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让他们五个幸灾乐祸
    &lt;=""&gt;&lt;/&gt;    “水芙,你越来越放肆了!”

    满是古香气息的房间里,传出一声暴喝,紧接着传出瓷器甩在地上,摔碎的声音。

    暴怒之声传出很远,让人不看靠近,纷纷绕道而行。

    “我身为第五家族的长老,杀几个族人怎么了?你能瞒着我那么多事,还不准我杀人,别忘了,是你让我变成今天这样的,看到我六亲不认,你不是应该很高兴吗?”没有情绪的声音带着冷傲孤僻,拒人千里。

    要不是她察觉到有些不对,出去查探,他们是不是还要瞒着她!直到杀了夜儿为止!

    “那木兮呢?”她能为那个孩子斩杀族人,就连木兮都不放过!

    第五水芙冷冷一呵,不在意道:“他不想死,牵累族人,这本就已经该死了,这不是你亲口告诉我的吗?”

    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他教会她的!

    “好好好,没想到那个孩子在你心里有这么重的地位,那就更留不得了!”当年以为已经斩断的根,不但没有斩断,现在反而长成了参天大树&lt;="l"&gt;!

    留不得!

    第五水芙迈进一步,眸光认真而又孤寒,“我会回来见你,就是要告诉你,从今天开始,第五家族的人,第五家族的势力,敢动小夜儿一分,第五木兮就是他们的下场!”

    “你敢威胁我?”为了那个孩子!

    “你知道我可以做到,还是你以为这仅仅只是威胁?”第五水芙冷笑反问。

    “你敢!”

    “连噬魂诀我都修炼了,还有什么是我不敢的!”

    房间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寂静的了无生息,方圆十里别说风吹的声音,就连呼吸声都没有。

    其他人尽管听不到这一场争执,但从第五水芙回来,带回来那些人,他们就知道,一定会有一场大战爆发,为了自己的小命,现在能躲则躲。

    “砰!”

    重物撞击坠落的声音轰然响起,十里外战战兢兢的人,听到这一声巨响,立即僵住了动作,全身紧绷。

    “滚!从今天开始,不准再踏出家族一步!”

    暴喝之声响彻天地,连空气都不禁颤抖。

    第五水芙被重重甩出房间,摔落在地,她慢慢起身,嘴角溢出鲜血,却只是哼了一声,便站了起来,将嘴角的血擦干净,欣然离去。

    至少,他不会再像这次一样,大动干戈派人去杀小夜儿,但是……不代表小夜儿没有危险。

    火红身影大步走过,看不到尽头的走廊,九曲十八弯,复杂无比。

    一抹清新气息窜入鼻间,周围空气变得柔和,第五水芙不禁停下脚步,而她身体的伤,在一点点愈合恢复。

    “你的炼药术是越来越厉害了。”自己不吃丹药,她就想出这种办法么?

    轻盈身影缓缓落下,站在第五水芙身后,温柔注视,眸光中满满的都是担忧和心疼。

    “芙儿,你既然离开这里,又何必回来,又何必去招惹他。”温柔的声音,如春风一般,在心轻拂而过。

    “你不也是刚回来,难道没听说天穹峰的事?你难道不好奇,为什么他会派那么多人去天穹峰,为什么他不惜和纳兰清羽交手?为什么我杀了那么多族人,他连半句话都没说?”回来,她也不想回来。

    为什么?

    她身后的人蹙了蹙眉头,然后摇头说道,“不知道。”

    要是知道,就不回来了。

    “都是因为一个人,这个人……”第五水芙顿了顿,微微侧脸,眼角余光看着身后那一抹水蓝色的衣角,“她叫北宫离夜。”

    话落,第五水芙大步往前走去,身侧的手掌紧握成拳。

    北宫离夜!离夜!

    “芙儿……”离夜,北宫离夜&lt;="l"&gt;!

    身后传来轻唤,第五水芙慢慢停下来,却没有回头,“姐,去看看吧,看看我们一直想要捧在手掌心的孩子,她真的长大了,一点都没辜负当年大哥大嫂在她出生时,对她的期盼,很像大哥,嚣张到没天理,锋芒万丈,很像大嫂,护短到令人发指,高傲自信。”

    红唇溢出微微轻笑,第五水芙再次往前走去,直到消失在走廊拐弯,也没有再停下。

    留在原地的身影深深看了一眼走远的人,飞身离去,她看似平静如常,但那匆忙离开的脚步,就会知道她有多急切。

    天穹之巅,修长纤细的身影傲立其上,如瀑青丝随着,天蓝色长袖衣裙在风中飞舞,仿佛随时会乘风而去。

    她站在那里,自成一世界,万物都无法靠近,四周寂静无声。

    “该回去了。”低哑迷人的声音,充满磁性,语气柔情而又迷人,让人沉迷。

    高大身影缓步到她身旁,白衣似雪,帝姿貌端华,眉目如画,气质谪仙,如神人临世,多看一眼唯恐亵渎。

    “都处理好了吗?”中域那几方势力的人早就离开了。

    “清楚了,第五水芙杀的只是第五家族的人,至于浮云殿的活着的,都完好无损,现在都已经回去了。”他们跑的倒是快。

    红唇上扬,勾起一抹讥笑,“走就走吧,看他们还能蹦跶多长时间。”

    浮云殿没了云天,第五家族很快会派其他人来接手,云帆是炼药师,虽然有号召力,但是实力不能服众。

    容菲菲是有天赋,实力还不够,至于身份,也不知道从哪天以后,入室弟子成了第五家族的义女。

    “在想第五家族?”当然,肯定不是在缅怀。

    “在想第五水芙说的,她那个二哥连儿子都可以放弃,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只是想看看,是怎样一群冷血无情的人,可以做到怎样地步,然后……

    说不定,还能看一场好戏。

    至亲残杀,不就是一场无与伦比的好戏。

    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然后抬眸看向空中,薄唇轻启。

    “以前一个不到八岁,但已经拥有灵皇实力,嗜血狂暴到处杀人的孩子,他最大的兴趣就是杀人,将人折磨致死,会让他兴奋到一天一夜可以不睡觉。

    在他三岁的时候,不,应该是刚出生就杀死了自己的父母,所有人看到他,他们都在疯狂逃走,他们逃,他就追,然后杀了他们。

    不管到哪里,每一个人都逃开他,想要杀他,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慢慢厌恶,也能控制住那嗜血的杀伐,可逃走的人却更多。”低哑的声音,语气依旧清风淡雨,没有丝毫变化。

    离夜微微一怔,然后才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加深,她伸手圈住他的腰身,靠在他胸前。

    “你放心,我没那么多愁善感,也不会去想那些,没有必要,我只知道把他们加注在我父母,还有我身上的一切,还给他们&lt;="l"&gt;!”她不会逃,一定不会逃。

    不过邪尊大人以为她在多愁善感,为了让她宽心,把这些告诉她,那就当她多愁善感好了,反正不亏。

    纳兰清羽无奈轻笑,环住离夜,将她抱在怀里,“夜儿对为夫以前这么好奇,该早点问。”

    离夜极为无语抬头白了一眼他,这还用问么?自己一直表现的很明显!

    明明是他自己当做没看到,什么都不肯说,连实力都瞒的死死的,还让她怎么问?

    离夜站直身体,一把揪住纳兰清羽的衣领,只见他双臂轻轻使力将她提起,刚好可以和他平视。

    她咬咬牙,愤愤道:“果然是妖孽!”

    不到八岁就是灵皇级别,她家邪尊大人真的是太变态了!

    “怎么,怕了?要逃么?”腰间的手缩紧,眼神中带着浓浓的警告,仿佛在说,你要是敢说一个“逃”字,后果自负!

    感觉到腰间的力道,离夜眨了眨眼睛,无害笑道:“逃?小爷干嘛要逃,就算你是妖孽,那小爷就是那个收妖的!”

    要逃早就逃了,再说,他不是早就说过,她逃不掉了,那干嘛还逃。

    眼眸真的警告瞬间消失,染上浓浓的笑意,薄唇轻启,充满了邪魅的诱惑,“夫人确定,自己不是被妖收了?”

    “有邪尊大人这样的妖作伴,有什么不好?”松开揪住衣领的双手,顺势圈住他的颈,头靠在他的肩头。

    “自然没有!”

    离夜不禁发笑,笑声在慢慢传开,传出很远很远。

    天穹之巅,两道身影交缠相拥,换做以往,天穹峰谁看到都不敢多言,尊主和尊王妃的事,天穹峰谁敢说!

    可最近的天穹峰,来了不少客人,天穹峰的人不敢说,不代表他们不说。

    “怎么,没想过你徒弟是女儿身,也没想过,当年不过几岁就名动风启大陆的天才,也是女儿身?”北宫奇挂着招牌笑容,双手叠在腹部,轻声问道。

    萧水寒永远都身穿那种张扬的红色衣袍,衣袍上的梅花,绣得栩栩如生,巧夺天工,他看上去永远那么潇洒,就像是翱翔在九天的雄鹰!

    “是没料到,但并不惊讶。”知道夜儿是女儿身以后,北宫家的事,就没什么可惊讶的了。

    现在要是有人告诉他,北宫弑也是女的,他都不会惊讶。

    “这一幕要是老家主看到,还不知道他老人家会怎么暴走。”北宫奇露出笑容,几岁大女儿被带走,然后就再也没见过,还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其他男人抢走,捧在手心宠了十几年的孙女,也成了别人的了。

    只怕他老人家,会气的抓狂。

    “我会告诉他的。”萧水寒面无表情道,那一定会很好玩。

    “你要回去?”北宫奇有些惊讶,玄机城现在正缺人,他这个时候回去?

    萧水寒扯了扯嘴角,语气中透着戏谑,“再不回去,玄机城就该变成北宫家族的一部分了&lt;="r"&gt;。”

    若按照北宫弑所说,风启大陆都是北宫家族的一部分,那风启大陆上的各大势力,皇室这些,都应该是才对。

    那么大的一个风启大陆,都是北宫家族的,当年的北宫家族,该何等强盛!

    “是吗?”他回去要是这个原因,早就回去了。

    “我回去的时间不会很长,到时候我会告诉夜儿。”在临天大陆的盛会开始以前,夜儿应该都会留在玄机城。

    这段时间回去,中临都不会有什么事,就算有事,也是那些人有事。

    “知道了。”北宫奇应道。

    萧水寒拿出红伞打开,迈开优雅的步伐,大步离去。

    北宫奇看着他走远的背影,眉头轻挑,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在另外一个方向,峰顶凸出的岩石上,几道身影遥看着这一幕,然后一阵轻啧。

    “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话落,飞聂长长一声叹息。

    怎么相信!

    “可这是事实。”梦寻欢笑得花枝招展,平躺在岩石上。

    他们这几男人,老是小看她们女人,女人是他们能够小看的吗?

    北宫离夜,真的是太牛叉了!

    “这家伙说她是变态,都不为过。”春秋仰天叹息,当初自己怎么就败在她的手上了,怎么就败了!

    墨东炎满头黑线看着他们几个,一脸不满,“喂,我找你们几个来,是想办法的,我有事找她北宫离夜,可这种情况,我去打扰,这不是找虐!你们有没有办法?”

    “我们没那么熟。”霖奕白了一眼墨东炎,现在去找北宫离夜,那绝对是找死。

    他们可不会忘记,天穹峰掉下去的那些尸体,死得有多惨!

    墨东炎嘴角一抽,转动脖子,看向罗刹。

    “没主子的命令,我是不会去的。”罗刹一脸严肃摇摇头,刚硬的轮廓,没有一点玩笑存在。

    “我靠!”墨东炎直接爆粗口,“她北宫离夜送走老子的女人,不该给我一个交代吗?他们两个这样,还光天化日之下!”

    “老子很着急好不,她就不能先告诉我,然后再抱吗?”

    他气啊,事情完了以后,他去找任洁,结果没找到人,当时没在意,可后面居然才有告诉他,在当天任洁就被送走了,被送走了!

    女人是他的!他的!

    春秋他们没有搭话,只是看着墨东炎,表情有几分僵硬,可惜墨东炎没有看到。

    “她跟她男人恩恩爱爱,老子还得看着,什么意思嘛,我……”墨东炎说得正激动,眼角余触及到一角衣裙,他的身体顿时一颤,然后僵硬,脑海中炸开绚丽的烟火&lt;="l"&gt;。

    不知何时,离夜已经站在了他身后一丈的位置,双手环胸,笑盈盈看着他,听着他的话,笑容越发完美。

    墨东炎艰难吞了吞口水,脖子僵硬扭动,回头往身后看去,当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容颜落入眼帘,他只听到耳边响起一声晴天霹雳。

    北宫……离夜!

    虽然这张脸和以前男装的时候看到的,有点不同,当然了她是炼药师,改变自己几分模样只是小事。

    再说她还是有几分男装时的样子,可见她并没有用丹药完全改变自己的模样,而且她现在也比男装更好看,但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她什么时候来的!?

    墨东炎差点抓狂,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提醒他!

    春秋他们几个默默扭头,当做没看到墨东炎崩溃的情绪,偷偷抹汗。

    不是他们不想说,是北宫离夜来的太快。

    幸好啊幸好,他们说的那段过去了,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墨东炎。”红唇轻启,邪魅的声音缓缓传开。

    墨东炎心里直打鼓,僵硬扯出一抹笑容,“你说,我听着。”

    “你说的女人是任洁?”

    “对。”墨东炎眨了眨眼睛,离夜这是要告诉他?

    “想知道她在哪?”离夜继续问道。

    “当然!”墨东炎眼里闪过星光,果然,北宫离夜没那么狠心!

    “这样。”离夜若有所思看着墨东炎,顿了顿,嘴角弧线加深,“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告诉你,不然怎么让你继续看我和我家清羽恩恩爱爱?”

    说到“恩恩爱爱”这四个字的时候,离夜特地加重了语气,然后她欣然离去,转眼便消失在了墨东炎眼前。

    轰——

    平地一声惊雷,墨东炎石化当场,看着离夜离开的身影,身上布满了龟裂,萧瑟寒风从他身后拂过,凄凉无比。

    罗刹他们几个忍俊不禁看这墨东炎,然后同时有了动作。

    “记住,招惹谁也别招惹北宫离夜。”春秋说完,拍了拍墨东炎的肩膀,转身离开,双肩不停抖动。

    自作孽!

    “你怎么能认为,北宫离夜是什么好人呢?”梦寻欢摇摇头,可怜的,要知道,北宫离夜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啧啧啧。”霖奕轻咳一声,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飞速离开,他已经忍不住了!

    “长点心吧&lt;="r"&gt;。”飞聂同情看了一眼墨东炎,一步一晃,不急不缓往前走去。

    墨东炎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心里已经在流血了。

    不带这么往心口上插刀的!

    “墨少宗主。”罗刹走到墨东炎面前,一脸认真。

    “干嘛?”墨东炎警惕看着走来的人,他心口上已经插了好几把刀,不差这一把!

    “我想,刚才主子来,应该是要告诉你任洁姑娘去了哪里,为什么会走,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以后你看到任洁姑娘的几率……是零。”罗刹一本正经说道,然后直接离开。

    墨东炎:“……”

    不带这么玩的好吗?他只是一下子太激动说漏了嘴,他们这么幸灾乐祸,不怕遭天谴么!

    还有北宫离夜,他错了,真的错了,不该说她的。

    “北宫离夜,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墨东炎飞奔而去,想要追上离夜。

    悬崖绝壁上,以白玉为栏杆,白衣男人栏杆后俯瞰着下方,眼中划过一抹笑意。

    “他在找你。”纳兰清羽含笑道,迷人好听的声音在风间回响。

    离夜走到他身边,靠着栏杆,低头看向下面,这里刚好能看到墨东炎他们刚才站的位置,而且一清二楚。

    “任洁需要想清楚,她自己没想清楚,墨东炎找到她,她也不会见。”这是他们之间的问题。

    “然后顺便,再让他吃点苦头?”纳兰清羽接着离夜的话说下去。

    离夜露出笑容,眼中闪过狡黠,“当然。”

    这是必须的!

    “为夫觉得还不够。”刚才的话,他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邪尊大人想怎么做?”离夜挑了挑眉头,露出狐狸一样的笑容。

    “星辰宗不帮你,他却走回天穹峰,看样子这个少宗主是当不成了,就暂时让他留在天穹峰,顺便替身提升一下实力。”墨东炎在临天大陆,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能成为中域几大巨头继承人的人,都不会简单,天赋自然也不会差。

    “提升实力。”离夜狐疑看了一眼纳兰清羽,笑意从眼中闪过。

    墨东炎这次怕是要吃苦头了,在天穹峰提升实力,那绝对是跟从地狱走过一遭差不多。

    可谁让他,在说她的时候,连带邪尊大人也一起说了,还让邪尊大人听到,这不是在找虐么。

    顿了顿,纳兰清羽再次开口,“还有罗刹春秋他们五个,暂时就留下吧。”

    他们五个,高兴有点早。

    离夜笑了,让他们五个幸灾乐祸,这不,自己也搭进去了,邪尊大人可是很小气很小气,很记仇很记仇的!&lt;=""&gt;&lt;=""&gt;&lt;=""&gt;