临都的地界,应该是属于二流三流之间。

    但是,中临都是出了名的凶残,残暴,乱,里面隐藏的高手也有很多,所以,如果整个中临都拧成一股势力,掌控人掌控的好的话,勉强算得上二流势力。”

    二流。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红唇上扬,勉强算得上二流势力,还算可以,好歹也算得上二流了。

    一流二流三流这些势力,加起来有一千多个,还有哪些算不上流的,还不知道多少。

    这么多势力,难怪得一个月才能打完,她觉得一个月打完,就算快的了。

    离夜满意点点头,没有再说下去,这就够了。

    “不过八个月以后的百年盛会,他们这么早问我干嘛?”离夜突然想起银翳刚才替离宫转达的话。

    八个月以后,娘怎么样也回来了吧,有她在,不就可以带他们去参加百年盛会了。

    银翳张了张嘴看向北宫奇,还是他老人家说吧,这件事反正很多人都知道,尊主和王妃刚回来,天穹峰又发生那种事,所以他们还不知道。

    “夜儿,北漠冰原突然出现异象,相传四个月后,在北漠冰原会出现传说中的羽化之穴,但这次的百年盛会是在无际黑海。”北宫奇眼中闪烁出光亮。

    羽化之穴!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谁也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四个月,羽化之穴。

    离夜眼皮一跳,她记得菩提树当年说过,三年后去羽化之穴找它。

    她当时还纳闷,自己是去过一次羽化之穴,那也只是误打误撞,这第二次总不能说去就去,羽化之穴又不是她家。

    原来菩提树早就知道,羽化之穴,三年后会出现在临天大陆,所以才会让她三年后去羽化之穴找它。

    靠!

    它算的到好,三年的时间,让她找齐药材,还炼制丹药!

    那些药材,它知不知道多难找齐!

    好,四个月是吧,那就四个月以后见,不坑它一笔,她就不是北宫离夜!

    “看来,四个月以后会很热闹,距离百年盛会还有时间,足够了。”离夜喃喃轻语,慢步往前走去。

    百年盛会还好,就是这四个月的时间有点赶,原本还想慢慢走回玄机城,现在怕是不行了,还差两种药材,她现在才只是尊品炼药师,只有四个月了。

    在羽化之穴出现以前,她要去一趟药界!把里面牵引着她的东西找出来!

    四个月,帝品炼药师!

    “这样的话,我们赶紧回中临都吧,奇叔,你刚刚不是去找空间传送,找到了吗?”离夜看了看周围,这种地方,会有空间传送?

    北宫奇点头应道,“在百里外有座个地方叫掩日城,那是无情宗的势力,会有空间传送,大概要半个月才能到中临都。”

    “那就走吧。”半个月,太久了,得想想办法。

    说着,离夜加快速度,往前走去。

    “公子,到了掩日城我还是传个消息回去给尊主吧。”银翳还是有点不放心。

    尊主不会对王妃怎样,可对他不会手下留情啊喂!

    “传吧传吧。”离夜走在前面摆了摆手,最近临天大陆会发生这么多事,邪尊大人肯定忙不过来。

    她最近也会很忙,想着怎么让玄机城,成为这勉强算得上的二流势力,还是需要时间的。

    “是!”银翳差点热泪盈眶,王妃终于答应了!

    他这要是不传消息回去,等他回去那天,等着他的就是处罚!

    一行三人飞身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栈道之上,凌空从空中飞去。

    天穹峰顶,白衣男人傲立其上,遥望着远处,在他身后站着一抹黑色身影。

    四周寂静的可怕,连心跳声都能听出听见。

    “主子,银翳是跟着王妃离开的,但目前还没有传来消息,不知道王妃走到哪里了。”步梵额角滑下一滴冷汗,全身泛起鸡皮疙瘩。

    修长白皙的手指,一下有一下无轻触着栏杆,那完美无瑕的侧颜,美的令人窒息。

    “夜儿走的这么快,应该是想本尊留在天穹峰处理事情,步梵,最近临天大陆有什么事,需要需要本尊亲自处理?”漫不经心的语气透着慵懒,邪魅迷离。

    步梵只觉得整颗心狠狠一颤,没有犹豫说道,“其余倒是没什么,但是在主子外出的这段日子里,北漠冰原有天地异象发生。”

    他记得,前段时间主子才从北漠冰原回来,现在又要去了。

    “北漠冰原。”又发生什么事了?

    “经过查探,大概在四个月以后,羽化之穴会出现在北漠冰原,这件事已经确定了真实性。

    临天大陆各方势力,都在准备百年盛会的事,听说了羽化之地会现身北漠冰原,他们在同时派出亲传弟子,或者是嫡系,直系前往北漠冰原。”四个月,快了。

    “三年,没想到这快三年就过去了。”纳兰清羽冷冷一笑,眼中尽是冷漠。

    就如同菩提树当年所说,三年后,羽化之穴会出现。

    步梵皱了皱眉头,没听懂纳兰清羽的话,却也没敢询问。

    “加紧寻找药材,在羽化之穴出现以前,必须找到!”上次他没见过菩提树,这次倒是要见见。

    看看是颗什么样的树,这么大胆子,把主意打到他家夜儿的身上。

    “属下遵命。”步梵迈步离去,然而刚走才刚出几步,耳边再次传来声音。

    纳兰清羽双手负在身后,看向远处,“银翳回来后,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立刻送他去刑殿。”

    步梵全身一颤,拼尽全力才保持住语气,“是。”

    “去吧。”

    这两个字如同特赦,步梵飞身离开,心里暗暗叹息。

    银翳,你好自为之!

    ------题外话------

    邪尊大人这绝对是迁怒啊迁怒,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